黑少EP13上|黑幫少爺愛上我KinnPorsche|思念你的方式是 望著空椅吃一頓飯

2022/07/05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用手銬鎖住自我的牢籠,如何掙脫?

  先大大吐嘲自己一下,與很多人都被彼得那場床戲的最後一幕給迷惑,以為彼得最後被變成了女王受。
  一直處在高壓的安全屋當中與在他人身上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多少為了讓自己好過?中間也有出自於防衛機制「以對待他人好與善良」來感受自己的存在。
  在面對Vegas以「可憐需要你愛」「性欲」兩件武器時是被激也好,也因為喜歡上了又自傲又可憐兮兮的嘎子也好,讓陷入迷亂的彼得第一次有了自私只為自己的慾望:

想要眼前的人。

  而就是彼得奔瀉出來的慾望,讓第一次看12集的人,以為修改了原作當中彼得因為受不了嘎子的而逃離的創傷,而且在這場性愛當中獲得療癒,甚至操控主導了Vegas的性愛慾望。
  實際上,那就是彼得因為沉醉在名叫「性欲」酒香的樣貌。而且在13集是呈現一種更痛更扎心方式刻劃骨髓當中的虐,讓他們兩個人彼此深愛在乎、彼此又傷害對方的那種程度。可嘆的劇組即使讓我們在12集錯判了彼得的內在,卻又媒合了我預判的彼得「創傷自我」的原始論定。
  外在傷口漸漸癒合的彼得也慢慢清醒過來。無論彼得是否性欲是否為強烈需求的女王受,彼得另外一面依然是有被強大內在道德忠義社會化的人,還有牽掛之人。
  很有趣的是即使我們被上集誤導,甚至有了彼得對於這個過程是個操弄控制者的錯誤感覺,但是轉場到13集卻無違和依然說得通,因為畢竟安全屋內他們兩個都處於不是平日自己的狀態。
  手銬是不是彼得主動被銬的?在12集的性愛之中,彼得是上下都被銬著在架空之中做的,當彼得將手與腳都交出去被綑綁時,彼得的定義就是可以以這種方式進行性愛。
  此時已經有第一次願意,甚至事後最後也沒有被束縛,嘎子嘗到甜頭怎麼可能第二次或第三次強來?所以用手銬做當然也是可以的,為了更安全才會有銬著一邊的體貼。而且為了更便利去進行不用脫脫銬銬的。
  13集一開頭很明顯就是銬著手銬做完的,以這一幕的和諧程度,不太可能Vegas第二次之後硬銬上去彼得右手手銬,一邊跟彼得做一邊說你很性感。
  而且這裡的「性感」更也許就是彼得啥都跟嘎子玩了一遍(羞)。
  銬上去之後性愛也許是刺激的,而且也讓Vegas有安全感,某部分是彼得沉溺在其中的時候是願意的,如果是不願意,這一張圖就不會牽手愛撫與享受放鬆。
  所以他們應該玩得非常得瘋狂。甚至我懷疑即便甘爸跑來執行他的上島巴掌KIP之後,他們會有小輕虐角色扮演之後的性愛。
  而且很明顯他們有更多言語上面的互動,所以開頭Vegas說自己是怪胎,也許就是意指「性癖」:而彼得說忠於自己內心,也許也是說這個「性癖」,但是後面彼得希望從嘎子口中聽到「你覺得我是好人」卻聽到「你是一個傻瓜」的評價。
  如果他們有半點強迫,他們之後面嘎子就無法興高采烈的幫彼此做辣咖哩。
  沒有想到這樣的短暫美好,甘爸依然來執行了他每集的KPI,除了打翻了咖哩,毆打嘎子,還在嘎子鼓起勇氣反抗一句而故意將戒指翻過來,用戒指硬度讓嘎子的臉整個腫起來。
  然而不只是這些,隱藏在背後的是漸漸被扭曲與掙扎拉扯之中現實,終於讓彼得意識到自己有點出不來了。前面也許手銬或是留下來是有自願的開始,但是漸漸彼得發現自己的不對勁了。

因為之後呢?手銬銬上去之後,自己有力氣可以脫掉嗎?

  在情慾的風暴當中,彼得漸漸發現自己不只是身體沉溺,連心也漸漸失控了。所以其實困住彼得的已經不是那個手銬,而是他自己。彼得摸著自己的心臟,告訴自己「我不喜歡他」.但是為什麼又反抗不了拒絕不了他呢?
  自虐的給自己一巴掌,但是嘎子受委曲進來的時候,彼得又忍不住關心對方。
  彼得在勸嘎子跟他回本家自首,就是在找他們唯一可以攤開在陽光下一絲可能性的努力。
  但是沒有想到獲得的是毀滅性反擊,然後嘎子依然任性表露了自己的痛苦給彼得,走了他二哥的老路,對自己喜愛的人(小保)表達「你是我的,我想幹嘛就幹嘛」。
  嘎子對彼得說了更過分的話「別為我們發生了關係,你就可以這樣對我說話,怎麼樣你都是我的寵物」,而且還動手想毆打,用刀嚇彼得。

為什麼我會猜這一段可能之前就有發生過?

  因為彼得在後面吃麵思念嘎子的時候,很明顯除了親吻自己的被手銬的痕跡,掐脖子的動作(歌詞還是:無倫如何,我依然愛你)。
  所以我推測在演員的紀錄當中,或者就是有他們進行過SM的方式,才會讓Build做出這樣應對的動作,當然也可以視同手銬之後連續動作,可這個掐脖子實在太明顯了。
  而且這裡即使嘎子有掐,但是並沒有太激烈。
  即使用刀子也只是刀背,肉都陷進去了都沒有血....
  這也讓嘎子還沒有察覺有異,以為嚇嚇彼得,也許就像之前一樣,不會勸自己做什麼乖乖留下來,甚至可以進一步做什麼發洩情欲。

然後彼得就崩潰了:你想殺就殺吧!

  彼得要自裁自己不是開玩笑。
  這裡插播一下,因為劇中剛好也是插播天坤夢到了:彼得死了
  這裡除了要為了後面那場原作當中荒誕不羈的喪禮做準備之外,也預表著本家之中最愛彼得的天坤,夢到自己心愛的保母保鑣「死了」。
  他背景音樂也不是喪禮那時候的搞笑,而是詭異與緊張。所以也算是一直以上帝視角俯瞰了所有事情的大少,有了彼得死的感覺。

是的,彼得是真的想死。

  嘎子本來以為之前嘎如何怒火中燒時,彼得又可以回頭包容自己,如同之前最狠的皮帶之後,彼得依然為了嘎子留下來。
來啊,維加斯!殺了我,我什麼都沒有了,甚至是作為一個人的尊嚴,現在我覺得自己毫無價值,不,一直以來都毫無價值,沒有自我,沒有感覺,什麼都沒有,
  在這場拉扯之間讓嘎子嚇到了,他以為內心強悍無比的彼得,因為發現他們沒有未來,自我懷疑的過程中,又發自己情不自禁的愛上嘎子而心靈崩潰。
  一次性的炮友,沒有感情怎麼說彼此都行,但是現在彼得發現自己對於嘎子對自己看成甚麼的在乎,已經讓彼得沒有了自己了。
我沒辦法接受我自己了,維加斯,我沒辦法接受我自己了,如果你今天不殺了我,我就自己殺了自己
  之前我的判斷是:這時候的彼得選擇一次性攤牌不忍了,因為再不說,彼得也害怕自己受不了誘惑,控制不了自己內心留在這裡,最後真的讓所有人都遺忘他。
  如同嘎子用小刺蝟的死再賭對方對自己有多在意,彼得此時也是在賭嘎子對自己的在意勝過原來的暴虐
但是仔細看了台詞之後發現到並不是。
  至少那一瞬間彼得是真的想死。如同嘎子對彼得無法控制的發飆,彼得也不再裝傻裝貼心,因為也裝不下去了。並不是他不在意嘎子,就是因為知道對方在意他,所以才敢對他喊痛。

之前彼得是嘎子放任的包容,而現在嘎子是彼得的情緒出口。

彼此都在喊「我好痛!」

  此時彼得以經痛到想死了,所以嘎子不敢賭,深怕自己如果再做什麼,彼得會真的想不開。就如同那時彼得不敢賭嘎子會不會因為小刺蝟而崩潰一樣。
  嘎子除了一直道歉之外,也開始發現彼得得不對勁,因為發現他眼中的死意,開始努力得讓崩潰的彼德回來說了:我甚麼都答應你。因為他有多少次跟彼得交過手,之前即使再艱難,彼得也沒有想過要自殺,他一直都是說殺了我。
  彼得崩潰的坦白讓嘎子害怕極了。
  而且這有更深一層的意思,在泰國佛教邏輯中,自殺會在地獄之中輪迴,彼得到底有多痛苦,才讓自己用自殺來要脅對方。
  這裡的「不丟下我,我求你了」是讓彼得為了自己留下來自己的生命。說實在話這裡如果彼得說「我們去自首」,嘎子也許會答應,所以我之前判斷此時想要離開也許是正確的,但是更嚴重的此時得離開是離世的那種決心。因為彼得無法拒絕嘎子,但是又無法回去,他已經沒有自己活下來動力:愛情與忠義無法兩全。
P:我也是人,維加斯,我有感覺
V:我們重新開始,好嗎,只有我跟你,我需要你,彼得,只有我和你,跟我在一起,彼得
P:需要我嗎,不是發洩情緒,把我當成寵物,就像我沒有感覺一樣
  所以理智與渴望對方「需要自己」,拉扯的都知道對方在幹嘛。但是更痛的是彼得說到的都是事實,包含說「從以前我就沒有自我」。
  其實有一瞬間Vegas說服了彼得,至少嘎子握住刀子的時候是,而且那句「需要我嗎?」與「兩個人的美好」將彼得拉回來了,可是當Vegas貼近來時,這時候彼得應該現時的理智醒過來了。

所以最後提到了手銬。

  在性愛之中他們不是彼此以此為愉悅嗎?這裡怎麼會變成控告?其實不只手銬,一切扭曲的性愛關係:被當寵物,被情緒發洩等等,之前所有壓抑下來的扭曲,都一一被彼得控訴這些是自己陷入痛苦當中的混亂。
  彼得覺得這樣的性癖性愛是罪嗎?應該不是,彼得最大的罪惡感是來自於與不該發生的人發生,彼得選擇留下來,是因為善良的他怕嘎子崩潰,可是他們本來就是敵人不是嗎?
  受到引誘一次然後又一次,甚至居然自己漸漸的在意對方如何看待自己?如同剛剛開始嘎子對彼得說傻瓜時有些失落就很明顯。
  彼得內在建構出來的就是強大自制力的殼,沉溺在這種性愛之中的他,扭曲掙扎到已經不像原來的自己。

包含保鏢的身分與所有家人至親好友都會因此失去

  甚至用他唯一的理智去找方式被拒絕了,那麼手銬與之前的一切就更變成一種控訴自己不忠的罪。彼得一方面放肆的宣洩自己壓抑下來許多的不安情緒,一方面控訴因為嘎子讓彼得毀了自己建構的一切。
  彼得也以為他們可以說一些未來的可能性,但是嘎子完全沒有想到,甚至否決了彼得「本家保鏢」的身份,要他以「手銬後無自我」的形式留在嘎子身旁。
  彼得那時候決定要離開的?就如同嘎子那時候決定要用小刺蝟的死,讓彼得留下來一樣。也如同二少在森林當中不捨得打開手銬是一樣的道理,但是現實終究必須讓自己打開手銬。
  其實這個「想離開」想法從彼得進來安全屋之後沒有改變過,只是多了嘎子這個牽絆,而且越沉溺就越讓彼得痛苦與拉扯。

當嘎子答應要打開手銬時,為什麼彼得會先打了嘎子?

  彼得在這個毆打動作前,他們先做了親吻,是嘎子先吻了彼得。
  然後彼得撫摸了嘎子,
  最後彼得握緊了手銬。
  彼得用死來逼嘎子,爆露自己的情緒與糾結除了發洩之外,如果硬要說這一段彼得行動目的性一直都是那個「希望嘎子到本家自首」期望,但是彼得最終沒有獲得答案。
  嘎子依然沒有想到彼得的未來,而彼得更怕真的被打開了,因為再次關係改變自己又沉溺進去。這裡更證明彼得一直有方式可以打開,但是彼得自己選擇拖延,要不要離開這件事情控制權一直在彼得手上。
  彼得會捨不得離開真的就是因為嘎子而以。至少在嘎子打開手銬之前,彼得很明顯依舊有一瞬間恍神是想留下來,但與幻滅抽離回到現實之後,才有那句:對不起

用計用情用自己與對方周旋,無法自拔的將自己賠進去

  兩個都是絕頂聰明的人,是沉溺與現實拉扯之間,都是百分百的真實情緒,也是百分百鬥智過程,但也都在賭對方可以為了自己改變。嘎子已經有了彼得會離開得預感,所以再用全部的力量挽回彼得,不要因為甚麼原因,只是為了Vegas他留下來。
  但是彼得何嘗不想?只是留下來,彼得這個人將會不見。
  以嘎子的能力根本不是孤立無援,而且在分家的能力應該不輸給甘爸,尤其從後面Vegas可以吩咐保鏢來看一直都是。但是他沒有阻止彼得離開,直到從保鏢口中知道彼得回到本家才真的崩潰大哭。
  以此推論Vegas會願意留在安全屋,並不是能力權力比甘爸小,而是因為他渴望甘爸愛他;所以Vegas之後可以有行動力,也是因為愛著彼得。
  此時的嘎子才真的懂得愛情是什麼,但是卻化都成了那句說不完的:對不起
  而直到分開之後,彼此之間才知道多愛對方。

那個沒有吃到的辣咖哩與泡麵

  Vegas自我形成一直都是扭曲的,沒有人告訴他被愛是甚麼?或許母親曾經愛過他吧?也許更可能那隻所謂「父親送的刺蝟」是一個Vegas欺騙自己的謊言。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可以讓他感覺自己是一個有「我」情緒的人,用溫暖包容著Vegas口中的「怪胎」本我:易怒、暴虐、性癖
  因為他的內在擁有與Vegas雷同的靈魂,只是Vegas並不知道那個他喜歡的「寵物」內在除了這個宣洩出來的愛欲之外,他還有已經活了很久的「彼得」;如同Vegas除了擁有一個被父親扭曲恨透了第一家族的魔王在心中,也有一個缺愛的嘎子哭著要彼得留下來。
  Vegas沒有一個正確的愛傳遞的管道:他以往所有的「愛情」目的都是為了討好父親,荒唐的都是虛假扭曲的。
  塔萬是,小保是;只是彼得不是。其實所謂「寵物」已經是嘎子當時候最大的愛憐了,也代表嘎子自己最真實的內在感受。
  彼得那些的指控是甚麼?前面兩個段落中,彼得呼喊著Vegas,因為那是真的彼得在失控當中跟自己所愛的人宣洩出來的痛苦,求助。
  只有Vegas可以讓彼得如此放心的這麼做,這麼的自虐。
  我不是寵物我是人,我想當一個被看到的人,被Vegas你看到的獨立的人。
  我有我的情緒與感覺,我的社會地位與所愛的人。
  我知道你只有你,扭曲的自我,我像是在看一面鏡子的另一個我,所以我不知不覺中在愛憐你時,像是宣洩自己內在受困的靈魂,慾火焚身的依然投入進去了。
  一次就好,然後我就離開,但是越是親近你,越是發現你需要我,然後我就越離不開你…
  可是如果是這樣,我留下來將失去所有,但是若沒有愛上你,我不會有任何奢求你讓我獨立的愛著你;但是就是因為愛上你,所以我渴望你更多為我。

為我離開牢籠

  只是你沒有,你停留在籠子的原地,所以我必須走,我不想失去自我。
  因為我是彼得。
  所以他們即使吃了那一頓辣咖哩的中餐,他們的痛苦只是延後而以。

然而這兩個人是用甚麼樣的心情去再次煮辣咖哩與泡泡麵?

  他們一個希望與他像家人一樣排排坐吃飯;另一個希望在本家一起吃一碗泡麵。
  Vegas的希望是彼得留在安全屋,甚至是Vegas都願意為了彼得放棄一切了(至少一瞬間是);但是彼得是希望嘎子去想想他們的未來。
  你要說嘎子沒有想過嗎?當他看到彼得如此痛苦的表露自己內在時,彷彿也是看到自己一樣。所以他知道彼得那些話都是:

讓我走

  所以即使痛苦,即使他知道彼得會走,但是他也不敢再做甚麼。因為愛彼得,嘎子甚麼都不敢做。
  為什麼嘎子不願意根彼得一起走呢?因為即使Vegas再怎麼在父親愛中痛苦,但是他依然愛他阿,況且還有馬高。現在當中的Vegas也有他的責任感與社會化的一面。
  先不用說Vegas說的哪句「只有我們兩個人重新開始」是否現實,其實他們兩個人都知道現況:一個是本家的保鑣,一個是分家的大少;而且一個被另一個囚禁,另一個被本家通緝。

  他們的開始就是一場錯誤:無論在一起歡愉的時間還是愛情

  但即使如此,他們依然愛上了對方。
  而且更讓人痛苦的是:嘎子希望彼得愛著自己現在內在真實我;而彼得是希望與嘎子活在未來的生活,兩個獨立的人彼此相愛。
(先深深吸一口,因為寫這段超虐,有好幾次我都忍不住哭紅了雙眼)
  在玉姊酒吧之前,彼得以為他們彼此會不在有交集,也許下次見面就必須拔槍相對。
 嘎子不知道彼得離開他後,再也沒有真心滿滿的笑容;而彼得當然也不知道嘎子曾經為他精心做了一頓晚餐。
  即使如此,他們中間依然有神存在,因為沒有想到這時候我可愛的小神使,就是我們小保兒出現了。

溫柔的小保與真心陪伴

  這邊稍稍提一下後面幾集劇組的主角視角分布。因為在第九集前嘎子與彼得算是群像當中的重要腳色,但是主視角很少以他們兩個,主線主視角依然以小保與二少。偶而會斷層的帶入三少CP、分家或嘎子的戲份。
  此時彼得雖然存在,依然像個重要的隱形人、工具人。
  但是最後那將近四集當中,通通都是以VP為主視角,順便讓KP走主線劇情。因為他們兩個都為了對方改變了自己。
  不在是他人眼中的模樣了。
  小保怎麼可能看不出來自己的好朋友有狀況?相同的情況自己也曾被彼得關心過
  滿身的傷口,說著完全無法讓人相信的謊言,如果不是分家的誰對他做甚麼,怎麼可能有這些傷口?但是彼得不說,而以彼得的個性死都不可能背叛本家與自己的朋友,那麼是誰是彼得情願說:「我回家了,真的我回家了」也要維護的人。
  因為彼得知道只要他說了一點點,這些愛他的人會為了彼得的緣故殺了自己愛的Vegas。
  言不由衷的話,加上已經有經驗的小保應該看到彼得身上有雷同於自己身上的某些傷痕。然後小保私下找嘎子合作時,嘎子交換的條件就是要見彼得。
  這裡很有趣的是為什麼小保敢把彼得帶過來,並不是因為小保為了家裡面的事情而出賣朋友。其實就好像為什麼嘎子會有把握彼得是愛著自己的。

彼得甚麼都沒有說就是說明一切了

  況且這麼與Vegas交過手之後,這個虛假的綠茶(哈哈)居然會為了見彼得一面,願意與小保合作?小保若不懂這這兩個人有鬼才真的是傻白甜了
  不過小保還是狠狠的給嘎子兩拳:一個為塔萬事件;一個為彼得
  另外特別讚許的是Vegas真的態度與價值有了比較質的改變,因為嘎子在與小保合作互動當中居然沒有隱瞞與耍詐,還跟小保說:二哥應該不知道這件事情。
  而且在後面叔叔被槍殺時,嘎子沒有想到自己先走而是保護小保。只是看到是老婆而逃跑而以(哈哈哈哈)。
  從以上兩點來看,嘎子已經完全不想跟二哥比較,他只想要彼得。
  最後我們來說說酒吧後巷最重要的這齣戲。

那把槍,那個手銬,那個重新開始的後巷

  黑幫用了手銬代表了KP一場愛與束縛的開始,VP也是一樣的邏輯。
  二少打開手銬時KP他們才是真正開啟了愛情的開端,才會換來小保不捨得二少也不想讓二少死,所以衝回來;可嘎子不捨放手,然後被彼得的打昏之後,分開的兩個在彼此所在之地相虐的思念對方。
  其實如果當初小保真的走了,也應該是雷同的情節吧!互相思念著被手銬銬起來的森林之旅,那個脫離現實自由自在的日子。
  而即使VP就是沉溺在性愛的歡愉當中,但是彼此都是彼此的暫時港灣,也擁有了彼此。

那都是他們願意被對方看見的真實自我。

  只是他們願意為對方死嗎?後巷的那個結果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更想讓對方活。
  他們彼此都用自己的死亡來要對方妥協,果真是夫妻....
  我非常喜歡那個用打火機出現的嘎子,也比對了當初嘎子第一次跟小保見面的給火。
  槍枝也一直黑幫當中代表著信任與攻擊,這裡嘎子又被活生生地用了一次。而這個後巷就是KP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是KP選擇重新開始定情地方。
  彼得一直想辦法讓自己忘記嘎子,忘記那段時間,但是直到嘎子出現讓他崩潰。

你知道為什麼我不怕你會開槍,我也知道為什麼我不怕你開槍。

  嘎子知道如果彼得對自己有一絲的怨氣,以彼得的忠心一定會把自記供出來,至少是會跟小保說。
  但是彼得甚麼也沒有說,所以嘎子他冒險跟小保合作,未嘗不是賭命?他來見彼得一樣是賭命,但是嘎子依然來了。
  與之前彼得在安全屋用自己生命的步步逼近幾乎同步,握有武器與攻擊的那個人才是弱者,嘎子活生生將彼得對他做過的事情,回頭做到自己老婆身上,最後終於獲得自己深愛的彼得投降。

然後這也變成了VP定情開始的地方。

  原作雖然也有酒吧戲,但是只有讓彼得看到嘎子影子,然後就是大戰。接著就是嘎子車禍昏迷。根本沒有機會讓他們修復感情,但是因為這後巷的擁抱,我更會推論他們會不顧一切的在一起,會是嘎子幫彼得擋槍的結果。

小結

  最後來說一下Build演員的演技,撇開Build這陣子發生的事情,單純說他的演技是否有問題?基本上我認為與他的人設並無出入。
  因為彼得本來腳色定位就是:能裝傻時候就裝傻,能笑的時候就不能哭。彼得根本是一個不知道如何好好的哭泣,也沒有機會讓他哭泣的人。

因為他的笑容就是他的哭泣,是彼得所有的表情

  如果大家有看過藤田和日郎的《魔偶馬戲團》,就可以知道「一種不使人發笑就會停止呼吸的怪病」這樣的設定,彼得某部分也是如此。
  這樣內在與外在如果管控力足夠時,確實可以讓彼得露出燦爛的笑容,然後引發他人喜歡。這時候如果彼得的表情與嘎子一樣自然那才是不自然。
  因為嘎子是洩憤發洩情緒的那一個人,而彼得這時候才真的開始在嘎子面前發洩自己崩潰的情緒。從來不想露出最負面情緒的人,怎麼可能可以好好詮釋?

最後當然要提Build的事情。

  演員在二十歲說出歧視女性的話,也對性侵事件做了玩笑,確實很不應該,我也沒有想掩蓋這件事情。
  但是因為Build演戲紅了,這件事情被挖出來,他一次又一次為了這幾句話道歉。就如同嘎子對於彼得所做的事情,嘎子一次又一次的道歉。

道歉就值得原諒嗎?其實也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

  我們通通都不是Build對話的當事人與針對者,當時時空背景如何我們也不知道,但是因為有人過度解讀這件事情,逼得Build暫時退出所有活動與其他人的眼前。
  有趣的很多人都喜歡原作中性虐的段落,甚至為此而興奮,然後這些喜歡這些段落的人去接受小說的情節,去評斷了現實中演出彼得的Build?
  令人感傷的是大家可以接受後來悔改後改變的Vegas,卻有一堆人無法原諒Build以前過愚蠢孩子的發言,只是因為那時候20歲了?如此雙標的很有趣,不過幸好感覺即使是B站的大手們也沒有人回頭踩,希望這一切風波都能夠過去,願戲劇的價值不被動搖,而Build可以如同劇中的Vegas獲得自己生命當中的彼得。
  錯已經犯了,要離開的人依然會離開,當然給予尊重,這本來就是很主觀的事情,就好像有很多人依然會對BL有許多道德批判的問題。
  至於我,只要他沒有犯罪與踩到我的雷點,我連精神障礙者對我瘋言瘋都能夠接受,其實知錯去改然後往前走比較重要。
  一樣那句話,我愛KP的大家。我等第二季的上映,希望Build可以回歸。
  至於第12集與13集下集,我想等大結局再來寫KP線。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連載《3G偵愛社》含《離婚律師申晟瀚》《語意錯誤》《秘密森林》《美麗的他》等聯動原創兼同人偵探驚悚推理、日常惡搞類作品。另外有《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