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惡魔島:阿卡特茲監獄買到一塊自由!

2022/09/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沙堡裡,每個人都有罪。』
絕望人性黑暗面的擁護者,只有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刺激1995/肖申克的救贖)這部經典電影可以說服我人性的動人與自由的可貴,
心中排名第一名的電影讓我極度沉迷逃獄這個電影題材,惡魔島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夢幻的朝聖地,大概只有偶遇村上春樹能夠贏過這種興奮!
2010年5月 舊金山惡魔島阿卡特茲監獄

四面環海的惡魔島,面對繁華的城市與自由的氣息,視線彷若一步卻只能遙望,
據說阿卡特茲監獄是唯一可以洗熱水澡的地方,因為習慣了後更抵擋不了海水的冰冷而無法越獄,失溫的恐懼在失去自由的面前顯得渺小,愈防備森嚴的地方就愈助長自由的渴望,
不自由毋寧死,失去寶貴的性命也要拼死一搏,
史上最成功的越獄事件就發現在這裡...
1962年夜晚,有3位囚犯逃了,他們不知道計畫多久(估計8個月),但顯然計畫周詳,用偷來的水泥、油漆、頭髮...等雕塑自己的頭像,變成分身瞞過獄監的眼睛,利用每晚的"音樂時間"挖掘牆壁,用雨衣當救生圈及竹筏,可是灌氣怎麼辦?
聰明的首腦將六角形手風琴當作工具成功充飽氣離去,即便之後啟動獵人行動,找到破碎的竹筏,但並無屍首,FBI及警方對外宣稱,沒人可以活著走,那晚浪很大,應該是被強勁的海流捲走了!
越獄後幾周,謠傳獄中的囚犯收到一張"我們去釣魚啦!"的明信片,
據說這是越獄成功的暗號,我夢幻的相信,他們已經找到屬於自己自由的天堂。
如今的惡魔島,景色依然蒼涼卻多了遊客的喧囂,
我用囚犯的眼睛望向大海,彼岸好像影格快轉,這麼生氣、這麼熱鬧,島上牆壁斑駁,鏽蝕的鐵架外開著大朵的多肉植物,黃色鳥嘴的海鳥飛翔、停在水泥柱上清理羽毛,我想囚犯們應該無數次幻想擁有海鳥的翅膀,可以帶自己到自由之地。
聽著北京腔的語音導覽,跟著人群繞行共同淋浴間及廚房餐廳,浴室像是工廠洗滌商品的地方,囚犯在這沒有名字只有編號,繞行過便算是洗完澡了,廚房的鐵窗及餐廳杯盤小心擺放,這都可能成為逃獄的武器。
大概身處擁擠台北的我們,蝸居、棺材居、鳥籠居...等的環境在亞洲應該還算見怪不怪了,比想像中寬一些的牢籠,有幾間很有名,擺放美麗的油畫、素描及石頭雕刻,
這麼窄小的地方容身獄囚的一生年華,連閱讀都變成一種奢侈,我一輩子也無法想像他們擠出什麼思緒可以打發漫漫長夜,自由的珍貴要失去後才懂。
去買語音導覽時一位爺爺好有趣,他用英文問我們從哪來?我們回答台灣,當時我心想,反正你也不知道台灣在哪裡吧?
之前在歐洲遇到好多外國人以為是泰國,或是認定我是日本人,以為台灣是日本的地名,正準備解釋台灣是靠近中國也是說中文時,爺爺突然冷不防一句:
『賈霸沒?』
我真是又驚又喜,實在太道地了阿!
遠在美國西岸聽到這句是最親切的問候,爺爺太有學問了!
紀念品販售處擠滿了人, 獄囚用的鋼杯、餐盤、紀念T恤、筆記本、筆...等琳瑯滿目,我被一個東西吸引,在一區,疊了幾排包裝好的石頭,那是他們敲掉監獄的牆所保留下來的石塊,依照重量分批包裝,

旅伴說:從惡魔島買塊石頭好重也好蠢,
我說:可其他都是複製品,這石頭是這裡的,也是自由的象徵耶!
於是我們很蠢的買下那顆不便宜的石塊及一張3個成功逃獄獄囚的3D明信片!
然後傻傻的運回台灣,
事隔至今,感謝當下的傻勁,
我買到一塊自由。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遊民前是敬業的社畜,曾連續21天沒休假、一年半一天超過16小時工作,導致睡眠障礙,狂掉髮,到37歲依然0存款、0遺產,甚至負債,一天,看到天橋下的遊民很羨慕那種自在,為了當上遊民的夢想而繼續努力了五年多,終於拿回人生自由,過上理想生活,目前當遊民第二年。曾任台灣&上海兩地奧美廣告的創意人。
遊民式的旅行,不用太多行李,不用紀念品,只要四處為家的遊民精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