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愛語|解讀寧靜殺戮秀MGKP037

2022/10/20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KK1

  深夜的南蔦漁港一陣的槍聲,驚動了附近的居民報了警,即使確實卡末洱是與當地黑白兩道都打過招呼,警方接獲報案依然需要前來過過場。
  卡末洱與Will將近十年沒有見面,Will見面之後好朋友敘舊又聽到了Will的需求,當然很順水人情的就讓他們的晚輩進來。
  不過前來過場看案件的地方警察們,看到Will身旁的同伴,很明顯的差點舉手敬禮,卻被對方用小動作阻止,這些都讓卡末洱看在眼裡。

長年與警方打交道,即使這裡是台灣不是泰國,但是警察那些小把戲卡末洱怎麼可能不知道。

  可是當槍擊事件發生的時候,Will第一時間依然護著自己,身為好友當然覺得Will被警方蒙騙了。雖然卡末洱是有聽過Will在泰北混過傭兵打過仗,只是卡末洱對於Will印象較多是那幾年一起打混約砲的日子,身為好友卡末洱覺得應該提醒一下Will。
  於是在貨車打造的休息室內卡末洱打了暗號,要手下用手槍對準了裡面幾個他認為是警方的人。
  「卡末洱你是甚麼意思?為什麼用槍指著我的朋友!外面還有警察別亂來。」其實看到到場警察的動作,卡末洱的某些指示,Will大概就知道林翰他們的身分已經穿了。
  這時候當然不能做過激的行動,因為他們可都只有冷兵器,如果引得他們開槍,MGKP的人並不會知道會是誰受傷,而且在不確定卡末洱是否為敵人之前,Will也不想攻擊自己的朋友,所以與林翰林洛克他們一個眼神交流之後,就放棄武力抵抗,不然:

現場沒有人是Will、林翰、林洛克的對手

  「Will,你知道你身旁這些人是條子嗎?」
  「...我身旁確實有條子,不過你用槍指著那幾個嚴格來說都不是...」Will在這麼緊張的狀況下還是忍不住很想笑,因為林翰與歐穆似乎被當成與阿一大毛同年紀的少年被卡末洱推到一邊去了。
  林洛克、Aim與范世嫻都被用槍指著,尤其林洛克雖然是擔任法醫身分,卻是以特別職位的身分進駐警界,嚴格來說不算警察。
  所以真正的警察反而都沒有槍枝抵住,Aim還說得過去是實習警察,但是沒有畢業沒有考證之前都不算是真正警察,

林翰可是唯一有警察官階阿。

  「不要跟我說裡面有條子?一個一個看起來就是乳臭未乾的小孩,你就是要引導我把槍移開。」卡末洱只是感覺Will太鎮定了,一點都不像被制止住的人,所以槍依然沒有移開。
  覺得自己被歧視的林翰哭喪著臉,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娃娃臉是個坑。
  「歐穆,卡末洱歧視我的臉...。」林翰是真的難過,也是順便吃身旁「好朋友」的豆腐,哭哭的臥倒在歐穆懷中。
  「乖,別哭,當初我也是被你的臉騙了說…」歐穆拍拍林翰的背,非常明白林翰娃娃臉有些時候真的是優點,但是這時候卻是缺點了。
  「林翰教官,我們還是亮證件吧!」Aim實在看不過去歐穆哥一直被吃豆腐而不自知,而且林翰教官也哭得太假了吧!
  「好...嗚嗚嗚,我好可憐喔!」林翰一邊拿出證件,一邊繼續假哭,旁邊算是監視也算是保護的卡末洱手下拿了證件,遞給了卡末洱。
  確定了林翰的身分,卡末洱反而確定了Will沒有惡意,敢混進來這裡一定是有三兩下,而Will知道誰是真正的警察可以選擇不說,但是依然揭穿真相就表示Will至少是沒有惡意的。
  「...槍放下來,我確定他們沒有惡意....但..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卡末洱雖然有點判斷錯誤,但是不至於慌張,只是知道對方沒有惡意還是想要聽多年好友的交代清楚是情狀況。
   Will正要說明時,卡末洱的手下打電話進來說「技師風暴跟前來參賽的選手打昏了保護風暴的保鑣,開車去追風暴的朋友了。」
  「該死,不是跟風暴說了他有危險不要隨便亂跑?」卡末洱罵了一聲髒話,就要Will在原地待著,不過Will與Aim來到這裡其中一個目的就是保護風暴,當然不可能留在原地。
  「卡末洱我們跟著吧,我們的任務之一就是保呼那位技師風暴。」
  「...你剛開始沒有直接跟我說這些,就表示你對我有所懷疑...不過沒有關係,先找到人要緊,之後一定要跟我說清楚。」卡末洱遲疑了一下,依然遞了一把槍給了Will,表示卡末洱的信任。
  「好,我們兄弟倆也很久沒有並肩作戰,找到人再跟你說怎麼一回事。」Will拿到了槍收好之後也沒有囉說甚麼,指揮著後面的夥伴們,跟上卡末洱的腳步。
  本來卡末洱不想讓阿一與大毛跟著,但是看到他們手中最新型的星芒麻醉型手槍拿得非常順手,就知道這兩個少年是被訓練過的,也就沒有阻止了。另外雖然很可怕,但是時間緊迫之下,B車的人依然把駕駛座給了飄車狂魔林翰。

PR1

  搶車子打昏保護風暴保標「某選手」就是充滿正義感的阿保。
  時間回到事情發生20分鐘前,技師風暴被一群保鑣壓進去帳篷當中團團圍住,根本不讓風暴出來。
  而從林公館出來A車的夥伴們,因為九人巴被烤糖與高高開走,加上現場混亂,為了安全起見,他們都被安排再風暴隔壁的帳篷當中,然後就開始聽到隔壁帳篷一直傳來那位「風暴學長」想要出去救自己喜歡的男孩聲音。
  「放我走,你們讓我出去,我朋友,我朋友小雨被捉了,我要去救他。」
  「風暴先生,已經有人跟過去,請您放心我們的人會救回小雨先生..」
  「你們救他?那為什麼眼睜睜看著他被捉,沒有第一時間有動作?」
  「抱歉,卡末洱先生交代您的安全第一優先考量,而且那位小雨先生是非允許就進入會場.所以...。」
  「所以,所以你們都跑過來保護我,任憑我朋友被捉,放開我,讓我出去....」
  風暴情緒快要崩潰與著急語氣不斷傳到A車這些小夥伴們的帳篷內,其實挺難受的,雖然目前眾人是安全,但是隔壁狀況讓這些男孩們開始有點坐立不安。
  尤其三月中旬才經歷過,以為自己弟弟被綁架的阿保根本忍耐不住。但是沒想到阿保還沒有站起來,最衝動而且另外一半林高不在,無法壓住的泰安就先站起來。
  「我受不了了,我想過去幫忙那位風暴先生。」
  「沒錯,我也想幫助他,沒有想到泰安你跟我有志一同,我們過去幫忙...」泰安一喊完,阿保跟著就呼應的站起來。
  「你們幹什麼,剛剛是有槍擊的現場,你們幾個能不能不要亂來?再還沒有弄清楚狀況貿然出手,我覺得不太好。而且林高與烤糖叔都已經去幫忙了,我們應該不需要亂行動。」說話阻止是阿肯。
  不是很想在別人地頭上鬧事情的黑K幫二少阿肯,表示投反對票。而且阿肯反對的原因還有就是,阿保跟泰安與嘉子等兩位很有魅力的老攻,聊車子聊得太嗨,甚至阿保等人在半小時前也是與技師風暴聊起要選那種重型機車比賽時,有種很崇拜的眼神看著風暴,完全忽略阿肯的存在。

所以這個反對當中其實還帶著酸味的。

  「如果你怕就留在原地,我跟泰安一起過去幫忙。」阿肯一路上都在嫌棄那嫌棄這,已經有點惹火了阿保有點不想理阿肯,而這時阿保想要幫忙那位剛剛認識的風暴技師,阿肯又投了反對票,終於讓阿保耐性整個被磨掉了。
  「我不是怕...阿保,你是我的保鑣,可以不要亂跑嗎?」阿肯過度擔心阿保亂來,沒有發現阿保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保鑣,所以我只是你的保鑣,所以不能自己做決定要幹嘛?我沒有行動自由?」阿保火氣終於被阿肯整個搞到爆炸起來,整個像炸毛的貓咪一樣,聲音都高了起來。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擔心你的安全。」有點遲鈍的阿肯終於發現自己不小心踩到親愛的阿保雷區,剛剛開始還想跟阿保爭辯,但是看到阿保的眼睛泛紅有淚時,就發現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原本堅持的口吻就沒有這麼踏實了。
  阿保也沒有再對雇主兼男友客氣甚麼,扒住阿肯的衣領,已經有點飆淚激動的看著阿肯說話。
  「你知不知道SG娛樂發生命案時,我多慶幸阿澈沒有留在那裏,因為我不知道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阿澈安不安全。
  所以我很能體會那位風暴先生為什麼想要知道小雨安不安全...我問你,如果我被綁架,你會留在原地讓你手下救我,你自己待在安全之處不動,還是拚死都想親自救我,回答我,麥澤肯?」

阿保這番話讓阿肯一句都不敢應答。

  這時候說留在原地就表示阿保如果發生事情,阿肯會在原地讓手下去拯救,那麼他就死定了;但是如果回答「我會去救阿保」,那麼勢必阿保就會以此為由的去冒險。
  就在阿保與阿肯兩個人僵持不下時,騰漢也發話了。
  「我也贊成去幫這位風暴先生,因為我想知道我弟弟(烤糖)會去那裡?我也希望他平平安安的。」
  「...如果林高與烤糖都去追那位小雨,那麼就表示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任務有可能就是與那位技師有關係,老師們刻意的安排武力值高的我們來,也讓我們去認識風暴一定有原因的,只是計畫趕不上變化而已,我們可以幫忙引開保鑣,讓風暴過去救他重要的朋友,阿保若只是支援應該沒有危險。」嘉子沉默很久,終於開口說話。
  嘉子他感覺得出來重朋友的皮德想要幫忙阿保去救人,但是小老闆阿肯在這裡讓皮德不敢發話,所以嘉子就幫皮德說了。
  因為確實隔壁的風暴非常想要出去救人,甚至已經在情緒有點崩潰的爆哭中。
  「....我知道了,那麼嘉子,你有甚麼計畫保證大家都安全的離開這裡。」阿肯聽了那種哭聲,嘆了一口氣終於妥協了,心情很複雜但是還是決定讓嘉子帶著大家執行計畫,知道詭計多端的堂弟嘉子會說出這種判定時,心中已經有了如何執行的腹案藍圖。
  嘉子微笑地對著自己堂哥,還好堂哥阿肯關鍵時刻判斷輕重緩急,知道以阿保的安危為主,不逞英雄表示還有得救。
  逾時嘉子緩緩地開口告訴大家如何幫忙風暴逃離這裡。

PR2+KK2

  深夜的國道道路上,綁架小雨的汽車高速往前方駕駛,駕駛座位是倒楣來到南蔦漁港散心的另外一個自駕車旅人金穆(Kim),而此時金穆正被綁匪用槍指著頭要他往市區的方向駕駛。
  本來訂好要跟男朋友到台灣半自助旅行十幾天,順便拜訪金穆會計事務所在台合作的泰國廠商,沒有想到定好旅程還沒有出發前一個晚上,男朋友就跟金穆說自己有了其他人,要與金穆分手。
  所以這趟旅程金穆帶著痛苦獨自一人來到台灣,喝了幾天酒依然沒有減輕很孤單的感覺,所以讓金穆想到海邊散心。沒有想到人才剛剛到了海邊就目睹一輛車撞擊安全島,金穆好心的下車看對方是否需要幫忙就被挾持了。
  然而金穆(Kim)看到綁匪綁架的是一個未成年小朋友(其實已經成年了,但是小雨看起來很像小朋友),金穆用英文罵了幾句髒話要綁匪把小朋友放走就被打昏,之後就被綁匪搶了駕駛座。
   昏迷的金穆本來要被直接丟在路旁,幸好這時林高與烤糖的車子從另外一頭堵上,那綁匪想要逆向逃跑時,風暴駕駛著車子從反方向剛好迎面而上。

足足隔了將近三十分鐘的路程,風暴到底開多快?這不言而喻了

  林公館嘉子他們怎麼讓風暴知道逃跑的計畫?其實很簡單,他們雖然禁止了風暴的行動,但是沒有禁止風暴的通訊,嘉子他們就聯絡了林公館內小書幫忙找到他們幾個定位,再駭進去隔壁風暴手機內找到聯絡方式,將計畫訊息傳給風暴。
  風暴很機警的知道隔壁少年們想要幫助自己,於是就按照他們的方式假裝放棄,先打電話給自己朋友要他把鑰匙給騰漢,然後就與保鑣說想要上廁所。
  接著嘉子穿上外套及戴上帽子與口罩,假裝肚子痛與皮德硬闖公共廁所,再與風暴趁門口保鑣轉身不注意廁所狀況空檔時,從廁所下面空隙交換外套口罩與帽子換裝完成,之後風暴順利偽裝與皮德攙扶之下逃離,再拿到騰漢跟風暴朋友拿到的車鑰匙,全力飆車離開。
  至於小雨在哪裡,只要有小書在找到手機定位根本不是問題。
  之前短暫將近半個小時林公館A車的人與風暴認識時,會讓人有一瞬間會有錯覺:風暴與嘉子兩個人氣質、體型很雷同,所以甚至嘉子假裝是風暴離開廁所回到風暴的帳篷,都沒有人發現到他們交換了身分
  兩邊的車道都被堵住綁匪截住的車子,綁匪知道自己很難閃開兩方人馬的追擊,當然綁匪也知道這些人會追過來是因為手中的人質,於是架著小雨,手槍指著這個可憐的孩子,讓兩頭而來想要救援的風暴、林高與泰安投鼠忌器不敢亂動。
  「學長...」小雨已經嚇到沒有甚麼力氣可以反抗,而滿臉淚痕的整身都是掙扎出來的傷痕。
  「你們別亂動,亂動的話也許我手中的槍無法控制就可以會擊中這位小朋友了。我們本來只是想要讓風暴先生一點教訓,如果你乖乖聽話出來不就沒有事情了?但是現在是你們逼得我們不得不反擊,就不要怪我們」其中一名綁匪恐嚇眼前即將進攻的三名人員。
  「你們別亂來,有甚麼事情衝著我來....」風暴很緊張安撫綁匪得不敢亂動,當然其他兩人也是暫時不敢行動。
  「我們也不想欺負小朋友,要不是該死剛剛有人在會場開槍,事情也不會演變成為這樣...幹,誰在會場開槍的。」第二名綁匪跟隔壁的同夥嘀咕了剛剛的事情。
  「你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李!@@#...二少計畫本來不是這樣的,誰知道這小鬼大吼大叫,然後就有人開槍了…現在我們成了綁匪,才收了那些錢根本不划算...」第三名綁匪也跟著抱怨起來了。
  「閉嘴,你們這麼說他們不就全都知道了,而且抱怨這麼多幹嘛,先逃離這裡再說。」應該是首領第一個說話綁匪阻止兩名同夥多嘴,繼續備戰的面對進攻者。
  現場三個準備要進攻救援的人覺得這三名綁匪兩光兩光,三言兩語就說了反派們的計畫,不太像他們計畫當中想要防備,想要暗殺風暴的販毒集團人員。而且其中一名兩光綁匪還提到了「李..」

難道是李暢璇主使的?

  「所以你的意思,現場的開槍暗殺風暴跟你們沒有關係?」林高忽然的問話除了要確定這三個綁匪是打草驚蛇了,這件事情與他們要追的案件沒有關係,是偶發事件。
  也是因為林高看到了MGKP的倒OK符號出現在草叢當中,知道烤糖叔等人要突襲進攻了。
  「對....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些....」綁匪下意識回答完又警覺地將嘴巴閉起來,武裝了起來。
  「不然這樣,你們放開小雨,換我過去...」風暴看到了泰安的手勢,知道友軍準備進攻了,所以現在風暴現在這個提議就是為了讓對方鬆懈下來。
  「這個提議不錯,別耍花招阿,不過量你們幾個小朋友也不能做甚麼。」為首的綁匪覺得他們今天的目的就是捉到風暴,這個提議很符合今天的目的,就押著小雨往風暴的方向走,準備交換。
  然而在綁匪交換放開小雨那一瞬間,就感覺到手中一陣麻痺,手搶根本無法舉起的掉落在地上。可以如此精準射中綁匪手部的是還在200公尺遠處的阿一,還在車子上的阿一收到行動訊息之後,就在洛克的指示之下支援這件事情。
  「該死,是襲擊!」綁匪們意識到那是麻醉子彈時,第一瞬間當然是攻擊最接近的風暴,頓時學長就被飛踢撞到旁邊的電線杆。
  「學長!」小雨悲憤地大喊了一聲,咬了綁匪捉住自己的手,讓綁匪痛苦萬份只好放開了小雨,氣急敗壞地想要攻擊小雨時,就被後面草叢衝出來的阿保與烤糖,與往前進攻的林高泰安給制伏了。
  終於可憐被綁架的小雨,與被搶了車子差點被丟在路旁的金穆,平安被拯救脫離險境。

RP3+KK3

  「學長,學長,你沒有事情吧!你不要死阿...嗚嗚嗚...我都還沒有告訴你..我...」脫離險境的小雨,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學長旁邊,看看撞到電線杆的一動也不動的學長狀況,著急地哭到梨花帶淚。
  「....還沒有告訴我甚麼?還有別說甚麼死不死的,我沒事...對不起,是我連累你,讓你這麼害怕。」剛剛的撞擊讓風暴頭昏眼花,聽到小學弟的哭聲就讓風暴清醒了過來,抬起頭來風暴邊說邊撫摸小學弟的臉龐。
  當然說完之後就是緊緊擁抱小學弟,親吻小雨的頭髮並且一直說抱歉,然而小雨看到學長醒過來沒有事情之後,忽然放輕鬆地整個人失去意識身體癱軟了下來,風暴很緊張的一直喊小雨,以為小雨怎麼了。
  幸好趕過來林洛克表示自己是醫生,初步看過小雨的狀況之後,說明小雨只是虛脫睡著了人沒有怎麼樣,風暴放心地才將小雨抱起來,謝謝大家幫忙救小雨就準備開車回家去。
  臨走前,林洛克說明了尋找風暴的來意。
  風暴看了趕過來的卡末洱一眼,不知道這些訊息該不該跟林洛克說,卡末洱點點頭表示可以,風暴就與林洛克另外約時間到案說明,就帶著小雨離開。
  「大哥這個人怎麼辦?直接送醫院嗎?」卡末洱的手下抬起來了被綁匪丟在路旁的金穆,問了卡默洱如何處理。
  「送醫院好了,他也是無辜捲入無妄之災...等一下,我看看....是他呀。」因為金穆的臉被泥巴弄髒,卡末洱第一眼沒有認出來,可現在人被抬過來的時候就認出來對方是誰了。
  卡末洱露出淺淺的微笑,伸手將金穆臉上的泥巴弄開,想起來與金穆的相遇過程。
  這位叫做「金穆」小夥子這三天都跑到卡末洱的KK酒吧喝酒,前兩天都喝到隔天打烊完還在喝,而且邊喝邊哭引起了卡末洱的注意,特別叫手下幫忙送金穆回家,但是沒有刻意的接近。
  昨天因為陪Will在酒吧喝酒,因為「金穆」差點在酒吧被檢屍親自幫了對方一把。
  然後這年輕的小夥子就抱著卡末洱,一直哭著說某男人對他無情無義,吐了卡末洱一身,因為幫金穆換衣服還差點讓卡末洱硬了,違背自己的原則親了昏迷不醒的金穆。
  不過卡末洱即使對金穆的肉體樣貌很有興趣,也不想趁人之危,但是現在很明顯的這孩子需要卡末洱幫忙一下...。
  「我改變注意了,把這人送到我的酒店,我會好好的照顧他的…」

RP4

  回到民宿後昏迷的小雨當夜就開始一直發燒,風暴沒有辦法只好找剛剛打電話來關心狀況的林洛克醫生幫忙。
  跟著洛克醫生一起來的范世嫻先生看完小雨之後表示:因為小雨被綁匪綁架中間曾經發生車禍,撞擊力道很大身體很多器官被震傷,所以引起發炎現象,雖無出血狀況與也無大礙但是需要多休息。
  范世嫻先生用了中醫針灸與給了幾貼藥用完之後,小雨的痛苦表情就慢慢緩和下來,感覺就比較好一點了。
  風暴當然順便關心一下小雨的好朋友天空的狀況,不過幸好小雨他們回來不久,天空就已經回到民宿中說很累想要睡覺,風暴才鬆了一口氣。
  半夜顧著小雨的風暴,在小雨床邊趴著正在休息,忽然被小雨的一聲「學長!」驚醒,以為小雨怎麼了,仔細一看,才發現到已經退燒的小雨睡到一半正在說夢話。
  風暴微笑著靠近想要聽小雨會說出甚麼內容,沒有想到聽完之後,搞得這個海王總攻被直男小學弟撩的不行不行了,有點小窒息抬起頭來。
  「靠....這傻小孩到底滿腦子在想甚麼啦!我可以猜到你沒有說出口的話是『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但你後面夢到甚麼姿勢..浴缸擁吻..摩天輪上坐著做啊!好像都還挺不錯的。」風暴露出無奈又寵溺的微笑,開始撫摸著小雨臉頰,內心做了一個決定。
  其實應該是去年一面之緣認識小雨之後,就一直在關心這個孩子的狀況,輾轉知道這孩子是自己學弟宋姆妹妹的同學,勵志要考上跟風暴同一個科系。
  風暴無心給的繪圖尺引發一個孩子求學向上,當然會想幫忙他,所以就透過學弟宋姆將當年自己讀書重點傳給了小雨,然後原本在班上學期成績不怎麼樣的孩子居然就考上了...。
  後來知道小雨在找自己的行蹤,也從學弟那裏知道小雨的帳號,然後用小號加了小雨之後知道小雨是直男,但依然還是想捉弄一下這位可愛極,對了學號還跟自己一樣的小學弟
  佈了一個局讓小雨跑到了台灣來找自己,結果自己的私心卻讓小雨遇到了危險。本來打算等小雨身體好了之後,強迫這孩子回去泰國比較安全,但是現在這樣....

風暴捨不得跟小雨分開太久了。

  「學長,你怎麼不去睡,我比較好了。你自己不是也受傷...」確實甦醒過來的小雨,發現旁邊還在照顧自己的學長,注意到牆上時鐘時間點有點心疼對方。
  「我也想睡阿,但是你的狀況我不放心...。」看小雨樣子似乎不太記得剛剛夢到了甚麼了。風暴覺得有點可惜,但馬上又覺得現在小雨平安比較重要。
  「不然學長跟我一起睡....」小雨腦袋一熱脫口而出就說完,但是說完就害羞地躲到棉被當中,然後用棉被裡面的聲音說「快點上來,外面很冷...」,但話還沒有說完,身體就被炙熱的身軀擁抱住了。
  「學弟的邀請我怎麼可能拒絕呢?趕快睡吧...我們今天甚麼都不做,純睡覺...。」學長話還沒有說完就沒有聲音了,因為風暴是真的累了,小雨病情轉好又可以抱著當然馬上秒睡著。

可邀請學長上床睡覺的小雨可就慘了

  學長一從正面擁抱自己之後,小雨就整個想起來剛剛夢中夢到種種跟學長的體位,之前就很容易被學長撩撥到起來,現在發了燒似乎更敏感然後就硬了。
  「怎麼了,我抱著姿勢讓你不舒服嗎?」小雨開始從風暴身上移開,當然被風暴察覺當然關心看小雨狀況,就看到了這孩子的下體鼓起來,然後就笑出來了。
  「小傻瓜,我沒做甚麼你就硬了,放心,今天我絕對不會對你怎麼樣..」風暴話還沒有說完,他就被小雨反抱回去,讓風暴愣了一下。
  「但,但,我想要被你怎麼樣一下...」小雨鼓起了勇氣,說了自己現在最想要做的事情,滿身的慾火與想深深擁有學長的渴望已經超過一切。
  「...乖,你受了傷,我們今天就抱著睡就好…」風暴硬是壓下因為小雨那句「我想被你怎麼樣」引發出來的龐大慾望,想拒絕了這件事情,沒有想到小雨用更激動的話打斷了學長。
  「學長不要拒絕我,你聽我說...」小雨把臉窩在學長的懷中,然後用盡吃奶的力氣阻止學長繼續說下去。
  「其實…被綁架的時候,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就被歹徒這樣一槍打死,那麼我還會不會跑過去跟你說危險,後來我發現我還是會耶...然後我想如此我這麼就死了,忽然好捨不得爸爸媽媽,還有我好想好想抱你喔...」這次換小雨的話說不完,因為小雨滿滿的深情告白,終於扭斷了風暴的理智線,用更炙烈的深吻回報給已經哭到不行的小學弟。

【後記】

  決定要把《愛在空氣中》《黑幫虐戀》兩部作品寫進來大約在兩個月前,但是怎麼讓這兩部作品完美的融入MGKP的宇宙世界當中,就是這兩個設定完畢之後前一篇這麼緩慢,但是這篇可以這麼快就寫完的原因。
  這個定情的吻修改了很多遍,最後才定稿了這個最溫情又不失情慾的這個場景。
  斷在很過分的地方,因為好吃的大車戲下一篇一開頭就是。當然案件會繼續下去,解謎篇倒數三章結案。
  然而下一個故事將要寫甚麼呢?就拭目以待吧!
連載《3G偵愛社》含《離婚律師申晟瀚》《語意錯誤》《秘密森林》《美麗的他》等聯動原創兼同人偵探驚悚推理、日常惡搞類作品。另外有《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