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遊紐西蘭【Farewell, bluebridge/再會,藍橋】

2023/08/31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 日期:2023年4月5日(三)
  • 天氣:晴
  • 行程:Blenheim - Picton-Cook Strait-Wellington
原本要搭乘的船班延誤,沒想到竟在茫茫大海之中擦身而過。

原本要搭乘的船班延誤,沒想到竟在茫茫大海之中擦身而過。

#與原定船班在海上擦身而過

下午四點,Interislander的大船剛出峽灣,駛向了庫克海峽;微風徐徐暖陽照拂,思維在甲板上拍攝照片。沒過多久他回來船艙,掩蓋不住興奮的語氣,在小小的視窗中和我分享著他他剛剛在海上拍到的影像:碩大的藍橋號(Bluebridge)從對向迎面而來。

「這是我們本來下午要搭的那一艘?!」我疑惑問道。

「是吧!!」思維興奮不已。

相視三秒鐘後,我們忍不住哈哈大笑,再次舉杯慶祝我們在最後一刻有順利改訂到Interislander公司下午兩點的船票,不然現在豈不就還在Picton碼頭大眼瞪小眼,拖著偌大的行李,痴痴等待著誤點的船班。

串接紐西蘭南北島的渡輪共有老牌子的interislander和bluebridge 兩家船公司,起訖點皆是南島的Picton和北島的Wellington,航行時間皆約3.5小時,票價約1人60至70紐幣之間;自小客車、大貨車等交通工具可以一起上船,票價另計。另一方面,若從南島的北方城市Blenheim搭飛機到Wellington,飛行時間約30分鐘,票價介於100至200紐幣之間,但不時也有優惠,甚至可以下殺到比船票還便宜。

思維問我,若再選擇一次,還是會搭船嗎?還是改搭飛機?

「如果只是單純交通考量,當然是飛機;但若移動的過程也是旅行的一部分,應該會是渡輪吧…….?」我猶疑好一陣子,看著Marlborough 峽灣的風景,慢慢說出這些話。此時船外,成群的信天翁在蔚藍的海洋上飛舞,而兩旁峽灣島嶼也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下,森林草原皆閃閃發光,和波光粼粼的海浪相映成趣。

「不過這也可能是我現在已經坐在往Wellington的渡輪上才會這樣說,如果我現在還在Picton等待誤點的船班的話……,我應該會爆走。」我一想到這趟旅程的種種艱辛,仍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大船緩緩駛出Marlborough峽灣,這一片美景真的是搭飛機無法親眼目睹的感動。

大船緩緩駛出Marlborough峽灣,這一片美景真的是搭飛機無法親眼目睹的感動。

第一道關卡:一票難求的訂票系統

每天晚上固定要煮飯、畫畫紀錄、安排隔天住宿等已經夠忙,如果有什麼臨時的事情發生,很容易讓人情緒崩潰。

每天晚上固定要煮飯、畫畫紀錄、安排隔天住宿等已經夠忙,如果有什麼臨時的事情發生,很容易讓人情緒崩潰。

時間倒回七天前,我們下榻在Fox Glacier的青年旅社,吃完晚餐後開啟來往南北島船公司之一的interislander官方網頁,決定要來買船票了。意料之外的是4月5號的5班船票皆顯示全數售罄,4月6號、4月7號….一直到五月初皆沒有船票可買;趕緊搜尋bluebridge ,也是一樣的情形。疲憊的兩人頓時驚醒,瘋狂的在網路上用關鍵字搜尋各種可能性,最後我終於在一個部落客的分享文中看到她是透過KLOOK訂bluebridge的船票,趕緊如法炮製;而即便在慌忙小資女還是不忘使用優惠獲得九折折扣,只是下訂後收到通知說訂單會在24小時內確認,只能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進入夢鄉。

隔天清晨天還未亮雙眼就自動睜開,趕緊連上免費網路收信,看到訂單確認的通知後,思維立刻下訂從Blenheim機場(我們的還車地點)到Picton的接駁公車票,這才總算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接下來幾天旅行時,收到船公司寄來的e-ticket更有真實感,趁著空檔閱讀附件密密麻麻的票卷資訊與條款說明,先是發現了票卷把我倆的姓氏寫錯去信更正,後來又看到禁帶危險物品說明,其中包括可燃性液體blabla需要先申報不然就無法攜帶上船,先寫信詢問船公司沒有回應,後來在戶外用品店閒晃時詢問店員,得到無法帶上船的答案;不死心,再次去電船班公司,電話溝通後不用申報可直接放行李箱,這才放下心中大石頭。思維才告訴我說他前幾天夢見在上船時因為這條規定,他必須把汽油倒在油箱中,眼看登船時間在即心裡越加慌亂,一個沒注意打翻了桶子,結果把自己淋了滿身的汽油,直接成為易燃物品被拒絕登船。

「我們這次應該不會像Stewart Island一樣,因為天氣不好什麼的取消航班吧!?」他口氣中透露些許焦慮。

「呃…..不會吧。」這下子我也開始緊張了。

接下來Bluebridge音訊全無,抱持著沒消息就是好消息的鴕鳥心態,我們在4月4日返回了旅程最初的地方-Blenheim,到第一天的酒莊Framingham回購我念念不忘的Riesling,開車回到住宿地,準備簡單晚餐後整理行李早早入眠。

清晨四點多被尿意叫醒,開啟網路連線收信,Bluebridge在清晨四點發信通知,我們欲搭乘的船舶因為延遲抵達以及運載量過大的關係,預計會晚5-6小時才能出港,請我們靜候下一步的通知。

「登愣!」漫漫長夜已無睡意,連上官網看看下一船班的時間,結果首頁的重要公告是另外一艘船故障,這兩天早上和晚上往返南北島的船班皆已取消。我們已經是老天有保佑,只是延遲5-6小時左右。

早上七點多,思維起床了,我告知他這個訊息,他一臉我就知道事情沒有辦法順利進行的表情。「反正公車會停靠在interislander的碼頭前,我們到時候再去問問看吧。」他一邊說一邊熟稔的用line和保險業務聯繫,了解旅行不便險的賠償條件。

在南島最後一晚的住宿,園區裡有許多的露營車,房間沒有附棉被,洗熱水澡要付錢,算是比較傳統的營運方式。

在南島最後一晚的住宿,園區裡有許多的露營車,房間沒有附棉被,洗熱水澡要付錢,算是比較傳統的營運方式。

第二道關卡:不確定是否停靠,也查不到即時動態的公共巴士

早上九點,白色現代緩緩從住宿地離開,載著我們穿過大片的葡萄園地景,約莫半小時後抵達機場。還車後我們也不敢亂跑,乖乖待在機場詢問職員

公車班表11點20分會抵達機場,但是小巧的機場完全不見公車站牌,詢問兩三位機場職員後,才知道原來公車站牌就在兩個人行道的標誌中間。「不過公車司機有時候會忽略機場而直接轉往市區,建議你們打電話去跟客服人員提醒一下機場旅客在等。」

「驚!」竟然還有這種事情,接著轉念一想這是在紐西蘭,貼心服務不比台灣,趕緊上網找到公司客服最近的都市基督城的服務電話,鈴聲響了半天後終於有人回應,但也只是告知我們在車班抵達前15分鐘於站牌前等待,公車預計會在11點20分抵達。我們11點就拖著行李到毫無遮蔽建物的公車站等待,嘗試使用運輸公司提供的Tracker追蹤公車動態,但是網頁上的公車動態顯示在皇后鎮,重新整理了幾次皆同,雖然無言,但也是在預期之內。

11點10分,公車站牌出現了一位拖著行李的女性乘客,簡單聊了一下,確認她也是在等車,我們並不孤單,就放心的跑去找個狗狗玩耍。五分鐘後回到站牌,思維說她本來是預計昨天從北島搭船到南島,但是船班被取消了,第一時間內買了一張飛到Blenheim 的機票,現在要搭車去Picton取預訂的租車。聽聞後只有對她投以無限同情的眼光。

11點25分,車子還沒有抵達,我開始焦躁起來,思維試圖安撫我說公車遲到十來分鐘是可以接受的事;再過5分鐘仍然沒有公車經過,但是隔壁的女生突然看著手機驚呼說即時動態顯示公車已經到站。這一下可不得了,「我們該不會真的被遺忘了吧!?」內心情緒起伏劇烈,隔壁女生去電基督城客服中心,但是都沒有人回應。鈴聲大約響了一世紀這麼久吧,餘光撇見一大台公車緩緩駛入圓環,巴士側邊寫著Nelson,的確我們要搭乘的公車今早是從Nelson發車沒錯,才放下了心裡的大石頭。

終於等到了遲到半小時的公車,旁邊的金髮美女是因船班取消轉搭飛機至南島,然後搭公車去租車的苦主。

終於等到了遲到半小時的公車,旁邊的金髮美女是因船班取消轉搭飛機至南島,然後搭公車去租車的苦主。

插曲:差點燃燒的Iphone 14pro

屁股坐在公車座椅上的那一剎那,緊繃的狀態才真正放鬆下來,從Blenheim到Nelson約40分鐘的車程,是備戰狀態後的休養時間,緊繃了一上午的心情總算是可以稍微放鬆了,找個舒適的坐姿,看著窗外的地景從葡萄園、草原、濕地逐漸轉換為城郊風貌。準備下車時,我把插著行動電源的手機放入胸前包,過沒多久,思維驚呼:「你的包在冒煙,什麼東西燃燒了!?」

「冒煙?燃燒?」啊啊啊啊啊,那不就是我的手機,趕緊打開包一看,新買的充電線和手機充電孔藉口的那端正在融化中,顧不得燙,直接拔掉插孔,手機孔與空氣瀰漫著著一股濃濃的塑膠味,在驚嚇之餘也不忘彼此相互安慰:「這應該就是夢中的易燃物品啦~」

燒起來的轉接頭!!! 驚嚇指數100

燒起來的轉接頭!!! 驚嚇指數100

第三道關卡:現場靜候船票奇蹟出現

中午12點20分左右,公車抵達終點:interislander的碼頭;bluebridge較遠,另有接駁巴士往返兩地。即便網路一票難求,我們抱著一種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入內和櫃台訊問是否還有船票。

「下午兩點十五分的船班還有位置給你們,但是你們有車隨行的話就沒有辦法了。」櫃檯職員親切的說明。

「沒有車,就我們兩人!」我們趕緊說明。接下來便趕緊去電Bluebridge詢問是否可以退票,客服人員答覆我們說可以,但因為是透過第三方平台,所以需要由KLOOK 退款,如果需要證明的話它們樂意提供。電話掛上,我們第一時間衝到櫃台立刻購買兩張船票,並請櫃檯人員即刻幫忙Check-in,整件事才算是塵埃落定。

「請問為什麼網站上所有的船班都顯示票卷已賣光呢?」當我獲知這艘船還有四十個左右的票卷時,忍不住詢問。

「最近海象不太穩定,被取消的航班很多,加上我們最大的一艘船壞掉,復航時間仍不確定,因此需要彈性安置原本已經購買船票的客人;而這兩天Bluebridge的船隻也剛好壞掉,兩家船班公司必須互相支援,再加上接下來的復活節假期乘客量大增,因此公司政策是關閉網路預訂系統,僅開放現場候位—但是這僅限於沒有交通工具的乘客。」

下午2點30分,船隻開始開放一般乘客上船。這是一艘八層樓高的巨型渡輪,船上停了十幾輛載滿牲畜的大型貨櫃車,七樓是餐飲販售與用餐區域,八樓則是影音娛樂與商務餐等,船上十分的寬敞,還設有紀念品商店;另外旅客也都可以到七樓的甲板觀景台,曬曬日光吹吹海風,許多人帶著專業的單眼相機不停的拍照,這裡是許多信天翁的棲息地。

上船即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原來是載滿牛羊的大貨車也在等待北運。

上船即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原來是載滿牛羊的大貨車也在等待北運。

我們選了一個窗景座位、點了一瓶威靈頓的精釀啤酒,打開準備好的洋芋片,舉杯慶祝這一波三折的橫越庫克海峽之旅。

終於順利上船了,揮別南島,hello 北島!

終於順利上船了,揮別南島,hello 北島!

三小時的愜意時光匆匆流過,我們在傍晚六時許,華燈初上的時刻,抵達了紐西蘭的首都-威靈頓。

映入眼簾是滿布建築的北島,和南島的自然風光大異其趣。

映入眼簾是滿布建築的北島,和南島的自然風光大異其趣。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宛熊
宛熊
I might be poor, my shoes might be broken, but my mind is a palace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