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偵探並不是JK (41) 東大連續案件與勤奮系的學姊

2022/09/26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躺在床上的定輔睜開眼睛,他拿起床頭的手機一看,上頭的時間顯示著清晨四點半。
「還這麼早嗎?」
他將自己埋回被窩,翻來覆去了兩三輪,眼睛再度睜開。
「昨天睡太多了……起床吧。」
定輔昨天向學校請了一天病假,都在宿舍休息,這下他精神可好了。
他盥洗完後,來到了廚房,花了三十分鐘的時間將大家的早餐做好放在餐桌上。
「好了,做為昨天礦掉一天的補償,就加點菜吧。」
今天吃的是普通的日式早餐,配菜有加賀野菜、冷盤花枝、還有一條烤魚,就算冷掉也不失風味,飯煮好在飯鍋裡,味噌湯也用電磁爐的小火加熱保溫。
接著定輔回到房間,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於是換上舒適的運動褲和薄外套,穿上鞋打開了藤木寮的大門。
剛進入十月的金澤,秋意漸濃,太陽尚未探出頭來能感到些許寒涼。
定輔信步走在北陸大學的校園裡,穿越了主校區後,往校舍後面的邊坡前進。
最後來到學校的一座弓道場,它是符合標準的『近的28公尺』的場地,入口玄關在左側,他將門拉開後進到裡面,室內早已點亮著燈。
弓道社的晨練通常是六點以後才開始,因此如果在這時間之前想使用的話可以事先向學校申請。
咻--咚!
還在脫鞋的定輔,馬上就聽到裡面隱約傳來有東西命中靶的聲音。
他壓低音量靜悄悄的走在木地板的走廊上,接著從新生區和巻藁區的窗戶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註1:弓道場新生區→做為新生教學,練習基本體與射法八節的場地。)
(住2:弓道場巻藁區→修正姿勢的練習場地,與新生區加起來剛好可以練習坐射流程,在審查期間可以做為準備區與置放物品的場地。)
「呼……」
八千穗正站在箭靶前面,做著投擲的練習。
由於貴生川若木教導她的投擲技術,不必要一般射箭所需的28公尺那麼遠的距離,只需8至10公尺左右即可,但又因有箭靶需求,而剛好弓道場的新生區和巻藁區又具備了這樣的條件,所以八千穗經常會這樣大清早自己來練習。
至於這件事,定輔則是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不過那時候他都在外面偷偷地看,進到道場裡面還是頭一次。
「嗯……呼。」
隨著八千穗深呼吸了一口氣,用左腿支撐身體的重量,右腿往後同時舉起了右臂與地面垂直,彎肘、拇指和食指夾著小針筒舉到頭邊保持得適當的距離。
接著她將身體重量換到在前的左腿上,以產生向前的動量。
與此同時繞肘部向前甩動了前臂,最後的結果是上肢筆直向前伸出,就在這個點上將針筒釋放出去!
咻--咚!
小針筒在最恰當的時機出手,它飛離八千穗的右手以直線飛行,像支飛鏢一樣筆直地扎中8公尺外的標靶,而且是命中紅心。
「哇,太厲害了……」
定輔不自覺地拍了手,面露敬佩之色。
這讓八千穗像隻小兔子受到驚嚇似的猛然回頭-
「!!欸?定輔?你什麼時候來的?」
「大概五分鐘前吧?」
「是這樣嗎?我都沒發現。」
原本隔著窗戶的定輔也走進了新生區的場地邊。
「呵呵,因為八千穗學姊太專注了嘛。」
「唔嗯、原來我有這麼專心啊……」
八千穗撓了撓臉頰。
「對啊,專注的學姊很美哦!」
「真是的,定輔又在那邊胡說什麼啦,人家現在明明是素顏……」
八千穗別過頭去,她平常外出基本上都會化妝,不過因為現在時間還早,再加上又是鍛鍊,所以就沒特別去妝點。
「反正在藤木寮不也都是素顏嗎?平常就很可愛了,認真起來反而是不同層次的美麗唷。」
面對定輔率直的讚賞,一抹嫣紅染上了八千穗的面頰。
「哼嗯、嘴巴還真甜欸。」
「耶?我只是實話實說啊。」
「嗚……」
-雖然定輔之前就老是常講這種話、可是沒想到交往後再聽到感覺會這麼不同……嗚啊、這爆擊傷害太強烈了啦!
八千穗摀著胸口,既害臊又開心,她深呼吸了幾次後平復自己的情緒。
「對了,其實我一直想問,為什麼八千穗學姊會選擇學習投擲技術啊?這不是很冷門的運動嗎?」
面對定輔的詢問,八千穗腦中馬上浮現了自己敬愛的多繪里學姊,以及那個討人厭的同班同學若木的身影。
「當時多繪里學姊正在做出租JK的工作,我和那個討人厭的傢伙是她的支援夥伴……這件事你知道的吧?」
「嗯嗯。」
先前在東尋坊的時候,定輔已有聽聞此事。
「由於多繪里學姊老是會捲進一些奇妙的事件,我為了能讓自己更能幫上忙,就下定決心請那個討人厭的傢伙鍛鍊我,他就說我的體型適合練投擲的技術。」
八千穗心中按捺著,要不是自己和定輔成了親密關係了,肯定不會將這件事告訴他吧。
「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啊?既然八千穗學姊這麼討厭他,怎麼還會向他請教?」
定輔歪著頭。
「因為他太討人厭了,所以沒辦法只好請教他了,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誰叫他這麼討人厭!」
她跺了兩下腳。
「啥?」
八千穗難得有這麼不具理性又情緒化的反應,定輔困惑的眨了眨眼。
「咳嗯、他雖然很討人厭,不過他的實力是貨真價實的,幾次也都是因為有他在,我和多繪里學姊最後才能脫離險境,所以我才不恥下問向他學習。」
「欸?為什麼他這麼厲害啊?」
「其實我本來也不知道,還來才聽多繪里學姊說,那個討人厭的傢伙是出生於殺手世家,他從小就受了這種教育過來的……」
八千穗的思緒逐漸飄回到從前了--
那是在長崎大學校區裡的弓道場。
『在出島妳揮動胳膊到正對目標的方向,並且手腕也是非常平直的時候,鬆開手讓投擲武器飛出。』
『像這樣嗎?』
我把手舉高做出了動作。
『此時出島妳的整個身體會稍微向前傾,因為身體重量轉換的關係,胳膊就會繼續揮擺到向下的位置。讓投擲武器在最恰當的時機出手,它將會飛離出島妳的手以直線飛行,像支飛鏢一樣筆直地扎中目標。』
看著那傢伙的示範,他所投擲的飛刀,如行雲流水一般輕易地命中目標的靶上。
『嘿!』
而我自己丟出去的不僅偏離標靶很多,還在半途就掉了下來。
天啊,這也太難了吧!
『扔投擲武器講究的是技巧而不是拼力量,最重要的是要讓整個扔出去的動作連貫,一氣呵成,使的力氣夠用就行。』
『也就是說巧勁嗎?』
『對,一旦掌握了技巧,就會很驚奇地發現扔投擲武器只用很少的勁就行了。』
『我試試看、欸!』
這次的飛行距離比剛剛遠很多,而且也較為筆直。
雖然不想承認,那傢伙意外的會教人……
『如果出島妳發現是刀柄端而不是刀尖扎上了靶子,而且調整手腕彎曲以改變持刀角度並不能夠發揮作用,那麼你可以試著往前或是往後走一步試試。』
對,一開始那傢伙也是拿飛刀教我投擲,他說這是最基本的。
『不要改變扔刀的力道大小,這跟力氣沒有關係,需要的只是多一點或是少一點刀的旋轉。一個基本的準則是,一步距離大概相當於刀轉半圈。』
經過那傢伙的開導,慢慢的,我發現自己愈丟愈好了。
『當然,要扔出較重的物體以一定速度透過一定的距離需要較大的力氣。在扔較大、較重的刀時,為了不至於因為使較大的力氣而失了準頭、或者扔刀的動作不連貫,你可以將重心設得比平常高一些。』
也許他真的有成為教人者的資質吧?
在那之後我除了做投擲飛刀的練習外,也還增加了許多關乎體能的訓練。
多繪里學姊聽到這件事後似乎很感興趣,於是加入了「鍛鍊」我的行列。
能被多繪里學姊鍛鍊我自然是很感激啦,可是老家開劍道場的她,對我的訓練只能用殘苛來形容。
一大早就要慢跑個幾公里不說,空揮個千下竹劍更是既定事項,晚上還要接受那傢伙的投擲和隱蔽氣息的特訓。
畢竟我本來就不是運動社團出身的,這種方式鍛練下來差點沒要我的命,再說那是怎樣?是要把我培訓成特務嗎!
「……大致上就是這樣。」
講到此處,口乾舌燥的八千穗拿起她的水壺喝了開水。
「八千穗學姊的朋友們真是了不起,也難怪妳會這麼厲害了,我越來越敬佩學姊了呢!」
定輔閃亮亮的崇拜目光投射過來,八千穗只是嘆了口氣。
「要不是那些為非作歹的人很兇惡,我也不需要這樣啊。」
「這倒也是喔。」
看著他傻楞楞的模樣,八千穗想到了什麼接著說:
「定輔你也來鍛鍊身體吧。」
「欸?我嗎?」
「是啊,要是你身體好一點,就不會像昨天頭痛成那樣了。」
「那和身體好不好有關嗎?那不是因為八千穗學姊當初給我打的那三針所以才……」
「關於那件事我是真的很抱歉。」
八千穗低下頭。
「啊、我不是要責怪妳的意思……啊啊!」
定輔胡亂地抓了抓頭,覺得自己失言了。
「沒關係,那件事本來就是我的錯,我有好好地反省了,但是,在那之後我也有給自己注射過一樣的藥物和劑量了,但是沒有起任何反應,嘗試了其他藥物也是,所以不排除是定輔抵抗能力較差的關係哦。」
八千穗正色說道。
「就、就是昨天說的體、體液交換,原來是這樣來的嗎?」
「對、對啊,因為這個緣故和殘留在你體內的藥劑發生不可預期的化學變化,導致你的能力增幅了吧。」
因為都提到了『體液交換』兩人不禁感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害臊。
「總、總之,現在時間也快6點了,我這邊收一收完你就和我一起去慢跑吧,為了讓身體變得更強壯要好好鍛鍊哦!」
「噢、噢……」
定輔跟在八千穗的身後,兩人一路慢跑著,目標是校外的太陽之丘運動公園。
這時他才發現,八千穗身上穿的是頗為貼身的運動服裝。
上半身的粉紅色排汗衣,緊緻地凸顯出她胸部的豐滿、以及腰身的優雅曲線。
下半身則是長度只是到大腿一半的黑色緊身短褲,可能因為緊身的緣故,完美勾勒出她形狀姣好的臀部,還有那讓人垂涎欲滴的蜜大腿也表露無遺。
「呼、呼……」
-太、太棒了,學姊揮灑著青春汗水的姿態就在我眼前……
「怎麼啦定輔,現在才剛到公園要開始跑而已哦!」
八千穗回頭望向氣喘如牛的定輔。
「呼啊、呼啊、我不行了……」
「真拿你沒辦法,先休息一下吧。」
八千穗停下腳步,讓定輔先喘一下,自己則走到自動販賣機前,投了兩個鋁箔包運動飲料,將其中一個遞給定輔。
「呼呼、八千穗學姊的體能還真好。」
「畢竟多繪里學姊和那傢伙每天的特訓就跟鬼一樣嘛,不然我高中的時候也只是個普通的室內型JK呢。」
八千穗自嘲地笑了笑,接著又說:
「要不是為了在多繪里學姊面前超越他……啊,就是最後一堂課要驗收我的學習成果,那傢伙和我比試。」
「比試?投擲之類的嗎?」
定輔喝著運動飲料補充水分。
「嗯啊,我可是鼓足了十二萬分的鬥志耶,結果還是輸了個徹底啊,他還故意在學姊面前放我的水,真是討厭的傢伙!」
八千穗一氣之下竟然將手中的鋁箔包捏爆了!
「咦、欸欸欸欸欸!」
定輔嚇得身體縮了一下。
「比跑步還故意跑得比我慢假裝很喘!」
噗滋噗滋-
鋁箔包被擠壓流出了所有的液體。
「八、八千穗學姊,妳的臉色不太好耶……」
「啊、沒事,想到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就一股無名火上來了。」
順手將捏爛的鋁箔包丟進垃圾桶。
「呃……」
於是待定輔喘過氣來後,兩人開始繼續慢跑。
當跑公園到第五圈時(一圈約800公尺),定輔實在是一步也跑不動了,他癱軟在地上。
八千穗見狀只好停下來。
她不僅沒什麼喘,而且也才出了一點汗而已,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在一旁的草地上做著其他核心肌群的動作。
「呼啊、呼啊……不行了、我要死掉了……呼呼……」
「看來定輔果然要多多鍛鍊呢,沒關係,從今天起我就負責鍛鍊你吧,身為你的女朋友。」
八千穗一邊深蹲一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定輔很是傻眼的望了過來。
「不是吧……為什麼八千穗學姊的體力會這麼誇張啊?」
「唔嗯、我怎麼覺得好像能理解當時那傢伙看著我訓練的心情了。」
「欸?」
「啊、果然我比較沒有耐性吧!」
「咦???」
「加油吧!定輔!一定可以把你的身體給治療好的!這種會傷害自己的能力不要也罷!」
「噢、喔喔喔!」
-雖然不知道學姊悟到了什麼,但是自己先熱血的回應一下準沒錯!
這般思考著的定輔。
「呵呵,定輔你雖然傻傻的,但其實也很不錯呢,還蠻可愛的。」
八千穗溫馨的對他笑了笑。
「喔喔喔!我再去跑一圈!」
看著女朋友燦爛的笑容,突然有動力的定輔立馬爬起來衝刺!
「就是這股拚勁哦!」
然後就看見定輔掉進了公園中間的水塘。
「你在做什麼啊!定輔!?」
定輔,沉沒。
***
後記A:
貴安,這邊是河合艾梅莉。
以上是本週的故事,沒想到除了.5外,只用了定輔和八千穗兩人的互動就能寫完整回了,這難道就是情侶的力量嗎……嗯?你說回憶中有出現若木和多繪里?那個不算啦!
事實上這次的內容是金老師今年三月的時候對我的開齁,沒想到距離他老人家傳道授業到現在已經過了這麼久,我才終於寫到這邊,把八千穗厲害的理由說明一下,人家本來也是是個普通的JK啊,一定是為了當上女主角才做了不為人知的努力(?
***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愛莉噠!ヽ(゚ω゚)ノ
這樣子的互動挺有趣的,而且也看到八千穗成長的過程。
想當初出租jk那害羞的孩子如今已經長大了,真開心噠~ヾ(´∀`*)ノ
***
後記C:
大家好,這邊開齁的是不為人知的出租jk結局後的事情,超級八千穗的蛻變史。
那麼,我是好久不見的金勇號~
我們下期,出租中,我變成了一名偵探,不見不散~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