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頭快閃之旅

2023/01/2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中部旅遊行程第二站,從杉林溪出來,我們來到了溪頭。對於中部人來說,溪頭應該是他們的後花園,相當於陽明山對台北人的意義。但我們一家四口,除了我因為「業務需要」,之前每兩年就有機會要上溪頭一趟之外,其餘三個家族成員從來都沒有來過溪頭,包含一個正港彰化人,號稱中部人的我先生,他也從沒有來過溪頭。
是以我依照之前工作時導遊帶的路線,規劃了夜訪妖怪村跟一個早上的溪頭森林教育園區「疾走」行程。
從杉林溪下來經過鹿谷鄉小半天的「孟宗竹林古戰場」,追思近三百多年前清朝乾隆時期的林爽文事件。我真心覺得林爽文當時絕對「反清」,但是復不復明應該不是他執著的點,在那樣的時代,他只想帶著他的氏族在這塊土地活下去,在那個時代,活下去,本身就是件難事…
林爽文事件最後決戰的戰場之一
從小半天出來再到民宿放好行李,已經是接近傍晚時分。我們先去溪頭生態教育園區拿了地圖,因為只有一個早上的時間,必須先做好攻略,才能在隔天早上完成我們的溪頭任務。等到前備作業都處理好,溪頭晚上能逛的地方就只剩下妖怪村了。
夜晚的妖怪村
我們抵達妖怪村的時間約莫是夕陽已快西下的時間,從有陽光到天色全暗,我們見到有陽光時與夜晚妖怪村的不同氛圍,不得不說夜晚的妖怪村很有特色,有著濃濃的日本味。這個妖怪村的創建也有著一個感人的友情故事。
據說在日治時期這裡的管理者日本人久保田先生跟台灣人松林勝一(原名林勝一)是雇傭關係,但兩人感情相當好。傳說林勝一在溪頭森林幫久保田伐木時曾經被自己飼養的台灣雲豹(巴豆)跟台灣黑熊(枯麻)救過,林勝一對這兩個寵物感恩不已。日本戰敗後,久保田被遣送回日本,便將所有自己在台灣擁有的杉木全數贈與林勝一。後代子孫為了紀念先輩的友情因而建立了「松林町」,並將拯救林勝一的兩隻寵物以山裡精靈(妖怪)的方式形象化,做為園區的守護者。從一小個區域開始,園區在網路及各媒體的曝光下,逐漸增建到現在的規模,成為溪頭的特色景點。
妖怪村滿滿的日式氛圍
很可愛的無臉男
每個角落在晚上氛圍都很日式
因為有著良好的地理位置、動人的情誼故事,加上有效的形象行銷,參觀過後我們家小孩對那裏也印象深刻,雖然我們只快閃一個晚上,但是也足以讓他們紀念品買不停。
隔天一早享用完民宿主人準備的豐盛早餐,我們便依照計畫用一個早上的時間「疾走踏查」溪頭生態教育園區。
溪頭的銀杏橋
溪頭的美不用多說,做為中部地區的後花園,不得不誇獎台大的實驗林區真的把各項植物區域保存得很好。跟杉林溪相比,溪頭生態教育園區林相的豐富性與可見巨大樹的比例都比杉林溪更豐富。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這兒的「聲音」比杉林溪多很多:樹林間的鳥叫聲、獼猴的交談聲、松鼠或其他不知名生物在樹林間的移動聲…這兒的生態系真的比杉林溪的森林熱鬧許多。
我們抵達神木步道終點休息時,還成了搶劫事件的目擊者。一隻台灣獼猴搶走遊客的一顆茶葉蛋,接著又搶走兩條香蕉,人類抵抗無效,成為受害者…
園區的小心獼猴告示牌
在大學池步道時也碰到兩隻松鼠被小朋友拿食物餵,不得不說,跟台灣獼猴相比,松鼠真的客氣多了!
被餵養的松鼠
溪頭生態教育園區也很貼心的設計適合兒童挑戰的各種遊戲器材,我家兩個「大小孩」玩得不亦樂乎;對於行動不方便的朋友,這兒也提供水泥車道,方便輪椅族及推嬰兒車的人士可以來參訪。難怪民宿主人說最近生意不算好,因為一般日時,遊覽車是一車一車送老人家來溪頭生態教育園區「運動一下」,再把他們車下山。以往過年時,這兒的車陣是會回堵到鹿谷市區的。這段話真讓我這個天龍國住戶有種台北陽明山花季時仰德大道的堵車畫面即視感。
溪頭著名的大學池
在園區裡我真的看到許多成群頭髮斑白的「哥哥姊姊」們一團一團三五成群的拿著登山杖、健走杖,神采奕奕,健步如飛的穿梭在步道間。跟他們相比,必須穿護膝,拿登山杖才能緩步前進的我,絕對是「奧中年」無誤。
疾走期間遇到一位姐姐,只見她就獨身一人,背包輕簡的走在我們旁邊。與姐姐閒聊才知道他真的是一個人從台中來溪頭走步道,因為不想讓獨生女還要花心思安排她的活動,所以大姊很貼心的自己出來走走,給已婚有小孩的獨生女一段自己的時間與空間。姐姐說本來只想當天來回,剛剛聽了其他不認識的個體戶姊姊的建議,她打算再一個人去日月潭走走。我真的覺得她帥呆了,這就是以後我所嚮往的人生。
在涼亭休息時也遇到兩位從彰化來的大大姐,兩位是鄰居,早上七點二十的客運從彰化上來,來溪頭爬爬山散散步,就像是去社區公園一般的自然。最大的大大姐已經八十五歲了,也是不麻煩子孫,自己顧好自己的身體,便是送給子孫最好的禮物。
讓我想起在民宿裡遇到的三個女性好友旅客,即便她們都已經頭髮斑白,但跟好友在一起便好似回到從前,有講不完的話題,用不完的活力…
跟這些大姊們閒聊的過程中我們有心照不宣的共識:我們能留給自己孩子最好的禮物便是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要去麻煩忙於事業或家庭的他們,干擾他們的生活。這個時代,大家都很辛苦,沒有誰理所當然的應該為誰犧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小孩是,父母亦是。
越來越清晰的感覺到時代已經變了,以前的老人被命定的幸福叫做「含飴弄孫」,當父母的年老之後,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幫孩子帶孫子,才是善盡父母的責任。但現在我越來越覺得這時代老人的幸福應該是「第三人生」或是「斜槓人生」,每個人都只有這一生,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不是去負擔別人的人生。聽起來也許殘酷,但我覺得這才是大家都不委屈的方法。
一趟溪頭的快閃之旅,體驗動人友誼故事延伸的夜間妖怪村美景,徜徉在日間豐富芬多精與生物多樣性的溪頭生態教育園區,碰到一群活力滿滿、獨立自主、越活越精彩的姐姐們幫我長智慧,讓我能更有方向、更有自信的迎接「半百」的到來,這趟旅程,真是值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5會員
    53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