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 10 只是朋友?

2023/03/1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7
「收工,大家辛苦了!」導演大喊。
很恰巧的,小桔、阿轉和David一起下樓,樓梯是很寬,但三個人並肩走總是狹窄了些。還
有就是,雖然相處有一段時間,可是他們和David依然不熟,即使見面也只會客套的打招呼。
「妳的生日快到了,想要什麼禮物?」
「嗯……我想要……」
  一路上兩人甜言蜜語。
  David只是默默地看著他們,一邊走著,突然踩空。
阿轉的運動神經很好,他馬上察覺,右手放開小桔的手,一個轉身抱住David。
 
「呼 ── 你沒事吧?」他看著David。
然而阿轉並不知道,那種胸腔貼近胸腔的感覺,才是讓David喘不過氣的原因。直到他無
意識地吐出:「……沒事。」,阿轉這才鬆手,不然David會從二十六層高的樓梯上摔下去。
過了一會兒,小桔和阿轉看著他,並說:「那我們走囉。」
之後,David停在那兒好一會兒。
這雜誌也是很應景的,每次有主編們所認定的「重大」節日,他們就會召集模特兒拍成特刊。 小吃店內,一群人吱吱喳喳。
「下個月就是情人節啦。」導演邊吃麵邊說。
一群人合作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聽都聽膩了,大家都猛塞飯,不想答腔。
「喔,那就是重大節日囉?」副導說。
誰叫他先喝湯,一下子就吞下去了。
「沒錯。」說完,導演開了罐啤酒。
「喂,那這次封面還是David嗎?」攝影師也開始喝啤酒了,還向副導借火。
有沒有搞錯?
「大概吧……」導演說。
聽到導演這樣講,這桌的工作人員又開始七嘴八舌起來。
「不要啦,每次都是他。」是負責打光的人。
「拜託,他也沒什麼不好,只要雜誌賣的好就好了。」助理嘴裡叼著煙,一手拿著啤酒。
也許是因為啤酒,大家都有點醉了。
「導演,你自己也很不爽他吧?就不要讓他拍啊。」有人開始瘋言瘋語。
導演只是喝著啤酒,也沒說什麼。
大家閒來沒事,就開始起鬨,平常對誰的不滿或是不敢說的話,在這時候,在這家小吃店吵起來了!
「那傢伙,我從以前就看不順眼了,還有誰?就David呀!」攝影師首先發難。
「沒錯、沒錯!」一群人紛紛點頭。
「……他是任性了點。」喔 喔,副導同意了,還以為他是濫好人。
啤酒真的是……
該怎麼說呢,這就叫酒後吐真言嗎?
「他本來就是這種人,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一切以自己為主,根本不管別人,也不在乎……」
大家對David是有很多不滿,但是助理似乎越講越過分了,有人快聽不下去了,但是又不敢制止,再加上導演也沒說什麼。
「他根本就……」
「吵死了──── 」
走進店裡來的,是個戴著黑色粗框眼鏡,刺蝟頭,咬著糖葫蘆的傢伙。
「懷恩,我一進來就聽見你在發酒瘋。」
8
「場記,你太慢來了吧,現在都幾點了?東西都吃的差不多了。」導演捏扁空罐。
「……有點事。」他邊說邊走過來,隨便拉個凳子坐下,接著說:「那這次要找誰拍封面?」
「……我還在想。」導演喝著啤酒無奈的說。
攝影師本來在點菸,看到場記,想說打聲招呼就算了,他看了看,驚訝的說:「喂,你吃的那是什麼?……是糖葫蘆嗎?幾歲了你?」
場記笑了笑。
「你去哪了?」助理點煙。
場記正要回答,旁邊打光的忽然說:「場記,請問你要吃什麼?」
後輩都是這樣的囉,前輩來了,總是必須問他些什麼,或是打聲招呼之類的,但是這些人其實不太在意這些事。
「嗯……」
場記邊吃著糖葫蘆邊思考著,同時看了看牆上的菜單。
忽然,打光的全身都是啤酒。
「抱歉抱歉,不小心手滑,打開啤酒時沒注意。」副導說。
「沒關係,反正等下就回去了。」
「還是去洗個手吧。」
他們倆進到洗手間,副導把門關上,神情嚴肅的說:「阿光,因為你是新進來的所以不知道,但也太不會察言觀色了,你沒發現當場記一出現,助理就閉嘴了嗎?」
「嗯?」
他本來在洗手,聽到這句話突然瞪大眼睛,看著副導。
「還有,導演明明都沒說話,卻在場記來的時候,搶著說話,就是因為如果不先說,之後就不能跟他說話了,你懂嗎?」
「為什麼?」
「看來你是沒發現助理在看你喔。」副導邊洗手邊說。
(有嗎?沒感覺到)
「你幫前輩的心當然很好,但是剛剛你如果真的幫他點菜的話,大概……」
副導看著鏡中的阿光。
「……會怎樣?」
9
「不會怎麼樣,頂多走不出這家店。」
他把眼鏡摘下,開始洗臉。
「屁啦!」
「你可以幫他點菜看看啊。」副導笑著說。
聽副導這樣說,誰敢幫他點菜?
「對了,副導,懷恩是誰啊?」他邊走邊說。
「懷恩就是助理,他叫張懷恩。」
「哇│ 進來快一年我現在才知道助理的名字!」
「當然,他不隨便告訴別人。」副導推推眼鏡。
「那你怎麼知道?」
副導在走廊轉角停住,說:「不然他履歷表要寫不詳嗎?」
助理的眼神總是冷酷又深邃,讓人難以靠近,不知怎麼地又想接近。
抽菸是習慣,而且也戒不掉了。
他們回來,場記的面前多了碗麵,動也沒動。阿光小聲的說:「他沒有吃,副導,你剛剛是在唬弄我?」
副導看著牆上的菜單說:「不,本來就不需要吃,你還不懂嗎?」
「嗯?」
他在宣示……
權限。
10
今天的聚會,看似沒有結論,其實心裡清楚的很,也就是這樣了。時間不早了,也該回去了,副導開車送導演和攝影師回去,當然有些人還想繼續逛。
場記也要回去了,而且他有點醉了。
阿光走向前,說:「……場記,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麼?」
他吃著最後一顆糖葫蘆,勉強對話著。
「就是啊…你啊…欸嗯……」
「你在說什麼?」
場記的臉越靠越近,讓阿光不由得退後一步,小聲的說:「請問……你跟助理是什麼關係?」
聽到這句話,場記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微笑道:「就朋友啊。」
他的笑容很危險,會讓人忘記一些事,或是等一下要做什麼,會不自覺的跟他一同微笑。
阿光早就知道這一點,所以一直不看他的臉。
(這個男女通吃的可怕傢伙!)
反正問都問了,阿光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
「……只是朋友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會員
60內容數
為了一股傲氣,三個正值青春年華的男人辦了一份彩色刊物。 為了一份打工,他闖入了一間同志雜誌的攝影棚擔任模特兒。 為了一段記憶,即使把愛人緊緊擁在懷中也觸碰不到他的心。 呿, 什麼愛啦、天長地久,都是狗屁, 對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