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蘭訣》10~18(更新中)
九九
九九

《蒼蘭訣》10~18(更新中)

九九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32 分鐘
10、月尊回歸蒼鹽海,向小蘭花自爆同心咒。儀式三吻!11、尚對弒父往事無感的月尊。12、巽風識破換身,長珩入蒼鹽海救人。13、長珩救人失敗,蒼蘭情意upup。

10 不自知的情意

原本緊抓著月尊的小蘭花,開始適應了大黑龍的飛行,繼而坐起身享受迎面而來的風。身後的月尊悄悄地觀察著她,她回頭對望那裡好喜歡。(我也想坐大飛龍座騎!XD)
風原戰場上交戰的士兵發現天空烏雲密佈、閃電雷鳴停下手來。大黑龍現身,他們放下武器,紛紛跪地對天膜拜,「拜見尊上。」
月尊落地前行,觴闕、小蘭花跟上。月尊伸出手來,南、北二幽王行觸額禮表示俯首稱臣。巽風怒視他,不情願地跪下恭迎兄尊回歸。
「本座,回來了。」月尊霸氣宣告。「恭迎尊上歸位!」觴闕行禮跪下,月族全體呼喊。氣勢驚人,小蘭花左顧右盼後亦五體投地跪拜。沙漠中的這一幕加上配樂,氣勢滂薄啊,自東方青蒼甦醒後,至此才真的能感受到他的地位之尊!巽風戰了三萬年也不能制服的二幽王,一見青蒼立馬降服。
🔸長珩修復四水寶珠,自請失察東方青蒼復生之罪。澧沅認為他復生十日有餘,不速回蒼鹽海而蟄伏玉京還掠走仙子必有隱情。(所以我們小蘭花跟大強才認識十幾天欸!這個感情進度算很快了!XDDDDD)長珩請戰欲往蒼鹽海,雲中君譏他是殺敵心切或救人心切?要他無令不得妄動!(就說他很討厭嘛!)
🔸觴闕領小蘭花去噬仙樓,小蘭花一聽吞噬的噬,回想起大強曾經說東方青蒼最愛吃像她這樣的小仙女,嚇得捂臉。小蘭花說月族太不講理了,要不是她掉入昊天塔,月尊都不知道還要被關上幾十萬年,月族竟然還要吃了她。觴闕回尊上是受仙族奸計才受困,區區末流小蘭花竟敢自居尊上救命恩人!況且尊上何時說過要吃她?「噬仙樓不就是要吃掉我們這些小仙女的嗎?」觴闕無奈表示那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寢殿;寂月宮還有誅仙亭、殺神塢,都是先月尊在世時創立的,指的是有朝一日,踏平水雲天的吉祥寓意。「我從不騙人。」觴闕真的是很有耐心(X)話癆(O)。
🔸月尊沐浴的畫面也太不養眼,抗議!但連洗澡都不忘研究《息蘭全書》XDDDD。月尊發現息蘭聖印的破解方法,要以上古神兵承影劍殺死其中一人;但承影劍早在上古戰場時被毀,碎片散落四方。觴闕表示碎片有跡可循,他即刻去尋。
🔸月族醫官們打量小蘭花,認為水雲天的仙子不怎麼樣,她相貌也就平平無奇。「尊上該不會是⋯看上她了吧?」眾人驚呼,對她更是語多批評,「尊上怎麼可能看上她呀?」小蘭花心忖,在水雲天被嘲諷,到了蒼鹽海還要被數落。月尊駕到,喝斥眾人退下。
小蘭花見到他,躲進棉被裡。「小花妖,妳之前對本座不是很囂張嗎?現在倒是怕了。」小蘭花道歉求饒。「不,本座希望,妳還是和從前一樣對待本座。」月尊神色放軟。小蘭花邊說她不敢,邊掀開棉被冒出來大膽說道:「你搶走了我的人,你也搶不走我的心,我是不會喜歡你的。」「為什麼?」「因為我心裡已經有別人了。」「又是長珩,是嗎?妳除了提他,還會不會說點別的?」月尊回過身,語氣不善。「不太會。反正就算你對我動情,也沒有用,你強迫不了我的。」「笑話!本座怎麼會對妳動情!」惱羞成怒,XD。小蘭花說既然沒有,不如放她走吧。月尊說水雲天早沒有她的容身之處。「本座從未騙妳,是妳自己太蠢。」XDDDD,我可以作證!
月尊手撫上小蘭花後頸將她壓近,「別忘了,本座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妳從水雲天掠走。此等殊榮,妳怕是一輩子也洗不掉了。從今以後,妳都要和本座在一起,懂嗎?」月尊拿出命簿插在她頭上,要她修好,否則別想出房間。小蘭花說一個月尊幹嘛揪著凡人的命簿不放?「別多問了,只管修妳的。」月尊離去,小蘭花自語:「我才不會助紂為虐呢!」
—蒼鹽海,寂月宮大殿
巽風求見,欲歸還蒼鹽海聖物幽玉戒。月尊要他自己呈上,巽風止步,月尊走向他,「怎麼,怕本座殺了你?你可是本座的同胞弟弟。」「一個為了月尊之位,不惜手刃生父的人,又怎麼會對我這個同胞弟弟,手下留情呢?」巽風語出不遜。巽風問他,三萬年前既未被仙界誅殺,為何不回蒼鹽海主持大局?「你想過問本座之事?」他不好意思說自己被封印啦,自尊心強。XD「本座行事,何須給你們交代?」月尊伸手要取聖物,巽風故意將之掉落地面,觴闕拾起。觴闕懷疑他有不臣之心,「沒什麼,他不過是想殺了本座而已。」月尊將幽玉戒戴上右手食指。「等他犯錯,再殺不遲。」他根本沒將巽風放在眼裡。不,他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XD
幽玉戒雖不能隔絕與小蘭花同心咒的連體傷害,但可以擺脫心緒干擾。哈哈哈,想到他說「本座真希望不知道。」那段還是笑出來。
小蘭花不修命簿也不塗藥,月尊一聽大怒道:「胡鬧!不塗藥,傷怎麼好?」觴闕看他一眼,他發現自己過於激動,緩下語氣說:「傷不好,怎麼修命簿?」真的要笑死我,搞曖昧階段就是這種最好看啦!在話癆觴闕嘰嘰喳喳之下,「第一次出遠門?」月尊喃喃思忖,動了念頭,「去把寂月宮最好的工匠找來。」不要以為我沒看見你微微偷笑的嘴角!
🔸容昊功虧一簣,未在司命殿尋回赤地命簿。蝶衣懷疑東方青蒼早看過命簿,容昊亦為此擔憂;赤地身上有三萬年前大戰時,被業火所傷之痕跡,那是輪迴轉世都不會消失的。若東方青蒼看到赤靈身上的業火傷痕,便能確定那是赤地。蝶衣說那他必會想方設法取赤地元神解封十萬將士,先戰神必灰飛煙滅。「我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攪亂師父的復活大計!」容昊震怒,要寂月宮的眼線先打探此事,再謀搶奪神女之法。
—蒼鹽海,寂月宮
小蘭花取花粉迷昏門口侍衛,剛推開門便被觴闕逮住。「等妳住進裡面,以後就都不會想跑了。」小蘭花以爲月尊要將她關進牢房裡,十分害怕。「這裡該不會是地牢吧?」「妳猜猜?」感覺月尊以整她為樂,哈哈哈。「怕了?晚了。妳以後都得住在這裡。」小蘭花哭喪著臉在黑暗中跟上。
月尊彈指間,赫然出現在倆人眼前的是司命殿。他柔情含笑地看著小蘭花,小蘭花環顧四周雀躍驚喜,撫摸著小擺台。看她抱著命格樹那開心的模樣,喊著:「大強⋯不對,大木頭,這裡是司命殿嗎?」月尊微笑點頭,眼裡也滿是光彩。小蘭花見他坐實,愈加欣喜,奔向花圃呼喚她的花草精靈寵物們。
月尊說今後她每日都能見到這樣的日出跟朝霞,不必非得去雲中水閣的樓頂了。「喜歡嗎?」「嗯。」小蘭花用力點頭。「這是本座特意為妳修建的。」小蘭花聽後,臉色大變。「本座想著妳第一次出遠門,難免會想家,以後妳都可以住在這裡。」「這裡不是水雲天?」「這是蒼鹽海。」小蘭花不相信,繼續喊著寵物的名字。「妳⋯不喜歡嗎?」月尊臉上有點徬徨。「喜歡。謝謝月尊大人。」小蘭花勉強回應。「妳不開心?」月尊感受得出來。她搖搖頭。「說實話。」「雖然⋯雖然這裡跟司命殿很像。」「像,不好嗎?」月尊不悅。
「妳到底要說什麼?」「我想回我真正的家。」「我說過,這就是妳的家。從今以後,妳哪也不許去!」小蘭花拉起他的手求他,說在水雲天時對他也不錯吧?月尊反問若她一早知道他是東方青蒼,還願意幫他嗎?小蘭花鬆手不語。月尊看著被放開的手,握拳、神情抽動。小蘭花抬頭看他,說相處這麼長時間的情誼她會記一輩子的,也不會向水雲天的人透露他的事,就算是長珩問。「妳一天長珩長,長珩短,妳滿腦子除了長珩還有什麼?」月尊疾聲,這裡是又怒又傷心啊。原以為能討得佳人歡心,不想冷水這麼一大盆!小蘭花摀嘴不說長珩了,仍求他讓自己回去。「妳說來說去還是要走!」大暴怒欸!「妳無論想要什麼,本座翻遍三界都能給妳找到。除了妳,本座沒有對任何人如此縱容!妳為什麼還是要走?」高高在上的尊上眼眶都含淚了,嗚嗚,給你秀秀。感情啊,是不能強求的,不是給人家好東西,人家就非得要。你要等她對你有心,到時你要趕都趕不走。更何況你現在也懵懂,你們還是好好搞清楚自己的心意吧。但是這段情感大爆發呢!我喜歡,哈哈哈哈哈。
「為什麼?」月尊啞聲問。小蘭花低下頭。「小花妖,本座實話告訴妳,妳與本座之間根本沒有任何情意。當初在司命殿,本座之所以對妳一再忍讓,是因為有同心咒而已。」小蘭花不解。「這該死的咒印讓我和妳同喜同悲,所以本座才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保護妳、照顧妳。但現在,有這幽玉戒,它可以隔絕心緒。妳現在也被本座所擒,這該死的軟肋,本座終於可以甩掉了!」月尊當著她的面套上幽玉戒。吼,打字自動跑憂鬱,我看著你口是心非、一副要哭的樣子,我也很憂鬱欸,這戒指名字不好!
「所以,你對我的好,都是假的?」戴上戒指的月尊面無表情。「你帶我曬太陽、你給我接朝露水、為我煮百花羹,全都是假的?」「沒錯,不僅是假的,做這些事情,本座從心底裡覺得⋯厭惡!」月尊轉身就走。小蘭花癟嘴落淚。
原本晴朗的好日光,頓時被烏雲與雷鳴閃電取代。尊上大大大大大不爽!交代觴闕看好她,無令不許她出;更要他立刻去銀湖取碎片,「本座要重鑄承影劍。」
看看,一言不合就想殺人啊!哎,反正衝突是必要的戲劇元素,而且靠誤會的愛情也不是真愛情,說穿了也好!才有另起爐灶的機會嘛。但是當初你做的那些,後來至少也有一分真心。雲鯨出現時那一抹偷笑,我也有看見!!!
可憐的小蘭花被月尊的壞心情籠罩,將自己緊緊包裹在棉被裡尖叫。她終於忍不住打開窗戶,叉腰、指天大喊:「每天這裡都是什麼鬼天氣?只知道打雷、颳風、下雨,冷得讓人覺都睡不著,連個太陽都沒有,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她轉向屋子另一處開窗喊道:「月尊大人、東方青蒼,你恩將仇報!你這樣欺負我,傳出去就不怕被別人笑話嗎?東方青蒼,你出來!」吼著只得到更大的雷聲!XDDDDDD
將自己裹回被裡的小蘭花,聽著屋外的聲響,忽然靈機一閃,好好地蓋被躺下摀耳。
🔸觴闕回報小蘭花原本日日在花園叫囂、大罵尊上,近日開始絕食抗議。下屬來報:小蘭花不僅絕食還站在大風裡挨凍、奄奄一息了,也不肯給醫官診治,只說活不了多久了,有很重要的話只能對尊上一人說。月尊哼聲甩袖前去。
「誰讓妳擅自絕食?誰讓妳胡亂挨凍?誰讓妳趕走醫官的?妳不要命了?」句句怒氣夾帶擔憂!小蘭花躺在床上裝病。月尊想想又站起身,「妳聽著,本座不關心妳的死活,只是妳的命屬於本座,所以在妳修好命簿之前,最好好好養著,知道嗎?」小蘭花點點頭。「妳有什麼重要的話要同本座講?說吧。」月尊與氣趨緩。小蘭花坐起身,月尊出手想扶又縮了回去。小蘭花要他到外面再說。
「站住,妳還想挨凍?就在這兒說。」小蘭花走到命格樹旁,「本座沒工夫陪妳耗著,快說!」月尊拉住她。「大點聲,本座聽不清。」月尊低頭靠向她。小蘭花轉身站上台階,「妳到底要說什麼?」迅雷不及掩耳地回頭吻上他!月尊瞪大雙眼,閃電擊中兩人。
———
我不能半途而廢,所以打開朝四分之二的路上前進了!
這集超好看欸!尊上自爆在水雲天都是虛情假意,可是他明明就已經在曖昧之中不自知。演員細微的表情好好嗑呀!
月尊背影殺,黑髮如瀑好好看。XD(月尊:本座正面更好看!

11 首談弒父之事

吻後換身,天空瞬間晴朗。
蘭花青推開東方蘭,抹著嘴「呸呸呸」。東方蘭怒瞪她。快笑死,好久不見的交換魂身。覺得王鶴棣演月尊時眼神狹長,變蘭花青時眼睛就會圓滾滾地,好可愛。虞書欣也有將兩個不同身份的區別演出來。
蘭花青發現寂月宮天候變化與月尊有關,認為他故意招雷電、狂風整她。東方蘭一個箭步揪住她衣領。「妳竟敢算計本座?」猛地吻上她,被咬一口再加「呸呸呸」。XD 蘭花青說光是這樣根本換不回來,東方蘭才意識到跟閃電有關。「還好我比你早想明白那麼一點點。」蘭花青得意,手比一點點也太可愛。東方蘭使用小蘭花的身體召喚不出閃電,蘭花青從害怕到鬆了一口氣,開始揶揄他。看他用月尊的身體提裙擺真的讓我笑翻,太生動啦!簡直比虞版蘭更討喜!「不管你多厲害,你只要在我這個廢柴身體裡面,保准你什麼都幹不成。」有這樣說自己的嗎?還戳自己身體。XD「什麼都幹不成,妳很光榮是吧?」被懟。受不了啦,狂笑!「過獎⋯」東方蘭一把掐住她脖子。「趕緊給本座換回來,否則本座現在就要了妳的命。」觴闕出現也一把掐住他脖子,蘭花青下令將他關起來。觴闕一把將他扛起。「放開我,你可知本座是何人?」乖,你就認了吧。XDDDD
全副武裝的蘭花青完全地小白兔闖迷宮感,明明正牌月尊時氣勢非凡!腹誹東方青蒼的表情超好笑,肩飾還會勾簾子。XD 侍衛喊她還會嚇到,那個不滿的小嘴角。真的太好笑了。
—蒼鹽海,寂月宮大殿
上個階梯還踩到裙襬,唉唷威,太歡樂。可憐觴闕應該覺得哪裡怪怪的又不敢冒犯尊上。眾臣拜見,妳鞠躬回什麼禮?巽風也覺得妳怪了。還「請起」勒。XD
南幽王為賀月尊重掌蒼鹽海,準備了大禮一份—將仙族細頭目押解至殿前請月尊血祭。蘭花青推託不了,欲接過他手上的劍,劍卻沉得拿不起。她繼續拖延時間勸仙族人歸降不成,想雙手舉劍卻將劍甩飛了。這一段超鬧的!XD 仙族人表示寧死不降,蘭花青乾笑許久,瞪大雙眼想了一套說詞糊弄過去。「本座要殺,那也是在戰場上,堂堂正正地殺。」大家的表情都太有趣了,我的老天爺啊。XD
蘭花青受到驚嚇,開始覺得月尊也不是那麼好當的了。她要求休息,並對觴闕說:「這麼多男人在我臥室,本座還怎麼休息?」侍衛們退下後,她垂頭喪氣地脫下外袍,癱倒在床上。想著現在一團糟的局面,身後一隻手撫來。男人們是走了,但來了一群女人。XDDDD 其中一人偷偷抽了她懷裡的命簿,蘭花青壓回,大叫要她們退下。
女人們在外討論為何尊上不讓侍寢?說著「尊上以前不是這樣的。」觴闕回應尊上向來不近女色,語未畢,尊上傳他入房,眾女議論紛紛。XDDD 不是,你們前言不對後語,尊上以前到底是哪樣?!使用骨蘭從風牢裡脫身的東方蘭要她們閉嘴。「再敢胡說八道,本座就割了妳們的舌頭!」
觴闕忐忑地在門口打住,蘭花青要他過來,他立馬跪地。你是不是以為尊上想對你幹嘛?XDDDDDD 蘭花青將他拖到床上坐下,觴闕一副要從容就義的表情。她向觴闕表示大戰中記憶受損,要他說說對自己的印象,以及自己有哪些喜好?觴闕問他法力可有受損?蘭花青委屈兮兮地說自然有損,法力時有時無,恐非二幽王對手。觴闕說若有旁人知曉此事,他立刻去滅口。蘭花青表示僅他知曉。觴闕說蒼鹽海向來崇尚強者,若被二幽知道,尊上的處境會很危險。蘭花青正問著觴闕能否保護她?觴闕表情勉強,然後東方蘭就將她撲倒了,觴闕震驚!
東方蘭要他出去!「我現在要與月尊親熱,你要在這看嗎?」XDDDDDD「不能走!」被壓在下方的蘭花青大喊救命、閃躲著。「屬下告退。」慌亂中觴闕連忙脫身。
「都說要有閃電嘛!你親也親了,抱也抱了,換回來了嗎?」蘭花青氣呼呼地壓捧著他的臉問。倆人無奈躺在床上。
「都能用本座的身子,去找別人侍寢,自然高興得很。」東方蘭起身興師問罪。
「我不找別人,難道我找你啊?」到底在講什麼?XDDDDDDD 蘭花青說他女人不少!
「本座何曾有女人?」「明明就有!」「本座說沒有就是沒有!」蘭花青不解幹嘛不承認?「本座也無需向妳自證清白。」「對,反正你都說了,對我並無半分情意。」那個哼根本就小吃醋嘛!這兩隻很好笑。
東方蘭說一旦被發現他倆換身,蘭花青現在是廢物一個,倆人都會死無全屍!蘭花青嚇得喊怎麼辦?她嘗試用月尊的身體召喚閃電失敗。「真是廢物!」「我廢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XDDDDDD 東方蘭說三日後是雷電天氣,這三日她一切要聽話,蘭花青點頭如搗蒜。
🔸細作回報容昊,東方青蒼隨身攜帶命簿。蝶衣問他已知先戰神之事,為何不直接取元神解封十萬將士?容昊料定有事耽誤,決心除掉東方青蒼好得回命簿及神女。他說蒼鹽海內有人能幫忙。
🔸東方蘭訓練蘭花青月尊儀態。「昂首挺胸,拿出目空一切、睥睨天下的氣勢來。」下一秒她就笑著跑回去問表現得怎麼樣?「注意眼神,當妳不知如何應對別人時,就冷冷盯著他們,令他們心生畏懼。」東方蘭給她示範,蘭花青笑出聲來,覺得看自己的臉做那麼恐怖的表情挺好笑。「罷了,妳只需記住,誰也不能怕、誰都不能信!」蘭花青趴在床上的動作好可愛唷,那個腳腳晃啊晃!「那觴闕呢?」「本座只信自己。」她說自己會告訴觴闕換身之事,東方蘭笑她天真,蒼鹽海強者為尊,走漏風聲只會喪命。蘭花青說觴闕對月尊有感情,絕對不會背叛他的。「妳懂什麼?」「我就知道呀!你不懂人心,你不懂感情,所以你不知道。」這裡是小蘭花第二次反駁不是了,第一次是她引開英招那段。當時我覺得「情不是負累」說服不了我,更不可能說服東方青蒼。但到了這裡,我可能比東風青蒼更早動搖了。如果真的認識一個人,知道其性情、作為,那反應肯定會不同的。算了,反正我的七情樹本來就沒死,還是看下去吧。
蘭花青在床上滾動也太可愛了,啊啊啊啊啊啊!東方蘭的坐姿也可以啦,給兩位演員拍拍手。
蘭花青問既然強者為尊,並不是非得殺了輸的人。那為什麼當年,他要殺父?捋虎鬚呢!
🔸容昊與巽風在暗松林會面。容昊假意關心巽風處境,若是東方青蒼追究當年巽風率領的風字軍戰士未即時施援,致使他孤身陷入敵營一事,稱巽風早有不臣之心,巽風該如何自辯?更以勸巽風放下殺父之仇的執念激怒他。「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容昊稱是殿下助我建立海市,恩情永記,他願用盡一切手段幫助巽風。巽風說要殺東方青蒼非易事,容昊表明多年來既能幫他制衡二幽、現亦有能力殺掉月尊。
巽風憶及當初親眼見青蒼殺父一幕,此仇不共戴天。
🔸東方蘭喝著酒回答蘭花青:只有殺他,才能坐穩新任月尊位置。她問為何提起此事,他臉上並無一絲痛苦亦無半分悔意?「悔意?本座為何要後悔?」「他是你父親啊。」「那又如何?」蘭花青說她做夢都想要有家人、父母,難怪別人都說他是冷酷無情、六親不認的渾蛋,她還以為是別人誤解了。東方蘭說若她不想死,就必須學會如何做一個渾蛋。蘭花青將他趕走,「本仙女人美心心善,才不要做什麼渾蛋呢。哼!」
———
可可愛愛的一集!我這難道是對演員的偏愛嗎?就是覺得王鶴棣的小蘭花更有趣些。也不討厭巽風,他感覺就是一個小朋友。
不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有時候,很難就表面所知去判斷別人與家人的關係吧。就算是一家人,彼此也會因為相處造成不同的變化。
得要對這個人很感興趣,才會繼續探究他的事情吧。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敞開心房讓人進來的。加油啊,小蘭花。

12 洗澡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

長珩坐立難安,喚來青川詢問,外邊依然遍佈雲中君派來監視他的眼線。青川說水雲天所有人都認定小蘭花是月族奸細,被長珩趕出。丹音送來點心,一句「小蘭花不是奸細。」引起他的注意,丹音表示若長珩有方法救小蘭花,她願盡綿薄之力。
—蒼鹽海,寂月宮
蘭花青五官糾結,都說月族喜食活物,害怕起眼前未揭的膳食。幸而掀開後,竟比水雲天宴席的菜餚還鮮美,她轉為歡欣。用食指抹了一口奶油含進嘴裡,那表情之滿足!東方蘭在旁輕輕咳了幾聲,她才意識過來讓下人們先退下。
東方蘭一掌拍向桌面,咬著食物的蘭花青無辜抬眼看他後又繼續吃。「又錯了,本座從不解釋自己命令。練得一團糟,學得四不像!還有心情用膳?」蘭花青說若非要冷酷無情,她可能一輩子都學不會。東方蘭扯走她的餐盤,蘭花青起身抗議。「一旦妳露出馬腳,本座真的會死。」蘭花青說怪不得別人,誰讓他喪盡天良。「隨便妳!」他伸手大力點了蘭花青額頭,便坐下來要用膳。蘭花青火大地讓人把餐食都撤了,對著他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舔舌頭、嘴巴,得意地笑著也太可愛。東方蘭一把揪著她衣領,「你都眾叛親離、朝不保夕了,你還有心情用膳?」XDDDDD
巽風及二幽王求見,蘭花青不知所措的表情太可愛,東方蘭怕她露出破綻便跟著她。
🔸長珩提議與丹音互換模樣瞞過眼線,他好去蒼鹽海救小蘭花。變成長珩的丹音可愛地嗅了嗅衣袖的味道,好萌!XD  
🔸南幽王問起小蘭花,蘭花青回答已習慣她的陪侍,捨不得她離開視線。北幽王說寵幸是小事,但讓她進殿聽政恐不妥。東方蘭冷聲問他是在質疑尊上嗎?南幽王呈上反攻天界的方案,蘭花青瞪著東方蘭,絲毫未認真聽報。巽風靜靜在旁觀察。
「一舉屠盡水雲天,殺光神佛,連任何一棵草都不放過!」南幽王無比振奮,蘭花青一聽起身喊:「什麼?」指著要他再說一遍。她嘟著嘴、提著裙襬下台階還差點絆倒,一把搶過南幽王手中的卷軸丟進火盆裡。東方蘭出聲說給了三天交出什麼狗屁不通的東西?蘭花青說方案也不用再改了,他近日想起昔日犯下的弒父大罪良心不安,還跟巽風對了一下眼。XD 她決定今後不再殘忍嗜殺,要為三界的和平、月族的安寧努力。到底在講什麼跟什麼,最後還舉起手,要笑死我。XD巽風譏她愧疚也來得太晚。「但若你覺得不晚,那便是不晚。」巽風差點上前拚命。蘭花青再次睏遁!上次不想吃暗黑百花羹也用這招。XD
東方蘭怒斥她一派胡言、荒唐至極。蘭花青說是在幫他挽回形象。「本座威儀的形象都被妳敗光了才對!」她說所以弟弟巽風才不喜歡他。「本座是人人懼怕的月尊,不需要任何人喜歡!」塞了兩顆葡萄到嘴裡的蘭花青好可愛,好像松鼠!東方蘭稱巽風自幼與他一起長大,是最有可能發現他們換身秘密的人。「知道了、知道了,妳與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你都說過很多次了!」腮幫子鼓鼓地說話,笑死。東方蘭說明晚閃電降臨之前,她一刻都不准離開。蘭花青問洗澡怎麼辦?倆人面面相覷。不是啊,你們還有在怕的嗎?就算看對方洗澡、那也是看到自己的身體吧?XDDD
🔸湧泉宮內的丹音珩托著臉,萬般愉悅。澧沅來訪,她直覺喊了一聲「爹」,兩人雙雙變臉,丹音珩糊弄過去。澧沅問起丹音,說她視長珩為手足兄長,丹音珩乾笑著腹誹他真能胡編,隨口稱讚起自己。澧沅說怕她闖禍,今日想帶她回去,丹音珩OS幸好碰上的是她。
澧沅重點是來討論東方青蒼之事,丹音珩稱奸細一事,尚未有結論,反問小蘭花既未入仙族八系,會不會是息蘭一族?澧沅斬釘截鐵地說不可能,他見過兩位先神女跟許多息蘭聖草,分宮大典那日他仔細辨過小蘭花真身十分古怪,從未見過。丹音珩開心微笑,果然是自己多想了,小蘭花怎麼可能是神女?是長珩的未婚妻?預測未來的天極鏡八成是她編出來哄人的。容昊打斷正聞著沱顏醉酒香的澧沅,丹音珩尷尬地陪笑。
🔸蘭花青阻止東方蘭脫衣洗澡。「我⋯不就被你看光了嗎?」妳反應好遲鈍啊!XD 蘭花青勾抱著要他不准走。「妳想讓本座因不洗澡被人起疑?」你這不是還在記恨之前小蘭說東方青蒼不洗澡的傳聞嘛?XDDD 蘭花青要她把眼矇起來,讓宮娥幫她洗。東方蘭說那更可疑!蘭花青自暴自棄地說要幫她洗!笑死我了!那從容赴義、壯士斷腕的表情啊~
左右不分的蘭花青替他刷背,在背後大做鬼臉,要他別得寸進尺。「那本座自己洗。」蘭花青慌忙阻止。侍女偷偷在外看見了尊上替女人洗澡。
蘭花青問為何巽風是他胞弟未封王,封的卻是南北二幽?東方蘭解釋他們勢力最大,祖父輩為防內亂才答應他們封王,三萬年前他們蠢蠢欲動是被他鎮壓下來。他一不在,他們便與巽風爭奪起來。蘭花青問他那麼心狠手辣,怎麼沒一回歸就將他們發落?東方蘭表示為了抓內鬼。這一段對觀眾來說太沒梗了,內鬼太早就現身了。XD 反正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們也沒給沐浴好看的,嗚嗚。
🔸長珩行船於忘川之上欲往蒼鹽海。
湧泉宮內剩容昊跟丹音珩,丹音珩思忖容昊甚為了解長珩,要小心應對,不想仍被識破。容昊淘氣笑起來的模樣也有點可愛,可憐作為反派,悲劇,嗚嗚。本來一開始想嗑你們這對CP的,結果都不是,而且都情傷,嗚嗚。遙想桃花裡的四哥跟鳳凰啊!
🔸侍女回報巽風沐浴一事,並說月尊對仙子十分縱容,同住同吃,杯盤碗筷都能共用。巽風想他自幼孤高,別人碰過的飯菜絕不會碰,再寵幸也不可能至此。尤其還讓小蘭花在殿上聽政、議政,實在有些反常。侍女說她也覺得怪,往日月尊從不正眼看他們,昨日她送茶竟被道謝;且事無論大小都看仙子眼色行事,讓她拿主張,就像換了個人一樣。「換了個人?」巽風瞇眼思忖。
巽風上殿要求與兄尊切磋。蘭花青捏著衣裙,撫著額頭稱有政務要處理,巽風說他就在這等著。東方蘭開口阻止,她點頭附和。巽風說我族規矩:尊卑之間的切磋不能拒絕、更不能有外人在場,以免偷師。東方蘭以唇語暗示她「觴闕」後便走下台階,與巽風互瞥一眼即離場。蘭花青會意過來,要觴闕陪巽風好好練練。巽風問她小時候教他的黑殺斬很是厲害,不知觴闕能否拆解此招?觴闕請他對戰。
蘭花青俏皮地對東方蘭說她隨機應變、蒙混過關了。
觴闕走後,巽風表示他不是東方青蒼,他從未教過他黑殺斬。巽風說著必死無疑的表情不錯吶,他對哥哥是由愛生恨唄。
🔸容昊展示祟氣的威力給巽風看,表示平常的東方青蒼能抵抗,但若在他虛弱時注入體內,殺他便易如反掌。
🔸蒼鹽海的極光星空好美啊!還有流星耶!
蘭花青低落地問他,要是換身回來是不是又要關她?東方蘭說她若乖乖聽話,倒也可以不關。蘭花青眼神一亮,但又怕被騙。「本座是月尊,一言既出,必信守諾言。」蘭花青要他發誓,若騙她就一萬年不能洗澡。妳到底對洗澡這件事有多在乎?XDDDD 蘭花青垂頭喪氣地問他真的不能放她回水雲天嗎?他問水雲天到底有哪裡好?「水雲天是我家呀!你會計較家裡好不好嗎?」「會!」東方蘭大聲點頭回應,表示若家裡不好,他就去搶別人的好地盤。「我就不像你,我只想回家。」東方蘭要她死了這條心,蘭花青說就算死了也要埋在水雲天的泥土裡。
雷電聲起,倆人奔赴暗松林等閃電落下。臨去前,東方蘭於抽屜中取了一顆珠子。
長珩入寂月宮,與他們錯身而過。找不到小蘭花的他,注視著殿外的陰暗。
—蒼鹽海,暗松林
倆人推開石門,遇上容昊的埋伏。蘭花青挺身而出,被道識破。「如今的月尊,想必只是個廢物仙子罷了。」容昊你不要這麼誠實,害我笑出來。XD 容昊擊出祟氣,東方蘭擋在她身前。長珩現身以仙法防禦祟氣,蘭花青笑顏逐開地喊他。長珩中了祟氣跪地吐血,蘭花青焦急地要上前,被東方蘭拉住要她快走。她掙脫手,奔向長珩。東方蘭擊出手中珠子,蘭花青瞬間被移到其他地方。
蝶衣要殺長珩被容昊阻止,「有我在,你們誰敢動她?」兩人轉而追向神女。「小蘭花,我來帶妳回家。」長珩轉身伸手要摸她的臉。東方蘭很不爽地一直瞪著他。XDDDDDD
———
這一整集呢,要說有什麼進展嘛?我說不出個所以然!腦子只有「洗澡」XD。
好啦,丹音珩有點可愛,巽風也可愛,連容昊都有可愛的表情,我對可愛無法抵擋!當然最可愛的還是蘭花青!珍惜啊,他們就要換回去了,之後沒有得看了,嗚嗚。
計較家裡好不好這回事呢,水很深。總之每個人的際遇不同,也許陪伴在身邊能慢慢轉化,但絕對不要在別人的傷上加傷。

13 不一樣的吻

長珩緩緩伸手觸碰東方蘭的臉,他反口咬了他的手並出掌擊退他。不明所以的長珩追著喊:「小蘭花。」被傳送到另一地的蘭花青四處跑喊著「長珩仙君。」迎面而來的東方蘭掐著她脖子問:「不是讓妳跑得越遠越好?」東方蘭急著換回身體便要吻上,蘭花青閃躲,擔憂換身後他會要了長珩的命,兩人轉圈圈太好笑!長珩追來,蘭花青被說服去躲藏,臨躲之前那嘟嘴好萌呀!
寂月宮裡巽風領兵開戰。
東方蘭應對長珩,後退好有喜感。長珩表明相信小蘭花不是奸細,是來帶她回去的。真正的小蘭花躲在樹後聽了他的話很是感動。東方蘭回絕,長珩進一步詢問,他就退一步。XDDDDD
東方蘭說著在蒼鹽海有多好,蘭花青焦急不已,對他胡說八道的不滿盡顯在臉上。長珩問這是氣話對不對?她在樹後猛點頭。東方蘭句句逼問他能護她周全嗎?長珩啞口無言僅能諾諾道出會查明真相。東方蘭冷笑他就是做不到,那些月尊大人都能做,「他願意保護我,不讓任何人傷害我,所以我願意留在這兒。」蘭花青絞著手哀愁地聽著。
容昊現身牽起樹後的蘭花青,她向長珩行仙族之禮,並說若她成功換身,東方青蒼也會恢復法力,勸他們離開。長珩與容昊商議著如何將她平安帶回重造肉身,如此便能摧毀困在小蘭花身體裡的東方青蒼,使他魂飛魄散。蘭花青聽了張大眼感到心驚。容昊使劍,她喊著「不要」撲身吻住東方蘭,閃電擊落,倆人順利換回。看到霸氣壓在小蘭花腦後的那隻手,就可以確認月尊回來啦!XDDDD 那傲然的眼神、熱血的BGM!能撐起如此中二的角色實在不容易。XD
月尊動動眼神就擊敗二人,小蘭花說他答應不傷長珩的。「你受傷了,本座勝之不武。滾吧!」他一把將奔向長珩的她拉回,強吻之後挑釁地看著長珩。嗚嗚,可憐長珩身心重創!容昊將之帶走。
小蘭花推開他跑走。實在很好笑,對敵人桀驁不馴,對喜歡的人反應遲鈍,神眼的轉變很有趣。
觴闕趕來報告巽風發動宮變。月尊回宮,巽風一見是東方青蒼本尊,嚇得從王座起身,欲殺他卻近不了身。至尊人設太威武了,隨隨便便都能打趴人。
🔸容昊將受傷的長珩帶回湧泉宮,損自身修為為失去仙澤的他渡修續命。憔悴生華髮呀。
🔸月尊凝視祟氣。難得不是穿得一身黑壓壓。觴闕報調查結果是巽風與海市勾結合謀宮變,月尊並不意外巽風想殺他,但不解海市主為何?觴闕疑他覬覦蒼鹽海?月尊說他既能使用祟氣控制人,早能在他歸來之前取而代之。月尊欲提審巽風。
月尊質問觴闕幾時知他沒有法力?觴闕說第一日便知道了,但直到昨日目睹換身才知原委。月尊問他為何不殺自己?觴闕困惑為何要殺?「觴闕視尊上為心中最重要的人,情如兄長,絕對不可能背叛!」月尊想起小蘭花對他說過的話,「觴闕對你挺有感情的,他絕對不會背叛你的。」要他退下的語氣變得溫和,看著他離去的眼神也開始起了變化。我覺得吧,人不會一夕改變,但就是一點一滴!
🔸容昊倒地吐血,蝶衣說他為救長珩失了半生修為,她想讓容昊回到往昔,容昊說不過泥牛入海,不必如此。也是個傻女孩,知他非無情之人,但是他的情不在妳身上呀。容昊嘴硬救長珩,不過是為了還要利用他對付蒼鹽海。巽風兵敗,蝶衣請示是否需要派人殺之,容昊說東方青蒼心狠手辣,既能弒父,何況區區巽風。
🔸長珩喃喃唸道「小蘭花」驚醒過來,要丹音取戰袍給他。丹音不願,將容昊救他之事全盤托出。容昊進房輕鬆說著他可心疼自己法力了,長珩勉強起身仍舊去意堅決,才踏出宮外便被雲中君逮了。容昊、丹音趕至雲中水閣求情,長珩只得順著表示自己是殺敵心切。看看嘛,月尊大人也沒說錯,這麼守規矩確實護不了心愛之人(誒?
雲中君將長珩法力封印,讓他回湧泉宮閉門思過。
🔸小蘭花唉聲嘆氣,怨嘆自己沒抓住回水雲天的機會,還徹底坐實了勾結月族的罪名。難道她是被東方青蒼?迷惑了嗎?她大力搖搖頭否認這種奇怪的念頭。XDDD
月尊一人飲酒回想小蘭花對他說過喜歡的人是長珩,撫著手中的幽玉戒沈思。觴闕來報小蘭花表現老實,並無特殊舉動。月尊疑惑觴闕為何尊稱她「蘭花仙子」?觴闕說宮娥們都在傳巽風逼宮時,是小蘭花挺身而出救了尊上,因為感念她護主才那麼喊。誒誒誒,這個謠言是不是觴闕傳出來的?不然一整大段哪裡演了,大家壓根不知道換身之事,只有你說你目睹誒!
宮娥們為了答謝小蘭花想舉辦宴會,月尊順勢解了她的禁足令,還下令讓她在整個蒼鹽海都通行無阻。說著不能有人攔她、也不能有人對她無禮、更不能有人傷害她的表情也太寵吧!我覺得你想笑,你整個很愉悅,因為她在長珩面前如此幫你!得意欸你!觴闕加油添醋,認為小蘭花那麼好的機會都不逃,月尊萬般期待地轉頭問:「足見什麼?」「足見⋯足見她已心悅誠服,成為了像觴闕一樣,對尊上鐵膽忠心、肝腦塗地的屬下了!」⋯⋯你這傻子笑得我也停不下來,月尊大人無奈地撇嘴:「你懂什麼?」那你還問他,他根本本劇第一呆頭鵝!比你還⋯⋯
觴闕問他要不要去參加?月尊喝斥「荒唐」,一幫女人的聚會,他去成什麼樣子?觴闕自責失言,月尊仍是不斷撫望著幽玉戒。
說好不去嘛,下一幕就偷偷來看愛人(?了 XDDDDD
宮娥們將她打扮得像月族的女兒。月尊出手,陣陣花瓣飄下,小蘭花開心地手舞足蹈。這個扮相最喜歡髮飾,有精緻高雅的感覺。
小蘭花看向方才月尊站立之處,疑惑著無人。隱藏在樹後的月尊終於忍不住拿下幽玉戒,閉眼感受她的快樂,微微笑了起來。畫面切換著倆人,外顯地、隱晦地喜悅。
———
最最最最最喜歡最後一幕啦。被拔情絕愛的月尊感受著她的快樂,其實也是自己的,只要她快樂我就快樂,甜!好歲月靜好呀!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九九
九九
避世小天地。看劇很有趣,好像只是戲,人生也是,既然只是戲,我希望!還是喜劇吧!
本文發佈於
記錄觀看過的那些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