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安卓利亞》第四章(上)

2022/09/2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戰爭後的首次農作物徵收並不樂觀,尤里西斯向安卓利亞說明相關事項。安卓利亞忍住打哈欠的生理機能,揉了揉太陽穴舒緩睡眠不足造成的頭疼,命令侍從將統整的資料拿給她。
  根據她昨日翻看紀錄的印象,國內有幾塊地受到先天的環境條件影響,收穫量始終低於其他地區。安卓利亞透過卷軸的記載,與記憶中的地名一一核對。其中,狀況特別差的地區卻有項陌生的地名。
  「比奧修斯……」她喃喃著。比奧修斯是獲得勝仗才徵收的鄰國土地,安卓利亞相對不太瞭解。
  「是什麼原因導致收穫量這麼少?」安卓利亞望向尤里西斯。
  尤里西斯收起手上的紙本,嘴角成扁平的直線。他不慌不忙地抬頭,「稟報陛下,比奧修斯本就不易農耕,再者,戰爭後異常的天氣使得作物難以生長,該地人民仍在進行修復。」
  安卓利亞輕抿嘴唇,眉頭深鎖。至今著手處理不少戰後整頓,唯獨民生需求還有很多坑洞等待填補。她又看了一眼本次徵收的糧食數量,安卓利亞一心想要弭平問題,「分些糧食給比奧修斯吧。」
  尤里西斯發覺安卓利亞的急躁,他擺出凝重的表情,「陛下,這可不行。」
  「為什麼?存糧都還夠。」安卓利亞沒料到尤里西斯立即反對,她瞪大眼睛。
  「其他地區的收穫情況也不樂觀,況且,比奧修斯的居民對於我國仍有偏見,我認為不該這麼做。」尤里西斯說得流暢,提出反對意見也毫無畏懼之情。
  安卓利亞倒是不認同尤里西斯的論點,她不悅地豎起眉毛,「既然現在的我們都是同一國,出問題當然要互相幫助。」
  尤里西斯舉起卷軸,向著安卓利亞攤開,「本季全國收穫量遠低於戰爭前的情況,再加上領土擴大,要是隨意分配糧食,恐怕產生難以想像的後果。」他的語速愈來愈快,說完後清了清嗓子,緩緩地鞠躬,「還請陛下三思。」
  安卓利亞看不到尤里西斯的神情,她難以從中辨別對方每句話的分量。尤里西斯從父親即位便一路協助至今,比安卓利亞還要熟悉各種王國政事。他總是不苟言笑,不管是大至涉及國家未來,還是小至王城角落,尤里西斯從不喜怒形於色,以至於安卓利亞摸不透他的本質。
  不過,安卓利亞並不對此感到畏懼。她感受得到每一次穩定的呼吸,確認眼前全是再真實不過的現實,而她也的確引領了勝利。若是她不相信自己的決策,伊斯奇羅斯便失去根基,再怎麼發展也終將倒塌。
  現在的她不會再縮頭縮腦,畏懼流言蜚語。
  「不。就分發吧,」安卓利亞充滿信心地瞇起眼睛,她瞥見尤里西斯一瞬的表情變化,「戰爭後的修復不能停緩,尤其之後要過冬,人民先填飽肚子比較重要。」她起身宣告會議結束,尤里西斯等官員送她離開。
  安卓利亞走到一半憶起遺漏的細節,猛然停下腳步。回頭時尤里西斯仍然恭敬地彎腰,望過去正好看見位於他的後方牆壁,掛了一幅國花圖畫。不同於謁見廳的巨幅畫像,會議室的圖畫主要構成是大面積的森林,中央再塗上一朵獨自綻放的國花。
  尤里西斯擋住了國花,僅能越過他的身形輪廓看見墨綠色的樹林。
  安卓利亞微微愣著,交代事情便旋身前往藏書室。
  *
  藏書室的櫃架擺滿書本、紙張及卷軸,安卓利亞踩著木製樓梯,抽出擺放在最高處的書籍。她向著飄散四處的灰塵揮了揮,忍不住咳幾聲。些微的晃動造就梯子重心不穩,安卓利亞抱住好不容易拿到的書,緊緊抓住靠牆的櫃子。
  「陛下!危險!」剛踏進來的亞歷山大見狀,嚇得快步握穩梯子。
  預期的跌倒並未發生,安卓利亞鬆了口氣。她低頭看向位於下方的亞歷山大,「你來得正是時候。」
  亞歷山大義正詞嚴地糾正,「不,是我來晚了,非常抱歉。」他挪出空間讓安卓利亞順利回到地面。
  「陛下,」亞歷山大接下安卓利亞懷裡的書,「您有什麼事要吩咐?」
  安卓利亞走回窗邊的位置,示意亞歷山大把書放在桌上,「我想知道更多關於比奧修斯的事情,派些信任的人去調查吧。」她撫著剛才不顧危險也要拿到的書籍,封面金色的刻字寫著「比奧修斯地理環境與人文風情」。
  「是。」亞歷山大行舉手禮。
  安卓利亞翻開第一頁,原先在干擾她的睏倦被讀書的喜悅蓋過,預備進入專注的閱讀狀態,慢一拍才發現身旁的護衛遲遲沒有動作。
  「還有事情要報告嗎?」安卓利亞困惑地看向亞歷山大,亞歷山大散發著肅穆的氣場,她立刻聯想到先前的對談,安卓利亞緊張地十指交握。
  亞歷山大沒有接話,只是點了點頭,還在打撈沉澱在底部的真心話,嘴唇抿得發紅。安卓利亞與亞歷山大共事多年,從未見過他如此搖擺不定的模樣。
  安卓利亞基於對他的信賴,不隨意出聲打擾,她富有耐心地等待亞歷山大開口。
  亞歷山大往左右瞄一眼,下定決心直勾勾地看著安卓利亞,「前些日子放埃斯特離開,我有給她祕密通道的地圖,也告訴她哪些時段走哪裡才不會遇到其他人。」
  安卓利亞詫異地張嘴,沒想到這陣子埃斯特平安地與自己相見,多虧亞歷山大在背後的幫助。上回兩人針對埃斯特起爭執,安卓利亞始終把亞歷山大的言行看在眼裡。她知道,亞歷山大站在離自己最近的位置,寧願她少做點事,也不希望她因此受傷。
  把埃斯特送入牢獄一舉,安卓利亞從未怪罪他,也沒有給予相關處罰。那天晚上,亞歷山大全程不發一語,盡責地為他們守門。安卓利亞告誡埃斯特,她確實不可以擅自闖入王城,要是有下一次,她無法保證埃斯特的安全。
  如果乖乖聽從安卓利亞的警告,那麼埃斯特打從一開始就不會冒著生命危險返回王城。埃斯特再三跟安卓利亞保證,白天不會出現在這裡,但是希望能在晚上見到安卓利亞。
  那時候安卓利亞尚未自大哭後的恍惚中回神,她應聲好,沒有追問細節。現在想來,她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與埃斯特見面,早該發現的真相,直到被亞歷山大端到眼前,她才後知後覺地看清來龍去脈。
  「之前冒昧說出不該說的話,甚至做出錯誤判斷,我實在是罪該萬死。」亞歷山大垂下眉毛,握緊拳頭,「今後無論陛下說什麼,在所不惜也會為您達成。」
  安卓利亞捧起亞歷山大過於用力而發抖的拳頭,她不禁想起他就職的那一天。從小膩在一起的玩伴,接替他父親的職位,升任為伊斯奇羅斯公主的專屬侍衛。與安卓利亞年紀相仿的他滿腔熱血,行事直率又俐落,就像顆小太陽。當時安卓利亞已經丟棄上揚的嘴角,學會隱忍般的閉氣。唯有跟亞歷山大相處,透過他純粹無暇的忠誠,在高壓的環境中呼吸到新鮮的空氣。
  交接的日子陽光明媚,如同今天、如同他從未變過的盡忠職守。
  安卓利亞彎起眼角,「謝謝你,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不可置信地吞了口水,將綻放笑容的這瞬間裱框,成為他未來永遠效忠的動力。
  
----
實體書的相關資訊已經發布,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來看看喔→百合小說《安卓利亞》刊物販售資訊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夢想是躺著賺十億。 比較常寫小說,也會寫點雜文,包含作品心得與分析等。常居於噗浪。
中古歐洲架空的故事,含有少量的奇幻與非現實要素,也有百合情愫,不過是非典型的愛情定義。講述王撿到女孩的故事,主軸會是女主角安卓利亞(Andrea)在打贏戰爭後的成長與心境歷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