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所謂的資深

2022/12/0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九重天深處,幽暗朦朧的迷霧之中,有巍峨壯觀的宮殿群。
迷霧內的中央大殿之內,帝荒十八部眾四散於殿中。
迷霧外的一片荒蕪之地,一個看起來仙風道骨的小老頭四下張望,眼底深處時不時閃過幾道淡藍色光芒。
帝琰帶著荒玥,從界面之中一路穿行過七重天、八重天、九重天,速度極快,至高天的聖人們什麼都感覺不到,只偶爾有感知特別強大的巔峰聖境,會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高速經過,再多細節就無法察覺了。
『咦?』剛一飛掠進迷霧時,帝琰懷中的荒玥驚詫地喊了一聲。
帝琰瞬間就折回迷霧外圍,因為令荒玥驚訝的事也同樣令他驚訝,剛剛沒有立即煞住也是因為驚詫了一瞬。
神殿中的十八部眾傻眼了。
他們一感覺到兩位尊上,一個個都立即跳起來準備下一息就能相迎,結果…帝君調頭了?尊上落在外面那老頭兒面前?
所以果然不應該對他置之不理的對不對?
空無一人的角落裡傳來一聲若有似無的輕哼。
十七人齊齊望向那個角落,難得意見一致的通通都在用眼神凌遲著帝影。
當那青衣身影懷抱著玄衣麗人,落在老頭面前的時候,那老頭感覺一股熱氣上湧,鼻頭一酸,淚已盈眶,他深深行了一禮。
荒玥微笑著說,『小傢伙,很高興你尋到了你的道。』
荊木總算忍不住淚水,他哽咽著喊道,『…嗚…帝尊!荒尊!你們終於回來了,終於等到你們回來了…』
帝琰輕輕拍了拍荊木的肩,面露欣慰之色,『想不到度過如此漫長時光,你的心最終帶著你回到了這裡,隨本尊來吧。』
於是帝琰領著荊木穿過了迷霧,中央主殿的十八部眾早就按捺不住,全部出來相迎。
有人內心澎湃但依舊恭敬行禮喊著神君、帝君。
有人情緒激動哽咽地喊著尊上。
有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默默落淚。
當然也有人一個飛撲就朝荒玥懷裡鑽。
帝琰伸出一根手指頭,抵住了某個額頭,『荒雨!嘖!妳怎麼也學小書僮?!』
瞬間蹦出來的綠衫小童氣呼呼,雙頰都鼓鼓的,『啊啊啊!哥哥你怎麼什麼都說是我!就說了想親近主人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懂不懂!哥哥你怎麼這般不解風情啊?討厭討厭!』
帝琰斜睇了小書僮一眼,邪魅一笑,『用錯形容了,誰跟你不解風情?玥兒解我的風情就好,我瞧你這身量,跟荒雨湊一對挺剛好,你們手牽手一起去旁邊玩兒去好了,怎麼樣?哥哥夠意思吧?』
荒玥簡直快笑死了,不過她接下來伸手一揮,書閣落在中央大殿旁的一處空地之上,恰好填滿了那片地方,她靠在帝琰身上,感嘆了一聲,『…終於回家了!』
帝琰擁著她的手緊了緊,沒再多說什麼。
小書僮鬧了一下也安靜了,荒雨沒得逞,自然也是落寞的默默退到旁邊。
帝琰這才開口,『所有人都進殿吧,荊木你也一起來。』
十八部眾這才知道,原來那鬼鬼祟祟的老頭就是尊上曾經讓他們留意蹤跡的荊木啊?!
大殿之中,泛著隱隱銀色流光的青墨色王座之上,那靜止不動的身影,逐漸復甦了磅礡的生機,散溢出一股灼熱之意。
帝幽、帝虹都不自覺退縮了一下。
那完美無瑕的俊美臉龐,不再如雕像般冷硬,恢復了靈動,雙眸正在緩緩睜開。
當他眸子半張之時,雙臂已經抬了起來,又向外大張,彷彿期待著什麼撲到他的懷中。
於是一道玄色身影如舊燕歸巢一般,準確的撲了進去,又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
這是一次熱烈的深吻。
十萬年了。
曾經他就在此地失去了懷中的這個人,道體殞滅,元神散盡,除了一個剝離出來的本命法寶,什麼都沒有留下給他。
曾經他就在此地入魔至深,花費許久時間才脫離那樣的暴虐狀態。
曾經他就在此地枯守苦等著不知在何方的來世,直到相思幾乎令他成疾。
終於他如今又在此地真實的擁住了懷中的這個人。
這是他的玥,他生命中唯一的光。
如果沒有荒玥,就沒有帝琰,不論他是不是世間至明至亮的陽炎,都唯有荒玥才能照亮他黑暗空寂的內心。
這一吻結束後,荒玥輕輕撫著帝琰的髮,心裡覺得很痛很難過,她很溫柔的輕聲低喃,『你都生出白髮了,快告訴我要用什麼來補你這受損的道體?把不合咱們心意的諸聖屠盡夠不夠?或是抓回來用你的青冥或用我的雷火虐殺個百年千年的,你說好不好?』
帝琰啼笑皆非,『玥,妳這是偷了我台詞去用啊…突然這麼兇殘,我好不習慣…』
『嘖,我是心疼你呢。』荒玥說著,滾燙的淚水就這般滑下,『我心疼你了,就為這十萬年分離之苦,那些渣滓區區一死都難償還,死個千百萬遍又如何?』
帝琰抹去她的淚水,『別呀,別哭,妳多吻我幾下,我就好了,真的,那些渣滓留著是要圓滿妳的道心呢!對我的道體沒有滋補效果的…』
於是荒玥一邊輕泣,一邊不忘認真的執行著帝琰的「藥方」。
淚水很快就止住了,因為荒玥的眼神漸漸迷離,雙頰泛上紅暈,帝琰成功的用他的美色轉移了荒玥的注意力,將她迷得神魂顛倒,終於記不得再去關注他那微不足道的一些白髮。
相思之傷,不相思了自然就不會再傷。
帝琰與荒玥耳鬢廝磨,輕輕吻著她的額、她的眼、她的唇,深情呢喃著,『…傷會好的,會好…只要妳在,什麼傷都會好的……』
然後施展美色的人終於也難免被美色所惑,帝琰自己都逐漸陷入迷茫,只記得跟荒玥親熱了,果然是…只為彼此神魂顛倒!
荊木默默轉過身去。
帝荒十七部眾默默轉過身去。
帝影不見人影所以不知道他有沒有轉過身去。
帝荒十七部眾與荊木面面相覷,突然覺得發現了什麼,頗有默契的默默朝殿門口走去。
反正尊上們親熱完就會想到要找他們了…
不如趁這個時候去交流一下,弄明白這位半步至尊的老頭兒是何方神聖?
『諸位好,老朽荊木,許久前曾經是荒木,跟隨帝尊與荒尊修行。』
懂了!多麼簡單明瞭的自我介紹,一句就懂了!原來是前輩來著!
『在下不才,弄了個百匯閣,神宮跟魔宮是不是會合併?我想入夥成不成?』
等等!這訊息量是不是太大!?
『百匯閣是你經營的?!』這是一道驚呼。
『你就是那神出鬼沒連我們都找不到的百匯閣主人?!』這是一道有點埋怨的驚呼。
『你竟然知道神宮跟魔宮的底細?!咦?不對,百匯閣沒道理不知道,嗯,合理。』這是一道驚呼完發現自己不需要詫異的驚呼。
『入夥?』這是捕捉到重點的一道聲音。
『入夥好哇!』這是直接對上了頻道,已經摩拳擦掌想討論如何配合的一道聲音。
『以前帝君叫做帝尊,神君叫做荒尊嗎?』這是完全劃到奇怪的重點…呃,好像也不是那麼奇怪,所以這題瞬間吸引了大多數人的注意力。
『欸?對呀,我也好奇你們為什麼喚的是帝君、神君,兩位都是神君呀?』荊木的重點也成功被扯歪了。
『不知道哇,一直都是這樣叫的。』軟糯的聲音響起,荒雨張著大大的眼睛,無意間又被她賣了個萌。
帝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白皙的臉上浮現一抹可疑紅暈。
一道銀鈴般的聲音幽幽道,『帝幽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內情呀?這裡你最資深了…』
十多道眼神瞬間齊刷刷望向帝幽。
帝幽滿頭黑線,狠狠地瞪了荒谷一眼,『嘖,妳也就晚我一些時日,幾乎沒差別了吧……可別說妳不記得了。』
荒谷左顧右盼,拒絕正面回答帝幽這個問題。
看著一群閃著好奇目光的人們,那秀氣的男孩輕咳了兩聲,『咳咳,就…就…有一天在大殿裡面聽到兩位尊上互相這樣喊,後來大家就跟著改喊神君和帝君了。』
眾人有些狐疑,總覺得內情不是這麼單純,又紛紛投以求知若渴的眼神。
『嘖!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啦!』帝幽不依了,拒絕滿足一堆八卦之心。
眾人把目光轉向荒谷。
荒谷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把自己作死了…
『嘖…就…尊上們的情話,好了!到此為止,不能再說更多了。』荒谷輕啐,低低說道。
但她的臉上也浮起一些紅暈,感覺更加可疑,令眾人的八卦之心燃燒的更加激烈了!只可惜貌似唯一知情的兩人都已經決心閉口不言了。
其實,事實真的就是這麼簡單。
只不過,過程有點令人害羞…
就有些像如今兩人都陷入迷離,就在神殿的王座之上,一個拉起荒玥的小手細細親吻又呢喃著「…玥…我的玥兒…我的尊上,我的神君大人……我的心只為妳跳動…只想永遠凝望著妳……」,一個湊近帝琰的耳邊輕語著「…琰哥哥…我的琰哥哥,你是我的…永遠只屬於我的帝君…永遠都是我的…」
於是過沒兩天,那時候的部眾們不小心說出帝君的時候,只看見二位尊上微微一僵,隨即又雙雙露出微笑,似是很滿意的接受了這樣的稱呼。
於是,再也沒人喊帝尊或荒尊了。
事情真的就是這麼簡單。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