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初版稿) 超光速遠征之章03

(初版)超光速遠征之章03
其實這整個故事的概念來自初代 Macross
帶著整船倖存人類一路回到地球的概念
另外也是來自一齣歐美電視劇
戰星銀河號(Battlestar Galatica)
全人類幾乎消滅殆盡,並且被追殺的險惡情況下
掙扎著要在宇宙找到另一顆地球的故事
我做的不過是把這兩篇故事中人類賴以為生的太空戰艦
改為地球和月球而已
但是最終目標依然沒變
逃過追殺,解開或是解除自己被追殺的原因
並且帶所有人類平安回到家園(太陽系)
,。?!……-:;、.「」『』﹙﹚〝〞”*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114 2012-MAY-04
  超光速遠征的開始
三百年後的世界。
收到萬有在夢中給予的警告,兩個月後……
前後不過三天。
小隕石帶被消滅。
火星殖民區也完全被消滅。
不說無辜遭受波及的貓狗牛羊或是金魚之類動物,人類死去數億人。
不論倒死在什麼地方,都只能腐爛在那裡。
沒有人埋葬或是火化他們。
不分月球或是小隕石帶,太空船內,太空站內,甚至是表面密閉的殖民城市……都已化為一個又一個超大型墳場。
至於地球與月球,依然生活在地球圈內的一百五十億人類,和所有動物,為了不使這顆行星和衛星成為另一個巨大墳場,只能開始流亡……
這段流亡的開始,是阿庫別瑞引擎的神秘爆衝。
無人可以解釋的神秘暴衝。
會冠上神秘二字,在於機器都有運作極限。
時速能跑一百公里的引擎,經過適當改造和升級最多不過能跑一百一十公里,不可能有什麼突破性發展,這就是硬體的限制,但如果真的跑到二百公里甚至是三百公里,情況就完全神秘化了。
阿庫別瑞引擎的原理,是使用強大的能源製造空間泡泡,壓縮進行方向的前後空間,然後帶動這個正常空間泡泡內的一切突破物理限制,向前移動。
想包圍地球和月球,所需的能量之大,根本難以想像並且正確計算。
但是不過依靠十艘宇宙主力戰艦的能源,竟然真的能讓地球和月球開始流亡……
這段流亡的開始,就是如此的神秘。
向八光年外的天狼星方向,以數百倍的光速急速爆衝出去。
短短幾分鐘之後,像是電動車的電池終於被吃光,移動速度開始變慢。
越來越慢。
越來越慢。
越來越慢。
終於完全在空曠的宇宙空間停止。
任憑這十艘戰艦拼命的再次啟動阿庫別瑞引擎,阿庫別瑞空間泡泡都沒有成形。
地球和月球更是怎樣都帶不動。
至此,太陽和天狼星之間某個太空區域,月球和一切被地球重力抓住的太空物體,只能跟隨地球的慣性以三十公里的秒速一起飄飛移動……(註:地球在太陽系的公轉速度一秒三十公里,一年圍繞太陽一圈)
人們看著曾經閃耀的太陽,化為無盡繁星的其中一點,地球和月球也因此失去太陽光的照射,完全陷入黑暗。
城鎮的官方反應比較慢,街道上的照明用燈光尚未點起,戶外依然黑暗。
反而是依然生活在自家裡等待死亡照射來臨的人們反應比較快,所有室內照明用燈光被逐一點亮。
從太空所見的地球和月球,因著這些密集成形的『夜間』燈光而閃閃發亮。
接著,才剛從外星文明的死亡魔爪逃出生天的這一百五十億人,不論身處哪裡,大多抬起頭,看著眼前星星位置的偏移。
學習過辨識星座並且時常觀看星空的人,大都能敏感發現星座已經移位。
不是很嚴重的移位,只是非常輕微的移位。
越接近太陽系的恆星,移位的比較明顯。
這表示什麼?
他們立刻知道,這表示地球真的已經離開太陽系好一段距離。
那麼現在的問題是:地球和月球在哪裡?
究竟在宇宙的哪裡?
在宇宙的哪裡?
甚至是更重要的問題:被逼離太陽系的人類,今後究竟要何去何從……
  ………………
  …………
  ……
開始宇宙流亡大約四個小時之後。
各國元首和自國派駐聯合國的大使,緊急齊聚聯合國大會的大會場。
他們大多聚在一起,彼此交談,交換意見。
並且他們的臉上,都看的出來充滿緊張不安和迷惘,完全不知道今後應該怎麼辦才好。
終於,五十來歲的非洲裔男性議長站起來,敲下沉重的木槌:「各國元首和大使請歸位,他已經來到大樓內部,會議即將開始。」
議長這樣說,所有元首和大使終於回到自己位置坐下。
大約兩分鐘之後,一扇門被開啟。
一個年輕男人牽著一隻小蘿莉,帶頭走進會場。
這個年輕男人背後,跟著眾人都認識的共和國元首雅溫,五十來歲,微胖體型,看起來就非常溫和。
在雅溫元首背後,有兩個人。其中一名,是共和國正式駐聯合國大使奈茜。另一名是看來像是秘書的女性貼身助手,如大理石般冰冷美麗,絕對的冰山美人……
眾人注目下,帶著小蘿莉的男人走上演講台,讓跟隨的三名女性安靜站在背後,面對廣大會場內的所有元首。
所有政治元首,都看著站在臺上的哥哥。
哥哥的雙手搭在講臺上,同樣環看底下的他們。
近十秒的寧靜,哥哥終於開口打破沈默……
「我不說客套話了,直接進入正題。首先,我要感謝各位元首都願意配合發佈命令,禁止任何形式的通訊波發送。畢竟我知道有些國家,出於所謂的平等自由理念,法律上不能完全禁止國民做某些事。但是我必須重申,人類已經站在滅亡邊緣,相信不必我解釋為什麼。為了讓人類全體繼續生存下去,我們什麼事都必須做,甚至是無視所謂的自由理念,強制禁止任何通訊波的產生。當然,今後我們也會進行越來越多的嚴格限制,相信各位絕對可以理解。」
他的發言,立刻被留在其他房間的工作人員口頭翻譯成各主要語言,再以文字形式顯示在面前的投影面板。
各國元首直盯著眼前的翻譯字幕看,也直盯著臺上的他瞧:「…………」
「先不說其他事,說通訊波這件事,只要有一個通訊波發送到外太空,我們的所在位置就可能被外星人發現,並且再次招來猛烈攻擊。隨著大量的電波發送出去,我們被準確定位的機會就會越來越高,被攻擊的機會自然越大。只有全方面的停止所有信號的發送,才能真正讓地球在宇宙空間中隱藏起來,確保自身安全。」
這時,好幾名元首伸出手,按下自己桌上的要求發言按鈕。
哥哥眼前的講台,立刻亮起紅燈,並且投影出現數個國家名稱。
不懂這是什麼的哥哥,好奇看一會,雅溫立刻安靜走上前,小聲跟他說:「有元首想跟你提問問題。你可以不理會,繼續說下去。也可以決定回應。」
哥哥點點頭,看著投影上出現的國名和名字,放聲唱名:「美國元首,山姆德列克?」
美國元首山姆德列克立刻站起來,是名看來六十歲的白髮男性,很有西部牛仔的感覺:「我相信時間有限,所以我同樣避開所有禮貌客套,直接提問。請問小夏美博士在哪裡?」
「她和艦隊在一起,處理情況。」
「那麼在我們收到你以共和國名義發出的這項請求之前,世界上所有人已經持續發送一小時左右的通訊,要怎麼處理?」
開始有其他元首緊張起來,也不管自己有沒有按鈕,明顯很怕會再被外星人找上門:「是啊?要怎麼辦?」
看著眼前投影文字翻譯的哥哥,只能說:「已經發生的事,沒有辦法挽回。只能希望外星人不要注意到我們就在這裡,並且立刻找上門。」
大部分元首的臉色都開始發白……
「不管有意或是無意,如果今後有人不顧禁令,繼續向外太空發送訊號,又要怎麼處理?」
哥哥直接說:「趕緊搜尋通訊波位置,抓出來槍斃,殺一儆百。」
元首們盡皆愕然。
哥哥面不改色的說:「他的行為是在危害整體人類生存。」
立刻有元首高喊:「我國法律沒有死刑!」
「那就終生監禁,苦工到死。怎樣都好,重點是不能再讓他發送通訊波,給所有人帶來危害。」
美國元首繼續問:「沒有通訊波的發送,我們要怎麼即時聯絡?」
「任何形式的實體電線之類,或是任何不會向外太空發送訊號出去的實體聯絡管道。」
美國元首驚訝的再問:「你知道我國在地球上的領地有多遼闊?不只北美本國,還有海外那些區域?珍珠港?關島?軌道太空站?甚至是月球城市?」
幾名元首一起點頭呼應。
哥哥回答他:「我們共和國同樣遍佈世界五大洲,也有月球殖民城市,我們已經辦到了。準備好的實體通訊管道、聯絡用的太空船、飛機、船艦,都已經開始正常運作,彼此聯絡。如果你們想知道我們是怎麼作,我們共和國政府相關部門非常樂意提供自己的聯絡經驗給各國參考,並且聽聽各位的改善建議。」
立刻有一名元首站起來,大聲咆哮:「這所有事為什麼不先跟我們聯絡商議,讓我們有更充分時間做出準備?!」
幾名元首開始騷動。
「如果我事先跟你說,外星人要前來消滅人類,為了活命我們必須把地球月球帶著跑,所以你們要趕快把所有準備事項弄起來……你會相信?」
所有發出異議的元首,都沈默下去:「…………」
「再說要是你們或是你們底下的人說露嘴,讓這樣的事透過通訊波散播出去,使外星人對這件事提高警覺,地球還逃的走?」
這名站起來咆哮的元首,只能不甘心的重新坐下……
「要是不感謝我做的事,沒關係。至少不要指責我。正因為我做了一堆事,拼命從一堆學者身上瞭解許多事,你們現在才能活著坐在這個會場,至少稍微感恩一點。不然抱著女人吃喝玩樂,我不是更快樂輕鬆?」
各國元首半聲不吭,也知道自己沒有立場吭聲。
哥哥看向依然站著的美國元首:「你還有問題?」
美國元首終於問:「據我國科學家說,地球現在已經停止移動?大約距離太陽三光年遠?這是真的?」
「沒有錯,我們已經停止超光速移動,正飄在距離太陽大約三光年遠的宇宙空間,收到三年前從太陽系發出的各種通訊波。這種時候通訊波很有用,可以幫助我們確認位置,至少可以幫我們依此確認到三百光年左右遠的距離。畢竟人類在這三百年來一直不間斷的向宇宙散發各式各樣的通訊波,反而意外成為我們的導航系統和測距系統。至於我們為何停止移動?我們不是不願意動,是阿庫別瑞引擎沒有辦法再啟動。」
各國元首再次恐懼不安的騷動起來:「故障毀壞了?!」
「沒有故障。聽小夏美說,好像是因為能源量完全不夠。甚至幾個小時前能把地球帶跑三光年,本身都已經是奇蹟。我們需要能包住地球和月球的龐大能源量,才能再次把地球和月球帶著跑,並且必須盡快進行,否則外星人追上來就真的危險。這就是我前來此地的原因。現在人類想活下去,必須團結起來才可以。」
美國元首直接問:「關於這件事,我們能作什麼?」
其他元首也認真的直看講臺上的男人,知道這是攸關全人類存亡的大事。
「這件事,才是我現在來到這裡的真正原因。
我出發前有問過小夏美,關於阿庫別瑞能源的取得,我們有三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在地球正式建設阿庫別瑞引擎,從那裡發動。
第二個選擇,月球建設獨立的引擎。
第三個選擇,繼續在地球和月球的中心位置,使用現在的阿庫別瑞艦隊,或是建立獨立的阿庫別瑞引擎太空站。
如果選擇第一個或第二個選擇,也就是地球或月球,小夏美說以龐大能源取得來說,建立在地球比較方便。畢竟地球五大洲本來就有一堆能源爐,我們必須作的就是盡快把這些能源爐用各式管線逐一連向阿庫別瑞引擎所在之處,提供阿庫別瑞引擎需要的龐大能源。如果是建立在月球,能源的取得就不妙了。畢竟月球的能源爐數量沒有地球那麼多,再說萬一阿庫別瑞引擎如果把能源吃光,可能會危害殖民城市的維生系統。所以,以能源取得的地點來說,地球有利。
但是小夏美又說,以阿庫別瑞引擎的泡泡空間來說,永遠是以引擎為圓心向外生成一圈空間泡泡。如果引擎建在地球,雖然能源取得有利,但也必須考慮到現實情況,地球一直在自轉,月球也一直繞著地球轉動,所以工廠的位置和月球所在的直線距離一直變動,自然必須以最大包容範圍為考量來製造阿庫別瑞泡泡,這樣的能量需求又會一直線向上攀升……反而是月球,一直以同一面對著地球,所以月球反而有利。
只是,這兩個選擇,不論建廠在地球或月球,阿庫別瑞泡泡都會有相當大的半圓形範圍完全浪費了。也就是多餘的能量輸出。
如果選擇第三個,繼續使用位在地球和月球中央的位置,好處是泡泡空間大小可以說非常固定,能量不會浪費,能量需求也非常固定,畢竟泡泡的兩端總是能剛好包住地球和月球就好……最大的問題反而是,在那樣的空曠宇宙空間,前後距離地球和月球三十萬公里左右,怎麼長期弄到龐大的能源?
要把更多太空戰艦聚集起來?問題是阿庫別瑞引擎的能源波長同調問題。再來必須面對的問題,是要繼續聚集多少艘戰艦的能源才會足夠?
如果聚集更多戰艦是危險並且不可行的,那麼唯一的選擇,就是建造獨立的大型阿庫別瑞引擎太空站。但是問題又來了,要憑空建造出這個太空站,需要多少材料?需要多少時間?」
哥哥說到這裡,算是已經把話說完,自然閉上嘴,感覺嘴裡的乾澀。
台下所有和自國大使坐一起的國家元首,也明顯開始沉思起來。
整個會場,完全歸於沈默……
哥哥轉過頭,看著一直默默站在講台下待命的三名女性服務員:「請給我一杯水。」
一名紅髮的聯合國女性服務員趕緊倒杯水,恭敬拿上臺,再下臺離開。
哥哥一口氣喝乾,空杯擺在桌上,女服務員趕緊上臺,把空杯拿下去……
終於,一名看來是來自中東回教國家的元首站起來開口:「我們非得保住月球不可?如果我沒記錯,地球直徑只有一萬二千公里,但是地球距離月球好像有三十萬公里遠,等於憑空製造這樣的空間?如果我們把月球所有人帶到地球,只保護地球,不是只需要製造直徑二萬四千公里的圓形空間?」
「為什麼我們無法放棄月球?這件事關係到地球的高科技製造生產。
就我當面訪問過的經濟學者,如果我沒有記錯,現在的經濟狀態大致是這樣運作。
首先,所有高科技製造廠都在地球。
月球和小隕石帶持續提供各種礦產和地球缺乏的稀有資源,給地球製造各種高科技物品。
火星提供大量溫室糧食生產,給予地球和小隕石帶的人們。
地球製造的各種高科技物品,支援火星、月球和小隕石帶的繼續建設。
這就是這個時代的經濟體系。
回頭來說,為什麼我們不能失去月球?
月球上的寶貴稀土資源含量是地球的好幾倍以上,目前地球生產高科技物品都需要這些資源……失去月球的話要怎麼取得這些資源?
如果失去月球,地球各種先進技術品的製造就真的要出現難以彌補的中斷處境。
已經失去火星和小隕石帶的現在,地球不能再失去能持續提供寶貴稀有元素資源的月球了,否則真的會自斷生路。」
台下幾名對這個問題有研究的元首或是大使,都同意的默默點頭……
這名中東元首沈默的坐下。
忽然有另一名禿頭的元首開口,是個黃種人,應該來自東南亞:「你好像非常瞭解整個資源問題?」
「不敢說完全瞭解,只是跟幾名教授級的經濟學者談過這問題,關於如果地球圈忽然被獨立起來,不能依靠火星和小隕石帶提供的各項資源,地球經濟圈會面對哪些困境?得到的結論是,失去火星非常不得已,這表示地球的糧食生產絕對要面臨不足夠的問題。至此,月球更是絕對不能失去。要是連月球都失去,地球的先進科技製造產業會徹底無力化,等於把人類的尖端文明科技斷送掉。」
「所以你真的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有太空流亡的這天?」
這一提問,所有人都直看著講臺上的男人。
「兩個多月的時間,我的確一直會見各方學者,瞭解整個可能情況,並且進行各項生活必需品的生產安排。說到生活必需品,尤其是食物,恐怕我不能分享給各國,因為我們共和國的國民可能都不夠使用,實在無力伸出援手,恐怕要請各位盡快開始為自己國家的國民生產各項生活物資。」
一名白種人元首直接問:「到底為什麼?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兩個多月前,你就知道會有這一天?」
「我不是說過了?是被大部分人稱為神或是蓋雅的那個存在告訴我。」
剛才的中東國家元首開口:「所以你是如同穆聖那樣的先知?」
另一名白種人元首也問:「或是上帝親許的舊約聖經中,摩西那樣的大先知?帶領人們離開埃及,降十災,開紅海?」
來自東方文化的元首也問:「佛祖大千世界的預言者?」
哥哥尷尬笑了:「沒有那麼誇張的宗教因素,我只是個普通人……」
有一名東方人元首直接問:「如果你不是宗教聖人,要如何知道未來?自古相傳,不管什麼宗教,宗教聖人都能夠預言未來。」
哥哥尷尬笑著揮手:「聽著,這不是我們需要注意的問題……讓我們回歸主題,阿庫別瑞引擎要怎麼辦?這件事比起你們對我提出的問題,更加急切。要是拖延了,搞不好人類真的要滅絕。」
眾人再次陷入沉思……
會場某處,終於有一名元首提問:「不論是地球月球或是太空,哪邊的阿庫別瑞引擎建設會比較快?」
「好像都差不多。
地球是五大洲能源管線的生產和牽引問題,要把所有能源牽線到阿庫別瑞引擎的所在地。管線要牽過整個大陸,甚至可能必須跨大海拉線,這些關於能源管線的工程自然非常大。
月球主要是新能源爐建造問題,要建蓋不曉得多少座能源爐,否則能源明顯會不夠,甚至可能會因為能源被吃光而危害月球住民的安全。
地月中心點是完全從零開始,畢竟不知道會建成多大的太空站專門用來作為阿庫別瑞引擎的總基地,光是材料的準備和搬運就很夠瞧了,不過也會是最省能,運作起來最不會有能源的浪費。」
所有元首同樣沈默下去……
哥哥又開口:「我補充一下,不論選擇哪一項,我們都必須盡快進行並且完成。畢竟外星人一定沒想到我們會把地球月球帶著走,而正在太空找我們,準備再把他們的死亡大軍派過來,所以我們正在跟時間賽跑。」
「如果這段建造時間,外星人真的打過來要怎麼辦?」
「只能希望宇宙艦隊的氫彈雨能炸的又快又準,不讓任何外星人的死亡兵器越線了。」
眾國家元首們,臉色黯然……
哥哥回頭看著安靜站在背後的元首雅溫問:「可以開放讓元首進行不記名投票?關於地球計畫,月球計畫,和太空計畫,讓大家投票選出其中一項,然後大家不要廢話,立刻合作進行?」
微胖的雅溫安靜點頭。
台下有人立刻說:「建造時間和所需資源等等各方面的情報都不夠,要我們怎麼投出最好選擇?」
「那就用直覺選一個你覺得最可行的方式。其他的,交給地球之神去擔心了。」
眾人再次沈默好一會……
有一位女性元首憂心的再問:「你真的沒有更多參考判斷的資料可以提供給我們?」
「我沒有。」
「這樣的選擇太危險,根本像是拿全人類的未來進行賭博……」
「如果你們問軍人關於戰爭和計畫,我相信他們會告訴你,計畫再好的每場戰爭,打起來都像是賭博。二次世界大戰,領導盟軍的艾森豪就說過:每次計畫再完美的作戰計畫,開打之後總會徹底變樣。但是事前計畫還是必須有,至少我們會有個基本目標存在,知道要在混亂中朝哪裡向前進。」
「…………」
「來吧,請各位元首立刻進行不記名投票,選出一個結果,然後開始建造。」
又有一名元首問:「哪個國家要主導整個建造計畫?」
哥哥直接說:「我們共和國會進行主導。三個計畫都已經有基本腹案,建造工程師和科學家團隊也已經集合起來,正在待命中,只等著各位選出一個計畫,就能正式進行。然後團隊會盡快連絡各國政府,通知你們需要無私提供哪些材料,運送到哪裡……之類的必要資訊。」
「如果是建在地球或是月球,要建在哪裡?」
「我共和國的領地。因為我國科學家已經事先勘查幾週時間,選定適當位置。」
「…………」
「如果各位有疑慮,歡迎各位派出不會阻礙工程進行的監工人員。」
「…………」
哥哥嘆口氣:「聽著,我已經厭倦了你們政客的權力遊戲。想玩權力遊戲,也得有命在才玩的起。萬有已經救過我們人類一次,我們不能一直期待奇蹟的發生。畢竟所謂的奇蹟太危險,只會一直讓人們失去自我謀生的能力。所以我們現在需要一個真的能運作的阿庫別瑞引擎,否則不管什麼事都一切白談。」
美國元首再次開口:「暫時就這樣吧。其他事,度過生存難關的未來再慢慢說。」
哥哥朗聲說:「請開始投票。」
一直安靜的議長,敲下響亮木槌:「如果沒有異議,不記名投票開始。」
每名元首前方的光滑桌面,都出現三個可以用手觸碰的選項。
各國元首和大使,開始小聲交頭接耳。
一會之後,彼此取得共識,身為元首的人才伸出手,按下其中一個按鈕。
投票資料開始被電腦紀錄……
最後一名元首投完票,結果立刻出爐。
議長先看完投影面板上顯示的投票結果,立刻敲下木槌:「投票結果已經計算完成。太空站計畫最高票當選。」
「真的是因為能源的考量,或是怕我們共和國掌握人類的生存命脈?隨便啦……」哥哥立刻回頭,看著一直沈默站立,如同大理石雕像冰冷美麗的女性:「秘書,快通知下去。」
「收到命令。」
秘書說完,動都不動,只是站著。
各國元首覺得奇怪,因為她應該離開會場,前往傳達命運才對。
這時,眾人才發現這個女人的不對勁。
此外,坐在最前排的幾名元首和大使,更是立刻發現秘書的腳邊有一條通訊線,向會議室牆壁延伸出去……
通訊命令已經透過這條通訊線,傳送到會議室牆上的通訊線插口,在大樓內部管道傳達,然後讓等候在停機坪的空軍軍官收到。
確認訊息無誤之後,飛行機立刻起飛,趕回去向科學團隊傳達建造命令……
也因此,看到秘書腳邊通訊線的一名中東國家元首,立刻厭惡的開口:「她是擬真機器人?!」
「秘書是我的協助機器人。」
各國元首驚訝沈默:「…………」
機器秘書依然冰冷美麗,面無表情。
「她被改造過,內部已經安裝嚴格的硬體規則,絕對不能攻擊傷害人類,所以各位不必擔心。」
「…………」
「順便讓各位知道,我們共和國已經開始生產泛用型的協助機器人,同樣都有嚴格的硬體命令,絕對不能危害人類。」
「你們共和國玩真的?」
「你這個問題,就跟外星人是不是跟人類玩真的一樣……為了全人類的生存,我們人類會需要一切已有的科技和資源協助。至於機器人延伸出的一切爭論,人類度過生死難關之後再去討論,或者是重新封印拆毀所有機器人都隨便。當然,只要各國不同意,我國絕不會讓任何機器人進入貴國領土。不過就算各國願意,恐怕我國也不會有多餘機器人派到貴國去協助,還是只能建議貴國盡快自行生產自己的機器人,用來協助自國國民。」
「…………」
「反正不管怎麼說,機器人議題我們先暫時放下。我還有一些事,各位身為元首一定需要盡快知道。這些事比起機器人到底怎麼樣,還要嚴重。」
所有元首再次專注看著他。
「首先,各位必須嚴防寒冬,要盡快生產任何能產生熱能和協助人們保暖的物品,甚至是採取更極端的手段,製作如同月球殖民區那樣,完全與寒冷外界密閉的生活都市。」
有不懂的元首立刻開口:「這是因為……?」
「溫暖的地球失去太陽的照射,會開始失溫。」
所有元首立刻恍然大悟。
「科學家大致計算過,每廿四小時過去,地球都會失去攝氏大約二度的大氣溫度。大約十四天,也就是二週,地球陸地每個地方會正式進入零下的大氣溫度。
至此不是結束,因為還會繼續降溫下去,並且越降越多越快。大約失溫三十天到四十天,地球所有河流湖泊大海的表層會完全凍結。至於會凍結到多深,科學家就說不準了。只表示最壞的情況下,可能會凍結到大海最深處。
最後,降溫大約六十天,全地球會來到攝氏負二百多度的宇宙溫度,完全冰封,地球歷史曾經出現的冰河期根本無法比,相較起來只是個小笑話。
我的建議,從今天開始,液態淡水要開始想辦法大量儲存,不然也要盡快建造能夠大量把寒冰融化成水的工廠和設備,並且實施嚴格的淡水配給。」
在場眾人為這樣的溫度數字愕然不已。
哥哥繼續認真述說:
  「另外,長期失去太陽光的照射,地球植物會逐一死去。
一段時間之後,沒有草吃的食草動物,會大量飢餓死去。
草食動物大量死去之後,肉食性動物也會大量死去。
最終,失去植物和動物,人類的食物來源會面臨大規模中斷。
唯一的可行方式,就是如同火星那樣,用大量的密閉人造溫室生產穀物或是海產。
問題是地球和月球至少有一百五十億人,尤其現在已經失去火星,地球冰封更是已經開始,光是依靠地球的溫室生產絕對不足以應付,所以只要地球因為缺乏陽光問題而冰封,我們必然要面臨大規模的飢荒問題。
我的建議?各國政府現在就開始徵收民間所有食物的原物料和商店所有尚未賣出的可長期保存貨物,歸政府管轄分配,並且實施嚴格的食物配給制,不管一天是要讓人們吃一餐或兩餐,只要不至於會影響生存就好,並且建設大型工廠開始生產能長久保存的乾口糧。」
一名元首驚恐不安的說:「今天開始就要眾人一天只吃一餐或兩餐……大部分人真的撐的住?」
「誰要是表示自己可能撐不下去,讓他們想想地球現在飄飛在哪裡?人類已經開始極端流亡,能活下去已經很好,還奢求大魚大肉?各位元首都一樣,建議你們現在就開始習慣乾口糧,並且吃的津津有味一點,帶頭做給人民看。」
「…………」
「說到吃的,專家大力建議,地球上不管是海軍陸軍甚至是空軍,只要是能製造成提供人類食用的食物,海上能捕魚的就開始大規模捕魚,陸地上能打獵的就開始打獵,甚至是補抓城市裡的流浪狗或流浪貓,為了盡快大量製造能長久保存的乾口糧。因為等到陸地冰封開始,大海結凍開始,野外的魚類和動物還是會大量死亡,在野外也會棄置到腐壞,就食材觀點來說也是浪費了,不如我們動手先抓來製造長期口糧。」
又有元首極度不安的問:「這樣做,要是動物或魚類被捕獵到絕種了,要怎麼辦?」
「很好,又問到一個重點。所以科學家必須開始大量採集動物的基因,等到人類度過難關之後,未來再用複製技術讓這些動物重新回到地球表面。此外,我們也必須開始大量使用基因複製技術,生產出食用動物。只要成長到能送進工廠製造成乾口糧,這樣的複製就夠了。」
「…………」
「對了,順帶一提,不論是毛毛蟲或是螞蟻蟑螂,你們喜歡昆蟲嗎?昆蟲含有豐富蛋白質和各項人體需要的維生素,也是製造長期口糧的好來源。開始昆蟲的養殖工廠吧?」
除了少部分生長環境有吃昆蟲習慣的元首和大使,在場大部分人都露出厭惡的表情……
哥哥笑了:
  「好吧……關於食物,包括合成的各種非自然人工食品,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說的,不過我們還是暫時放下食物的事,改說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因為失去太陽光,植物失去光合作用,氧氣會停止製造。
講單說,失去太陽光幾個月之後,甚至可能更快,地球上所有生物都得缺氧窒息。
不過也可能等不到氧氣用完的那一天,人類就得因為大氣環境問題面對生死存亡的大危機。
因為地球不像月球,地球有氣態大氣層存在,整個大氣層可能會因為急速進入超低溫環境而改變,成為因為超低溫而造成的化學液態或是冰狀固態,那時任何生物都不可能走在戶外甚至是生存,更不必說人類了。
這就是為什麼剛才我會說到開始大量打獵的其中一個原因。不管是大氣層液化、硬化甚至是氧氣用光,動物和魚類反正都會因為地球大氣變化而大量死亡,我們先抓來做食物吧,順便節省大氣環境的氧氣用量。」
所有人的臉色變的更難看。
好長一段時間的沈默……
終於有一名元首驚恐的大聲問:「如果地球整個環境會變的這麼惡劣,那我們該怎麼辦?!地球上有一百五十億人啊!!要怎麼讓大家度過這樣的難關?!」
「要怎麼讓大家度過難關?」哥哥沈默的環看眼前所有元首和大使,沈默好一會,才冰冷的開口:「各國元首和大使,讓我誠實跟你們說一件事。」
眾人都神情嚴肅看著他。
哥哥非常認真嚴肅的說:「人們也會開始大量死去。不是只有動物和魚類會大量死亡。」
「…………」
「事實上,我們人類正在太空流亡。所謂的流亡,只有強壯的才有能耐活存到最後,弱小的一定會在路上逐一死去。不過就是所謂的強壯,也不只是肉體上的強壯,也包括了社會地位、知識、技能、甚至是看不見的運氣……等等,各項有形無形能力的總合性強壯。」
「…………」
「請身為元首的你們有心理準備。不分人類或是動物,不論什麼原因,這整段流亡一定會有大量死亡發生。想拯救所有人,是不可能的事。我們能做的,只有盡量讓更多人生存下來,不過是這樣而已。」
「…………」
「我知道這樣說是很惡劣,不過萬一一些惡劣局面真的迫在眼前,我們真的必須把所謂的道德放到一邊,優先考慮所謂的存活順序。甚至就是現在,我會建議所謂的植物人,或是醫院內再活也沒多久的病人,是否要乾脆放棄,不要再花費大量寶貴資源在這些沒有希望的人身上?」
有一名女性大使訝異的問:「你的意思是,別救了?」
「沒有錯。」
她直接拍桌,站起來:「怎麼可以這樣做?!這樣做,人類群體的道德和尊嚴在哪裡?!做到這樣的程度,人類和動物到底有什麼差別?!」
哥哥直接問:「妳要不要先問一下科技先進的外星人,全方面屠殺人類,逼的人類必須失去道德的苟活,他們的道德在哪裡?」
「他們空有科技,沒有道德,不表示我們人類也可以這樣!」
「所以妳願意犧牲更多人的生存可能和機會,維護像這樣擺明已經沒有希望的人?」
「這不是犧牲其他人,是讓他們也有活下去的機會!」
「植物人的甦醒往往是奇蹟,活不久的人想康復更是奇蹟!我沒有要立刻殺他們,只是抽掉所有寶貴的醫療資源以備未來使用,讓他們順應天命能活多久就活多久。」
「你這樣跟謀殺他們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某天妳忽然重傷垂死,卻發現有個植物人或是已經無望的人,佔著能讓妳活下去的寶貴醫療資源,妳會樂意繼續讓對方使用?!」
「為什麼不?!」
哥哥大手拍向眼前的桌子:「這麼有道德,那妳現在就去死吧!為了大家節省一人份的飲用水,糧食,和寶貴氧氣!世界上至少會有一個人感謝妳的無私犧牲,給他更好的生存機會!!」
這名女大使也真的怒了:「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道德!這就是你們共和國的蠻橫作風!」
「所以是對我們共和國本來就有新仇舊恨了?如果妳真的想跟我說道德,我也很清楚三百年前你們這些當時先進的歐美國家,究竟做出些什麼道德事!想方設法壓榨第三世界國家,謀取更多利益,才會有三百年前我們這個第三世界共和國誕生!感謝大使妳的道德論!」
女大使想再說什麼,她身邊的元首拉住她,開始對她說話。
哥哥繼續對整個會場說:
  「我知道各位元首和大使一定覺得我說的話很殘酷。不過遍觀人類歷史,所謂的文明道德,都得行有餘力的和平時期才能存在。戰爭中,哪來的文明道德?請各位瞭解,我們人類已經被逼迫進入全體戰爭的流亡狀態了。
所以這位大使,讓我告訴妳,關於我的道德和尊嚴在哪裡!
我們絕對不能讓任何人類白死!
只要我們能順利逃亡到最後,甚至是找到外星雜種的母星……我向妳保證!我絕對向妳保證!我絕對用阿庫別瑞引擎,把他們的母星連同那些外星雜種,拖向最近的恆星開始燃燒!
這就是我身為太陽系人類的道德和尊嚴!
他們殺一個人類,我們就要殺他們一百個外星人!
讓這群外星雜種知道,這就是全面毀滅的戰爭!
要讓他們知道,就是被逼急的老鼠,也會咬貓一口!
要讓他們知道,就算我們手中只有原始人在使用的木棍,揮打起來也會死人!
要讓他們也懂的害怕!
否則我們人類的未來絕對永無寧日,想回到太陽系只是一場夢!
我這樣說,各國元首和大使瞭解了嗎?
在平安回到太陽系之前,這就是我們流亡的最後目的!!
我們人類想平安回到太陽系,真的只有這條路可以走!!
等我們人類度過這一切,回到太陽系,再開始恢復文明道德又有何不可?」
眾人沈默不語,都開始思考這些話。
剛才憤怒爭吵的女大使雖然不甘願,但還是被自己的元首勸服的重新坐下。
哥哥停頓一會,喘幾口氣:「讓我們回頭繼續說。各位元首,各位大使,如果人類可以度過流亡,最惡劣的情況下,或許只會有目前一半的人,甚至是更少的人數,得以生存下去……」
「…………」
「順著這個話題,我這樣說是無情了點,也敏感了點,不過請各位好好思考,不分人類或動物,已經死去的無生命遺體,對於人類的生存到底能提供什麼樣的幫助?某些部位製造成什麼能使用的維生物品?第一時間製造成肉食動物的糧食,依然活存的人類再吃這些肉食動物製成的食物維生?」
立刻有一名白種人元首不悅的說:「把人類算進去,這是對人性的褻瀆,也太噁心了吧?」
哥哥立刻伸手比去,直聲說:「這位元首,如果你就要死了,你的遺體可以幫助其他人繼續活存下去,你願不願意貢獻自己的無用遺體?你還會覺得自己能幫助其他人活下去的行為,是褻瀆人性?」
這名元首激動的臉頰開始一陣紅一陣青。
「說到噁心與否,歡迎各位查閱距今三百年前的一段空難史。我沒記錯的話,南美洲安地斯山脈曾經有過一場真實的空難,活下來的人為了生存只能吃空難死去的同機旅客維生,直到終於獲得救助。不吃人肉就得死的險惡情況,有誰真的能說他們噁心?很不幸,像這樣的流亡,最惡劣的情況下,人類真的得面對人吃人的慘狀,請對這樣的現像先有心理準備。」
「…………」
「當然,剛才說的都是最惡劣情況,希望各國元首都能有個心理準備,不表示我們已經要面對了。為了避免更惡劣的人吃人情況發生,首先我們必須盡快建造出阿庫別瑞引擎,把地球和月球送到最近的天狼星,讓天狼星的重力場捕抓,開始繞著它轉,讓地球大氣重新獲取光熱能,讓植物可以繼續生長,維持食物練的運作。
當然,距離天狼星多遠的軌道對地球來說才適合,不會對地月的一切產生危害,必須依靠我們的科學家盡快計算出來,然後微控阿庫別瑞引擎把地球送到適當位置上,正式進入圍繞軌道。
接著,我們必須拼命向地下鑽挖,建造像太空站或是月球殖民區那樣的封閉地下城市,為了在必要時提供人們生存的地底空間。
所以請在必要時下定決心放棄地表,人類的未來和生存希望就在地底,讓地球和月球真正成為堅實的太空要塞,保護生活其中的人類。」
又有元首驚恐的問:「只有幾十天時間,我們有辦法做到這一切?!」
「地底城市可以慢慢來,不過阿庫別瑞引擎真的是人類唯一的希望,也是人類唯一的未來。要是做不到,不是一個人或兩個人,是人類整體要面臨滅亡的命運。甚至不必等到外星人來攻打,大家就得一起因為地球的冰封而死。」
「…………」
「不過就算是順利抵達天狼星,危機一定還沒有解除。
為了讓地球回溫並且儲存熱能,科學家說我們至少需要讓地球停留十天左右。
是至少十天,可能需要更久時間。
想也知道,一顆系外行星忽然出現,並且要在一個恆星系停留那麼久,一定會被外星人發現。
這十天,真的會是我們的生死難關,所以一定要做出心理準備。
我有什麼建議?各位所屬國家的兵工廠、現在就開始大量生產宇宙戰使用的各式氫彈,用來在宇宙施放猛烈煙火牆歡迎外星人的到來,並且得是足夠連續施放十天的量。
至於無能力生產氫彈的國家,我建議把兵工廠用來生產建造阿庫別瑞太空站會需要的物品,或是其他必要生活物資,分配給所有國家,協助人類的生存。」
所有人的臉色,一整個難看。
哥哥的雙手握著演講台兩側,嘆口氣:「各位元首,聽到這裡,希望各位已經完全明白了。真的是時候放棄國家民族的競爭意識,團結在一起合作求生了。我們人類千萬不能再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下去……」
  ………………
  …………
  ……
一小時之後,會議正式結束。
包括地震,海嘯,火山爆發,甚至是氣候異常……哥哥把脫離太陽系之後,失去所有外在穩定引力的地球可能面臨的所有情況說給這群元首聽,並且提供生存建議給他們。
當然,這所有情況和生存建議,都是兩個月來聽自各領域專家的意見。
各國元首和大使完全鐵青一張臉,不再多問或是多爭執,趕著搭專機回國,和自己國家的科學家與官員開會討論,為了生存開始奮鬥。
哥哥則是帶著夏美醬她們,進入分配給共和國大使和官員休息使用的房間。
他懶懶坐在床沿,把夏美醬抱在懷裡搔癢。
小聰明一直呵呵笑著,就像在主人懷裡被翻過肚子搓揉的可愛小狗。
機器秘書安靜站在牆角,如同一尊大理石像。
坐在牆邊椅子的元首雅溫,微笑的說:「辛苦你了。」
「還好啦,比我想像中的順利,沒有哪個國家元首不長眼的一直唱反調,真是鬆了口氣。」
雅溫微笑的看著他一會:「說真的,你的表現真的比我想像的還要好很多。」
哥哥戲膩笑著:「其實我的雙腳一直在發抖,尤其是跟一些人大聲時。」
「或許這樣說真的很奇怪,不過我現在真的一直想起我們初次見面那天的事,真的沒想到你會表現的這麼好。」
「那天的事啊……」
「我現在已經不再懷疑。你的確是三百年前,我們共和國的開國元首。」
他半開玩笑的說:「聽起來,我不必害怕會因為被當成冒牌貨而被槍斃了?」
「當然不會。」
「不過啊……說到那一天,竟然都已經兩個月啦……還真是懷念那段沒有這麼多事要做的輕鬆歲月啊……」
哥哥不再搔癢懷裡夏美醬小狗,只是抱著這隻乖乖的小聰明,陷入回憶……
人類走過的過去旅程,和掙扎著走向未來的旅程,就此開始……
  ………………
  …………
  ……
時間倒轉。
哥哥和夏美醬,一起抵達這個世界的第三天。
時間是晚上。
地球最高層軌道,屬於共和國政府的大型太空飛航貨運中心(太空站)。
像這樣屬於共和國的貨運中心,地球軌道上總共有四個。
不論是哪一個貨運中心,所有貨物不論是準備送回地球或是離開地球,都必須先堆積在這樣的貿易中心接受政府檢查,通過檢查之後再由太空貨船載運貨物離開這個貿易中心前往目的地,因此也能說是一個太空海關。
自然這樣的太空海關最忙碌的時候,是發射窗口來臨之時。
等著在同一時間前往火星和小行星帶的龐大貨物處理量,總會讓工作人員好幾天都沒辦法睡覺。
此外,從火星回到地球的發射窗口(抵達時間點),也會因為一大群火星貨船的返抵,讓所有人再次忙翻天。
也因此,這個太空海關的體積非常巨大。
為了讓更多太空貨船可以同時停泊,這個太空站被建造成長條形,內部空間自然也是無重力環境,方便貨物的搬移。
但是完全無重力的環境總不是那麼的方便,不管是工作人員的生活或是工作上的處理,因此還是要有一個區域保持時常重力狀態才行。
為了這樣的需求,太空站的正中央位置,有一個巨大的圓輪狀建築以太空站為中心持續轉動,那就是輪子狀的人工重力區。
這整個輪狀重力區的內部空間,規劃非常固定簡單。
正中央一條固定的通道存在、左右兩邊各一排房間的簡單建築規格。
不論到底是辦公的房間,堆放物品的倉庫,電腦之類重要設備放置的機房,或是廚房,餐廳,甚至是娛樂室,都一間間劃分清楚。
這許多的房間,有一間面對宇宙的漆黑生活室。
漆黑的室內有一頂大床,和一面落地窗。
落地窗外,是點點繁星的宇宙空間。
哥哥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的宇宙空間,雙腳張開,雙手抱胸。
夏美醬乖乖坐在床沿眨眼睛,腳邊光滑潔白的地面放著一根紙棒,安靜看著哥哥的背影。
哥哥終於緩緩開口:「宇宙,人類的終極邊疆……」
夏美醬依然乖乖看著哥哥眨眼:「…………」
哥哥忽然轉頭看著夏美醬:「大副?」
「?」
「宇宙是人類的終極邊疆,對不對?大副夏美醬?」
夏美醬乖乖點頭:「嗯,哥哥。」
哥哥皺起眉頭:「大副,不是說過要叫艦長才對?」
小聰明會意過來,趕緊說:「艦長!」
「好……」
哥哥重新回頭看著窗外,安靜好一會,才又認真開口……
「宇宙,人類的終極邊疆,
   這是星艦好哥哥號的航程,
   為了探索未知的奇妙新世界,
   尋找新生命和新文明,
   無畏的前往人類前所未至的新領域!」
說到這裡,哥哥開始像個正在面對交響樂團的總指揮,對著眼前的星空指揮起來,並且開始哼唱起『星際奇航:次世代』的主題曲音樂……
夏美醬一直乖乖看著哥哥邊哼唱邊指揮的背影。
哼唱結束之後,哥哥才開心的回頭:「好聽吧,我的夏美醬大副?」
小聰明乖乖點頭:「嗯,艦長。」
「回家之後,哥哥買一套影集,一起在客廳坐著看?」
「好~~~」
哥哥收起笑容,嚴肅起表情,重新看著前方的星空:「那麼,照慣例……星際日誌五五五五五號,今天星艦好哥哥號收到來自蘿莉星球的求救訊號,遭受萬惡觸手怪的攻擊,全星球所有蘿莉為此陷入水深火熱之───」
小聰明眨著雙眼:「艦長,什麼是觸手怪?」
哥哥嚴肅看著窗外繁星:「我的大副夏美醬,不要問比較好。」
「??????」
「因為關於觸手怪到底是什麼,要是艦長哥哥說出來,還是小蘿莉的妳一定會害怕……」
「??????」
「好吧,簡單說,觸手怪長的像章魚的手,是喜歡纏著像妳這樣的可愛小蘿莉和蘿莉星人的可怕怪物。」
夏美醬的雙眼開始發亮:「喔?是章魚的手……」
「對所有小蘿莉來說,觸手怪是萬惡的根源,知道這些就已經足夠,其他的等妳成為大人自然會知道,這樣懂了嗎,我的好大副?」
夏美醬趕緊點頭:「嗯!」
「那我重來一次……咳!星際日誌六六六六六號,今天星艦好哥哥號收到來自蘿莉星球的求救訊號,遭受萬惡觸手怪的總攻擊,全星球所有蘿莉為此陷入水深火熱之中,逐一被抓住,陷入無盡痛苦的失神潮吹領域無法解脫,所以向本艦發出求救訊號。」
小聰明趕緊問:「艦長,什麼是失神潮吹?」
哥哥嚴肅看著窗外繁星,說著很可怕的話:「先不必問。因為等妳長大,哥哥一定拼上性命讓妳體會到失神潮吹的威力,讓妳在失神過後瞭解潮吹到底是什麼。」
聽不懂的夏美醬,很認真的點頭:「嗯……」
「簡報說到這裡,妳是否同意前往拯救蘿莉星球的所有外星蘿?我的大副?」
「是的,艦長。」
「那好,設定前往蘿莉星球的航道,曲速一萬級。」
夏美醬舉起雙手,在空中亂按:「設定好了,艦長。」
「出發!」
夏美醬又開始在什麼都沒有的空中亂按:「開始飛了。」
哥哥立刻轉身:「好!不愧是曲速一萬級,我們已經順利抵達蘿莉星球!」
夏美醬乖乖點頭:「嗯!」
哥哥立刻轉身對著夏美醬,雙腳開始左踏又踏的左右移動,雙手還作出如同毒蛇的模樣:「星際聯邦派來的絕地武士夏美醬啊,我就是哥哥觸手怪,拿起妳的光劍吧,因為哥哥觸手怪即將對妳展開潮吹攻擊啦~~~」
「觸手怪,我就是星際聯邦好哥哥號派來的絕地武士,絕對不會被你打倒!受死吧!」然後夏美醬拿起腳邊地上的紙棒,從床邊站起來,開始揮舞,並且用嘴巴發出光劍的聲音,「嗡!嗡!嗡!嗡!嗡!……」
哥哥快樂的快步跳到夏美醬面前。
紙棒對蛇狀雙手,就此打起來。
他們兩人戰的正酣……
忽然有冰冷聲音傳來,是站在門口的小夏美:「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哇?!嚇我一跳……」哥哥沒注意到小夏美,趕緊轉頭看去。
小夏美雙手抱胸:「喂?你在對夏美做什麼?」
哥哥不好意思笑著:「沒有啦,只是跟夏美醬一起玩。」
夏美醬拿著紙棒,眨著雙眼乖乖向小夏美說:「跟哥哥玩星艦好哥哥號和絕地武士,要打敗觸手怪拯救蘿莉星球。」
「真無聊,你都幾歲人了,還帶夏美這樣的大天才玩這麼無聊的幼稚遊戲?」
哥哥皺起眉頭:「嘖,一起玩怎麼會無聊?妳是從不跟家人玩遊戲喔?」
「讀書學習都來不及了,還玩什麼啊……」小夏美翻著白眼向他們走去,直走到夏美醬面前,才露出友善微笑:「夏美,妳會覺得無聊嗎?」
夏美醬再次眨著雙眼說:「不會啊。」
小夏美很友善的微笑說:「走吧,大媽媽終於來了,我帶妳去見她,順便吃晚餐。」
夏美醬轉過頭看著哥哥,乖乖等待哥哥:「…………」
哥哥雙手交抱胸前,原地瞇著眼:「先是讓我們很可憐的睡太空船,接著把我們軟禁在這個房間兩天,現在大元首總算願意放下身段過來見我們啦?」
小夏美同樣瞇著眼,瞪著哥哥,沒好氣的:「你能有地方睡覺就很好了,還抱怨?」
「照輩分,該是她立刻趕來見我吧?怎麼還要我苦等她三天?」
「輩分?看在你的輩分,我請大媽媽帶些水果過來給你三柱香,順便燒些冥紙的見見你,怎麼樣?」
哥哥雙手叉腰:「哎呀?!妳個小娃兒……」
小夏美依然瞇著眼:「就算你願意,這個太空站可還規定不能點香燒紙咧,你吃自己吧。」
哥哥不耐煩的伸出右手,抓著夏美醬脖子後面的衣領,像抓小狗脖子般提起來:「好啦,走吧!走吧!」
被哥哥提起來的夏美醬像隻乖乖的小狗,只是看著前方眨眨眼。
小夏美原地又叫又跳的伸手比去:「呀啊啊啊啊啊~~~~~~」
哥哥和夏美醬小狗都轉頭看去。
哥哥更是直接問:「怎麼?」
「你怎麼這樣啦?!」
「怎樣?」
「你在對夏美作什麼?!」
哥哥微笑的說:「就抓著夏美小狗帶走啊?」
「還不快放下?!還不快放下?!」
「為什麼?」
「哪有這樣把人提著走的?!」
「可是夏美醬很像可愛小狗,這樣提著走很可愛也很好玩,對不對啊,夏美醬?」
夏美醬小狗眨眨雙眼:「很好玩啊。」
「哪裡可愛好玩了?!反正快把夏美放下啦!」
「嘖,真囉唆啊……」
「快放下啦~~~~~~!!!!!!」
夏美醬小狗終於重回地板。
小夏美趕緊伸出手,保護般的把夏美醬牽著走,哥哥也跟在她們後面。
走出房間門,進入明亮的走廊,立刻有兩架全自動化的低矮小型機器人和兩名三十來歲男性跟在最後面。
機器人大約只有五十公分高,外觀看起來都一樣,方形身體,坦克那樣的雙履帶,具有警備機能,此外也可以用來進行基本的迎賓招待。
至於那兩名男性則都是太空站的警衛人員,全是東方人,體格健壯,半句話不說,一看就知道專門負責警衛工作……
一直回頭的哥哥,看著他們打量:「你們是員警或是軍人?」
那兩名男性依然半句話不說,只是默默跟在後面走。
看他們這樣,哥哥終於放棄的不再看他們,重新看著前方牽著夏美醬的小夏美,和她們一起走去。只是當他們走過每一扇門,門前都會站著一名明顯是護衛的黑衣人,直盯著哥哥看……
哥哥感嘆的說:「還真是步步崗哨?」
小夏美略帶驕傲的說:「當然,是大媽媽來了啊,她可是元首。」
哥哥轉而詢問:「說起來,聽妳剛才說的,都三百年過去,還有在燒香拜拜啊?」
小夏美頭也不回,直接沒好氣的說:「你以為我們華人做這種事多久了?多燒個三百年的香算什麼?這可是華人慎終追遠的優良文化表現咧。」
哥哥苦笑了:「是這樣說沒錯啦……」
「我跟你保證,現在這個時代就是再三百年過去,華人照樣鮮花水果對著祖先牌位燒香拜拜。」
「哈哈……」哥哥苦笑幾秒,「那現在的這個家族有在燒香拜拜?」
「如果是指每天在家給祖先牌位燒香拜拜,這就不一定了。有人會,有人不會。不過每年的掃墓日,家族大部分人還是會集合在地球上的祖廟給你們掃墓,順便聚聚聊聊。」
「一定很多人吧?說起來,這幾天我在房間無聊時有計算過。」
「計算過什麼?」
哥哥沾沾自喜起來:「三百年過去,計算我的後代大約有多少人?如果是以二十歲就生育的標準,並且每個後代固定生兩人,三百年過去應該是十五代,並且從老到幼總共四代人現在還生活著,這四代人加起來總共四十三萬人……根本是個城鎮規模了?」
小夏美冷冷的說:「差不多啦。我的確被媽媽帶去參加過幾次的掃墓,每次大概都幾十萬人參加,一團混亂。甚至有很多那種搞不清楚是不是自家人的都跑來了,只好規定要參加掃墓的人都必須先在入口當場驗個遺傳基因再說,確認帶有你的遺傳基因特徵才能入場。」
「場面真大啊……」哥哥再次偷笑竊笑起來,「不過經過這麼多代,竟然還能驗出我的基因啊?」
「當然可以,因為你的基因有些部分的排列很特殊,一定會遺傳到,就像親筆簽名一樣。」
哥哥好奇的問:「是什麼特殊排列啊?」
「沒什麼,只是單純排列問題而已,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段獨特的基因排列。這樣的排列要消失或是被其他不同排列取代,往往要過個近千年以上的傳承才有可能。」
「不管怎麼說,看來我的遺傳基因真的成為枝繁葉茂的家族樹了……」
「是啊,每次的掃墓都前後好幾天,才能讓大家拜完。甚至我們家族的掃墓,已經是世界性新聞都會報導的大事咧。就是一些盟邦國家的總理或是大臣之類都會來上柱香,順便外交一下。」
「不過你說的祖廟,說穿了是家族墓地吧?原來我還有墳墓啊……還以為掛過去之後,就隨便丟在路邊讓狗啃?」
「怎麼可以這樣做?!」小夏美說的既認真又反感,「無辜小狗被你毒死怎麼辦?!」
哥哥瞇起雙眼:「妳個小娃兒~~~大人真的會生氣喔?」
「好啦,好啦……不是只有你,那裡是個大墓園,三百年來大部分家族成員骨灰都放在那裡。當然也包括了曾經養過的小貓小狗之類的心愛寵物骨灰。」
「三百年份啊?十來萬份骨灰也有了吧?聽起來怪陰森的……」
「是很陰森,樓上樓下的越蓋越多層,鬼故事也一直不斷。」
一直安靜聽著的夏美醬,雙眼開始發亮:「真的有鬼?」
面對夏美醬,不同於面對哥哥,小夏美非常友善的微笑:「都是些沒有實際證據的鬼故事,想聽嗎?」
雙眼完全發亮的小聰明,對小夏美乖乖點頭:「我想!」
哥哥心理忍不住對這隻小聰明嘀咕:妳想聽什麼?搞不好是瑪莉不甘寂寞的跑出來辦深夜演唱會,不然就是妳雙腳伸直躺平之後嫌另一個世界無聊,半夜飄到墓園晃蕩被撞見咧……
小夏美繼續微笑的說:「那麼跟大媽媽吃過晚飯,回到房間之後我再說鬼故事給妳聽?」
小聰明亮著雙眼點頭:「嗯!嗯!」
哥哥繼續問:「那裡本來是什麼用地?亂葬崗?陰水區?」
小夏美沒好氣的說:「瞧你這麼迷信。」
哥哥也瞇起雙眼:「年輕人,就算是個天才,還是千萬不要看不起這個複雜世界啊……華人數千年的風水學,總有它的正確道理在。」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祭拜你們的那間祖廟,位置就是蓋在你那棟山上房子所在的地方啦。」
「靠?!房子那裡?!又變成墓園啦?不是空軍基地嗎?」
「空軍基地?」小夏美皺起眉頭,「你這一說……我記得資料好像說過曾經是空軍用地……」
哥哥也忽然想到,並且忍不住心想:啊……會鬧鬼,該不會是那隻佔據山頭的胖貍貓故意搞鬼,整活人取樂吧?
他們越走越靠近前方一扇裝飾華美的門前,一看就知道是所謂的招待貴賓用的房間。
這扇門的左右各有三名一看就很強壯的男人站崗,表示裡面絕對有重要人物在,才需要這麼嚴密看守。
小夏美再次抬起頭,冷冷看著哥哥說:「喂?」
哥哥也瞇起雙眼低頭看去:「啥?」
「我很認真的跟你說,大媽媽很忙的,好不容易才親自撥空過來見你,千萬不能對大媽媽沒禮貌,知不知道?她是這個國家現在的元首,要是你亂來讓她不高興,到時我可沒有辦法保護你。」
哥哥繼續瞇著雙眼:「是她不能對我沒禮貌吧?」
「反正算我拜託你,千萬不能沒禮貌,知不知道?」
「好啦好啦……」
說到這,他們正好來到門前。
電腦控制的這扇門偵測到這群人,自動開啟。
裡面是個紅色中國風格的豪華餐廳,平常只有招待貴賓才會被使用。
其中一面牆壁同樣是整片的落地窗,可以清楚看見外面的點點繁星。
中央有張可以坐上十個人的大圓桌和黑漆木椅,並且已經有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胖女性坐在上面,看起來就很溫和又客氣,好像是個很溫柔的胖阿嬤。
這個中年胖女性的右後方,恭敬站著一名穿著秘書服的苗條美麗女性,大約二十歲,面無表情,沒有眨眼,站姿挺直又標準,如同希臘羅馬文化的大理石雕像。
至於貴賓室的牆壁邊,則是安靜站著兩名同樣東方臉孔的中年女侍從。
小夏美帶著哥哥和夏美醬進入這個餐廳之後,背後的門就此自動關上,讓跟隨的兩名男人和兩架機器人乖乖留在走廊看守。
這名中年女人友善微笑的站起迎接眾人:「歡迎,請隨便坐,一起用晚餐。」
哥哥直接說:「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眾人就此在女侍從和女秘書的協助下,一起坐到圓桌邊。
她們開始為每個人擺放碗筷,添白米飯,倒果汁飲料,並且把各式熱騰騰的中華料理逐一端上圓桌。
這名微胖的中年女性一直看著哥哥和夏美醬,微笑的仔細觀察他們。
哥哥也看著她說:「聽小夏美說,妳叫雅溫,沒錯吧?」
「是的,這是我的名字。」
「聽說妳是共和國現任元首?」
雅溫微笑點頭。
「那麼妳應該知道我們是誰?」
雅溫微笑的說:「你們的指紋核對和基因報告已經出來,我們的科學家說指紋完全正確,基因特徵也完全沒有任何錯誤,百分之百是同一個人才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結果。」
「都三百年過去,指紋和基因鑑定還要三天啊?」
「其實科學家剛拿到你們的指紋和頭髮,科學檢查報告就順利出來。會讓你們留在客房等到今天,在於我們的安全部門這幾天在進行徹底檢查,關於你們二人的遺骨有沒有被盜竊的跡象。」
「做的真徹底啊……然後?」
「初步報告是沒有。」
哥哥開玩笑的問:「那現在妳打算怎麼辦?把本該已經成為骨頭的我們送進棺材,讓我們回到該去的地方?」
雅溫微笑的繼續說:「我們的科學家和相關負責調查的人都說,絕對不能排除你們兩人是複製人的可能,非常反對讓我跟你們見面。」
「真多疑啊……」
「說實話,如果我真的這麼多疑,我根本不會來這裡跟你吃這頓飯。」
「有道理。那麼妳相信我們兩人是本尊了?」
雅溫微笑的沈默了,看著哥哥近十秒,才轉過頭看著小夏美:「媽媽知道自己已經問過了,不過我必須再問妳一次,妳真的回到三百年前,把他們兩人帶來了?」
小夏美看著媽媽,認真的點頭:「我真的是用超光速的原理進行時空旅行,把真正的夏美和建立這個國家的祖先帶過來了。」
雅溫媽媽繼續溫柔的問:「把阿庫別瑞和時間旅行的科學技術教給我們國家的科學家,好不好?」
小夏美低下頭,默默的搖頭,然後才說:「我絕對不會交出去。」
雅溫媽媽露出失望的表情:「為什麼?」
小夏美低著頭,認真的說:「你們一定會把阿庫別瑞的技術交給軍人,用來戰爭,殺死很多人……」
雅溫媽媽溫柔的繼續向小夏美說:「我們有了強力武器,才能保護自己啊?」
小夏美卻一點都不遲疑的說:「我學到的歷史大事都在說一件事,越是擁有先進技術的國家,越是會主動發動戰爭,而不是用先進技術保護自己……大英帝國是那樣,納粹德國是那樣,在亞洲崛起的日本帝國是那樣,之後美國是那樣,歷史上更多國家也都是這樣……」
雅溫媽媽只是溫柔的看著小夏美。
小夏美也只是低著頭,一臉的認真倔強……
雅溫媽媽只能轉移話題,看著哥哥和夏美醬:「吃啊?大家吃啊?」
哥哥微笑的說:「那就不客氣了。」
眾人拿起碗筷,開始夾菜吃飯。
哥哥邊吃邊說:「沒想到經過三百年,筷子這種東西還存在?」
雅溫媽媽溫和的說:「我相信這是因為刀叉湯匙再怎麼用,永遠都沒有直接夾取食物的筷子方便。就某方面來說,筷子可說是我們中華文化貢獻給全世界的最偉大發明之一。」
「聽起來是有點道理……」
小夏美冷冷的問:「不然你以為這個時代的我們怎麼吃飯?」
哥哥嘻笑著說:「躺著讓機器女僕餵?」
「你想的美咧。」
雅溫媽媽斥責的開口:「小夏美?怎麼可以這樣說話?」
小夏美低下頭,安靜扒飯。
雅溫媽媽帶著歉意再看著哥哥:「這孩子教養不好啊……」
哥哥邊吃邊轉頭,看著漆黑窗外的點點繁星,就是夏美醬也一起轉頭看去:「說起來,對我來說雖然已經三百年過去,我還是有訝異的事,那就是沒想到我竟然真的能在太空吃飯。在我那個時代,想在地球以外的地方吃飯,除了太空人,根本是科幻奇想咧。」
「不論去到哪裡,人類總是需要吃飯。」
「是這樣說沒錯啦……說起來,還有另一件我訝異的事,那就是三百年過去,人們穿的衣服跟我那個時代相比,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只是小地方的花樣風格和用色不同。」
「因為一般人們穿衣服的最基本目的,總是為了保暖和庇體,剩下的只是小範圍的美術問題而已。」
哥哥同意的笑著點頭一會,開始思考要怎麼說出關於萬有在夢中告訴自己的事,不過想到現在正開始吃飯,所謂的吃飯皇帝大,還是只能說:「妳喝酒?」
「有時我會小酌幾杯。如果你想喝,我可以立刻讓人準備?」
「等吃完這頓飯,讓女孩們回房間玩,我們一起看著窗外的星空喝幾杯,聊一聊,怎麼樣?其實我有些事想告訴妳,想讓妳做出準備。」
雅溫媽媽微笑的沈默一會,然後才說:「其實我也想私下與你聊聊……」
  ………………
  …………
  ……
半小時後,兩隻吃飽的夏美手牽手回到分配的臥室說鬼故事。
女侍們拿來一瓶葡萄酒,一些水果,把餐桌收拾好,一起離開。
華美的餐廳內除了服務和警備用的機器人,只剩哥哥和雅溫和戰在牆邊的大理石女秘書,一起喝著小酒,坐在窗前木椅看著漆黑星空。
哥哥忍不住好奇轉過頭,看著一直安靜站在牆邊的大理石女秘書:「我知道這樣說很沒有禮貌,不過是不是我看錯了,她好像沒有眨過眼睛,也沒有呼吸?」
雅溫微笑的說:「她是我的個人秘書。」
哥哥趕緊回頭,為自己的言行:「抱歉……」
「不用道歉,因為她的確不是人類,所以沒有眨眼,也沒有呼吸。」
哥哥立刻轉頭重新看去:「咦?!」
「她是商業服務用機器人,我都直接叫她秘書,實際上作的都是些管家工作,或是招待客人和幫忙搬移運送東西之類的簡單事情。」
哥哥睜大雙眼打量:「喔……三百年過去,這個世界終於有貨真價實的機器人出現……難怪看起來就是怪怪的……」
雅溫微笑告訴他:「看起來怪怪是故意的。有設定過讓她看來就是不正常,絕不眨眼,沒有多餘動作,非常標準的站姿,就是要讓人們立刻發現她完美到不正常而產生警覺,才不會忽然發現它是機器人而心生反感。就我所知,連秘書在內,這樣的擬真機器人目前全世界只剩幾架,其他都停機保存或是已經銷毀。」
「為什麼?」
「有種種原因。首先是因為外表已經可以做的完全像真人,要是不注意的話可能會交談好一會才猛然發現自己正在跟機器人說話,大部分人們都不喜歡這樣的情況,另外也是因為太像真人的機器人,容易被有心人拿去作惡事,危險性太高。」
哥哥繼續睜大雙眼瞪著秘書看:「可以理解……那麼應該有很多沒有人類外表的機器人吧?」
「當然有,不過都只能做些基本簡單的工作之類,沒有像秘書這樣多功能的仿真人機型。」
「又是為什麼?」
「因為太強大的人工智慧發展到最後,真的會對人類生存帶來威脅,甚至完全取代人類,所以二十年前全部國家一致同意,完全禁止彷真機器人的製造、發展和販賣。」
哥哥繼續盯著秘書看:「看來就是三百年過去,人類擔心的事也差不多啊……」
雅溫微笑沈默一會:「你們那個時代就有機器人存在?」
「對我來說沒有所謂的機器人,更不要說這種完美的二足步行技術,最多只算是會自己移動的機器,還有一些相關議題討論而已……」哥哥重新轉回頭,看著雅溫:「對了,我能問嗎,小夏美是怎麼回事?她好像很孤獨?」
「那孩子沒有跟你說過自己的事?」
「沒有。」
雅溫沈默好幾秒,只是看著星空,明顯在思考什麼,終於決定開口:「其實那孩子是我親生的。」
哥哥立刻轉過頭去:「真的?!」
雅溫也微笑的轉過頭,看著他:「當然。因為不像我?」
「我沒記錯的話,小夏美好像是複製人?怎麼會是妳生的?」
雅溫訝異的略微睜大雙眼:「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她前來我的時代找我們的時候,有跟莉貝亞和另一個長大的夏美說過,我才會知道。」
雅溫好奇的問:「是莉貝亞元帥?」
哥哥笑了:「元帥?我想應該沒錯。說到長大之後的莉貝亞,穿著元帥服的確是威風凜凜,看過她的英姿之後很難遺忘。」
雅溫一直盯著哥哥打量:「…………」
哥哥好奇的問:「怎麼?」
「莉貝亞元帥是個怎樣的人?」
「個性嗎?堅強,勇敢,認真,很少微笑……不過很可靠。」
雅溫輕描淡寫的問:「莉貝亞元帥幾歲了?」
哥哥笑了:「九歲左右……呵呵……」
雅溫一直盯著哥哥看:「只有九歲?為什麼你說的好像她很老成?」
「呵呵……說了妳不會相信。」
「說說看。」
「莉貝亞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是個九歲孩子,其實已經一百多歲,應該沒有什麼風浪她沒見過,所以非常可靠,很多事我都得依靠她的意見,妳相信嗎?」
雅溫沒有回答,只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再問:「說到小夏美,你對於所謂的基因複製人有什麼樣的看法?」
哥哥歪起頭,思考一會:「複製人一直是道德問題,還有宗教上的倫理問題,尤其是關於所謂的生命靈魂。至少在我的時代是這樣,不知道經過三百年的現在如何?社會觀感不反對這個問題?」
雅溫依然沒有回答,繼續詢問:「所以你反對複製人技術?」
哥哥輕淡的說:「我?說不上支持或反對,因為和我無關。那妳呢?一定不反對複製人吧,才會生下小夏美。」
雅溫只能微笑的說:「的確是……」
「所以這個時代已經接受複製人的存在?」
雅溫微笑的說:「不,依然不接受。」
哥哥好奇起來:「不接受?」
「家族裡的人非常反對讓我生她。就是生下之後,家族裡的人還是很排斥她。」
「那又為什麼……?」
「有許多原因……總之,因為隨著我的位置越爬越高,自然也越來越忙,一次次錯失機會,另外也越來越想要一個親生的孩子,就不顧家裡眾人的強力反對私下使用基因複製技術。我是希望能好好教育小夏美這個孩子,在她長大之後可以用她的聰明智慧再次把這個家族帶向一個更好的未來,但是我卻一直忙碌政事,無奈的把這孩子冷落在一邊……」
「原來如此……」
「那孩子是個好孩子,對你的態度絕對不是有意,只是太寂寞了,加上家族裡太多人對她有敵意……她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態度上才會一直具有敵意。」
「她沒有朋友?」
「我有試著為她找幾個同年紀的朋友,都是家族內的孩子,但是……唉……說起來終究是我的錯……」
「對了,她幾歲啊?我記得聽她說過,好像快要二十歲了?」
「小夏美這孩子已經十六歲了。」
「都已經高中生了,為什麼看起來才十歲?」
雅溫微嘆口氣:「畢竟夏美祖先的遺骨已經放三百年了,基因細部出現許多無法控制的缺失……」
哥哥恍然大悟瞭解的點點頭,喝口酒。
雅溫微笑的主動開口:「剛才那些話,可是這個家族的機密。要是複製人的事傳出去,可會成為被外界指責攻擊的醜聞。」
「我能想像的到。」
雅溫依然平靜笑著,淡淡的說:「所以你要是不能真正取信我,讓我相信你真的來自三百年前,就要跟這些秘密一起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哥哥驚訝的笑了:「妳逗我啊?!」
雅溫保持同樣的溫柔微笑:「我非常認真。」
「真可怕……」哥哥無奈苦笑著,喝口酒。
「順便提醒你,雖然我們知道你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不過要是你打算赤手攻擊我,在你動手之前,就會先被牆角待命的警備機器人用雷射擊倒。」
哥哥苦笑著轉過頭,看著安靜停在牆角的方形機器人:「看來我最好別有任何怪動作了?」
雅溫微笑點頭。
「好吧,既然我非死即活……剛才妳有提到希望讓小夏美帶領這個家族走向一個更好的未來,那麼這個家族現在還好嗎?」
「知道越多,對你越危險。你真的不怕無法脫身?」
「是會擔心,不過不怎麼怕,因為我不是冒牌貨。要是妳認為我是假貨,也只會是妳的認知問題,不會是我的問題。」
「就算你這樣說,我真的就能相信你的身份?」
「我說妳可以相信我,妳就真的願意完全相信我?」
「我不是個聰明的人,我是個看重自己內心感覺和直覺的人,我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我的理智一直告訴我:你一定是敵對我們的某國家製造出來的複製人,為了滲透我們政府,應該小心你。但是我的心卻一直告訴我:你的確是那位開國者……」
「那麼信或不信,真的要看妳怎麼想了。」
躺在椅內的雅溫,喝口小酒,然後轉頭認真看著坐在另一張椅上的哥哥:「你幾歲?」
「十九。」
「你可知道,你自己的未來會做什麼?」
「我想妳對我的測試正式開始了吧?」
「是的,請你回答。」
「以後的我,會協助女孩們創建這個共和國。」
「你怎麼知道自己的未來?」
哥哥半開玩笑的說:「從這個世界的歷史書籍知道的,因為我也是複製人啊,呵呵……好吧,妳應該聽說過關於時光車的故事吧?本來我也不知道共和國的事,但是時光車把我帶到百年後的世界,讓我知道這個家的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前因後果大致就是這樣。不過對我來說,那也是另一段往事了……」
雅溫媽媽微笑的開口:「為什麼要把你帶到百年後?」
「因為我早死,夏美那隻大天才想讓我活久一點,哈哈……」
「那麼你在那個百年後的未來,發生什麼事?」
哥哥注意到:「問這麼詳細?妳知道細節嗎?」
雅溫媽媽依然和氣的微笑:「請盡量說說那時候發生的事。」
「經歷什麼事?就大家吃吃喝喝,東聊西聊,讓我瞭解這個共和國怎麼建立,並且參加閱兵,大概這樣?」
「當時有哪些老人在?」
「奈高,莉香還有愛娃。」
雅溫微微點頭:「除了他們,當時還有誰一直陪著你?」
「還有誰?」哥哥思考幾秒,「就長大的夏美吧?」
「只有長大的夏美?」
哥哥思考幾秒:「真要說的話,狐狸妹妹應該也算在內?」
雅溫繼續問:「你有沒有提拔過誰?」
「提拔誰……」哥哥覺得這問題很奇怪的笑了幾聲,然後才想到,「……說到這,我好像幫了雅志和亞清?」
「他們最後應該升官了吧?官階是什麼?」
說到這件事,哥哥落寞起來:「說起來,他們最後應該還是沒有升官……」
雅溫又追問:「為什麼有你的幫忙,他們卻沒有升官機會?」
哥哥再次好奇起來,直看著雅溫:「咦?妳怎麼知道這些事?好像知道的很詳細?這些事在家族內有流傳的這麼廣?」
「我的確知道不少,所以請一定要告訴我,為了你的清白。」
哥哥好奇的直盯著雅溫看:「好吧……他們應該沒有升官的機會,因為雅志和亞清已經消失了。」
「消失?死了嗎?」
「簡單說,就是未來改變了,所以那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
「你跟大家吃吃喝喝之後,還有發生什麼事?」
「閱兵吧。」
「有沒有誰再次出現?」
「誰再次出現?妳是說小咪?」
雅溫終於不再發問,只是一直看著哥哥,依然滿臉的溫和微笑。
不過,原本帶有應酬般虛假的微笑,現在已經逐漸成為真正的溫和微笑。
看雅溫這樣,哥哥好奇的問:「怎麼了嗎?」
「真是不可思議……」
「不可思議什麼?」
「因為你竟然會知道這些事?小夏美沒有騙我,你真的是本人吧?」
「我知道這些事不奇怪。反而我更好奇妳怎麼會知道?」
雅溫直看著哥哥好一會,才轉過頭一聲:「拿過來。」
牆壁邊,一個低矮的服務用方形機器人立刻移動到雅溫面前,並且開啟頂蓋開口,浮出一本大約五公分厚,並且老舊到完全泛黃的書。
雅溫很小心的彎下腰,伸出雙手拿起這本老書,遞向哥哥,讓他看:「我最後的問題,你知道這本書?」
看著封面四個大大的字,哥哥立刻叫出聲音:「啊~~~?!我的奮鬥?!這不是我的日記嗎?!」
雅溫非常感動的說:「立刻就知道,真的是本人……?」
「哇……我的日記流傳三百年啊?!」
雅溫感動的微笑點頭。
哥哥更加好奇的左看右看:「怎麼這麼厚?原本只有薄薄一本啊?」
「因為你把很多空白本裝訂在一起。」
「我竟然寫這麼多啊?!」
雅溫既感動又哀傷的說:「不是每一天都寫,不過你還是斷斷續續的寫到過世前幾天。你經歷過的所有大事,痛苦抉擇,還有一些你不願意做卻不得不做的事,都有寫出來並且解釋,作為你人生的個人紀錄……當然,關於你經歷過的時間旅行,經歷的許多神鬼怪物事情,也都寫在裡面。」
「我都要佩服我自己的毅力了……」
雅溫感動的繼續說:「剛開始,這只是你個人的日記。不過隨著你一直寫下去,這也變成一本你寫給後代領導者的書。你知道自己來日不多的時候,希望後代坐上領導位置的子孫都要看過這本書,從你的經歷學習,或是不要再犯跟你同樣的錯,希望我們可以繼續開創一個更好的共和國。」
「這樣啊……」
雅溫感動的點頭:「因此這也是一本私下一直流傳在共和國元首手中的書。不要說外人,就是家族內知道這本書的人都相當稀少,更不必說詳細內容。」
哥哥苦笑起來:「喔……那要是我沒能回答妳所有問題不就慘了?」
「我會立刻要門外的護衛進來,把你交給情報單位,讓他們拷問你,還有你們對小夏美做了什麼,怎麼矇騙她並且接近她身邊,最後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
「我真的要冒冷汗了……」
雅溫再次微笑的把這本書遞上,並且是絕對恭敬的態度,想讓這本書回到本人手中。
哥哥立刻伸手要接,但是手伸到一半……
「還是算了。除了開頭幾十頁,對我來說應該都是些未來的事,我看了不會有好事。」
雅溫點點頭,默默的重新把這本書放回機器人頭上,讓它收回體內:「回到元首專機的第一安全庫,等候我的命令,或是我死亡的消息傳來,再主動前往下任元首面前。」
這個機器人收到命令,立刻快速離去,消失在室內。
「好吧,既然確定我不是冒牌貨,是真正來自三百年前的老祖先,妳願意相信我說的話了?」
雅溫微笑的說:「當然疑慮還是有,多多少少的,不過現在我的確比較願意相信你的身份。」
「那麼妳準備好要跟我談那些事了?關於我曾經先跟小夏美說過的那些事?」
「那些事?什麼事?」
「我有先跟小夏美說過,要她轉達給妳,她沒有跟妳說?」
雅溫真正困惑的搖頭:「沒有。」
「好吧,我猜這隻小不點是認定我在說夢話……」哥哥無奈的喝口酒。
「是什麼事?好像是什麼很重要的事?」
「妳有看過我的日記,應該知道什麼是萬有?」
「是類似神那樣的超然存在?」
「你相信類似神的萬有存在嗎?」
雅溫沈默一會:「說實話,我不太相信,總覺得有太多的疑點,只是宗教信仰般的神話傳說……」
「那麼我在日記中寫的時間旅行也不太相信,有太多的疑點?」
雅溫沈默了:「…………」
哥哥很認真的說:「不管妳本來是否相信,最好現在開始相信。因為萬有告訴我,人類就要被外星人攻擊,進而滅亡,該是時候準備宇宙流亡了……」
他開始述說夢中的所見所聞。
從聯合國大會的爭吵,說到冥王星軌道外待機的數千顆外星圓球甦醒。
再從外星圓球的甦醒,說到小隕石區的死亡攻擊,火星的毀滅,然後人類為了生存,帶著地球和月球開始宇宙流亡,進行屬於人類全體的超光速遠征……
雅溫一直專心聽著。
隨著越聽越多,她也開始變了臉色……
「……萬有告訴我的,只有這些啦。」好不容易全說完的哥哥喘口大氣,一口氣把杯子內的葡萄酒喝光。
「竟然會有這種事……外星人真的不懷善意……」雅溫深受震撼的慢慢躺回椅子,看著眼前的星空好一會。
「所以妳願意相信我說的話?」
「當然有些疑惑……不過我覺得你所說是真的……」說到這,雅溫才又轉頭看著哥哥問,「外星人為什麼要對人類展開攻擊?」
「不知道,萬有沒有告訴我。搞不好外星人天生就是強力獵殺者,或是看到可能威脅他們生存的宇宙物種開始冒頭就先拔除消滅再說,所以我們問為什麼根本沒有意義。畢竟看看我們地球的自然界,本來就是勝者生存,弱者淘汰……宇宙文明說不定都是這樣運作。」
雅溫再問:「你在夢中,真的沒有看見和平相處的可能?」
「我沒有看見。甚至我連外星人長怎樣都沒見到,只有用來殺害人類的機器圓球而已。」
「那麼遠征之後發生的事?」
「遠征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萬有就沒有告訴我了。可能是那之後的未來也很難預料吧?畢竟我們都把地球和月球帶著跑了……呵呵呵……」
雅溫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再次躺進椅子中,看著星空,明顯開始思考。
看她這樣,哥哥給自己倒杯酒,等待好一會才打破沈默:「妳在猶豫該不該相信?」
「還有更多其他的事……」
哥哥直接說:「不知道離那一天還有多少時間,快點動手準備吧。」
雅溫沈默一會才說:「沒有這麼容易……這是從沒發生過的人類歷史大事。光是要怎麼在沒有實際證據的情況下說服其他國家,本身就是大問題。」
「妳知道嗎?這三天其實我一直想著這件事。關於妳的問題,我其實也有想過。我得到的答案是:為什麼要說服其他國家?我們共和國單獨做出準備,難道不夠?」
雅溫轉頭看著沈默的哥哥。
「就我在夢中看到的情況,外星圓球的移動速度再快,也不可能短短幾天就從冥王星抵達地球。所以等外星人真的開始屠殺小隕石帶,那些國家自然知道要配合我們。」
「但是……這樣他們會損失那段寶貴的準備時間……」
「讓我們換個方向思考,現在只有我們幾個人知道這件事,要是告訴其他國家的元首,他們一定會跟他們的幕僚討論,到時誰能保證他們某個人不會把這些消息散播出去?尤其是外星人會不會正在密切監視人類?要是他們發現人類已經知道有個準備用來屠殺人類的圓球,會不會讓他們改採其他我們無法預料的手段?或是再也不等的立刻就殺過來?到時只怕我們的處境會更艱難。最理想的情況,就是不要讓外星人發現我們正在準備應對這一切,才能確保事情順利發展。」
雅溫露出微笑:「你果然已經都想過了……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做?」
「首先,既然只有氫彈才能傷害他們,一定要開始大量生產大大小小各式軍用氫彈,軍隊才能面對這場戰爭。另外也必須開始儲備各方面的維生物資,順便找各種理由把我們共和國的人從火星或是小隕石區帶回地球,像是發現什麼危險的太空突變病菌,用這類藉口說服他們。」
「這不容易。一定會被醫療人員揭穿是謊言,願意回來地球的人一定更少,說不定沒有。」
「我知道,所以不管什麼藉口都行,不一定要以病毒這件事來說,重點是一但事情過去,就換我們大聲說已經警告過大家,是他們不願意回來,政府沒有責任了。」
雅溫沈默點頭。
「接著,我想也必須開始注意──────」
雅溫微笑的舉起手:「不必再說了。」
「????」
她繼續微笑的說:「我以元首權限為你開一個全權負責的單位,順便幫你招集一些行政人手,讓你私下負責這方面的事,你只需要把命令書拿來給我批准簽名就好,這樣應該會是我們最好的行動。當然,頭幾天我會盡量協助你,直到你上軌道我才放手。」
哥哥苦笑了:「要我進入官僚體系?我不是做官的料啊……」
「這個共和國是你創建的,尤其我已經透過你的日記瞭解你是如何走來……相信我,你一定會做的很好。再說,知道人類要面對這樣的危機,由建立這個國家三百年基礎的你負責處理,我才能真正安心……」
「那政府的行政文書咧?要我怎麼寫?我根本不會寫那種東西。」
「文書不必擔心。你只需要開口,自然會有底下的文書官員幫忙寫成正式公文。」
「就算文書不必擔心,這些事一定會牽涉到領導管理吧?我根本沒有經驗,要我怎麼做?」
雅溫微笑的說:「我記得你日記有寫,你父親經營公司,曾經試著把你培養成接班人?」
「是有那些事,不過老爸只是簡單向我說些───」被打斷。
「你就是依靠你的父親告訴你的那些基本事情,開始管理未來的公司,甚至是剛建立起來的共和國,並且是邊做邊學習。所謂的領導管理並不難,不過是面對人們溝通談話,試圖讓所有人向著同樣的目標向前進。」
「真的會有這麼簡單?」
「領導者?什麼是領導者?不過是帶領眾人繼續向前進的人。只要能做到這件事,就是領導者。」
「但是也沒有那麼簡單吧?忽然冒頭出來的一個人,還開始大張旗鼓作事,一定會被看紅眼的人打槍出氣。」
「別擔心,我會跟他們說,要他們多容忍你,他們一定會諒解。」
「真的能諒解嗎?」
「當然能諒解。」雅溫充滿信心的微笑:「雖然三百年來一直說是共和國,其實骨子裡一直是個家族帝國,自然擔任領導要職的長官都是些自家人,很好說話的……」
「那麼這個家族還好吧?」
「還好,大家都很努力,沒有遺忘本份。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一起努力支撐家業。」
「那妳又為什麼覺得會需要小夏美?」
雅溫微笑一會:「只是一點私人想法,覺得這個已經傳承三百年的家業,有個比較不同的改變或許比較好吧……」
=待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