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5:再来五天|Season2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小区封了不过瘾,公园也来
早起看到管家的信息,说健康码崩溃,请带身份证来做核酸。再看群里,都在吵吵。上次大规模崩溃,让成都市很多人在凄风苦雨中排队到深夜,把东软骂个半死。我没骂,因为有个逻辑。如果东软那么差,谁让它中的标?如果东软很好,只是意外崩溃,那也没必要骂。我是干活的,我知道是人都会有预料不到的情况。何况,也不是东软让我排队做核酸的。
打电话给老妈,想跟她说要带身份证的事,结果她已经做完了,而且运气不错,健康码没崩。我没做,我今天要出去跑步,明天没有出门的资格。
赖床看了三集《行尸走肉》第十一季,那天在微博看到有人说最终季出完了,赶快找来看。其实早觉味同鸡肋了,只是还想知道戏剧如何收场。像是我的现实,总说希望时间快进,到未来看看这荒诞历史如何自圆其说。微博好友里,岁月静好了很多年的人,最近也看到事情的蹊跷,会转发“负面消息”了。也许是好事呢,我想。
下午象征性地做了会儿工作,但是马尔康也在封城当中,拖同事寄的东西没寄出去。
傍晚在院子里碰见老妈,她在走圈。一起上楼,往沙发上一躺。问我爹,咱看球赛好不好?他说那有啥好看的。我说那你要看啥。他说随便。瑞士VS卡麦隆,看了半场。我娘一直在打电话,本来如今看球注意力就难集中。半场结束,我起身要走,我妈才放下电话,说我一天没见你,还有点着急。我说那你一直打电话,也不陪我说话。她说人家打来的嘛。我说你可以不接嘛。就走了。
公园的主道上灯火通明,阖无人迹。只在桥头看见“守关”的保安,不想浪费唇舌,调头回来。左转从下穿穿过去,下穿的出口拉着绳子,禁止进入。从绳子底下钻服过去,是一汪湖水。有人在湖边钓鱼,五颜六色的浮子在漆黑的水面上漂着。跑一个大圈,再回到主路上时,迎面驶过来一辆巡逻车,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喊话驱赶我,停在我身后一百米的地方。我怕他调头回来,便又提前左拐进入另一条支路。支路两边都是树林,月黑风高,平常我是不太敢进来的。但这次,对于巡逻车的恐惧压倒了对漆黑荒野里潜藏的妖魔鬼怪的恐惧。
从支路的另一头钻出公园,来到灯火明亮的马路上时,仿佛逃出生天。
在家门口的菜铺子里买了一小盒打折的鸡肉,明天炒来吃。鲜花甩卖,看到9.9元,拿了一束去结账,收银大姐说三把三把再选两把。花开的很好,雏菊康乃馨玫瑰风信子的组合,几种颜色,争奇斗艳,拿回家插瓶子里,感觉蓬荜生辉。
韩国队0:0战平乌拉圭,表现很不错。亚洲球队这届世界杯涨球了,六支球队二胜一平三负,不知道是不是世界杯首轮最好战绩。然而我就是顺嘴一说,日韩尚可,西亚的那三支球队,战绩再好,也不过沦为政府的遮羞布。
在这篇日记快写完的将近零点,收到管家通知,居家时间免费续杯,再来5天。
然后听见窗外不远不近的哭声,疑心谁家生了病出不了家门。打开窗子听,哭声断断续续,又渐渐偃旗息鼓。像是噩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重庆“超人哥”在某小区门口怒斥防疫,说“不自由和穷全被我们占了”,警察来了要带走他,被围观群众救了下来。希望他之后也不会被清算,但我不敢乐观。被封控109天的乌鲁木齐吉祥苑小区大火,消防车因围栏无法靠近起火楼栋,导致火灾二个多小时才扑灭,十人丧生。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试着在这里写写日记呢。
自由随意的书写,争取每天都写一些,不论长短。
留言1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