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瑞典只是煙霧彈:美俄立場才是土耳其放行北約的關鍵

2022/06/30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6月28日,在馬德里舉行的北約(NATO)峰會召開前夕,出現了戲劇化的政治轉折。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會同了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芬蘭總統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和瑞典首相安德松(Magdalena Andersson)於馬德里舉行四方會談,會後土耳其同意撤回否決瑞典和芬蘭進入北約的決議,並與兩國簽署了加入北約的三方備忘錄。
斯托爾滕貝格表示,「我們達成了一項協議,為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鋪平道路。」其亦指出,將於6月29日峰會上正式邀請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兩國很可能於幾個月內成為成員國。
在此之前,土耳其的表現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敵」。5月13日,芬蘭與瑞典尚未正式表態,土耳其便在北約一致決框架下,公開反對兩國加入北約;5月18日,芬瑞兩國正式提出入約申請,土耳其仍未改變立場,並宣稱「不必派團前來協商」;甚至到了6月28日峰會召開前夕,埃爾多安還公開放話,表示將在會上公布瑞典、芬蘭支持恐怖活動的證據,揭露兩國「反恐形象之虛偽」。
如此強硬姿態,與今日轉折形成強烈對比,而直觀的因果機制,似乎與芬瑞兩國的談判讓步有關。據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Anadolu Agency)報道,此次土瑞芬三國簽署的備忘錄內容,包括了芬蘭和瑞典將明確譴責所有恐怖組織針對土耳其進行的襲擊,承諾阻止庫爾德工人黨(PKK)和其他相關組織及個人的活動,並將根據土耳其方面提供的資訊、證據和情報等,迅速考慮和處理有關恐怖嫌疑人的驅逐或引渡請求,同時承諾不支持「居倫運動」以及庫爾德民主聯盟黨(PYD)和其附屬武裝組織「人民保護部隊」(YPG)。土耳其、芬蘭和瑞典確認三方之間取消武器禁運,土耳其也確認支持北約的開放政策,並表示將支持在馬德里峰會上邀請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簡言之,土耳其得到了瑞典、芬蘭將打擊庫爾德恐怖勢力的承諾,同時突破了兩國對土耳其的武器禁運。
然若由美土俄三國博弈視角觀之,便可知這份備忘錄只是煙霧彈,芬蘭與瑞典從始至終皆非主角,亦非土耳其的真正要價對象。

美國終究有所讓步

首先,網上有不少分析感嘆,庫爾德人再遭歐美出賣,彷彿2019年美國撤軍敍北的場景正在重演。平心而論,對西方諸國來說,若非恰好可為己所用,其確實不重視庫爾德人的政治訴求,但要以此道德敍事詮釋變局,反會有失偏頗。
根據2021年的芬蘭人口普查數據,在芬庫爾德人僅有1.5萬餘人,當中多數人口來自伊拉克,僅有少數來自土耳其與伊朗,且由活動類型觀之,庫爾德人在芬蘭社會並無顯著政治影響力,反倒是以「慶祝瑙魯茲節」(Nowruz)等文化傳統為人所知。
而瑞典的人口普查雖不收集種族相關數據,但由移民資料推估,在瑞庫爾德人口約有10萬人,當中多數來自土耳其與伊拉克,參政人物則有卡卡巴韋(Amineh Kakabaveh)、阿維奇(Gulan Avci)、雷達(Lawen Redar)、吉爾(Sara Gille)、卡西加爾(Kadir Kasirga)等議員。此次北約再擴談判中,土耳其指責瑞典窩藏恐怖分子,語出「其中一些甚至坐在議會中」,便是指涉上述庫爾德裔政治人物,土耳其駐瑞典大使雲特(Emre Yunt)更要求引渡卡卡巴韋回土耳其受審。
然而,如此要求在瑞典聽來荒謬無比,一來土方無法舉證並說明上述議員與PKK、YPG等組織的實質聯繫,二來卡卡巴韋甚至不是來自土耳其,而是伊朗。或許正因如此,雲特在發言後第二天收回了引渡相關要求,但如此不經意「脱口而出」,恰好暴露土耳其在庫爾德議題的無的放矢。
類似無稽指控,尚有芬瑞兩國支持「居倫運動」,但其實為居倫(Fethullah Gülen)提供政治庇護、並無視土耳其長年引渡要求者,是土耳其最大軍火供應方美國;此外所謂「芬瑞對土耳其實施武器禁運」,其根源是2019年土耳其進軍敍北後,由捷克、芬蘭、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西班牙、瑞典和英國發起的聯合制裁,但其中僅法國、西班牙和英國勉強稱得上土耳其軍火「供應商」,芬蘭、瑞典佔比可謂寥寥無幾。
綜上所述,不論是庫爾德議題或武器禁運,以此為由要求芬瑞讓步,換取土耳其對北約再擴開綠燈,皆可謂莫名其妙;但也正因如此,土耳其的「弦外之音」格外引人注目。回顧5月議題發酵時,土方曾有3位不具名官員對《彭博社》(Bloomberg)表示,土耳其除了關切庫爾德議題與武器禁運外,也希望美國解除因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導彈防禦系統而施加的制裁,讓土耳其重回F-35先進戰機計劃,並支持土耳其F-16機隊的「現代化」。
此前據《華爾街日報》(WSJ)2022年1月23日報道,自2021年10月以來,土耳其便有意升級麾下80架舊型F-16戰機,外加採購40架F-16V戰機(F-16 Block 70),相關提案已送交美國審議多時,卻遭白宮和五角大廈冷處理。報道指出,有美方官員表示,土耳其堅持購買俄羅斯S-400系統,以及在某些地緣議題上傾向莫斯科,是美方遲疑軍售的主要關鍵。
然就在6月29日、土耳其宣佈放行芬蘭與瑞典的第二天,拜登(Joe Biden)政府便宣佈支持向土耳其出售F-16戰機的計劃。綜合1月土耳其對F-16升級計劃延遲的抱怨、5月土耳其官員泄露的條件清單,美國此一立場變化,恐怕才是土耳其為北約開綠燈的真關鍵。
換言之,土耳其阻擋芬蘭、瑞典加入北約一事,與庫爾德議題、武器禁運根本無關,其所欲交涉對象甚至不是芬瑞兩國,而是與其軍事互動甚深的華盛頓;而由美方視角觀之,其向土耳其施壓、推遲戰機出售計劃,原本是欲「矯正」土方的「親俄」傾向,卻沒想到會在北約一事上被「反將一軍」,其若不打算開除土耳其會籍、導致其更加「親俄」,便只能有所讓步,解決眼下困局。
對土耳其來說,芬瑞兩國加入北約其實無損己身地緣利益,但其若能把握機會,趁勢成為困局樞紐,反能為國家爭取到更多要價籌碼。此次藉機從美方爭取到了F-16,往後也將持續爭取F-35與其他利益,以中型國家身量大玩高風險邊緣政策,向來是埃爾多安政府的鮮明特色。

土俄關係如何前行

然從另一方面來看,此次放行雖對俄羅斯處境不利,卻不意味土俄關係會一去不復返,箇中原因涉及了俄羅斯面對北約東擴的「有所取捨」,以及土俄雙方在俄烏衝突下的「相關協作」。
首先,莫斯科論述出兵烏克蘭時,除了「解放頓巴斯」、「阻止種族滅絕」等敍事,便是主打「北約東擴」威脅俄羅斯國家安全。但與過往歷史發展相對照,「北約東擴」似乎不是對烏軍事行動的充分理由。回顧2004年北約第五次東擴,愛沙尼亞、拉脱維亞、立陶宛皆在其中,意味北約已實質擴張到俄羅斯門前,但俄方可曾為此大張旗鼓,要求北約與美國出具書面保證?或是暴跳如雷,不惜一戰?答案皆為否定。
歸根結柢,俄羅斯也深知自己並無實力與北約決一死戰,同時波羅地海三國即便反俄,對俄羅斯卻沒有深刻的歷史、文明意義,故其也無意在此進行地緣冒險。然而烏克蘭不同,俄羅斯視其為斯拉夫文明的龍興之地,同時不願失去克里米亞這一黑海艦隊出海口,故在民族情結與地緣政治考量下,即便烏克蘭尚未加入北約,其也必須先下手為強,杜絕這一風險。
換言之,「北約東擴」確在俄烏衝突中扮演一定角色,但其解釋不了俄羅斯的行動邏輯,反而更多是在輿論場上發揮作用,供俄羅斯正當化己身行動;由現實視角觀之,促成此次「特別軍事行動」的關鍵,還是烏克蘭對俄羅斯的歷史與地緣特殊性。
同理,面對芬蘭與瑞典加入北約,俄羅斯也不會以「烏克蘭標準」相應對,而是會與2004年接受北約第五次東擴時立場類似:一來,俄羅斯眼下分身乏術,無法於北歐再開新戰線;二來,芬瑞兩國對俄羅斯不具特殊民族與地緣意義,實在無需冒險大動干戈。簡言之,在俄羅斯看來,北歐兩國入約,本質上就是既攔不住、也不是非攔不可的存在。
在此脈絡下,土耳其「一夫當關」的「要脅」意味,反而更多是對北約、歐美等西方陣營生效,對俄羅斯來說,土耳其願在此事上發難自然很好,但其也深知埃爾多安更多是為本國利益考量,而非甘做莫斯科的馬前卒,倘若西方滿足其相關要求,「放行」也不過彈指之間。故在5月這一議題發酵時,普京(Vladimir Putin)便已表示,俄羅斯對於兩國加入北約沒有意見。此一表態既為宣告俄羅斯最終立場,也是要對操作「北約東擴」輿論戰線的結果,進行即時內外止損,同時避免「單押」土耳其最後臉上無光。
此外,除去阻攔芬瑞加入北約這一議題,俄羅斯與土耳其還有許多面向俄烏衝突的地緣協作。其中之一,便是「土俄合賣烏克蘭糧食」的相關機制。俄羅斯控制的扎波羅熱(Zaporizhzhia)臨時軍民行政當局負責人巴利茨基(Yevgeny Balitsky)曾在6月8日表示,扎波羅熱地區正在向中東地區供糧,糧食來源包括自赫爾松(Kherson)與扎波羅熱收購的穀物,「我們正在通過俄羅斯運送糧食,並與土耳其簽署了主要合同,第一批火車已經通過克里米亞出發前往中東,這是烏克蘭的傳統市場。」
6月3日,烏克蘭駐土耳其大使博多納爾(Vasyl Bodnar)亦表示,土耳其買家是接收俄羅斯「從烏克蘭竊取糧食」的對象之一。綜上所述,不論是俄方資訊或烏方觀察,皆暴露國際政治下的殘酷現實:對非洲與中東等地區而言,如若烏克蘭供應驟減,要轉為採購俄羅斯糧食,其不僅不會猶豫,還會積極行動。而由地緣視角觀之,土耳其掌握了進入黑海的半把鑰匙,更在俄烏衝突中主打「中間路線」,自然會是俄方的合作首選。
此外,埃爾多安也於5月23日宣佈在敍利亞發起新一輪軍事行動,目標是鞏固土方沿土敍邊境劃設的30公里安全區,避免南境遭受「伊斯蘭國」(IS)組織和庫爾德民兵組織威脅。如此舉措,同樣要與俄羅斯相協調,避免重蹈2020年覆轍,引爆土俄衝突。
簡言之,此次北約再擴意味了土耳其對美要價的成功,卻不必然導致土俄關係倒退,甚至有可能是對土俄兩國面對俄烏衝突時,深化相關協作的進一步掩護。大國博弈錯綜複雜,土耳其深諳多方要價、不單純選邊的道理,故能在此地緣變革下,獲取超越中型國家身量的政治收益。
原文發表網址:
2022.6.30
芬蘭瑞典只是煙霧彈:美俄立場才是土耳其放行北約的關鍵 |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787378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香港01,國際評論主筆
中東時事分析與評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