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只是霸道了些

2022/12/0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卻說在神殿的迷霧散去之前,帝琰同荒玥先去了一趟九重天的天之上。
『琰哥哥…你這…是不是有點狠了呀?…』被帝琰緊緊攬在懷中的荒玥吐了吐舌頭,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如同被厚繭包裹,再也看不見天外情景的上空。
『嘖,哪有…只是霸道了一點…』帝琰輕啐了一聲,有些心虛的說道。
『……好吧…我的霸氣帝君就是這般威武。』荒玥頗感無奈,但她敷衍的回應過去後就談起正事,『不過…帝君呀…你說我們到時候是先解封好呢?還是先補天才好?』
『神君大人,說事就說事,可妳繼續撩我的話,我不確定我把持得住…』帝琰拉起荒玥的手,輕輕吻了上去,然後又情難自禁的側頭吻上荒玥因為驚愕而微張的嬌豔紅唇。
擁吻結束後,荒玥微微喘氣,小臉有些迷茫,『不是…我什麼時候撩你了?』
帝琰一手勾起荒玥的下巴,露出無比邪魅的好看笑容,『我的尊上,我永遠屬於你…永遠都是你的…』
荒玥俏臉微紅,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啊…我…我那又不是故意的…』
但侷促只有一瞬間,荒玥很快就回過神來,『嗯?不對啊…是不是故意才不是重點…』她抓住帝琰勾在她下巴的手,與之十指交扣,略騰起身子與帝琰平視,近距離看著那張俊美的臉,又明媚一笑,『嘻嘻,帝君難道不是本來就屬於我?帝君你整個都是我的呀,永遠都是我的!』
結果自然就是…正事只能待會兒再談了。
荒玥之所以會形容帝琰的作為有些狠,是因為驚嘆於封天書帶來的絕對靜止效果。
『琰哥哥,這封天書真是有點兇殘哪…不僅這道隔絕內外的界壁厚實難以穿透,渾天之界原本的律動也全部停止了,難怪過了十萬年,一切都還猶如昨日…』靠在帝琰胸膛上的荒玥有些慵懶地說。
『這一切…本來就該停止在那個時刻…』帝琰輕輕摩娑著荒玥的背,低低說著,『妳都不在,這世間憑什麼繼續運行下去?…』
荒玥環抱在帝琰腰上的手不自覺緊了緊,『琰哥哥…』
帝琰緩緩說道,『玥,當初妳制止天道繼續崩塌時填進去的至尊之道,原本能令渾天藉此為基礎逐漸自行修復,不過因為封印的關係,渾天的吐納靜止下來,自然也不可能有自我補全的過程,但雖然如此,卻是不影響外力為其修補,所以,我認為先維持封印,在排除所有干擾的情況下,將渾天的天道恢復完整,再談解除封印的事情吧。』
荒玥輕輕嗯了一聲,『好,依你。』
『玥…』帝琰的表情變的有些凝重,『當初…是誰傷妳?…誰能傷了妳?』
荒玥下意識抓起一綹帝琰的頭髮在手裡繞著,邊回想邊喃喃說道,『嗯,其實我…不知道具體是誰…我根本沒料想到天之上會有人在背後偷襲,當時我的全部心神都在阻止天道崩塌,待我回神……已經在你懷中了…』
『但既然會出現這種意外,此事應當有界外生靈的介入,只是不曉得參與的有多深,如今十萬年過去,真相更難追查了……琰哥哥,我想…或許我可以試著推演這件事情,只要待在我自己的世界中進行衍算,就不會干擾天機,不過我也拿不準需要用多久時間才能推算出結果。』
『不會對妳有反噬吧?』帝琰如此問道。
荒玥晃了晃小腦袋,『嗯,不至於。』
帝琰得到肯定的回答後才說道,『好,我會守著妳。』
『琰哥哥,我還有個想法。』荒玥突然抬首望向帝琰,眼神亮晶晶的,『補天的時候,我想給渾天多加一點規則進去。』她露出頗有深意的一抹笑容。
帝琰不禁莞爾,『妳又想到什麼鬼點子?』
『嘖,琰哥哥正經點兒,才不是什麼鬼點子呢,嘻嘻,渾天不是苦於沒有規則能懲戒那些惡徒嗎?不如我為祂打造一個天罰系統,這樣以後祂就能自己降下天罰之雷過過癮…唉唷不是,是伸張正義!』荒玥歡快的說著,表情都飛揚起來,生動的很。
帝琰看著神采奕奕的荒玥,忍不住俯首輕啄了一口。
荒玥卻是很開心的熱烈回應,然後又捧起帝琰的臉,一邊認真地凝望著,一邊繼續說著,『嗯,那就這樣決定了,待我推衍真相後,就來推衍天罰系統的模型…』
帝琰突然接過話,『…玥兒…待妳找出真相,我必會令那些禍首償還罪孽,就算未曾轉生,我亦會將之從輪迴中徹底拉出來,若為界外生靈,有朝一日我也必定為妳復仇!』
『琰哥哥,是一起復仇,一起!』荒玥嚴肅地說。
帝琰低垂眉目,『好,一起!但…輪迴妳去不了,那邊留給我處理可好?』
『嘖,就仗著你有輪迴經是吧?』荒玥嬌嗔,語氣含笑,可下一句卻帶上幾分落寞,『那…我要在次界外面等著你,你不可以進去太久喔…』
帝琰感覺心都揪了起來,把纖長的大掌覆上荒玥捧著他臉的小手,嘆息一聲,低低說道,『不好…這樣不好…我才發現我自己都無法忍受,玥,妳放心,我一定找到能帶妳一起進去的方法之後再一起去,好不好?』
荒玥甜甜一笑,『好!琰哥哥最好了!』
復仇什麼的,哪有比他們永遠都不再分離來得重要?
『恰好妳琢磨天罰系統,我來琢磨輪迴經,兩邊都不耽擱。』
『琰哥哥,現在反倒是掃蕩至高天成為最細枝末節的小事了,你想怎麼處理呢?』
『有罪之人,就讓魔宮和神宮徹底完成討伐,至於那些默許這一切發生的遠古諸聖們…他們需要證明自己值得被救贖,否則就等待我賜予的毀滅吧。』帝琰柔聲對荒玥說著,話中卻盈滿殺意,『已經讓他們多活十萬餘年了,若還如此冥頑不靈,不能主動將傳承還給這片天地,不能主動揭露掩蓋的真相,既然都不願承認至尊境的存在,也不願承認自己犯下的錯,那也沒有什麼繼續活下去的價值了。』
荒玥微微頷首,『好,在部眾們完成掃蕩之後…在我完成推衍天罰系統之後,若這些人還不醒悟,我…再不會攔你了…再不會…』
像是又想起了分離的那一天,荒玥露出有些泫然欲泣的表情,帝琰一陣心疼,湊上前去就給了荒玥一吻,於是又成功用美色令荒玥有些意亂情迷,順利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自天之上返回神殿後,既已決定好接下來要做的事,二人傳訊給帝荒十八部眾交代一番,隨即撤去了迷霧大陣,以特殊手段實現神殿宣法,然後…
然後就沒有什麼然後了……
因為他們二人絲毫不管這會掀起什麼樣的風浪,就各自投入自己的事情當中了。
開什麼玩笑嗎?二位尊上很忙的,都在處理大事呢!誰有空多去理會至高天的那些歪瓜裂棗?況且這不是十八部眾們心裡的氣還沒完全消解嗎?這樣對至尊之道的圓滿道心很不利的,嗯,所以務必要讓部眾們好好地抒發,重新令道心通透!
於是主殿之中,一道青衣身影端坐在青墨色王座之上,紅衣身影則懸浮於半空,周身有淡藍色與嫩綠色光華閃耀。
帝琰正在梳理著輪迴經的內容,那是除了丹經之外,與他伴生的另一部天地奇術,正因為掌握著輪迴經,他才能在幽冥地獄來去自如,因那是構成這世間輪迴的其中一個部分,故而他說要將禍首從輪迴中拉出來,是真的有本事做到的…
聖人可以不入黃泉洗罪、不入幽冥地獄洗孽,是因為元神的存在使得神魂強大,可不代表就跳脫了輪迴,除非是被徹底磨滅或遭遇其他特殊情況,否則聖人殞滅後,神魂依舊是會進入渾天之界的輪迴循環中。
荒玥則是在推衍。
首先要推衍十萬年前諸聖大戰的真相,昔年她與帝琰都未曾關注過此事,如今想來倒是蹊蹺,當初是怎麼會在至高天掀起如此激烈的戰況?而又為何諸聖會將戰火蔓延至九重天深處?那天之上,未曾走上至尊路的存在,分明是難以踏足的,怎會有人能無聲無息在那裏襲擊於她?
其次則是要建構天罰系統,她已有初步的架構與想法,但逐一建立起詳盡的規則後,需要大量的演算與模擬,方可找出所有運行上可能的疏漏,再修正為完美的模型,所以屆時她會再喚出小書僮來幫她的忙,以天衍大陣進行模擬再合適也不過。
當荒玥輕闔雙目,全神貫注在識海中推衍著。
帝琰睜開了眼睛,然後凝視著荒玥。
凝視著近在咫尺的那道火紅身影,他的眼神深邃而充滿了複雜的情緒,自從荒玥徹底回到至尊境界,他始終有些虛懸的心才落了地。
沒有人知道他曾經多麼焦慮,多麼害怕玥兒的道心不能再圓滿。
若荒玥無法重返不朽不滅的至尊境,他…是真的會化身為魔,徹底摧毀這世界…
這般摧折了他愛逾生命之人的世界,留著有何用?
『幸好妳回來了…回到了我身邊……』帝琰目不轉睛的凝望,這般輕聲呢喃著。
然後他露出一抹飽含喜悅之情的好看微笑,一如無盡歲月以來做過的那樣,靜靜注視著眼前唯一能勾動他心弦的人,令他神魂顛倒的唯一之人。
他們擁有彼此,屬於彼此,也僅有彼此。
永遠不分離。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