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當迷霧散去

2022/12/0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幾乎所有人第一時間都是先確認是否自己出現了幻覺?
所幸向來消息最靈通的百匯閣很快就上架了這條快報,標題是「神殿向仙界宣法」,內容則是一字不漏收錄宣法內容。
於是眾人恍然,確定是真的有人以大手段發出如此震撼人心的宣言,但緊接著就更驚訝的發現原來那般手段竟然是橫跨了四重天至九重天!?
眾人開始相互詢問著神殿是何勢力?不但擁有此等難以想像的手段,而且竟能將最近數十年來風頭無兩的神宮與魔宮都收歸其麾下嗎?能收服巨頭勢力的那該是什麼樣驚人的龐然大物?
可自從那道宣言之後,神殿再沒有任何動靜。
到最後也沒人弄清楚神殿到底何在,又到底是什麼勢力。
上界經歷過神宮掃蕩,在過去數年已重建新秩序,逐漸恢復一片清明,感覺不到這宣言對他們的日常產生了任何新的影響,倒是很多人議論著那兩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神宮之中聽過神君說法之人認得其中一道聲音,故而猜測另一道聲音或許就是神君那位俊秀的道侶?
劍山之人亦很肯定那是神君之音,但對於另一道聲音絲毫沒有猜測的心思,諸位懂得的…劍修心中唯劍而已,其他事情他們都不是太在乎……
而魔宮之人俱是隱世魔修,自遠古傳承下來,怎會不知那必是尊神的手段?又怎會不知道所謂神殿就是那九重天深處的神聖之地?但神殿沒有後續動作,他們也就沉默著,繼續依循二位尊上的諭令,論道於世間,誅除一切邪法。
至高天則是另外一番景象。
自從丹宗徹底覆滅後的十餘年來,至高天就從未平靜過。
就算神君與魔主銷聲匿跡,神宮論義、魔宮論道的風暴依然猛烈。
七重天到九重天,地界廣袤無邊,又有無數小世界,但什麼都擋不住神宮魔宮討伐的步伐,每次對一個勢力的拔除都是極為徹底,除了特赦名單之人,無一能倖免,甚至還在秘境小世界中的聖人也會準確無誤被撈出來,直接打死打殘都算是最好的結局,因為…特麼的人家手裡拿著三個魂幡,分別是雷幡、火幡、雷火幡,就等著按照罪狀收魂呢!
素來無人可管的諸聖,終於怕了。
再也沒有聖人敢行惡事。
但無數聖人仍舊忐忑不安地等待所謂的審判降臨。
因為認錯無用、懺悔無用,唯有付諸行動做出彌補之舉有用,可如此長久歲月以來累積的罪惡,又豈是朝夕間能夠完全減罪?
可聊勝於無啊!
於是,至高天,也逐漸吹起了清明的風,只是這風中,始終帶著一種戰戰兢兢的氣味。
而神殿的宣法,使這種不安與悚意又攀升到了一種新的高度,因為最後魔主所說的內容引起眾人譁然。
新生代諸聖聯想到,這魔宮魔主該不會就是遠古時代那個暴虐無道的滅世魔主?!
於是漸漸有討伐魔宮的聲音響起,雖然暫無人敢攖其鋒芒,但隱隱似在醞釀著仙魔道爭的苗頭,尤其那些擔憂遭到清算的聖人們更是鬧騰的十分起勁。
遠古諸聖卻是惴惴不安。
神君與魔主果然如他們所猜想過的,是玥神君和琰神君!
但二位尊神的行止,與遠古時期的傳聞實在差異有些太大了,尤其琰神君最後所言不知何意?何謂眾生冥頑不靈?若達不到尊神的期望,難道昔年遠古那場屠戮又要重現?!
光是回想一下都會令人心顫,所以當新生諸聖沸沸揚揚吵鬧起來的時候,遠古諸聖們一個個安靜的像顆石頭。
就在這樣有些詭譎的氣氛中,九重天上傳來一則重磅消息。
有人察覺九重天深處那片封印禁地周圍有異動,前去查看後才發現,那傳說中的遠古戰場,由逝去之聖賢英靈們鎮壓的封印魔主之地,無數年來始終飄盪著的迷霧,竟然全都散去了!?自那其中顯露出來的卻並非什麼殘破的戰場遺跡,而是一片巍峨壯麗的宮殿群落!
只不過,迷霧雖散去了,卻壟罩著可怕的威壓,眾人只敢遠觀,無人敢深入去一探究竟。
新生諸聖們紛紛猜測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神殿?然後更加坐實了魔宮肯定是魔主之勢力,此番出世又是來挑起世間大戰,實現魔主曾經未完成的滅世之舉,眾人再度譁然。
但老牌的遠古諸聖們…依舊安靜的像顆石頭。
新生諸聖納悶了,按理來說遠古諸聖們曾經深受其害,應該比他們更加激動的聲討魔主才對呀?怎麼如今全都這般沉默?
開始有聖人向遠古諸聖發出了疑問,但遠古諸聖沉默不言。
而有若干聖人則鼓起勇氣找上神宮,向其質問因何緣故與魔宮同流合汙?卻只是得到幾聲冷笑。
至高天的氣氛變得更加奇怪了,一切都不太對勁,逐漸有種疑雲密佈的感覺。
一開始的熱血上頭慢慢冷卻之後,終於有人思考起箇中關鍵。
第一個關鍵是擺在眾人心中已久的疑惑,那就是神君與魔主的實力一直以來都高的過分,連後來帶領神宮魔宮征伐的那些人物也是如此,這真的是聖人境界能到達的高度嗎?許多成聖已久之人自忖就算再給他們幾萬年,大約也做不到這些人能做到的事情。
第二個關鍵是魔宮論道其實…還真是佔理,從頭到尾也沒見他們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反而是默默剷除了不少作惡多端的邪修勢力,後續與神宮聯手征討,也可說都是有憑有據的正義之舉,就這樣還滅世?
第三個關鍵是當日神殿宣法之中,魔主曾提到「世間真相皆須還原」,這世間難道有什麼樣的真相被隱藏起來嗎?所謂冥頑不靈,指的又是什麼?
於是,矛頭緩緩指向了遠古諸聖。
若論對這世間真相最為了解的,莫過於從遠古一路走到如今的老牌聖人們,如果有什麼隱藏的事實,總感覺這些聖人應當知曉,尤其他們又不約而同三緘其口,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能再更可疑了!
至高天之中,存在著無數連聖人都無法觸及的禁地與秘境機緣。
新生代的諸聖們其實多少都曾經有些疑惑,那就是天地間為何會存在這種無人能進入的險地?若為自然產生,是代表這片天地有著至高而無法探詢的秘辛?或是過往曾經有某些存在能夠進入這些地方?若是人為闢建,那是否代表聖境巔峰之上還有更高的未知境界?否則焉能開闢出連巔峰聖境之人也無法踏足之地?
只不過隨著歲月流逝,諸聖的注意力轉移到修行以外的地方,這類問題就越來越少人在意,也漸漸的沒有人再提起。
直到現在,有人又重新提出了這項疑問。
『曾兄,你有沒有懷疑過聖境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一個儒雅風流的男子落下一手白棋,一邊這般說道。
坐在他對面的另一位手執羽扇的俊朗男子,捻起一黑子後,目光注視著棋盤,一邊微笑回應道,『呵呵,徐兄突然舊話重提,莫不是近來又有什麼觸動?』
『嗯…曾兄不覺得自從神殿宣法後所發生的一切,都很是蹊蹺嗎?』姓徐的風雅男子眉頭微微皺起。
『自然是極為可疑的。』姓曾的俊朗男子落下一子,依舊微笑著,『疑點之一,吾等可以合理推斷這宣法的神殿就是九重天深處禁地的那片神殿,若是如此,所謂遠古時代諸聖討伐暴虐滅世魔主的歷史究竟有幾分真、幾分假?』
『疑點之二,神殿是否掌握了超越聖境巔峰的力量?且不說原本那片迷霧連巔峰聖人都觸之必死,就說宣法當日能傳音整個仙界,此等能量遠超想像,吾等在書院宣講時也常施展傳音之法,覆蓋整片書院區域不成問題,但擴展到周邊區域便顯得有些吃力,更別說想要試圖傳音一整個九重天了,可神殿那二位竟然能做到同時傳音四至九重天,這是利用了特殊的手段,或者是如徐兄所言,那二位乃是聖境之上的境界?』
『最後一個疑點,就是老前輩們太沉默了,徐兄你說是也不是?』俊朗男子搖了一下羽扇,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徐書玉,亦即書院三聖之一的書聖,回以一聲輕笑,『曾兄果然知我,而且想必曾兄心中也定然早有些想法?』
俊朗男子名為曾傑,乃書院棋聖,他微微頷首,『嗯,徐兄,我同你看法相似,這世間肯定如那魔主所言,有許多真相被掩蓋了,故而我們均無法得知聖境之上更高的那個境界是什麼,這秘密,應當就掌握在沉默的老前輩們手中。』
書聖沉吟,『不過…最令人困惑的就是那些老前輩們也未曾顯露出這般境界,就不曉得其中還有什麼隱情?』
棋聖說道,『徐兄,我們在這兒兀自猜想也不是辦法,總得找個辦法撬開這些前輩們的嘴……你覺得…若舉著商討仙魔道爭的大旗,召開一場仙道諸聖大會,能不能請動這些前輩?』
『這…這還真不好說…』書聖的語氣不是很確定,『但曾兄此法甚妙!即便請不動老前輩們,好歹眾人聚一聚,可以商議一番後續應對之舉,否則我是真有些擔心那魔主所說,將會再度化身魔神的言論了……』
棋聖苦笑了一下,『是啊…是真的該擔心,徐兄瞧瞧當今情勢,誰能說這不像是再一次的仙聖凋零?這十多年來至高天已經死了多少人了?……』
『唉…雖說書院始終沒有被捲入風暴,但看著神宮與魔宮這般毫無轉圜餘地的征討,確實是很令人心驚沒有錯…』
說到最後,書聖與棋聖對視一眼,總覺得心中有揮之不去的陰影,也沒心情繼續下棋,只見兩人連袂而行,風風火火的去找武聖討論舉辦大會的事情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