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本尊言出必行

2022/12/0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其實丹聖曲商很想跑,但特麼的這魔宮和神宮來的又急又猛,他來不及跑。
原本希望護宗大陣以及門客們幫他再拖延點時間,但大陣轉眼已破,然後他現在被三股殺機鎖定,他不敢動,只好開始思考對敵之策。
可荒玥沒有耐心了,她不想等,她累積著很多怒火,來自很多方面的怒火,所以她需要宣洩,她需要令劍心通暢。
於是,琉璃心出鞘。
化為一柄重劍的琉璃心,翠綠劍身愈發透明,其內流動著熾烈的白色光華,似要燃燒起來。
看起來十分沉重的劍,卻靈動的飛至丹宗上空,震顫嗡鳴。
荒玥周身劍意凌厲,她輕啟紅唇,『天之怒。』
一個劍道領域蔓延包裹了整個丹宗,琉璃心狠狠墜下,砸落在丹宗之內,一股灼熱劍意以琉璃心為中心爆發,數息時間之內就席捲整個區域,如同岩漿奔流,而在那劍道領域之中,一道道如天火一般的劍意亦不斷墜落。
霎時間丹宗之人慘嚎不已,他們雖各個都是丹修,卻也難以抵擋這種隨著無形劍意而來的灼熱,遭受如此劍意攻伐,竟然完全無法抵抗。
劍修從來都很兇。
劍聖自然只會更兇。
但不得不說,神君之劍實在又兇出了一種新的高度。
所有旁觀之人都在驚嘆之時,唯有帝焰心中湧起了與荒固相似的感觸。
神君的劍…再也不一樣了…神君的心該是被傷的有多深?帝焰先是感覺到難過,繼而開始感覺到憤怒,或許是被那天之怒的劍意所感染,也或許是她內心原本就有怒意。
遠古諸聖…都有罪!就算他們沒有直接參與,卻放任這一切發生!又在倖存之後,十萬年來都不敢認錯!連說出真相的勇氣都沒有,如此不堪之人,焉能稱聖!?都理該死絕殆盡!
帝焰的氣機變化,荒玥也都感受到了。
她現在能清晰無比的感受一切憤怒之情。
天之怒,以怒劍奧義怒火燎原為基礎所建構的劍道領域。
是荒玥重修一世所感受過的所有憤怒之意。
對這世間恃強凌弱、糟踐他人之人的憤怒。
一重天東荒境內的西南大漠,面對暴行的憤怒咆哮。
五重天恚憎天魔連黃泉都來不及洗滌的冤情與怒火。
渾天錯付慈愛後所發出的沉痛悲鳴與不解。
是這片天地的狂怒、也是她的。
很快的,荒玥獨自殺光了丹宗總部中除了丹聖以外的所有聖人,現場不論是誰,全部都噤若寒蟬。
普通聖人交戰,只看道則強弱,巔峰境聖人交戰只看領域強弱。
荒玥的領域…強的太過分了…很恐怖的那種過分。
更別說那是劍道領域,在很恐怖之上又疊加了更多恐怖!
只見她依舊依偎在帝琰懷中,冷冷說道,『曲商,滾不滾出來面對都無所謂,你會死,而丹宗將從今日起除名。』
『神君行事未免太過狠絕,就不怕遭天譴?』曲商恨恨的聲音傳出來。
荒玥笑了,笑的那樣好看,然後緩緩說著,『呵呵,本座就是你的天譴,是你的因果業報現前。』
緊接著,荒玥收斂起笑顏,離了帝琰的懷抱,寧靜嚴肅的表面下似乎有什麼呼之欲出的狂風暴雨,她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的說著,聲音不大但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本座今日來此說理,教這天下明白,多行不義必自斃,人若無道,天,必罰之!本座就是來代天懲罰你這無義無道,不配為人的東西!』
荒玥的話音之中飽含著高張的憤怒,可是她的眼神卻冰冷無情,宛若一柄沒有感情的劍,她併起劍指,抬起手朝天一比,開口說道,『天譴。』
天邊響起了滾滾怒雷之音。
天之怒的領域消失,但另一個領域鎖定了曲商,是荒玥融合雷劫之威所造就的領域。
『天怒之火伐身。』荒玥如此說,領域之內燃起熾白之火。
『無情劍意伐心。』荒玥身前三尺醞釀著的一把無情之劍,穿進領域裡。
『天罰之雷伐魂。』天邊雷光閃爍,直直劈下,落入領域之中。
無處可逃的曲商,使出渾身解數想要抗衡荒玥的領域,然而他只是徒勞無功,即便他擁有異火榜第二的烈炎天火,但也對於這領域中的天怒之火毫無辦法,更遑論要抵禦劍意與天雷的攻伐。
荒玥開口,聲音冰冷森寒,『是不是仗著聖人神魂不滅,欺負這世間的黃泉洗不了你們的罪,幽冥洗不了你們的孽,就覺得能為所欲為了?』
『是不是仗著僥倖活得久了些,就覺得這世間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就由得你們顛倒是非捏造歷史的真相,由得你們把持萬法與知識,由得你們阻礙公理正義的伸張了?』
『是不是忘記了這世間有因果之理?是不是忘記了自己能有今天,是得了天的垂憐?是不是覺得自己身為強者就能恃強凌弱?!是不是覺得自己坐在這至高的九重天上就能俯瞰眾生,做了任何事情都不需承擔後果?!犯了任何錯事都不需付出代價?!』
隨著一聲聲喝問,荒玥的情緒逐漸高張,氣勢亦在攀升。
她冷笑一聲,『說到底就是你們覺得自己是聖人了,沒人能管你們了,是不是?』
『本座今天就在此地宣告!吾之劍道,滅盡世間一切諸惡,斬盡世間一切邪法!吾之劍,代天而罰!聖人如種惡因,必受果報現前,聖人如有罪孽,必受天譴!』
雷聲依舊隆隆,似乎在應和著荒玥的話語,此時的荒玥威嚴無比,令所有人在驚懼之外又多了信服與敬畏。
相比之下,魔宮之主至今都氣息內斂,似乎很微不足道?
呵呵,別傻了。
眾人只覺得那從頭到尾只是在一旁靜靜看著的魔主,一雙冰冷無情的眸子,透露出一種難以想像的殘酷殺意,帶給人強烈的壓迫感以及…深刻恐懼。
都修煉到聖人境界了,對於這種莫名升騰而起的情緒絕對不會無視的,這位肯定是個更恐怖的主!
因此當帝琰也開口的時候,眾人亦屏息聆聽。
帝琰嘴角勾起一個意味深長的邪魅淺笑,『本尊今天也在此地說清楚了,神宮論義,魔宮論道,便以丹宗作為起始,討伐至高天,從今以後,這天下再也容不下任何無義之輩、無道之人。』
『爾等眾人,應將今日神君與本尊所言,遍傳九天。』
魔宮之人一個個心血澎湃,齊聲稱道,『遵魔主令!』
所有人此時也都清楚了,今天擺出如此陣仗,只在立威,只為發出宣言,因為從這戰鬥的場面來看,殺聖人跟收割野草沒什麼兩樣,他們來不來好像都沒差吧?不說神君一個人就能橫掃全場,再加上一個魔主,兩人聯手,誰可匹敵?
尤其是當丹聖曲商已經在神君的天譴領域之中受盡折磨,奄奄一息之後,神君撤掉領域,然後眾人目睹魔主的所作所為,不僅更加確定此想法,連帶著心中的悚意也更甚了!
帝琰冷酷地望著不太成人樣的曲商,只是幽幽說了句,『是不是覺得幽冥洗不了你的孽,所以就拼命造孽呢?別擔心,本尊幫你洗。』
自帝琰指尖湧出一縷半透明的青火,眼尖的人馬上就認出了那是青冥聖火,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將那縷火焰彈到曲商身上後,帝琰望著荒玥微笑道,『玥,妳的話讓我想到一法甚妙,且待我煉一魂幡,將這些雜碎的魂魄給收了,讓青冥聖火替他們洗孽,永遠別入輪迴了,豈不是極好?』
眾人聽到這番言論,不約而同都嘶了一聲,眼神都變了。
兇殘,真的很兇殘,預感沒錯,果然是更恐怖的主!
帝琰隨後俯首吻了荒玥,湊近她耳邊輕聲說,『當初那些禍首們,也一個都別想逃。』
荒玥頷首,露出一抹笑,『嗯,犯下滔天的罪孽,死一次怎麼夠?務必讓他們死個千百萬遍!……琰哥哥,你說…把雷威也煉進去可行嗎?』
帝琰笑得燦爛,『可以,還是妳想的周全些。』
眾人皆默,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嗎?這兩人的兇殘還沒有到極限嗎?……
然後英姿颯爽的帝焰默默撈出了一個魂幡,恭敬的遞給了帝琰,『尊上,看看這合不合用?』
神宮之人又驚悚了一下,為什麼隨時能變出這種東西?妳是魔鬼嗎?
魔宮之人感覺非常習慣,帝焰大人沒事就愛煉器,魔宮一天到晚看器劫都看飽了,區區一個魂幡算什麼?感覺帝焰大人光是魂幡的庫存就可能有百個千個…
果然下一句就應驗了。
『如果不合尊上心意,我這邊還有很多備品可供挑選。』
帝琰接過來後微微頷首,『嗯,那再來兩個吧,本尊覺得呢,懲罰也是要講究的,不如就再煉一個純粹雷獄、一個純粹火獄,看罪情決定丟哪一個。』
眾人再默,果然極限就是用來突破的……
於是帝琰祭煉起魂幡,荒玥也祭煉起魂幡,一個煉火,一個煉雷。
煉完魂幡的帝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對著曲商說,『聖人神魂不滅,所以特別耐燒,多完美!你終於可以好好償還自己無數年來所造的孽了,開不開心?』
爾後帝琰將丹聖曲商的魂魄收了起來,然後青冥聖火轉金,蓬一聲,一切都焚燒殆盡不留一絲痕跡。
帝琰靜靜地說,『瞧,這天下理當知道,本尊言出必行,說過今天會讓曲商連骨灰都不剩下,就絕對會做到。』
一切俱如帝琰所說,真實不虛。
荒玥一日不重返至尊,這世間就只會有一個如他們所願的暴虐魔主。
這整個至高天都要為荒玥代天而罰的天譴之劍而顫抖。
這片天地必須受到震盪,渾天將會重獲清明。
再也容不下任何無義之輩、無道之人。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