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唯一的一縷光

2022/12/0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九重天的天之上,電光閃爍,雷聲轟隆作響。
在八重天或許感覺不太到,但九重天上每個人都感覺到了隱隱雷動。
那是渾天在呼應荒玥的道,是渾天在歡慶。
荒玥的道心,重新圓滿了。
當巔峰聖人道法無缺、道心圓滿,踏上至尊路後,所要追求就是大道圓滿,此一大道,乃是天道,須完美領悟天道才能做到最終自化天道,進而衍化自己的世界,並鑄就自身道體,成就尊神。
故而至尊之境,自成一界,本身就是完整的天地,因此才能不朽不滅,也因此才能跳脫原本所在的世界。
如今這世間天道有缺,因此至尊路斷,再無人能夠得大道圓滿。
然而重返至尊境的荒玥不一樣。
她入聖境時,重新衍化過她的至尊之道,便等於建構了完整的天道。
如今道心圓滿,一瞬便入至尊境。
此刻帝琰的心裡只有滿滿的歡喜。
他的玥兒終於道心無缺,重回至尊境,只等她在自己的世界中鑄就不朽不滅的至尊道體,便可徹底重返尊神之位。
帝琰釋放出至尊境的威壓,那群來找碴的聖人們原本還在震撼於眼前所見聞一切,此刻便不由自主被壓制的全部匍匐在地,心神劇顫。
那俊美的臉龐上露出一個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燦亮笑容,那樣的好看,那樣的…滿足!從眉眼到唇角,都有一種饜足而飽滿的歡愉,彷彿他正在經歷著最快樂的事情。
荒玥眸底的雷光收斂,九重天之上的躁動也消停了,她的視線重新聚焦,第一時間就望向帝琰的方向。
那好看到無法形容的笑容撞入她的眼簾,於是荒玥艷冠世間的美麗容顏上也浮現一抹顛倒眾生的笑容,明亮而甜蜜。
荒玥飛撲到帝琰的懷中,湊上他櫻色的唇,深深的與他擁吻。
放開後又專注的凝望著他,兩雙深邃的眼眸裡都清晰倒映著彼此的面容。
荒玥甜甜一笑,『琰哥哥真好看!』
帝琰的眉眼又漾開那樣燦亮的饜足表情,歡快的說,『我的玥更好看!』
荒玥咯咯直笑,緊緊擁住帝琰,須臾後她說,『琰哥哥,既已重回至尊,我要重鑄道體了,你說這至高天讓部眾們接著掃蕩可好?』
『好,讓他們去統御諸天吧,不過我會將魂幡交給他們,該收的魂一個也不能漏。』帝琰柔聲答道,語氣又轉而堅定有力,『這渾天之界,也是時候該重獲清明了。』
荒玥溫順地依偎在帝琰懷中,場面很是溫馨。
主動跑來作死的那些聖人正想著或許逃過一劫的時候,荒玥輕輕說了句,『爾等之罪,天罰之。』
雷火交錯的劍意閃現而出。
然後…就沒有什麼然後了。
作死的人終究能如願一死的。
玥神君這一點點肚量還是有的,她不介意幫弱者實現一下如此卑微的願望。
於是接下來數年光陰,神君與魔主的那架雪白飛輦再不曾出現於眾人眼前,但神宮與魔宮討伐的步伐沒有停下。
神宮依舊在論義,魔宮依舊在論道。
而少了神君與魔主,似乎沒有什麼差別,因為神宮之人終於明白議會的另外九位成員實力有多麼深不可測,隨便一個都同樣能鎮壓全場,更別說魔宮那一方也有九位一樣等級的人物。
神宮之人自從得知神君的道侶就是魔主,大概就猜出魔宮與神宮必有淵源,如今那十八位令人敬畏的人物之間,也並未遮掩彼此相熟的事實,而實際上,他們對此一真相並沒有什麼抗拒,因為魔宮的諸位魔修,與他們真的…很合拍啊!理念相似,價值觀相同,意氣相投,合作起來再愉快也不過了!
於是神君代天而罰的天譴之劍雖然消停了,但有罪的聖人們依舊在顫抖著等候。
整個至高天都動盪不休,唯有一處最是寧靜。
九重天深處的禁地當中,帝琰端坐於王座之上,目不轉睛凝視著大殿中央的那道嬌小人影。
荒玥懸浮於空,周身無數道則繚繞,又有劍韻盤旋,琉璃心在她身旁飛舞,小書僮飄立於她身旁,湛藍的眼瞳閃爍著淡藍與嫩綠交錯的光芒,那光芒與荒玥身上散發的光芒相互呼應著,最外圍則蔓延著不停發出劈啪聲響的雷光。
她如今身處的那一小塊區域已經不再屬於渾天,而是純然屬於她自己的世界。
她在重鑄道體。
鑄就道體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或許十年,或許百年,而帝琰就那樣靜靜守著,專注地望著,同時在深思著。
荒玥所領悟的道,對他也有些觸動。
『…玥…我……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我會在幽冥地獄創造了青冥聖火……』帝琰輕聲喃喃。
彼時是遠古以前,一片黑暗的幽冥地獄裡只有紅蓮業火。
帝琰回想起自己第一次進入幽冥地獄,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但那種感受似乎立即就能重現,就像是胸腔之中滿溢著無處宣洩的熔岩,憋悶的難受。
順著紅蓮業火的痕跡,他能感知無數幽魂的罪孽,頭一次知道生靈能犯下如此深重的業,他心裡又怒又氣,還有著無以名狀的責難與…失望,那種強烈的失望之情,讓他心中升騰起更加複雜的憤怒情緒,他想要責備,想要狠狠懲罰,想要讓這些孽魂受到最深刻的教訓,深刻到洗孽後再也不會想要造下任何惡業。
於是他勾出一縷心火,在那原本只有無邊濃稠黑暗的幽冥地獄,創造了一縷光。
那縷光最後孕育出了一朵半透明的青色火焰,承載了他暴虐之心的火焰。
這朵火焰在幽冥地獄中成長,尋找孽報最深重的魂魄開始灼燒,帶來純粹的火燃之痛,他感覺胸中的那種悶痛消失了不少。
但隨著時光流逝,他再次去到幽冥地獄,那朵火焰已經蔓延在所有幽魂之上,他感受到幽魂發出痛苦的各種悲鳴,有嘶吼,有咒罵,有哭嚎,還有…懺悔與渴求。
他覺得滿意的同時,也升起一種很難過的情緒。
其實他一直不懂那種哀戚之意從何而來,但他突然之間很想嘆息,很想終結這些幽魂所受的苦痛……
他還記得自己有些悲傷地想著,「如果爾等真心懺悔,那麼那些還不清的罪孽,就用永恆的殞滅一筆勾銷吧,這就是我所能想到,最好的結局了。」
於是那朵火焰,被加入了他當時的憐憫之意,散發出紅金交錯的毀滅火光。
他架構了一些規則,令那火焰不再無限制蔓延,也令其能回應那些真心懺悔的孽魂,給予徹底的焚燒,直至什麼都不復存在。
那火焰自此成為了一朵既殘虐、又憐憫的火。
如他一般,一念為魔、一念為神。
愛之深,責之切。
嚴厲…而又仁慈。
帝琰明白自己的本質,他是至明至亮的陽炎,他能照亮這世間一切,原本他熱愛明亮而充滿光與熱的世間,他心中充滿著對眾生的熱情,他期許看到一個蓬勃有朝氣的渾天之界。
所以他更加難以忍受眾生的各種陰暗,他無法容許這樣的黑暗侵襲這個光亮的世界,他想,唯有黑暗能克制黑暗,唯有暴虐能制止暴虐,唯有感受到深切的痛楚,才能明白何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於是有了神魔訣。
但有光明就會有黑暗。
他能消滅世間所有的黑暗、照亮所有的角落,可是唯獨無法照亮自己心中的陰影。
如果沒有荒玥,這世間就永遠只會有化身天地暴虐相的魔神帝琰。
此言實乃真實不虛。
只因荒玥是他唯一的光,因為有了荒玥的純善與悲憫,他才能夠慈愛的去面對這個混濁的世間。
所以他們之間,超越了世間能形容的一切關係。
他們是天經地義就該在一起的真理。
帝琰深邃寧靜的目光之中透出幾分明悟,然後他又想到,或許…他們的這場劫…是因為渾天有更大的劫難要來?
但不管如何,只要荒玥與他在一起,什麼劫都一定能度過的!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