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黑幫愛語|都市狐俠戀KP3GVP008

HB在妖族的花火節

  他們到達妖族首都時,正好是華濂城一年一度的花火節,高高、泰安、阿一、大毛、馬高與皮德他們幾個雖然要照顧嘉子,但是不能阻止他們這幾個孩子去花火節的夜市攤位大玩特玩。
  少年們看到這麼熱鬧是很高興,也難得這麼放鬆,但是這麼熱鬧結果是讓所有的飯店與旅館全都客滿了,所以他們這兩天花火節只好直接住進去妖王王宮,也讓黑藻發現到兩天後花火節閉幕式有個重要的事情要做。
  閉幕式晚會前致詞,本來已經安排好由代理妖王的言清女王(小狐男孩黑潮的母親)在花火節開場,但是妖王本王已經回歸的話,這個工作就會回到黑藻身上。
  一向不喜歡這種繁文縟節,想逃避責任的黑藻會這麼認命地接下了工作?原來是剛好這件事情可以讓黑藻策畫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黑藻這個被愛沖昏了頭的男人,完全沒有經過白霜同意,居然在晚會舞台開場致詞時,讓手下在天空上放出寫著「白霜白霜我愛你」的煙火,接著直接說「寧虛劍派現任掌門白霜,現在是我的妖后」。
  這個時間點,雖然妖族與其它正派是處於微妙的對立狀態,但是並不能阻止這個時間點讓各方勢力的觀光客湧入,這種驚天動力的訊息以各種方式傳播出去之後,震驚了所有的幻界各門各派與五湖四海。
  尤其是白霜還在矇矇的發楞之中,就「」變成妖后了。
  黑藻自作主張的後果就是獲得了白霜一劍砍掉了麥克風,與氣炸的轉身離開,拉扯間白霜就給了黑藻一巴掌,再次掀起了致詞直播中間的高潮。
  當下兩方人馬簡直是霧裡看花,而且搞出烏龍的黑藻妖王根本沒有再管善後,就任性跑出追自己的后了。
  「白霜門主怎麼可以這麼不識抬舉,讓妖王選上當后是件光榮的事情。」
  「你們妖族是怎麼說話的?一定是你們妖王施下詭計,想要嘲諷我們名門正派的白霜門主」
  雙方人馬差點因為彼此擁護的對象不同,在花火節廣場內對罵了起來,幾乎已經火花四濺的要拔刀相向。
  「大家不要緊張,是花火節安排的特別戲劇秀橋段,剛剛是一段熱場,有很多人嗑我們妖族王與寧虛門主的黑白CP糖,所以才會有這段精彩的模仿秀...」內心罵翻了自己二伯的言清女王,卻也只能笑笑的主動接起麥克風說明,硬圓過去這段荒唐劇碼。
  不清楚真相的雖然依然存在懷疑的大有人在,但是至少表面上平息了紛爭
  不過理解內情的眾人除了有大瓜可以嗑之外,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場打破了初見黑藻的化身曹夜時,黑藻哪種溫文爾雅、紳士風範、內斂多謀完美深植人心的形象。
  這場自以為是霸氣告白,之後引發自己愛人大發雷霆一敗塗地,讓某幾個同步看轉播的輪船上及在香港的霸總們,人下定決心絕對不會這麼幹。
  可這打一巴掌的黑藻覺得自己冤望死了,因為兩個小時前白霜與自己都還好好的,而且兩個小時前他們還滾過一次床單了,為什麼才差了兩個小時,白霜就提起褲子翻臉不認人了?
  中間到底發生甚麼事情?尤其是白霜氣呼呼的要大家打包行李要離開往寧虛劍派時,黑藻比白霜還矇。
  「白霜,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自作主張的公開示愛,下次你喜歡甚麼樣子,跟我說我改。」黑藻還以為是自己擅作主張的告白,引起白霜不滿。
  「沒有下次,也不需要了。」白霜從小白兔變成了當年黑藻很熟悉的大冰塊,不知道為什麼原因眼睛中的柔情全然消失,像是黑藻欠白霜幾千萬的感覺,充滿冷漠與厭惡的眼神,就這麼甩開了黑藻想要道歉的手,甚至黑藻手再過來時,白霜會拔劍出來警告「再靠近就休怪我劍下無情」。
  而黑藻往前過去劍依然沒有離開,白霜眼睛紅了也不撤掉,甚至都有一個小血洞時,黑藻終於認清楚好不容易追到的男人,因為不明原因又把黑藻推遠遠的了。
  當下黑藻也不捨得動手傷白霜,而且似乎白霜還在氣頭上,完全不聽黑藻任何的說詞,只好先讓白霜先行離開回去寧虛劍派。
  這樣天大的冤屈,黑藻當然開始徹查,而問遍了范世嫻等人與其他護衛等等,這兩個小時到底白霜遇到了誰?說了甚麼?卻沒有人知道。黑藻只好乖乖的調了監視器,看到原本在休息室內看書的白霜,期間只有一個人進去過。
  正確來說是一大一小進去看過白霜,就是言清與黑潮母子兩個人。可黑藻可不認為自己的弟媳會亂說什麼,況且言清一直希望自己二伯可以穩定下來,不要再整天戲玩江湖,多管管妖族事情,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後來范世嫻得知言清進去看了白霜之後,范世嫻忽然領悟了為什麼白霜會有這種反應,提醒有了愛情就開始變蠢的黑藻。
  「你忘記了黑蔆在沉睡之地養魂,之後言清怎麼養黑潮,最後怎麼孕育出來的?」
  在沉睡之地養魂的話,言清相當於寡婦。可黑潮卻很順利地從狐珠生出來??因為按照黑藻的謊言來說「狐珠需要兩個相愛的人精血才能一同孕育灌溉出來」
  只要白霜不是真的蠢蛋,這麼明顯的BUG怎麼可能看不穿?這五六天黑藻一直用這種鬼藉口勾引白霜滾床單,而白霜會心軟不拒絕也是這個原因,現在謊言穿梆的,白霜可以多生氣?而還沒有處理好這件謊言之前,黑藻又白目地公開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這次黑藻是真的臉黑了,追夫火葬場戲碼就這麼被迫展開。而更慘的本來幸災樂禍范世嫻,萬萬沒有想到這件事情也會波及到自己身上。

3G生日的甜蜜派對

  阿一今天一大早開始是很興奮,到最後慢慢開始陷入鬱悶之中。原因是原本一直很期待今天生日范世嫻會給自己甚麼驚喜,但是在閉幕晚會之前范世嫻一點表示都沒有,更不用提晚會之後,大家陷入一片混亂,匆匆忙忙準備離開。
  當時范世嫻告訴阿一他們要準備轉移陣地到寧虛劍派,然後邊嘲笑著黑藻自作聰明說謊後果,現在嘗苦果格外有趣,發現到正在一起收行李的小男朋友根本沒有在聽自己說話,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范世嫻關心的問道,一直不說話的林秀佶當下說沒有事情,但旁邊都知道林秀佶其實是很有事。回到家鄉後一直不斷在忙碌的范世嫻,似乎忘記了重要約定,可林秀佶總不能跟大家說「我很期待大家幫我慶祝生日,但是大家都沒有在意」,然後要求大家幫他慶生吧?
  林秀佶自己想要的「驚喜」落空,而且也發現到眾人都沒有人去做特別的準備,當然格外的失落。
  甚至本來林秀佶也有偷偷地準備「開葷」一些功課,現在甚麼勁都沒有了。
  「...今天是4月28日。」打包行李開始準備出發時,阿一最終還是忍不住的說了,但並沒有提醒那是自己的生日。而這樣提醒對於阿一這樣社恐者而言已經是最大極限了,不過似乎阿嫺依然沒有留意到阿一眼神中的渴望。
  「嗯,我知道今天是4月28日,我們待會就準備出發。」范世嫻依然很溫和的接下來這句話,但是沒有其他表示,轉身與「老婆已經跑路」處於點崩潰的黑藻溝通「會幫忙勸說白霜」的事宜後,就開始指揮大家步行前往寧虛劍派的方向前行。
  這條通往寧虛方式向的路,因為一些特殊陣法,除了特殊交通工具外只能步行,其他普通交通很難通行。原本打算要在4月30日搭乘唯一的大型陸上動物,但是白霜已經氣沖沖地要離開先行離開,其他人只好跟著結束行程,被迫以步行方式往目的地出發。
  唯一病人柏嘉思,當然是讓身強體壯的其他人輪流揹負的方式移動。
  大家因為太忽然要離開,加上黑藻與白霜之間氣氛很差,沒有人有心思繼續嬉鬧,都在忙於行李打包事宜,以至於似乎無人有時間特別慶祝阿一生日。
  以他們的腳程,到達寧虛劍派大約會是晚上十一、二點左右,要做甚麼慶生大約來不及了,阿一就放棄了這件事情,悶悶不樂也不再說話。
  大毛及糕糕,甚至小叔叔等親友們一大早就將生日禮物等等已經送到了林公館,當然會期待范世嫻會做什麼。雖然沒有特別想要強迫自己男友硬要給自己慶生,這不是阿一的個性,可總是會期待。
  畢竟這是他們在一起後,阿一第一個生日。也因為正陷在可憐兮兮的阿一情緒整個上來,所以當然也就沒有注意到范世嫻跟其他人打的暗號。
  而收到暗號的其他人,就沒有特別照顧落後在後面的林秀佶,然後不知不覺間所有人都走得很遠,只剩下來范世嫻與林秀佶落在隊伍最後面。
  「心情不好嗎?需要跟我聊聊?」一直悶著頭走路的阿一,在快到達目的地時,聽到了阿嫻在阿一背後關心聲音。
  但此時阿一看自己的手錶,已經是晚上的十點多將近十一點了。
  「沒有...大概是早上吃了太多冰淇淋,所以肚子有點不舒服...」只剩一個小時,能夠做什麼?阿一找個藉口想把這件事情忽悠過去。
  「真的沒有想要聊聊嗎?」
  「我們,我們趕快跟上大家吧!落後太多了,等一下小叔叔又要念我了。」阿一整理一下心情,覺得自己不應該多要求甚麼,也不應該在大家都忙的時候任性,就拉著阿嫻的手想要跟上大家的腳步。
  阿一這樣的心情轉折,敏銳的范世嫻當然會察覺得到,知道現在小朋友正在鬧彆扭,而且是那種扭到連自己情緒都不太想處理的狀態。
  阿一是屬於那種看到甚麼說甚麼的,所以有些時候嘴巴毒到不行,但是心又特別的軟。不理解阿一的會覺得這個人說話很難聽,理解的就可以知道阿一很容易「較真」,並且把別人的事情掛在心中在意著。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很容易在意其他人的阿一,反而不太會表達自己的需求。還是這段時間范世嫻慢慢地去寵阿一,才讓阿一學會比較能在阿嫻面前撒嬌。所以如果今天阿一的情緒沒有處理好,也許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會往後退。
  「跟我走!」范世嫻笑笑地沒有理會阿一的帶路,反手又將阿一拉住,然後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阿嫻,幹甚麼?那邊不是大部隊的方向...。」阿一被范世嫻忽然改變的行程嚇了一跳,不過原本就是推理狂魔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甚麼事情?但真的被阿嫻拉到那個所在地時,有預感與真實看到時,依然會有差距的。
  進入阿一眼睛當中的景象是一大片的螢火蟲包圍的森林,美麗如同仙境一樣的地方,讓林秀佶看呆了。而在這一大群螢火蟲之中有一個小木屋,范世嫻就是將阿一往那個小木屋方向帶過去。
  打開小木屋的門,就看到裡面桌子上有一個小小的蛋糕與幾道阿一很愛吃的炸雞與菜餚。很明顯並不是臨時準備的。
  「如果不是因為晚上發生這麼多事情,我們是早就過來這裡為你慶生....後來因為時間有限,他們就決定讓我們獨處。」范世嫻話還沒有說完,滿臉眼淚的孩子就奔到了范世嫻懷中,哭得不成樣子。
  「嗚嗚嗚....我以為你忘記了...我都準備要放棄了。」
  「傻孩子我怎麼可能忘記?今天是你重要的日子,大毛還說去年你一直在忙他母親的事情,也沒有時間好好的慶生,要我補償你,林糕也把他珍愛的袖珍手槍託我送你了....沒有人忘記妳的生日啦...。」
  「其他人生日禮物我收到了,但...你..你好壞,怎麼都不跟我說,害我一直亂想,你是不是忙忘記了。」淚眼矇矓的阿一被范世嫻抬起頭來,對方也不嫌孩子都是鼻涕眼淚的,就狠狠地給了孩子一個深吻。
  因為阿一哭得太厲害,所以鼻子被塞住,差點因為這個吻而喘不過氣來。後來阿嫻弄了一點藥讓阿一吃了,才比較好一點。
  「緩過來了嗎?其實,我一直在暗示你,如果想聊聊直接跟我說,我不會瞞著你,我希望你有甚麼想法可以直接跟我說,好嗎?我親愛的小孩?」范世嫻伸手抱住了林秀佶,撫摸他的頭髮,也是讓阿一可以盡情的撒嬌。
  「....我知道了,下次我會直接跟你說的。那現在我們要先吃哪一種?」阿一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阿嫻靠近自己雙腿之間,有個巨大的硬物漸漸形成,阿一當然知道那是甚麼然後臉就紅了。
  「我想先吃掉你好嗎?」之前林秀佶因為貪戀被愛撫過後的快感,一直在范世嫻忍耐邊緣撩撥,但范世嫻那時候已經答應林母,要等到可以合法合意的時候才進行全壘打。
  好不容易等到果實成熟了,怎麼可能不吃呢?
  「我生日,可以讓我上你嗎?」阿一紅著臉在范世嫻懷中,用悶悶的聲音說出這句話,因為小直男還是有種很想當1願望憧憬。
  范世嫻笑笑的不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又把阿一的頭仰起來,繼續兩個人舌與脣之間的交流,然後開始用非常高超技巧,又撫摸又含吻到阿一也開始硬了生理反應。
  然後阿嫻就越吻越下面,順便將衣服用嘴扒開來,直到褲子邊緣,范世嫻一下子就將褲子拉下來了,當然阿一那個小小柱子也亮相出來。
  過程不到10分鐘,林秀佶整個人都被快感淹沒,整個人只能「嗯嗯嗯阿阿阿!」的反應。而十分鐘前還立志要上人家,可現在阿一腦袋是一片糨糊。
  這時范世嫻抬起了阿一的一隻腳,讓阿一硬物靠近了自己嘴巴,一口就含下去開始吞吐,而因為一隻腳在范世嫻身上,所以後面也是有一部分展現在阿嫻眼前。
  櫃子旁邊早就有范世嫻做好的藥膏,很潤滑也有消炎止痛的效果,在阿一被含住幾乎快感達到頂端開始要出來前,藥膏已經在范世嫻的手指上面,然後一下子進去就找到了阿一的愉悅點,然後手指開始進去。
  等於阿一前面被口含中,而後面被手指進去的雙重感覺,讓阿一痛苦又痛快到幾乎要哭出來,不到幾分鐘阿一就受不了的射到了阿嫻口中,可後面高潮之後,阿嫻的手指並未停止。
  「...其實,體位的部分我沒有甚麼意見,但是你要有把握可以讓我這麼爽...。」
  「阿嫻阿嫻...我錯了,我錯了,我不上你...你....阿...我不行了...,你的手指快出來...」阿一後面的又是一陣的緊縮,表示又到了另一波的高潮,然後范世嫻吻了吻阿一後,手指終於出來了,似乎是結束了?
  是很舒服到翻天,但阿一也是想死一樣的痛苦,而且這孩子這時候沒有意識到一個問題,因為范世嫻都沒有發洩到,怎麼可能結束
  「很好,我們達到共識,那就換我了。」終於達到目的的范世嫻,開心地開始想用棄械投降的愛人。
  「疑?我沒...阿...阿嫻....。」阿一的雙腳被拉到范世嫻腰邊,然後一下子就沒入,根本不讓阿一有任何反應的機會,然後更強的快感就湧到阿一身上。
  范世嫻更是如此。
  范世嫻一直都沒有跟其他人說過,雖然漫長的歲月當中,無論上面或是下面他都當過,而且因為九尾狐天生媚惑的特性,除非當時與范世嫻在一起的那個情人天生就是受,否則通常范世嫻就是被推倒的那個,可笑的精通性愛卻不一定可以享受。
  除非范世嫻動了真情。
  范世嫻還是任墨與前任張若霖是認真的,也是難得讓范世嫻可以有性愛愉悅感的對象,但是他們相識時候都是偽裝的彼此,因此兩個人都身受情感上的重傷。
  所以這時候這個帶著真摯「愛慕」親近范世嫻的林秀佶,格外引發范世嫻的憐愛。

讓范世嫻也格外地想要林秀佶

  這件事情讓范世嫻很稀奇,因為對於之前種種情人只是會寵他們;但是面對林秀佶,范世嫻是想要這個人。
  想要看他笑,看他為自己的惡作劇生氣,想看對方在自己懷中「櫻櫻櫻」,想要給他全世界....。
  明明才跟這孩子認識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卻有這麼深刻的感覺生出來。尤其范世嫻在阿一體內進出時,感覺格外的清晰。
  而且通常面對許多的前任,范世嫻之前是讓對方愉悅為己任,

但面對阿一這個孩子,范世嫻就是很想要讓自己爽快,想要對他佔為己有。

  於是正面碰撞讓阿一只是陷入慾海喊著「我快死了」之後,范世嫻就把阿一翻過來,把背部對向自己全部沒入後,阿一根本就不出聲音了。
圖片參考:危險便利店
  實在太高嗨了,弄得阿一痛苦得都哭了,但是卻也是爽到快要飛起來;而范世嫻更是在阿一已經連求擾都無法,只能用咬著棉被忍耐之中,男人獲得很大的快意。
  「阿一,阿一....」後面阿嫻已經沒有再管阿一是否舒服了,即使男孩已經也射出來,范世嫻依然只想不斷加快速度,甚至有點忘形起來。
  而范世嫻直到射出時,才發現懷中的男孩已經爽到昏迷過去了。
  「...明明是人家生日,卻操到壽星昏迷過去....。」范世嫻有點苦笑地擁抱住可憐兮兮的小壽星,愛憐地用藥膏清理孩子身上的痕跡。
  或許這是身為聖獸藥師現在唯一慶幸的,即使這麼瘋狂的歡愛,可以體貼的如此照顧對方。不過傷口可以復原,但是感覺與體力卻無法彌補。
  所以當林秀佶慢慢從昏迷當中清過來,一臉哀怨的眼神就痴痴地望向了范世嫻。
  「...阿嫻好兇惡喔...剛剛我以為我會死掉...。」
  「對不起,因為阿一太可愛了,所以我忍不住...」
  「算了...阿嫻高興就好了...反正我的生日願望之一就是希望我們兩都可以一直這麼高興爽快...雖然過程我快要受不了,但是也...」阿一臉紅得害羞到說不下去,因為自己也很爽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所以....阿一你沒有生氣,那麼最後一分鐘...我祝你生日快樂,我們順便再來一次?」
  「先吃東西,我餓了,餵我!」阿一指著生日蛋糕要范世嫻餵自己。
  范世嫻邪邪地笑了一笑,就把蛋糕咬在自己嘴巴這樣餵阿一,兩個人就這樣邊吃東西邊開始另外一回合,戲鬧到隔一天早上才相擁而眠。

PR有問題的對戒盒

  風暴當然要聽小雨說出甚麼鬼理由,這麼不顧生死的從郵輪上面偷跑下來。
  可小學弟說完之後,學長就心軟了。
  「所以你是覺得這個對戒太像我們,才會買下來...。」小雨特別跑回去飯店的原因就是因為忘記帶這組對戒。
  看到對戒的模樣就大致上知道為什麼小雨會喜歡了,一個如同雨滴的形狀,一個如同風暴的旋渦,小雨看到時候就恰好在骨董店中放在一起。銀飾東西不貴,含盒子才五百多元港幣,而且其實比較貴的是這個盒子,因為單買一個戒子才一百多元港幣。
  風暴實在很想吐槽自己學弟被骨董店老闆忽悠之後就傻呼呼地買了盒子,因為他們兩個人戴上戒子之後,這個盒子不就沒有用了?
  但是面對這麼真心真意的學弟,這些話風 暴實在說不出口。
  「你喔,下次不要做這麼危險的事情,知道嗎?我會擔心的。」風暴邊念還是邊拿起了戒子將自己戴上,也幫小雨帶上。
  學長念歸念還是接受了小雨的好意,這讓小雨傻呼呼一直舉著手指上的戒子,呵呵呵的笑著。然後過來一會才看到風暴學長在等著小雨的回應,連忙回答了前面那個問題。
  「我知道了,學長,我絕對不敢了,我發誓下次做甚麼事情前,會先跟學長說。」小雨太激動地舉起手發誓,然後動作太大的就將已經空掉的盒子打翻在地上。
  然後明明是木頭做的盒子,居然這麼就壞掉了?
  「實在是太不小心了....三百多元港幣的東西就這麼讓你破了...。」學長敲了小雨的頭,很順手的蹲下來想要撿起來看是否可以修復。
  因為盒子頗大的,即使不用放現在這個對戒,也可以放其他的手飾。
  只是在風暴蹲下來之時,沒有人發現到一個小蟲子從小盒子內跑出來,然後一個小小的黑影就重破掉的盒子內跑出來,就這麼衝到風暴的臉上。
  一陣冰冷又多人呢喃的聲音整個「轟」到風暴的腦袋裡面,讓風暴意識漸漸的模糊了起來。
  「學長,學長,你怎麼了,為什麼都不動?」小雨看到風暴學長蹲下來之後,就開始一動也不動的,不知道發甚麼事情。
  連搖晃學長的背也沒有移動。
  「...我沒有事情,只是過度擔心你太累了,所以才會一時失神,我們...我們到屋子內休息好嗎?」過了一會「風暴」才笑笑地回應了小雨,似乎沒有任何的異常。
  「好,你不要勉強,我扶你上床休息。」小雨扶了風暴起來,不料然後起身的風暴一個反手就把小雨壓住了。
  「學長,你幹甚麼?你不是說不舒服?」
  「小雨,你真好...我們來做吧!」
  「疑?為什麼?忽然的?」小雨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就被抱起來丟到床上,然後就沒頭沒尾的開始被扒開衣服。
  「學長,學長你到底怎麼了?嗚嗚嗚...」小雨被學長粗魯的吻住了嘴唇。
  接著下半身的褲子就拉下來了,這讓小雨感覺到很不舒服的後面就被學長的手指很粗魯,沒有任何潤滑伸進來的硬開啟通道。

這...這根本不是做愛,而是一場不是很舒服的強制性愛。

  「學長,我好痛,你不要這樣!」小雨越是求饒,風暴好像越是興奮地伸進去,甚至已經有血絲跑出來,也因為有血的緣故,讓通道擴大到好像已經可以容入風暴脹大的下體,之後風暴不顧小雨的拍打就這麼進去了。
  「阿,學長...不要這麼處罰我...好痛..好痛...。」小雨哭到不行,一點舒服的感覺都沒有,可是學長卻這樣不斷的加快速度。
  就在學長似乎快要射出來之時,一個陌生的男子破窗而入,那起了一根像是武器的東西,要刺向學長。
  小雨雖然不喜歡學長這麼做,但是依然擔心學長的安危,說了一句「小心!」。
  但是那男子動作很快,風暴根本來不及閃躲,學長正要被武器刺入時,在曹府的蛇川忽然的破門而入。
  「般,手下留情(韓語)。」蛇川出手阻止了男子「般」的殺戮,然後很快速的隨手弄了一個手勢打到了風暴身上,風暴怒吼了一聲就整個人昏倒在了小雨身上。
  「蛇川,你跟以前一樣,喜歡多管閒事,這個人我殺定了。」般說出口的話,是很標準的中文,而兩人當下戰意十足,似乎立即就要廝殺起來。

【008後記】

  風暴學長很明顯的就是中邪了(呵呵呵),但是要下一章才會說明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情。可憐的小雨被學長硬上了,但是放心,會有一場好車戲的,只是這一次的陰影會是一個要突破的門檻就是了。
  至於我醞釀已久的《Island》的般正式上場。但是不是傳統意義上面的情焱鬼,不然風暴被附身當下就會死了,這種事情在我的故事當中當然不會讓主角出事情的。
  這次的大床就給了阿一,而阿一的生日就是現實當中真正的小羅姨的生日阿阿....。送她一場大床,預祝她生日快樂(咦?)
  下一章會讓某人回歸(香港真正的主人翁,威杰社長...),然後就開始準備大結局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羅慧伶,筆名小羊麥仔,實踐大學社工系畢業,本業是助人工作。熱愛戲劇、動漫與貓咪,創作廣泛:散文、小說、評論、音樂等都有涉獵,是個中年但是還是很宅的腐女子,目前專欄創作以同人與原創小說為主,漸漸加上一些評論,經營粉絲團《小羊麥仔宅劇了喵》戲評為主,目前連載大長篇《3G偵愛社》。
3G偵愛社⚔腐析
NT300/次(單次購買)
連載《3G偵愛社》含《黑幫少爺愛上我》《語意錯誤》《秘密森林》《美麗的他》等聯動原創兼同人偵探驚悚推理、日常惡搞類作品。另外有《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