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內.睡蓮

2022/07/2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不論初訪或再訪巴黎,橘園美術館永遠是我的嚮往。這是一座從裡到外都值得細細品味、慢慢欣賞,令人流連忘返的世外桃源。
我的DNA之中一定被植入對花藝、庭園、造景的熱愛,橘園美術館原本只是杜樂麗花園的橘樹溫室,之後被併入國立高等美術學院,最後才變成現在的美術館,散發一種不同於一般美術館的氣質。
不管是否喜歡印象派,大家還是會來橘園美術館欣賞莫內的畫作「睡蓮」,館方特別為莫內晚年創作的八幅睡蓮打造兩個三百六十度環狀展覽室,巧妙引入自然光,讓參觀者可以在不同時間的光影及角度欣賞作品,有點像是現在流行的「沉浸式體驗」,如果時間許可,一定要多待一會。
幸運的我收藏到一顆夢幻蛋白石,彷彿就是莫內睡蓮的一小部份畫作,連背面都可以看到蛋白石特有的「遊彩」play現象,決定不做兩用針墜,讓整顆寶石背面裸露出來,完工之後也可以欣賞。
設計理念是先用綠色石榴石做成兩片蓮葉抱住整片裸石,左下方是盛開的蓮花,右上方將另一朵含苞待的蓮花攀成墜頭,希望達到渾然天成的感覺。
這件作品還有兩個細節,一是利用兩道小金鑽將蓮葉與裸石區隔,襯拖主石顏色,還能做出高低層次,讓作品更加立體生動。
二是為了增加靈動,化解整片蓮葉的平板呆滯,特別用小鑽連結繫下擺,選用一顆稀有彩虹月光石製造出水滴的意象,象徵蓮葉上滾動的露珠,釋放力量。
莫內八十三歲那年右眼動了幾次白內障手術,因年事已高左眼不敢再動手術,晚年幾乎全盲的他必須把眼睛貼近畫布,依靠顏料管上的標示區別顏色,即使如此他還是拼了命完成現在陳列在橘園美術館最後的睡蓮,將晨曦、夕陽、雨露、雲彩、綠葉、紅蓮、垂柳、水草、永遠留在他的畫作之中。
走在橘園小徑,旁邊都是咕咕噥噥成群的鴿子與三三兩兩散落的椅子。如果把這個世界都化成光影與色彩,也許就沒有那麼多紛爭與痛苦,萬事萬物都可以彼此欣賞、互相安慰。(文/珠寶詩人曾郁雯)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珠寶詩人曾郁雯
珠寶詩人曾郁雯
FB:@theyuwen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