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容與創造:元素方城市(Elemental)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水、風、土、火四種元素移民至「元素市」(Elemental),故事從主角Ember的父母Bernie和Cinder自火炎大地遷移到元素市開始,作為火族最初的移民,他們費盡心力才終於建立了一個家,以「雜火店」為生計,是移民胼手胝足的創業歷程,並把繼承店的未來寄託在女兒Ember身上。然而Ember雖聰明靈巧,卻容易「上火」發脾氣,使她始終無法通過最後一項考驗讓父親放心。而在內心深處,Ember似乎隱隱察覺到,這個自小到大必須完成的「願望」,並不是她真正想做的事……
  《元素方城市》看似是火族女子Ember對未來的抉擇,以及在與Wade相遇後成就不可能的戀愛,但她的躊躇來自種族在生活環境的種種限制。火族是最後來到元素市的移民,當Ember的父母來到這裡時,市裡的建設已絕大部分以水、土、風族的方便為前提,入關要報上名字時,還因土族公務員聽不懂而直接為他們取了方便稱呼的名字──這樣的「方便」何等熟悉。相較於其他三族在元素市自由穿梭,火族處處遭到拒絕,只能偏隅他們所在的社區,而且拒絕非火元素。直到水族青年Wade意外闖入,才是Ember第一次踏出她原本以為「我需要的一切都在這裡」的火鎮,進入幾乎沒有顧及火族,還對她的存在萬分戒備──而她亦需萬分警戒──的元素市區。這也是為什麼Ember原先繼承父親的店心甘情願,不只是必須償還父母撫育的恩義,不只是作為獨生女──更容易回應父母期待──的責任,更多的是作為新移民的火族後代,她有傳承的義務,而火鎮以外的元素市沒有她存在、遑論發展的空間。
  電影裡戀愛的「水火不容」亦不只是元素的不能相容,抑或經濟的差距(Ember和Wade的家庭對比至為明顯),還有種族的差異──Ember和Wade初識時,皆視彼此為敵,更不聽對方說話:Ember認為Wade不通情理並稱之為「水佬」,Wade覺得Ember家處處違法,他的檢舉是奉公守法──這段情節逼使Ember不得不追到公務大樓外,喊出這間店的緣由和意義:她不能讓父親失望,讓也曾令父親失望卻來不及和解的Wade乍然發現彼此的共通點;Ember試圖說服在看空氣球賽的Gale 時,也是在彼此認同「重視家庭傳承」中達到了「可以暫緩幾天」的共識。
  Ember在踏出自己的世界後,經由與Wade相處,加上欣賞他體貼細膩、能帶動他人情感的個人特質,體會到「發脾氣是因為還沒準備好要面對的事」,埋下之後離家的意識與可能。隨著相處時日變長,Ember在元素市有了更多體驗;而對原本生涯隨波逐流的Wade來說,Ember對生活的熱情帶給他人生的光芒,「你心裡的那道光讓我活過來,我希望能更靠近那道光」,對彼此的愛慕日益加深。後來Wade邀她回家,Wade的家人一開始亦視她為異類,還問她怎能把話說得那麼流暢;直到Ember把碎掉的玻璃輕易重新鎔塑成藝術品,才得到他們的欣賞。
  這些細節都證明了火族在元素市因為地位低、與外界隔絕以致處處格格不入。即使Ember發現她並非不能適應外界,也在Wade母親Brook的讚美與提議下發現她真正的嚮往,世界擴展後有了更多選擇,她仍然不願讓父親失望──然而防堵只會造成更大的毀壞,這回到了他們初識時,Wade對Ember說:「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這麼說?」Ember回答:「因為這是我的私人感情。」「但你這樣說了別人才能了解你啊!」所幸Wade知道Ember的自欺欺人,提醒她曾告訴他的「提夏克」:「燃燒時擁抱光明,因為總有燃盡時。」鼓勵她堅持下去。
  Ember和Wade的情感鋪陳相當浪漫溫暖:在「誰先不哭」的比賽裡,Wade坦承對這段感情的擔心和脆弱,邊說邊淚如雨下,讓原本自豪從不流淚(火炎不可能產生水份)的Ember因心痛而哭;他們每一次嘗試接觸彼此都小心翼翼,接受彼此原有的特質而非侵佔或試圖改變;Ember母親Cinder為他們用香卜算未來時,無法靠自己點燃的Wade善用自己的特質成功燃占卜棒,彼此纏繞的煙證明了他們的心之所向。Wade表達愛的方式也和Clod成為對比:Clod示愛是拔自己腋下長出的花一再追逐,Wade則是帶Ember找Gale 幫忙,陪她去已被洪水淹沒的中央花園欣賞原本排斥火族「禁止進入」的夢幻紅花,即使Ember依舊提出了分手,原本打算離家療傷的Wade在察覺災禍將屆仍奮不顧身回去火鎮找Ember,和她一起護住了火族重要的藍焰,為了保護她犧牲了自己。他們的戀愛歷程,前半是他們第一次看的電影《Pride and Prejudice》,後半是《Romeo and Juliet》,嘗試彼此接觸的過程,改變了原本的化學反應:水可以佔據,更可以涵容;火可以毀滅,同樣可以創造──涵容與創造不正是「愛」最美好的力量嗎?
  幸好這部是動畫,Wade豐沛的同理與感性得到了Ember父母的認同,他們齊心協力讓Wade復活,也讓Ember有了向父親坦承自我的勇氣;父親也從Ember的行動了解她並非拒絕傳承,而是用自己的長處擴展原本的世界──這是所有父母對孩子的願望:「你一直是我的夢想。」這也是為什麼在最後,Ember在臨別前向父親行跪拜禮──只有同樣離開火炎大地、卻不被火族諒解的父親Bernie能明白到新的地方開拓生活的艱難與不易,他對女兒的嚴格實則是為了保護她未來能獨立生存;也唯有他能體會女兒選擇在異地開創新的可能,需要多麼大的肯定、勇氣和支持──所以他向女兒回禮,這個乍看之下誇張的禮儀,是火族習俗的傳承,更是雙親對兒女的愛與祝福。
  《元素方城市》善用了四種元素──尤其是水與火──的特質,說了一個經典但完整的故事,輕巧的放入親子關係、族群認同、移民與性別議題(Ember和Wade的特質有別於一般的性別刻板印象,但沒有無視他們原本性別的難題,而是用別的方式讓觀眾體會到那是重要而且可愛的特質),固然結局能在預料之內,但劇情細節的鋪疊與轉折保有皮克斯動畫細緻有趣的特色,充滿了驚喜,是適合暑假閤家與戀人伴侶一起觀賞的電影。
93會員
190內容數
此沙龍記錄觀影後情節分析與感受想像的筆記,內文全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謝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