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102 小奈美的後悔淚水

=================================
主角和各房介紹:
主 角  = 超級女運和強運,有色無膽的有錢大好人(?)
天然呆  = 大房,黑色眼鏡女,迷糊偽蘿,呆呆向前衝(咦?)
艾莉絲  = 二房,可愛貼心萌萌蘿,俄羅斯金絲貓,擁有讀心能力
小夏美  = 三房,聰明獨立堅強蘿,中日混血,超級天才
奈 美  = 四房,害羞內向無口蘿,中日混血,陰陽眼巫女
蘿絲瑪莉 = 五房,傲嬌強氣蘿,心靈控制能力
張雅玲  = 六房
莉貝亞  = 七房
重要配角介紹:
大夏美  = 三房,發明時光機,來自未來,超級天才
聯絡人  = 跨國性神秘組織聯絡人,溫文有禮很會說客套話
胖貍貓  = 高貴女王,家族守護神,大正娘,外冷內熱,偶爾喜歡惡作劇
小 咪  = 可愛聖伯納,蘿莉犬,陪小蘿莉玩,顧家,小奈美的使魔
狐狸妹妹 = 初出茅廬的小狐狸,黃色毛髮,搖滾類型的微熱(壞)女孩
張冠容  = 張雅玲的父親,證卷公司董事長,手段柔軟,作風保守古板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102 2012-FEB-03
  小奈美的後悔淚水
我不知道自己身處多高的海拔。
我只知道自己身在聖母峰的山頂,八千公尺以上的高度。
這個地方被稱為死亡禁區。
正在狂風大作,什麼都看不見的白盲天。
我和小奈美被遺留在這樣的死禁區,孤立無援。
我聽著雪崩持續逼近的聲音,聽著無線電持續傳來的雪巴慘叫,背著小奈美轉身就跑,拼命的跑,真正是夾緊屁股沒命般的跑。
因為我知道要是被捲進雪崩,肯定兇多吉少。
小奈美也全身緊繃僵硬的環抱著我,肯定知道我們目前的處境。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抱著小奈美跑多遠。
或許只有十來秒。
或許已經跑了幾分鐘。
我直跑到自己的腳被某樣沉重冰冷的東西絆住,失去平衡的帶著背上發出唉叫的小奈美一起向前撲倒,才停下腳步。
我掙扎著爬起來,轉頭看去,絆倒我的是被安裝在小背架上的氧氣筒。
被逃生的雪巴果斷拋棄在地上的氧氣筒。
原本屬於我或是小奈美的氧氣筒……
雪崩的隆隆聲幾乎已經逼到耳邊。
聽這聲音,隨時都會衝擊我們。
沒有時間了。
我知道怎樣都跑不掉了。
雪崩要是把我們沖下山,必死無疑。
到時已經不是以百為單位來計算的摔落高度,是以千為單位來計算。
九死一生。
但是我不想死!
我絕對不想死!
不論我到底是不是被創造出的冒牌貨,我就是不想死!
更不想讓小奈美死在這裡!
於是我,
幾乎想都沒想的,
果斷的,
奮力向氧氣筒撲抱上去!
雪崩衝擊!!!!!!
我側躺在地上,緊抓著氧氣筒,和背上驚恐慘叫的小奈美一起,被雪崩捲進去……
  ………………
  …………
  ……
  .
  .
  .
同一時間。
山下營地,所有沒上山的待命雪巴,只要能目視山頂,都一臉慘綠的瞪著山頂看。
看著如濃霧的白雪,向下方灑落。
他們再不願意,心中還是立刻想到那年發生的一件真實慘況。
聖母峰這座魔山,曾發生過最悲慘的山難,是在一九九六年的五月。
山頂死亡禁區一口氣死亡十五人,慘況異常駭人。
這場災難的起因,主要在於這些人在死亡禁區內逗留太久時間。
接著,毫無預警的忽然刮起任何人都沒有預測到的暴風雪。
氣溫急降。
氧氣濃度和大氣壓力也因為氣流流動太過迅速,沒多久就降到只有百分之二十。
這十五人無力逃離死亡禁區,終於全數罹難……
當年,沙拉布率領的隊伍提早攻頂完成,也提早下山,所以逃過一劫,每個人都暗自慶幸不已。
但是,現在,發生了嗎?
發生了嗎?
另一段悲慘的山難,真的發生在自己所屬的隊伍,自己眼前了嗎……?
「彭巴?!
   攻頂隊?!
   小兄弟?!
   誰都好!
   這是基地營沙拉布!
   回答!
   回答我!
   快回答我啊──────!!!!」
   ………………
   …………
   ……
   .
   .
   .
山頂上。
被雪崩捲進去的我,雙手把厚重的氧氣筒緊抱在懷裡,面向雪崩聲音傳來的方向。
雪崩先衝擊氧氣筒和竹條架,然後雪崩才開始衝擊我們。
雪崩的洪流,幾乎不能抵擋。
我能依靠的,只有我們身上所有重量,和緊貼在地面的摩擦力。
一根筷子,容易折斷。
三根筷子,想折斷沒有那麼容易。
我的身體,小奈美的身體,加上沉重的氧氣筒……幾乎結合成一塊大石頭的我們贏了,雪崩沒有辦法順利把我們沖走,最多也只有把我們帶離一段距離,所以我們活下來了。
大約半分鐘吧,一切平息之後,被埋在雪裡的我,感覺到氧氣面罩上蓋壓著厚厚的東西。
我立刻會意到,是白雪蓋壓著,面罩的存在確保了我的呼吸空間,不至於吞雪窒息。
當然,除了這樣的認知,我看不見任何光芒,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見。
我緊張大喊:「小奈美?!」
小奈美也大聲哭叫著回答我:「哥哥?!」
「妳沒事吧?!」
她哭著回我:「嗯!!」
「沒有受傷吧?!」
她再次哭著:「嗯!!」
知道她依然平安無事,我鬆了一口氣。
我試著移動身體,不過都沒有辦法移動,被雪壓蓋著全身。
我全身試試,發現只有手指的部分還能移動。
看來雪層的聚集密度還很稀鬆,並不緊實。
於是,我開始努力移動手指的部分,把稀鬆的雪推開,想讓自己重新恢復行動上的自由。
小奈美一直哭……
驚恐的只是一直哭……
我非常大聲的叫喊:「小奈美!!不要哭了!!」
被我這樣大聲,她嚇了一跳,慢慢收起哭聲。
「哭只會消耗更多氧氣!讓身體渴求更多氧氣!所以不要哭,保持鎮靜!」
她小聲啜泣著:「嗯……」
我的口氣和緩一點:「妳的雙手,試試看看能不能把周圍的雪層挖開,恢復自由?可以的話快挖!能挖多少算多少!」
於是小奈美咬著眼淚,和我一起努力挖開雪層。
這段時間,不知道經過多久。
我的雙手終於完全恢復行動上的自由,並且越挖挖大,越挖越大……
氧氣筒的前方,終於順利挖出一個空間。
我繼續挖,挖出更大的空間,然後把胸口的氧氣筒向前方挖出的空洞推去。
這時,我注意到一個聲音。
嘶嘶嘶──────
一直沒有間斷的發出。
我忽然會意到,是活門微開的氧氣筒!
氧氣筒被雪巴人緊急拋下,自然活門沒關,也沒那個時間去關!
原來這個氧氣筒,在雪地下這個陰暗又密閉的空間,一直供應充足氧氣給我和小奈美,我們在呼吸這方面才會沒事,沒有暴發出高山症!
我訝異想著這件事,雙手往自己腰部結上的用品帶摸去。
我摸出手電筒,點亮,雙眼立刻看見光亮,還有依然壓在面罩上的雪堆。
我繼續努力移動手臂挖掘,終於把氧氣面罩前方的雪堆挖開。
我清楚看著眼前的空洞,看著氧氣筒,感覺安心不少。
我盡力挖出更多空間,但是也感覺雪堆越來越堅硬,越來越難挖……
我發現到,雪崩之後的雪,果然是鬆軟的。
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掩埋我們的雪層將會越來越僵硬。
另外,也因為我們挖出空間的行為一直把雪往四周擠去,自然雪層越來越結實,就像蓋雪屋那樣。
尤其,我們呼出的熱氣又肯定只會一直讓這個洞穴越來越暖和,加速雪層凝結成冰。
因此,早一步破雪而出,是我們最重要的事,否則只怕雪層真的堅硬之後,會一直被埋在這裡。
但是雪地外面,是氧氣那麼稀薄的地區,我們又只有一個氧氣筒……
怎麼辦?!
怎麼辦才好?!
到底怎麼辦才好?!
我知道,我必須下定決心。
我也必須下定決心。
因此,我迅速下定決心。
終究已經九死一生了……
我冷靜的:「小奈美?」
她的聲音依然帶有恐懼:「哥哥……?」
「妳身上的背包有沒有被沖走?」
「好像沒有……」
「裡面有備用的面罩和氧氣管吧?」
她不太瞭解我為什麼這樣問:「有……」
「妳冷靜的聽哥哥說。」
「嗯……」
「哥哥猜想,這裡面離外界應該不會太遠,幾十公分而已。等一下哥哥會拿氧氣筒開始敲雪,試圖把雪層敲開,不然等雪完全變硬,我們會被完全活埋在裡面出不去,只能讓外面的人救,但是一定不會有人來救我們,所以這樣的情況妳聽的懂吧?」
「嗯……」
「等哥哥把雪層敲開之後,帶妳回到外面,妳盡量停止呼吸,知道嗎?哥哥會趕快解開把我們綁在一起的繩子,從妳的背包拿出備用的氧氣面罩,連在氧氣筒上,讓妳戴上去繼續呼吸。」
「嗯……」遲鈍的小奈美沒有立刻聽出來,幾秒後才會意到,「那哥哥你……?」
我冷靜的告訴她:「哥哥沒有氧氣,暴露在這樣的環境,可能會死,或者會消失……」
「?!」
我心情沉重的說:「小奈美妳能活下去最重要。」
「哥哥?!」
「活下去,用無線電通知山下妳還活著,想辦法逃下山!」
「哥哥!不可以!」
我只能對她大吼:「我不是妳的哥哥!」
小奈美肯定不曉得我為什麼這樣說:「?!」
「我只是個冒牌貨,被胖貍貓變出來的冒牌貨,隨時消失都不可憐的冒牌貨!妳真正的哥哥在外國其他國家!」
小奈美快哭了:「哥哥!不是的!你絕對不是冒牌貨!」
我再次大吼:「不要跟我爭了!雪只會越變越硬!我說這樣就是這樣!不然就不要再叫我哥哥!」
「哥哥……」
「小奈美,要是哥哥沒有撐下去,死掉了,或是消失了,也不要害怕。因為我剛才想到,莉貝亞會過來絕對不可能單純來觀光,她可能早已想到或知道會發生這件事,一定會做好準備過來,只是不說而已!莉貝亞在這兩天一定會帶來必要的協助資源抵達基地營,到時妳的姊姊妹妹們會接手保護妳,聽到沒有?!」
小奈美沒有回答,只是抱著我又哭了……
「不要哭。要哭等平安回到山下再哭。」
她又哭一會,終於再次收起哭聲:「嗯……」
我繼續挖。
拼命挖。
用力挖。
又挖又推的盡力弄出更大的空間。
直到感覺幾乎沒有辦法再挖再推,因為雪層已經緊實了。
然後側躺的我拉回氧氣筒,開始敲打上方的雪層。
一下又一下。
一下又一下。
努力想把開始發硬的雪層敲破……
我也因此確認,我的身體果然不正常。
因為這麼重的氧氣筒,我竟然能在這麼狹小的空間搬動,甚至舉起它來敲雪。
不過雖然這個身體這麼強悍,肯定還是會有極限吧?
只是忍耐力比較強大吧?
不可能所向無敵吧?
尤其是等一下,忽然要整個曝露在死亡禁區那樣的環境中,沒有充足氧氣的長久支援……
這個身體再強悍,終究還是需要呼吸。
一千公尺一千公尺的上升,就算撐的住好了。但是從原本平地充足的氧氣濃度,忽然跳到只有百分之三十甚至可能更低的這個地方?
真的幾乎等於忽然把一個人從平地丟入太空。
能撐的住嗎?
會死會活,應該很快就知道了。
我就這樣亂糟糟想著這些事,不知道敲擊多久,不知道多久過去,我終於靠自己的雙手,從雪層中敲出一條生路。
冷風立刻灌進來,屬於白天的亮光也立刻照耀進來。
我們運氣好,山頂這裡的積雪沒有很多,尤其又是夏天了,所以覆蓋在我們的上頭的雪層真的沒有很厚,大約三十公分左右而已。
我立刻把手中的氧氣筒甩到外面放著,背著依然綁在身上的小奈美奮力爬出雪層。
外面雖然依然刮著大風,大量白雪也如濃霧般四處飄動,不過至少已經沒有剛才恐怖的白盲天那麼嚴重,至少能看見十公尺遠的距離了。
我看著四週滿天飛舞的茫茫白雪。
掙扎著爬出雪層。
和小奈美一起攤坐在雪地上。
雖然是透過斷裂的氧氣管,不過不論是因為氧氣不足或是剛才一直挖雪運動,我開始大口喘著氣。
大口喘著氣。
真正是一直大口喘著氣。
並且雙手伸去,關掉氧氣筒的伐門,再開始急亂解開腰部把小奈美和我綁在一起的安全繩。
我背上的小奈美,驚恐的緊抱著我,環抱我的脖子,放聲哭了……
「哥哥……!哥哥……!哥哥……」
我沒有力氣喊她別哭了。
現在已經是分秒必爭的時刻。
不過看她哭成這樣,我還是先放下解開安全繩的雙手,雙手摸去,把小奈美面罩上斷掉的氧氣管緊抓在手中,用左手捏住,避免可能的空氣外洩或是太稀薄的空氣灌入,然後右手拉開她的手……
我邊喘氣邊大喊:「捏住!快緊緊捏住!不要放開!也不要哭了!」
小奈美哭著捏住她自己的氧氣管。
我大喘著氣,再次對她喊:「快繼續用無線電通知山下!快!」
小奈美終於壓下手內暗藏的開關,邊哭邊說話:「有沒有人聽到……?有沒有人聽到……?有沒有人聽到啊……」
無線電卻一直只是處於沈默狀態……
我繼續解開身上的安全繩。
然後,我趕緊站起來,移動到小奈美背後,動作迅速的翻開她的背包,取出備用的氧氣面罩,裝到氧氣筒上。
我的動作盡量快速,因為我知道自己正在跟時間賽跑,每分每秒都很寶貴。
另外,我經過這會的快速行動……
頭痛。
我開始頭痛。
腦袋好像快要炸開的疼痛。
我也一直急劇喘氣。
身體渴求更多的氧氣。
大腦渴求更多的氧氣。
我終於知道什麼是高山症的喘氣。
我終於知道什麼是高山症的頭痛。
我知道,這個身體的忍耐力終於來到極限。
再怎麼強悍的身體,總是會有極限。
果然發生了這件事,如同我的推測,否則這個身體難道就連瞬間拋進宇宙空間也能自由活動?
原本已經習慣充足平地水準氧氣濃度的這個身體,因此迅速垮了。
急劇的高山症已經找上我!
這樣的高山症絕對足以致命。
我只有多少時間?
五分鐘?
三分鐘?
或者三分鐘不到?
那小奈美呢?
她有開始覺得不舒服嗎?
聽她的哭聲,聽不出來她到底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不過她的體質好,一路上身體也努力在適應這樣的環境,現在又把氧氣管捏的那麼緊,所以只要能盡快把氧氣筒重新接上去,她絕對能繼續撐下去。
只是被胖貍貓變出來的我,終究不是無敵鐵金剛,會有極限啊……
尤其這樣的環境,大氣流動這麼迅速,我們應該已經來氧氣之有到百分之二十的世界了……
緊捏氧氣管的小奈美依然一直哭著:「有沒有人聽到?有沒有人聽到?有沒有人聽到……」
依然沒有回答。
或許是這場雪風暴,阻礙電波傳達出去?
這樣不管再怎麼喊,都只會浪費寶貴氧氣。
我急劇喘著氣,拿著氧氣面罩,看著她:「好了!先不要喊了!深呼吸,閉上嘴,幫妳換氧氣面罩!」
滿眼淚水的小奈美,看著我,乖巧點頭。
我立刻雙手摸到她的雪帽後部,解開扣子,拿掉氧氣面罩,丟到旁邊的雪地上。
冷風直接吹在小奈美的臉上,她感覺到冰冷的刺痛而皺起眉頭,淚水也立刻結冰。
我迅速拿起新的面罩緊緊蓋在她的臉上,不讓她的臉部皮膚繼續暴露在冰雪中,以免凍傷壞死,再雙手摸索著緊緊扣上。
最後,我喘著氣,重新轉開氧氣筒的活門……
迅速把這一切做完的我,終於軟攤下來,只是看著小奈美,急促的大口喘氣。
完成了……
終於完成了……
這樣就救到小奈美了……
至少也能再讓她活上好幾個小時……
不過……
好累……
好累……
真的好累……
頭也痛到快要炸裂……
我終究不是無敵鐵金剛,這麼長時間沒有充足氧氣供應還是會垮吧?
小奈美也只是攤坐在雪地上,看著我,雙手握著我的手臂,重新哭著:「哥哥……!哥哥……!哥哥……!」
她的臉色再次逐漸恢復紅潤。
攤坐在雪地上的我,看著小奈美,露出欣慰的微笑。
只要氧氣供應充足,就不怕高山症了。
只要小奈美能活下去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
我喘著氣,向她說:「快走……拖著氧氣筒,能走多遠算多遠,快回頭想辦法下山去……哥哥已經不行了……走不久……」
乖乖的小奈美掙扎著站起來,雙手拉著我的手臂:「哥哥!我扶你!我們一起下山!」
我抬起頭,用所有力氣,對小奈美大吼:「快走──────!!!!」
她嚇了一跳。
「妳要是出事,就失敗了……到時真的只能寄望夏美的時光車……我也會無法跟夏美交代……」
小奈美哭著看我:「哥哥……」
「拖著氧氣筒,快走──────!!!!」
小奈美再次被我吼的嚇一跳。
不過她沒有移動腳步。
依然沒有走。
我發現,小奈美不可能走的。
這樣下去,我只會成為她的累贅,拖她一起死……
我苦笑起來:「真是……妳真的要我做的這麼絕嗎?」
然後我顫抖著舉起雙手,開始解開自己的氧氣面罩。
小奈美再次緊張起來:「哥哥?!不要!哥哥!」
我沒有猶豫的解開扣帶,並且把四天來一直壓在臉上的氧氣面罩拿下。
小奈美立刻伸出雙手,要把我的面罩重新蓋上去:「哥哥?!不要!」
我推開她的手,立刻使力把面罩拋出去,完全消失在茫茫雪霧中……
「哥哥───?!」
冰風立刻打到我赤裸的臉上。
我感覺到臉部開始發痛。
尤其是鼻子。
冰冷的刺痛。
再幾秒後開始劇痛。
血液開始帶著肌肉組織凝固結冰了。
細胞開始損壞了。
開始凍傷了……
我繼續頭痛欲裂的大口喘氣。
小奈美蹲在我面前,一直哭著看我:「哥哥……」
「小奈───」
話都說不完,我一陣天旋地轉,忍耐不住,立刻彎腰,低頭嘔吐。
我的嘔吐物,胃酸和奶油濃湯,立刻在雪地上結冰。
小奈美慌張了:「哥哥!哥哥!哥哥!」
我再次看著小奈美,露出微笑。
但是,慢慢的,我不會感覺疼痛了。
甚至身體好像也暖和起來。
輕飄飄起來。
身體好像完全乏力了。
然後,原本急促的呼吸開始平順起來。
不喘了。
不妙……
不妙……
真的不妙……
沙拉布說的不錯,不論是誰,忽然一口氣越過數千公尺的海拔進入死亡禁區,真的是在玩命。
因為高山症一暴發,絕對是最嚴重的症狀,短短幾分鐘就倒下去死了。
這絕對是他們的經驗談。
血液氧氣濃度忽然完全不足。
內臟運作混亂。
體內平衡會迅速崩潰。
所以我的大腦知道這個身體已經不行,開始啟動死亡機制了?
大腦開始分泌腦內啡之類化學成份,想讓自己能舒服的,毫無痛苦的,就這樣死去吧……
面對死亡,我當然會害怕。
不過我更知道,我只是冒牌貨,真正的我能平安就好了。
尤其我更知道,我繼續苟活,只會拖累小奈美,讓她陪我一起死……
我的死亡,才是更理智,更聰明的行為。
「小奈美……」我微笑的說,「哥哥真正不行了……已經不會痛苦難過了……」
因為氣息而溫暖的封閉面罩內,她哭的像個淚人兒:「哥哥!哥哥!哥哥!……」
「要快下山……和莉貝亞她們會合,聽到沒有?」
「哥哥!不要!我們一起下山!一起去找莉貝亞!」
「哥哥消失之前……讓哥哥大熊抱……好不好……」
小奈美滿臉淚水鼻水的,終於對我對頭:「嗯……」
我舉起乏力的雙手,向小奈美伸去,想擁抱她。
但是我只覺得越來越睏,越來越乏力,越來越想睡……
小奈美自己撲抱在我懷裡:「哥哥!哥哥!哥哥!……」
我摟著小奈美,感覺真是非常滿足。
我只能說:「要乖喔……要平安下山喔……要跟姊姊妹妹們會合喔……」
小奈美只是哭著,哭著,一直難過又害怕的哭著……
「要乖乖下山……不要讓哥哥擔心……不要讓哥哥擔………………」
我終於不支的倒下。
躺靠著小奈美單薄的身體。
迅速失去意識。
「哥哥啊─────────!!!!!!!」
………………
  …………
  ……
  .
  .
  .
冰冷的強風聲,再次傳來無情的恐怖笑聲。
哈哈哈!
    呀哈哈哈!
看呀!
    死了!
    死了!
    妳最疼愛的使魔死了!
死了啊!!!!
    哇哈哈哈哈──────!!!!
小奈美哭到都是鼻水和眼淚: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
敢來挑戰我!
    想把我的山從我手中奪走,就是這樣!
「但是我們又不是故意要作這種事!
   什麼都不知道!
   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那就怪自己的愚蠢!
    怪自己傻傻聽從呼喚前來!
    怪把妳帶到這裡送死的蒼天吧!
「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還這樣,真的把哥哥害死……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絕對不會原諒你!」
哇哈哈哈!
    不原諒我又怎樣?
    那又怎樣?
    有這座山在手中的我,
    妳還能對我怎樣?!
小奈美完全豎起眉頭,怒目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並且堅定的開口了。
這可能是溫柔可愛的小奈美,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說出這麼具有攻擊性的話語。
更可能是小奈美,第一次對某樣存在這麼心懷怨恨……
「我們還有龍!
   還有鳳凰!
   還有貍貓神!
   還有狐狸妹妹!
   還有很多願意幫助我們的好朋友!
   我們一定會來報仇!
   一定會來為哥哥報仇!」
來吧!
    來吧!
    那就來吧!
    只要妳有那個能耐,活著找到路下山!
    只要妳有能耐,能活著離開我的山!
    就全都帶來吧!
    都帶來挑戰我吧!
    哇哈哈哈──────!!!!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哇哈哈哈!
    哇哈哈哈!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時,小奈美懷裡,哥哥的身體開始發出微光。
小奈美趕緊推開原本已經沒有氣息的哥哥身體,訝異看著。
哥哥裸露在冰雪中的臉開始浮現凍傷的黑色,眼睛半開,嘴也無力開著,完全像是睡了。
看著哥哥的臉,知道他不是睡了,是真的已經死了,小奈美再次流出心痛的淚水。
然後,光芒開始飄散到上空,在一公尺高的上方聚集成一團,像霧又像雲。
哥哥的身體,原本就是憑空出現的身體,也跟著分解消失,只留下一身厚重的空衣服。
小奈美發現自己可能是看見什麼。
這是哥哥的魂魄。
或者也能說,這是小奈美第一次親眼看見人類的無形魂魄離開身體。
從生到死的過程。
哥哥已經化成鬼魂了……
一直抬頭看著的小奈美,再次哀痛的流出淚水:「哥哥……」
看啊!
    死了!
    死了!
    妳的可憐使魔真的死了!
    連肉體都分解啦!
    哇哈哈哈──────!!!!
哥哥的這團鬼魂,竟然開始移動。
並且是遠離小奈美。
「哥哥?!」
哥哥的鬼魂繼續緩慢遠離。
「哥哥?你要去哪裡?」
鬼魂像是聽到呼喚,終於停下動作,不再移動。
來吧~~~
    來吧~~~
    乖孩子~~~
    來我這裡吧~~~
    乖乖來我這裡吧~~~
哥哥的鬼魂如同受到呼喚,再次繼續移動。
「哥哥!不可以!不要過去!」
鬼魂再次停止移動。
「哥哥!回來我這裡!」
遲疑幾秒,鬼魂終於朝向小奈美移動過去。
來吧~~~
    我才是這座山的主~~~
    只有我才能真正照顧你~~~
    過來我這裡吧~~~
    乖乖的過來我這裡吧~~~
鬼魂再次被吸引,向著聲音移動過去。
「哥哥!不可以過去!回來我這裡!」
來吧~~~
    我才是這座山的主~~~
    過來我這~~~
    乖乖過來我這裡~~~
遲疑一會,鬼魂還是繼續向著聲音移動過去……
呀哈哈哈~~~
    沒錯,乖孩子,
    丟下連你的命都保不住的沒用主人,
    過來我這裡,
    快過來吧~~~
小奈美急了,都顧不得哭了,把手中所有空衣服放在雪地上,站起來:「哥哥?!」
鬼魂再次遲疑的停止移動。
「哥哥,我是小奈美啊!」
來吧~~~
    過來我這~~~
    乖乖過來我這~~~
小奈美哭喊著:
  「我是小奈美啊!
   小奈美啊!
   哥哥不是說過,永遠都不會離開我嗎?!」
來吧~~~
    過來我這~~~
    乖乖過來我這~~~
鬼魂遲疑一會,還是再次移動,向著聖母峰山主的聲音移動過去。
小奈美幾乎要心碎了:「哥哥───!!!!」
鬼魂繼續移動,可以說再沒有猶豫……
哈哈哈哈~~~
    看到了吧?
    看到了吧?
    這座山上,我才是這座山的主!
    任何活物,生死都受我擺佈,連妳的命也是!
    任何死魂,都是我的奴僕,妳這個使魔也一樣!
    妳要怎麼不放過我?
    妳還能怎麼對抗我?
    呀哈哈哈~~~
小奈美知道這個山神說的是真的。
雖然不懂所謂的山神究竟能做些什麼,不過只要在山上,山神有意,肯定無法脫離他的擺佈。
一向溫柔善良的小奈美好怨恨,真的是好怨恨,好希望也能擁有強大的力量,而不是像這樣什麼都做不到的徹底半調子。
過去的小奈美,總認為力量的強大,其實是可怕的。
認為力量的存在,面對的不論是自己,或是有敵意的對方,往往只會帶來傷害。
生命為什麼要用力量彼此攻擊呢?
生命為什麼要用力量彼此傷害呢?
生命為什麼不能放下可怕的力量和平相處呢?
這就是小奈美的溫柔善良和可愛。
卻也是小奈美的天真……
小奈美終於知道,過去哥哥有多麼保護她,讓她免於攻擊傷害。
小奈美終於知道,過去姊姊妹妹們有多照顧她,讓她生活無慮。
好後悔!
真的好後悔!
這一刻的小奈美真的好後悔,自己的天真。
就算自己是和平主義者,但不代表對方就是和平份子。
就算自己這麼厭惡力量,但不代表對方就不會肆意運用力量。
學習操控靈氣地脈,控制凡人肉眼平時看不見的一切存在,到底有什麼不好?
這樣的力量當然強大又可怕。
但是有什麼不好?
為什麼不更強烈的追求這樣的力量?
為什麼不更認真的學習如此力量的知識和使用方法?
不為別人,至少也能保護自己,保護這樣的哥哥,不再讓哥哥任由這樣的山神擺佈……
或者,就算贏不過這樣的山神,至少總也不會無計可施,完全任由擺佈欺負。
但是,現在的小奈美還是只能痛哭著緊追上去,不願意讓哥哥的鬼魂消失在眼前。
因為她知道,這一分別,可能就此真正生離死別,哥哥的鬼魂再找不回來。
不只如此,更不知道哥哥的鬼魂會被如何對待……
小奈美光是想像就覺得驚慌又可怕。
拼著命邊喘氣邊哭著追上去。
忽然臉部被拉扯住。
是十公尺的氧氣管,已經拉到極限。
小奈美只能哭著跑回去,吃力抓起氧氣筒,雪地上拖著追趕。
很重嗎?
身上的背包加上氧氣筒,尤其又是死亡禁區的大氣環境,腳下還是一層鬆軟的白雪,當然感覺又重又累人。
小奈美一口氣更是哭喘到快斷掉。
不過要是不追,又該怎麼辦?
睜眼看著從小照顧自己長大的哥哥,對自己愛護有加的這個哥哥,他的魂魄任隨可怕的山神擺佈嗎?
小奈美只能一直哭喊:「哥哥……哥哥……哥哥……」
鬼魂沒有停止移動。
小奈美繼續哭喊:「我是小奈美啊……是小奈美啊……你真的要拋下我嗎……」
鬼魂依然半點回應都沒有,只是繼續移動。
哇哈哈哈──────!!!!
    哇哈哈哈──────!!!!
我贏了!
    我贏了!
    蒼天啊,看到了吧?!
    看到你所帶來的是怎樣的廢物了吧?!
    再這樣下去,你輸定了啊!!!!
    山是我的!
    這座山永遠都是我的啊!!!!
這個滿佈暴風雪的死亡禁區內,小奈美邊哭邊追,和哥哥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再次浮現心頭。
溫柔的哥哥。
微笑的哥哥。
陪姊姊妹妹們玩的哥哥。
聽姊姊妹妹們訴說煩惱的哥哥。
為姊姊妹妹們解決問題的哥哥。
喜歡大熊抱的哥哥。
一直溫柔背著自己向山上走的哥哥。
一路帶著自己攀爬到這裡的哥哥。
尤其是,為了讓小奈美活下去,果斷面對死亡的哥哥……
這樣的哥哥,怎麼可能是冒牌貨?
有個這樣的哥哥,多好啊……
小奈美真正發自內心覺得,有個這樣的哥哥,多好啊……
「哥哥……對不起……對不起……回來啊……回來啊……」
邊哭喊邊追的小奈美真正發覺:人們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人們總要等到面臨失去的那一刻,才會知道對方的重要。
否則總是覺得哥哥這樣的好,非常的理所當然。
不過……
小奈美發自內心更淒厲的哭喊:「是小奈美錯了……是小奈美太笨了……你想大熊抱,我都會答應的……所以回來啊……回來啊……」
不只大熊抱,就是真的像瑪莉那個下午問的,成為哥哥的小老婆,又怎麼樣?
就是像阿呆大姐一樣,為哥哥生兒育女又怎樣?
因為……因為……他就是這麼好,也是最重要的哥哥啊……
「回來啊……哥哥……回來啊……回來啊……是小奈美太笨了……一直太笨了……所以拜託你回來啊……回來啊……」
小奈美真是哭到差點崩潰。
邊哭,邊背,邊拖拉氧氣筒,暴雪中一直移動痛苦的身體追著走。
終於,小奈美被一大團堅硬的雪塊絆倒,趴在雪地上。
她趕緊爬起來,想繼續追去,但是她的身體已經再撐不住。
站不起來。
無法移動。
只能一直喘氣哭著,任憑身體罷工,對於這麼接近太空的環境作出抗議。
因此小奈美唯一能作的,就是哭的像個孩子。
就要睜眼看著最重要的人被永遠帶走的無助孩子……
「哥哥……哥哥……哥哥……回來啊……回來啊……回來我身邊啊……」
小奈美真正哭的不能自己。
只能攤坐在雪地上,看著即將消失的哥哥鬼魂,如同哭斷肝腸般的哭著。
激動。
疲累。
悲傷。
懊悔。
絕望。
低溫。
冰冷。
加上大氣壓力這麼低的環境。
終於,小奈美哭到忽然感覺一口氣喘不過來。
頭暈目眩起來。
身體發寒發冷起來。
雙眼更開始發黑
小奈美大吃一驚,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回事,只能拼命大口吸氣。
再幾秒過去,小奈美終於察覺,自己要因為激動的心情和極端的環境,休克昏迷過去。
一向平靜和平的身體在這麼極端的大氣環境,忽然面前變化這麼大的情感起伏,即將進入自我保衛機制,為了擺脫這麼激烈的情感衝突,完全不管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完全不管要是休克過去可能就要凍死。
小奈美吸氣,拼命的吸氣,想讓自己繼續保持清醒,但是當她看著哥哥的鬼魂逐漸消失在冰雪中……
昏迷前,趴倒在雪地前,小奈美所記得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哥哥的鬼魂即將消失在冰雪中。
哥哥……
哥哥……
誰來救救哥哥?
誰來救救哥哥?
誰來幫我救救哥哥?
救救哥哥……
救救哥哥……
救救哥哥啊……
………………
    …………
    ……
    .
    .
    .
=待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