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夢之所惑

2022/12/0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自從荒玥開始推衍諸聖大戰的真相,已經過去十個月。
帝琰正收到荊木傳來關於書院邀請仙門勢力一起探討仙魔道爭的情報,就見荒玥周身的光芒斂起,然後一個紅衣身影就鑽進帝琰懷中。
『好累呀…琰哥哥…我得歇歇,睡醒了再同你說……』荒玥低低呢喃著,聲音中有濃濃的疲倦,她窩在帝琰懷中,小臉貼上他的胸膛,一手繞過他的腰,一手靠在他的腰腹之上,幾句話的功夫就沉沉睡去。
帝琰有些啼笑皆非,於是他將身子往後一仰,側身斜臥在王座之上,一手拄著頭,一手輕柔的攬住荒玥,調整了一下姿勢,讓荒玥在他懷中睡得舒服些。
荒玥也很自然的向上挪了挪,小臉靠到了帝琰鎖骨下方的位置,小手則直接改擱在帝琰的胸膛上,睡的那叫一個香甜。
連續的運算實在太過耗費心神,其實也可以入定後放空來恢復,但對荒玥來說…帝琰的胸膛就擺在那兒,難道好意思不躺躺嗎?躺著睡一下也跟放空沒兩樣了,這樣豈不是很美好?
於是興高采烈衝進來的小書僮看到的就是兩人相擁而眠的場景,他就地蹲下來,雙眼失焦的望著前方空無一物的地板,感覺整個人都枯萎了。
半瞇著眼睛的帝琰當然目睹了這一幕,心底簡直笑開了花,橫豎小書僮就是戲碼很多!這麼多年了還是看不膩啊,哈哈哈!
不久後,醒來的荒玥尚且睡眼惺忪,先是用力緊抱了一下之後又鬆開,雙手直接摸到帝琰的臉龐,湊上去就是一吻,然後才滿足的睜開雙眼,看著帝琰,露出甜美的笑容,『琰哥哥真好看…』
隨即荒玥感覺有什麼在輕輕扯她的腰帶,她轉頭一看,半人高的小童因為王座太高,所以此刻飄於半空,正可憐兮兮用水汪汪的委屈眼神望著她呢!
荒玥莞爾,有些慵懶地伸出一隻手揉了揉小書僮的頭,『乖,我沒忘呢!先跟哥哥談完事再找你。』
小書僮如同一縷幽魂般緩緩飄走。
荒玥忍不住想笑,就轉頭將自己埋到帝琰胸膛裡悶笑了起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眼角都笑出淚花了,『哈哈,琰哥哥,你說他怎麼一齣一齣的演不膩,真可愛,哈哈哈。』
帝琰也輕笑了起來,兩人又親熱了一會兒。
片刻後,荒玥開始說起正事,『琰哥哥…事情的真相實在令我不敢置信…昔年諸聖掀起大戰,竟然是因為我們…』
帝琰挑了挑眉,『嗯?因為我們?』
荒玥點點頭,她娓娓道來,『當時,有人向諸聖發出質疑,說我們始終只收十八部眾,偌大一個九重天深處,僅這十八個幸運兒有機會踏足其中,跟隨世間唯一的兩位尊神修行,享受其中的好處…這說明尊神也是自私的,並未將蒼生放在心中,眾人應攻進九重天深處,推翻尊神的統治。結果…還真的有人響應了,但他們又深怕直接打上來,會遭遇不可預料的回擊,於是有人出了餿主意,認為掀起一場以假亂真的大戰,慢慢將戰場推進到九重天深處,一來是試探水溫,二來也是想看看尊神的立場與態度。』
『殊不知…有人趁亂混水摸魚,假戲真做的打起來,最後還真的演變成一場混亂的戰爭,九重天四處爆發戰鬥,但我們始終未曾多做干預,這又成了那些人攻訐的目標,說九重天都打成這樣了我倆依舊不理世人,更坐實早先的尊神自私論……』說到此,她冷笑了一聲,『哼…你說是不是很可笑?說來說去,倒還成咱們的錯了?而且咱們什麼時候統治過渾天之界?真是一群不知所謂的愚蠢之徒……』
『起因竟然…是這麼謬妄的理由?』帝琰此刻簡直不知該做何感想。
荒玥又繼續述說著她利用推衍所得的無數碎片逐一拼湊出來的真相。
當時,不知從哪邊開始傳出一種論點,說在這九重天的天之上,存在著一層無形的枷鎖,將所有人都禁錮在這世界當中,不得自由。
諸聖之中,有一小群天賦卓越之人,憑藉自身努力踏上了至尊路,他們對此言論十分好奇,於是真的有人嘗試去穿過九重天的天空,那群人之中,有些已達半步至尊境,當然是能成功進入天之上,而他們也真的都感覺到了那層無形的壁障。
這些成功之人回來後,紛紛描述所見情景,一時間群情激昂,諸聖討論起為何世間會存在此等限制?外面那廣闊無垠的世界又是什麼?然後不知從何時起,開始有人說著要結伴去天之上,一起打破那層桎梏,還這天下一份真正的自由。
結局就是…那一日,當九重天又爆發多處大戰之時,有一群半步至尊真的結伴去了天之上,合力攻向那無形的壁障,怎知當他們齊心協力奮勇一擊,成功令那壁障破損之後,卻又感覺缺損被快速填補了起來。
一群半步至尊境們面面相覷,完全摸不著頭緒,可無奈已經後繼無力,眾人只好悻悻然離開了天之上。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就此離開,他們之中有一人在感覺到那缺損被填補的瞬間,默默地朝那填補之力的來源狂奔而去,恰好目睹著一個紅衣麗人正在天之上,專注的朝那無形屏障施術。
那人目光赤紅,神態癲狂,不假思索的就朝那紅色身影發出了絕強一擊。
但隨後他就愣住了。
似乎是沒預料到自己的攻擊真的會奏效,當那麗人噴出一口鮮血,墜倒在地時,有些狂亂的神智恢復了清醒,他心中一陣後怕,想都不想的轉身就飛速逃離了天之上。
只不過,這些最終都離開了天之上並回到九重天的一群半步至尊,在須臾片刻後,毫無疑問的通通死於帝琰憤怒的獵殺之中。
『所以…琰哥哥,我知道那一日是誰在天之上偷襲我了…是個名為岑生的人族…』荒玥低低說,『然後也確實如我們所料想,這事件之中有著界外生靈的影子。』
在帝琰懷裡的荒玥抬起頭,『天外有一族妖魔,其名為惑,你還記不記得?』
帝琰頷首,荒玥又接著說,『我推衍那岑生時,碰到很強烈的天機阻隔,從他成仙之後的生平,幾乎都是模糊的,我覺得奇怪,又迂迴做了幾番計算,結果卻算出了這岑生是同一名妖惑有了關聯。』
帝琰驚呼出聲,『怎麼會?這種界外生靈怎麼可能無聲無息混進渾天之中?渾天界域對妖魔的反應最是強烈,不管什麼族類的妖魔,試圖穿越界壁的話都會引發激烈動盪。』
『是呀!所以那妖惑並不在渾天之內。』荒玥說道。
帝琰卻是有些困惑了,荒玥難得見他這種迷糊的樣子,雖在說著正事,但依舊忍不住輕捏帝琰的鼻子,咯咯直笑起來,笑了一會兒又忘情地湊上去吻住了他。
待荒玥放開帝琰,貼在他唇邊低低細語著,『…琰哥哥忘了?妖惑裡面有一脈叫做夢惑,擅以夢境蠱惑人心,尤其是…春夢……』說到最後荒玥自己都覺得莫名有些害羞。
『…啊…所以那人族是被夢境捕獲?竟然能鑽這種漏洞?』帝琰低聲回應著,但他此刻有些倍感掙扎,一方面想要繼續與荒玥親熱,一方面又想快點聽完事情始末,然後不管那岑生身在何處,他勢必要攝其魂魄拋入雷火幡中,令其永受青冥聖火與天劫雷威的懲罰!
荒玥感受到帝琰身上瞬間湧現的殺機,也很乾脆的又深深與帝琰擁吻起來,直接將帝琰迷得七葷八素,暫時想不起來要攝魂或復仇什麼的了。
然後…當然就是以美色誘人者最終也被美色所誘……
反正一直以來,這一對老是用這樣的方式相互轉移注意力,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荒玥專注凝視著帝琰,邊說道,『…琰哥哥,總之,那夢惑不知道以什麼方法接觸到岑生,而根據推算之中所有模糊的地方綜合來看,岑生此人就是在幕後操作言論、攛掇當時諸多衝突的關鍵人物,至於他究竟為何要這樣做,我就不得而知了……』
帝琰沉吟片刻,『…嗯…若是夢惑,我猜…那岑生該不是想出去與情人相會?』
荒玥揚起眉,『會情人?那他都修煉到半步至尊,走完至尊路不就可以走出…去了…啊…不會吧?!』說著說著荒玥似乎想通了什麼,露出驚愕的神色,帝琰也朝她點點頭。
『不是真的相信天之上的界壁限制了出入自由吧?!』荒玥感覺快要按捺不住翻白眼的衝動,『天哪!都修煉到半步至尊了,還真不曉得突破到至尊境就能走出去?人族這是…這是太聰明還是太愚昧?』
帝琰勾了抹嘲諷的笑容,『太聰明唄…簡直是自作聰明把自己作死到萬劫不復的程度了……不管他是不是被蠱惑的,本尊必要讓他萬劫不復…』
荒玥真的不開心了,『人族先是愚蠢的受到鼓動去挑起大戰,然後又愚蠢的組團去崩碎界域,就算不知道界域正是天道規則的主要結構,但這種行為依然毫無道理,最後又愚蠢的在這十萬年之內自己把至尊傳承徹底斷絕,抹去了所有痕跡,這麼笨的種族,到底怎麼繁衍成主宰種族的?』
『玥兒別惱,我倒是覺得,會響應那種質疑並且發起大戰,恰好反映了許多人族深植於內心的貪婪與嫉妒不是嗎?他們一個一個都覺得自己才應該受天道眷顧,囊括所有機緣,故而對那樣偏頗的言論一下子就照單全收了,甚至做出那種趁亂剷除異己的行為,不更是突顯人族狡詐的劣根性?』帝琰很是鄙夷的說著。
然後他輕咳一聲,咕噥著,『至於繁衍…咱們一路掃蕩上來,也算是見識過了…人族…可不就是特別愛繁衍的種族嗎?……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有……』
荒玥一愣,『…………呃…你說的好有道理。』
帝琰輕輕撫過荒玥的臉頰,又繼續說道,『不過也不是所有人族都如此頑劣不堪,瞧!不是還有像荒風那樣、像神宮之人與魔宮之人一樣的人嗎?追隨我們的部眾,也大半都是人族,這些人就很好。』
『嗯,確然如此,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這世間…良莠不齊,果然還是得去蕪存菁才好…』荒玥如此說著,又想到若干能夠加入天罰系統之中的規則,不禁有些走神。
『至於把傳承斷絕的這件事情,大概就是因為死都不想認錯?』帝琰有些嘲弄的笑了下,『為了不想暴露諸聖聯手作下的齷齪之事,只好用更多的謊言來圓謊,最終趁著至高天一片空虛,逐步從仙界到凡界將至尊境的痕跡通通抹去,好讓他們的謊言無懈可擊。』
帝琰冷笑,語氣很是涼薄,輕緩說道,『呵,就彷彿這樣子做,他們就從來不曾犯過錯一樣。』
遠古時期,至尊境界的存在並不是秘密,整個仙界皆知九重天深處有著兩位至高無上的尊神,只不過上了至高天之後,才能知道的更加詳盡,畢竟境界未到,有些事情無須太早接觸。
而少數幾個至尊世家在至高天中甚至掌握著更多關於至尊境的知識,只可惜一個個都敝帚自珍,才會出現那種有人已經修煉到半步至尊境,卻還不曉得天之上的界域是何物的愚蠢情況……
當初帝琰一怒之下掃蕩九重天,一下子滅盡至高天上所有的世家,對應存在於上界的世家之人頓然失去至高天的傳承,有許多知識也就斷代了,後續又爆發過仙魔道爭之戰,再經過倖存的聖人刻意掩藏,已經殘破的傳承難免流失的更嚴重了。
『琰哥哥。』荒玥很是認真的說道,『這世間,法需通傳,咱們真的不能再放任人族這樣亂來了。』
帝琰頷首,捧住荒玥的小臉,『玥兒放心,聽說書院召開大會,想藉著討論仙魔道爭的名義,從遠古諸聖口中撬出一些真相呢!且看他們是否冥頑不靈,否則總有一天會收拾他們的…』
『嗯,好!待我推衍天罰系統,然後部眾們也掃蕩完至高天,再來處理這事吧!』荒玥很有精神的回應道,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帝琰瞧,然後甜甜一笑,湊上去親了一口,又依偎在他胸膛。
好一會兒荒玥才輕聲喃喃,『琰哥哥…說過了要討債的,我們會讓他們一個一個都受到懲罰的…欠我們的,終究要還來…』
因果業報無情,乃是她的悲憫之道!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