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第四章 說書人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raw-image


  離開南靖王府後⋯


  蔚庸跟墨雲九走進了間茶樓,招牌寫著「邀月茶樓」,伙計看到客人上門,靈巧的上前招乎,並馬上領著兩位到一處坐下。


  茶樓生意挺好,坐了八九成滿。


  蔚庸看著伙計:「貴店的生意還真不錯!」


  伙計:「二位客倌真是來對時間了啊,今天本茶樓的說書內容是全新的段子,很多客人是來聽新段子的。」


  蔚庸點點頭:「哦!那我們來得真是時候!」


  伙計:「二位客倌需要什麼?本茶樓有好茶,美食跟醇酒。」


  墨雲九看了別桌上的酒道:「來一壺ㄧ樣的。」


  伙計:「好勒!還需要點個小菜嗎?」


  蔚庸:「那再來兩碟小菜,麻煩你!」


  伙計:「沒問題!二位客倌稍候,我這就去準備。」


  蔚庸看著墨雲九:「你看起來不太開心!」


  墨雲九:「上課很無趣。」


  蔚庸表情很無奈:「又沒人要你跟著我啊!被ㄧ個大男人跟著,我也很悶耶!對了!ㄧ直沒機會問你,你到底是誰?」


  這時墨雲九並沒理會蔚庸的問題,他正聽著說書人口沬橫飛的講述著,忉利天界的帝釋天王與阿修羅界的覆障阿修羅王的故事⋯ 說書人隨著故事內容,語調高低起伏地交錯著,時而康凱激昂,時而緊張的令人屏息,仿彿說書人就在天界現場目睹了這一切。


  「這忉利天與阿修羅界其實都為天界,但卻一直是水火不容,所以經常發生戰役,在一場戰鬥中,忉利天的帝釋天尊與阿修羅界的覆障阿修羅王為了阿修羅界的第一美人 『舍脂』 開戰。


  這『舍脂』為覆障阿修羅王的三女兒,覆障阿修羅王怎會讓女兒嫁給死對頭,於是奮力開戰,那戰況實在太激烈,日光都被其障蔽,整整一個月,這個人間一片漆黑,天空中還不斷閃著紅色跟金色的閃電,真是駭人啊!但忉利天的天兵並沒有像阿修羅的戰士英勇善戰,所以切利天用了些計謀,才搶到了阿修羅界的第一美人舍脂⋯⋯.」說書人比手劃腳,口沫橫飛的說著。


  這時墨雲九的表情比剛進客棧時還嚴肅,眼神變得犀利,直勾勾的盯著說書人,那眼神像把隨時會射出的利刃。


  蔚庸注意到墨雲九身上散發一股很強的黑氣,他有些擔心的問墨雲九:「你還好吧?」


  墨雲九:「不好!」


  說書人喝了口水,站起身來,比手畫腳的繼續說著故事:「我來跟大夥說說那個覆障阿修羅王,他脾氣暴躁,忌妒心強,有九頭千眼,口中有火,千手八足,身形高如須彌山,叫人不寒而顫⋯⋯」說書人語閉,還打了個哆嗦,一副真的看過阿修羅王的樣子。


  墨雲九越聽臉色越凝重,突然,他將手中的穢龍劍往地上重重一擊,「碰!」的一聲!說書人面前的桌子立刻裂成了兩半,這會兒,大夥都驚呆了,說書人更是被這場景嚇得跌坐在地上。


  墨雲九用他瞪死人不償命的眼神看著說書人,說道:「你!再胡說八道,我就割了你舌頭!」


  說書人從沒遇過這般怒氣衝天的客人,一般如果認為他說的不好,頂多就碎叨個兩句,頭一回,他感覺小命要不保了,嚇得說書人趕緊跪地求饒:「這位大爺啊!您別生氣,別生氣啊!小的只是依話本說書,不知道哪個地方說的不好,惹您生氣了!您可否給小的一點指教!小的先跟你陪不是!」


  蔚庸也被墨雲九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他怕這位爆脾氣的傢伙再做出什麼驚人舉動,於是趕緊上前扶起了說書人,並安慰道:「這位大哥,您別怕,我這位朋友只是最近有點上火,衝動了點,真是不好意思!您沒事吧!」


  說書人一臉驚魂未定,連忙說道:「沒事!沒事!」便嚇的匆匆離去。


  客棧裡的客人也被墨運九這突然的舉動給嚇到,「嚇了我一跳,搞什麼東西啊⋯⋯」「真是掃興!本爺聽得正精彩。」「是哪家的公子?脾氣可真大。」


  墨雲九用銳利的眼神掃過這些批評他的人,大家嚇得趕緊低下了頭,不敢跟墨雲九對視,頓時,整個茶樓寂靜無聲,氣氛詭異。


  蔚庸看著臭臉的的墨雲九,雖不明白為何墨雲會那麼憤慨,但可不能讓他繼續在這兒跟大家大眼瞪小眼,蔚庸打破沉默,起身抱拳道:「對不起,驚擾諸位了!沒事了!沒事了,請大家繼續!繼續!」


  這了一會兒,大夥才放下心來繼續喝茶談天,茶樓又恢復了喧嘩聲。 


  蔚庸收起了賠笑的臉,坐下後,對墨雲九道:「就是個說書的先生!聽個故事,有必要生那麼大的氣嗎?」


  墨雲九仍板著臉,他深吸了一口氣:「你知道這傢伙說的阿修羅王是誰嗎?」


  「是誰?」蔚庸不解的看著墨雲九


  墨雲九一臉不爽:「阿修羅王是我的父王,什麼九頭千眼,千手八足,鬼扯!」


  此時蔚庸瞪大雙眼,充滿驚訝又不可置信的看著墨雲九。


  墨雲九繼續忿忿不平的道:「我父王之所以會開戰,都是為了保護阿修羅的子民們而戰,忉利天的天尊總是以老大自居,好處占盡,還ㄧ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令人作嘔!」


  蔚庸仍直盯著墨雲九,這下子他的疑問更多了:「這傢伙真的來自阿修羅界!?還是個王子!那他為何要跟著我?莫非我上輩子欠他錢?還是我前世揍過他,這世來報仇,或者,我是他前世的救命恩人,所以追到這世來報恩,嗯,這比較有可能,修羅王子來報恩,呵呵!」蔚庸自己想著想著不禁自顧的笑了起來。


  墨雲九看著發愣的蔚庸:「你這傻小子在笑什麼!」


  蔚庸這時回神,然後神神秘秘的問墨雲九:「欸!墨雲九,你真的是阿修羅界的王子?您的父親真的長的像說書人說的那樣?」


  墨雲九瞪了蔚庸ㄧ眼:「我長這樣,你說我的父王會長得怎樣!」


  蔚庸笑笑道:「也是,墨兄長得這般端正,父親要長成九頭千眼,千手八足也不容易。」


  「欸!墨兄你跟我說說天界的事嘛!」蔚庸ㄧ直纏著墨雲九,但墨雲九仍充耳不聞。


  蔚庸見墨雲九不搭理他,有點小埋怨的說道:「好,那你就說說你到底為什麼要跟在我身邊啊?你還有多少事瞞著我?要不要一次說清楚啊!我自幼體弱,經不起你三番兩次的驚嚇!」


  墨雲九不回應,逕自起身走出了茶樓,蔚庸趕緊放了銀兩在桌上,並快速的追了出去。


  蔚庸跟在墨雲九的身後喊著:「墨雲九!你這人怎麼這麼難處啊!神神秘秘的,喂!」


  墨雲九依舊不回應也不回頭⋯⋯


  回到承相府,蔚寒將蔚庸及墨雲九倆人叫到了大廳。


  蔚庸:「叔父,您找我們有何吩咐?」


  蔚寒表情有些嚴肅:「你們倆先坐下,我的確是有事要跟你們交代。」


  蔚庸跟墨雲九坐了下來,蔚寒並未馬上開口,他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像是在整理思緒,整個廳堂的氣氛有些凝重。


  蔚寒:「今天,我進宮面聖了,陛下有件秘密的任務需要你們協助子琰世子完成。」


  蔚庸看了墨雲九一眼,他們心裡知道,這秘密任務應就是今天在南靖王府李子琰提到的事,蔚庸:「叔父,我們今日在王府時,子琰世子有提起,是協助他去調查災星出世的事?」


  蔚寒點點頭:「是,正是此事!但叔父本欲懇請陛下另請他人協助,但陛下堅持,所以叔父不敢抗命,唉!」


  這時蔚夫人也來到了廳堂,也是一臉憂愁。


  墨雲九見狀,不解為何蔚寒夫妻二人如此的憂心,於是問蔚夫人:「蔚伯母,能得陛下信任,擔任此秘任,實屬我輩榮幸之事,為何您跟蔚伯父倆人看起來如此憂心?」


  蔚夫人看了蔚寒一眼,深吸了一口氣後對墨雲九道:「孩子們,此趟任務凶險,你們都還這麼年輕,我們當然放心不下,這萬一有個什麼差池.....我想都不敢想。」蔚夫人又對著蔚寒啐唸:「真不知陛下是怎麼想的,這麼多官宦家的子弟,為何一定要我們蔚家的孩子,是不是你得罪了南靖王?」


  「夫人!怎可如此批評陛下,這是大不敬。」蔚寒對蔚夫人斥責。


  蔚夫人一臉委曲的回蔚寒:「我只是個母親,朝堂之事我不懂,我只想保護我的孩子,有錯嗎?」說完,夫人委屈的離開,她知道,即便她說的再多,也改變不了皇命。


0會員
6內容數
想把腦海中浮現的人物, 故事分享給有緣人,歡迎來到到徐徐的奇幻宇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