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e/花開】《To Die For 》番外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1)

「你變了。」

「是嗎?」

是啊,有一丁點點的變化,雖然一般人察覺不出來。但我都跟著你多久了啊你想想。

「如果說你以前與人的距離是地球離太陽的距離乘兩倍的話,那現在就是地球離太陽的距離乘兩倍減一公分了。盒盒盒。」

醫生時常會講一些鄭號錫無法理解的話,那人總說這叫幽默感懂不懂?然後就會附加他那獨家特有的笑聲。

不懂,他當然不懂。每次金碩珍都說鄭號錫你真無趣,接著說下次不在自己面前講這些,但他沒多久後就忘記了,繼續講。雖然鄭號錫都沒反應就是。

對於金碩珍講的這句,鄭號錫依舊無反應,他還是不能理解,於是將注意力轉回該如何結束這密室逃脫遊戲。

金碩珍每次約都會約在不同地方,各種地方皆有可能,那位醫生說這是要觀察他這感受不到情緒的人在各種場合會有什麼反應,順便或許哪一天就會有情緒反應的表現了。所以有去過聲色場所、各種極限運動如高空彈跳等...... 、下水道、爬椰子樹、海泳等......各種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而今天則是密室逃脫。

「那個麵包師傅回來了?」金碩珍找到一張網子,用雙手將其攤平在一鐵板上,鐵板發出喀的一聲後向內縮。

鄭號錫聽到聲音走向源頭,鐵板向內縮所出現的平臺上有一根十公分長的鐵棍,將其拿起後點頭。

「你小子倒是回我啊。」金碩珍無奈地看向將鐵棍塞入牆上的一小孔說著。

「哥你是不是跟他講了什麼?」那面被塞入鐵棍的牆往上移,後面是最後一道關卡。

「哎呀果然是號錫啊,就只是去看看他是不是壞人,稍微聊個天而已啦。」原先也沒有打算要隱瞞的意思,金碩珍乾脆大方承認。反正他這類事也幹了不只一次。

兩人迅速通關,之後都還有事情要做,於是道別完便分頭離去。

(2)

 

其實鄭號錫和閔玧其的關係並沒有與八年前有太大的改變。

在閔玧其回來之後他們如同過去般時不時約出門--即便都是閔玧其約的。

「哥不好意思,遲到了。」

「你該不會又去找那金什麼珍了吧?」閔玧其皺眉。

鄭號錫笑而不語,拿起菜單點餐。

平靜的一餐過去,兩人到城市的圓環水池旁長椅坐下。

一隻白鴿飛下,不,準確來說是墜下。

白鴿攤在兩人三公尺遠處的地板,接著嘻笑聲漸大,只見兩三個小孩跑過去蹲在那。

閔玧其腦中閃過多種可能,然後隱約聽到小孩們的交談內容,感到不對勁。看向身旁的人,那人仍舊一副悠然樣貌。

閔玧其起身走到那趕走小孩,捧起地上的白鴿。

幸好來得及,他順著白鳥的羽毛,並檢查其身上有無傷痕。

由剛才那一群小孩的對話,閔玧其推測白鳥的落下是他們將某樣東西朝其投擲。而去趕走他們時,看到其中一個手上拿著彈弓,另一個拿著樹枝疑似正準備用來戳弄白鳥。他慶幸自己有趕上沒讓鳥兒步入到無法挽回的地步--畢竟不知道他們要做的是不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那樣。

走回圓環坐下,鳥兒捧在手心,閔玧其判斷鳥現處於昏迷狀態,等醒來後顧一下就可以放走了。

鄭號錫盯著閔玧其手心的鳥兒,想著他剛剛的舉動,想起金碩珍說過這類似行為稱作「憐憫」,那麼那群方才被閔玧其趕走的小孩們的舉動又是為什麼?鄭號錫翻著他腦中的資料庫,挑出幾個詞--消遣、無聊、有趣、關注... ...。

真是奇怪。為什麼有些人做出一些舉動,就會有另外一些人阻止、阻擋?都一樣是人類,為什麼會有偏差?一樣事物有人贊同,就會有另一群人反對。

這是他到現在還無法理解的事之一。

細小的白絲落下,落在深咖啡色的長褲上,視線跟隨著白絲,到其緩緩化成水。

下雪了。

「回去吧。等等感冒就不好了。」閔玧其起身側頭看向還在盯著褲管那小雪水發神的鄭號錫說道。

抬頭望向閔玧其,鄭號錫掛著往常淺淺的笑容點頭起身與閔玧其並肩離開圓環水池。

他們到了鄭號錫的服飾店時,閔玧其懷中的白鳥也醒了過來。在確定鳥兒身體狀態沒問題後,才將其放生。

進到店內洗過手後,閔玧其便準備告辭。

看到眼前人有些亂的頭髮,閔玧其忍不住伸手梳理。當他碰到瀏海時,手頓了下,但很快繼續梳理的動作。

「你等等趕緊去洗澡,不然會著涼。」手放下,對鄭號錫說道。

雖然剛剛回程時鄭號錫有戴帽子,但還是免不了雪飄進帽緣裡融化沾濕髮絲。踏出店門時,閔玧其還不忘要他早點梳洗。

點頭目送閔玧其離開,風鈴隨著那人的漸遠變小聲,鄭號錫摸了摸方才被閔玧其整理的瀏海。

他有些困惑閔玧其的表情。自從他們重逢後,閔玧其的表情好像多了一些他不理解的情緒,可他又好像在哪看過。

剛剛閔玧其整理他頭髮的表情是微笑的、顴骨上揚、眼睛因笑瞇成半月形。

微笑……?

他笑的頻率好像變多了……?

笑,開心、愉悅的表現,且說話時語調可能會上揚、語速也可能變快。

鄭號錫盯著門口風鈴思考著。

最近見到閔玧其、跟他講話時他似乎都是笑著、微笑的……。

他回想第一次見到閔玧其的印象。

面無表情、冷白皮、淡漠的性格,剛開始相處時,那人也幾乎是面無表情的。但到後來比較熟之後就比較有表情了。

與閔玧其重逢也有一個月了,他才發現閔玧其笑的頻率好像變多了,淺淺的一抹。不知道他在他們斷聯的八年間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他笑容變多的。

「不,你再仔細觀察。」鄭號錫說了最近對閔玧其的想法,金碩珍微微蹙眉思考道。

「那不然呢?」鄭號錫想不到其他種可能。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留下這句話,金碩珍留下一抹意味深長的笑--雖然鄭號錫是不會懂他在笑什麼的--之後便推開服飾店的門揚長而去。

鄭號錫真心覺得金碩珍是個難看透的人。不管是他的言行舉止抑或是情緒皆捉摸不定。

會跟他是心理、精神科專業有關嗎?不,不全然,有人是雖然更知曉這些方面的知識、狀況,但不一定能活用在自身身上。可能是他本身就是這種難看透的人。鄭號錫推測,並回想一些自己讀過的相關刊物參考。

閔玧其被盯的有點不太自在。

抬頭看對面雙眼釘在自己身上的人。

「先吃吧,不然涼掉。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開口,瞄眼那人還未動過的食物。

拋出這句話,對面的人視線依舊固定在自己身上。

「你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你笑的頻率變多了。」鄭號錫直接切進主題不廢話。

只見閔玧其進食動作頓了下,有些迴避鄭號錫的視線、微微撇頭道:「因為重逢我很高興。」

真的只是因為這樣嗎?

可是閔玧其現在的表情動作……。

微閃避的眼神、抿著唇但嘴角不住往兩旁延伸、顴骨微升、還有瞥見的耳根有細微的淡粉色。

搜索著腦中的表情情緒字典,顴骨上揚且微笑--開心、愉悅;泛上粉紅的皮膚,臉頰上、有些人可能是耳朵會出現或者一起出現--害羞、害臊。

鄭號錫將在閔玧其身上觀察到的徵兆統合起來,一起整合。
他想著之前觀察的人們有哪些會同時出現這些表情。
情侶、愛人們、暗戀人的人、有些夫妻……。

這些名詞好像都圍繞著一個東西。

「玧其哥,你喜歡我?那種"愛人"、"情侶"、"情人"的喜歡?」好像是"喜歡"、"愛"這方面的詞吧?鄭號錫推論,選擇幾個有關於這方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之名詞,直接向坐在對面的人投話發問。

閔玧其沒想到這人如此突然、直接,原以為鄭號錫是不會發現這件事的,一句話殺的他措手不及。

鄭號錫見那人的耳根更紅了,且有一絲慌亂--雖然閔玧其只是瞳孔稍微震了一下,十分細微--但鄭號錫畢竟觀察他人許久,他人的任何極小的表情細節、動作變化,對他來說都輕而易舉--這能力當然是因為他天生無法感知情緒、不懂何謂喜怒哀樂才因此訓練出來的。

只見閔玧其點頭,開口:「對,我喜歡你,是的,是那種喜歡。」

「那麼鄭號錫,你要跟我在一起嗎?當我男友?」閔玧其想反正鄭號錫都已經這麼說了,那就豁出去試試看吧。

「玧其哥,對不起,我沒辦法回應你的情感。」

「太突然了是不是?」

「不,是我個人的因素。」鄭號錫吸一口飲料後回答。

「沒關係,你慢慢來。」

「不,哥你就放棄吧。沒結果的。」閔玧其看到鄭號錫講出這句話時依舊是那副淺淺的微笑。

鄭號錫看閔玧其有些微不解的表情,臉上的定型表情完全沒變地開口道:「我感受不到任何情緒、喜怒哀樂,所以我無法理解各種情感。別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閔玧其聽完這句話便沉默了,約十分鐘過去,他釐清完這些資訊。這樣認識鄭號錫以來,他認為這人的一些奇怪舉動也就說得通了。

「陪在你身邊就好了,能夠陪著你、和你待在一起,對我來說就夠滿足、足夠幸福了。」直視鄭號錫,閔玧其開口,眼睛因笑瞇成弦月型,還露出一點粉色的牙齦。

「可是我所知的"愛"是互向的,你沒辦法從我身上獲得雙向的愛,只會有你單方面的付出。」

「我不介意,只要你不介意我在你身旁就好。」閔玧其搖頭表示不介意,他想要陪伴、守護這個人。

「我不介意。」鄭號錫回覆,雖然他認為閔玧其沒多久就會疲倦離他而去了。

只見閔玧其嘴角上揚幅度更大,眼睛也幾乎瞇成線,粉色的牙齦可見面積也增加。

嗯,喜悅之類等情緒。

鄭號錫判斷。

 

「喔?閔先生也在啊?你好啊~。」金碩珍推門看到櫃檯遮住鄭號錫的背影道。

閔玧其才剛送鄭號錫回到店裡,就聽到刺耳的聲音。皺眉。

「喔,玧其哥,這是我的醫生--金碩珍。你之前有見過他。」鄭號錫看向門口的金碩珍說著。

閔玧其雖然仍皺著眉,但還是轉過身點頭說聲金醫生好。

看出閔玧其仍然在介懷的金碩珍開口:「之前的事不好意思啦,要確認你是不是對號錫心懷不軌的人。」且微笑向皺眉的人伸手,閔玧其回握住,點點頭表示了解,並謝謝他做為鄭號錫的醫生不短的時間。

(3)

 

閔玧其看眼前人的蓬鬆頭髮,忍不住伸手揉了幾下,果真觸感如想像中的好。

後知後覺發現似乎冒犯到人了,手連忙放下開口:「啊…對不起……忍不住就…。」

「我頭上有東西嗎?」鄭號錫問道。

「啊…不…沒有……只是覺得你頭髮感覺很好摸就摸了……不好意思啊…。」閔玧其搔搔頭眼神迴避著。

「沒事的,我不介意。走吧,電影不是要開始了嗎?」鄭號錫伸手拉住閔玧其進影廳。

閔玧其看著鄭號錫拉著他的手,想道:是啊,跟他在一起就很開心了。

但對方沒有回應的情感,說不會難過是不可能的,多少還是有點。

不、不,守在他身邊就夠了。

閔玧其甩甩頭將不必要的想法拋出。

(4)

 

「哥,謝謝你在我身邊。」鄭號錫看向閔玧其,笑著說道。

很少有人在自己身邊那麼久了呢,除了金碩珍。

鄭號錫看著閔玧其給自己做的生日蛋糕想著。

他原以為閔玧其在他身邊一兩個月就會厭倦走了,但他似乎和那些人不同。這已經是和閔玧其一起過的第三次生日了。

天生無法感知情緒的他,在被人說過無情、冷酷等詞,因此都逐漸離他而去。除了父母、金醫生、還有閔玧其。

但父母早早去世了,在這之前他還記得他們跟他講過一句話:「號錫啊,如果之後有個人不在乎你是無法感受到情緒的人,願意一直陪著你,要記得感謝他喔,因為那個人肯定是很愛你的。」

小小的鄭號錫聽不懂爸媽在講什麼,但還是點點頭。

閔玧其眼神含著快溢出的寵溺望著鄭號錫道:「生日快樂啊,號錫。」溫柔的笑容。

鄭號錫看著他的眼神,似乎有點像父母小時候望著他的眼神。不、不是,閔玧其的眼神是他看過人們對他們愛人的眼神,只不過這人的情緒比較強烈,感覺隨時都會溢出。

難道親身體會和觀察有差嗎?怎麼閔玧其和其他人的差這麼多?

他不知道,但也沒多在意。

他們喝了酒,閔玧其藉著微微的酒意問鄭號錫能不能抱一下。鄭號錫點頭,閔玧其走上前抱住,頭在那人的頸窩蹭著。

鄭號錫曲起雙手環住倚在他身上的那人,一下一下撫著。 他想這人大概是想要一些情侶可能會有的互動吧。

他記得書上說人類擁抱是為了要尋求歸屬、安全感、依靠、還有愛。

或許是氣氛又或者是一直渴望的,閔玧其微微抬頭,朦朧中望著鄭號錫那心型狀的唇上頭小痣,鬼使神差地往那兒輕啄了下。

「我可以吻你嗎?」望著仍然是初見的笑顏,即便那只是定型的。

「不然哥剛剛那個是什麼?」鄭號錫想為何閔玧其都要先做再問,他不理解。

閔玧其手環住鄭號錫的頸欺身而上,再度覆上唇,輕輕的、柔柔的、甜甜的,他細細品嚐這個吻、享受著。

時間似乎停止了,閔玧其想永遠停在此刻,他沉醉在其中無法自拔。最後一點一點地碎吻著唇才依依不捨的分離。

閔玧其深情地看著鄭號錫開口道:「我好愛你。」

鄭號錫順著閔玧其的頭髮點點頭不出聲,因為他無法回應。

「哥,我帶你回去。」鄭號錫打算將閔玧其帶回他的麵包店--閔玧其家就在麵包店樓上。

「我可以待在這嗎?」剛才的吻似乎另閔玧其更醉了。

鄭號錫也知道閔玧其給了自己很多東西,於是點頭。

確定那人還能自己洗澡,給了他一些自己的換洗衣物,將人推進浴室。而自己在拿新的棉被枕頭放在沙發,當作等會的被窩。

待鄭號錫也洗完澡後他走到自己的房間向閔玧其道晚安。才推開門就有一物體黏上身來。

「玧其哥,晚安,我先睡了。」鄭號錫微微低下頭對正抱著自己的閔玧其說著。

「可以跟我睡嗎?睡我旁邊?」閔玧其鼻息打在鄭號錫的頸側,酒嗓道。

「好。」鄭號錫說著,閔玧其陣陣的鼻息在頸部,有點癢癢的。

鄭號錫將床具整理好後再閔玧其身邊躺下。

「晚安,錫錫。」閔玧其說,隨後俯下身,唇輕點在鄭號錫額頭上。

記得父母還在世時他們在鄭號錫睡前也會這麼做,不過閔玧其怎麼知道他的小名?

「晚安,玧其哥。」

閔玧其因生理時鐘的關係起的比鄭號錫早。剛睜開眼,一轉頭看到身旁人,昨晚的記憶瞬間湧上,遲來的害臊感也隨繼撲上。

他怕吵到那人小心翼翼掀開被子要起身下床,但鄭號錫還是因他的動作醒了。

「玧其哥早安……。」鄭號錫睡眼惺忪看向閔玧其。

「早安號錫……抱歉吵醒你了,你早餐要吃什麼?我做給你。你可以繼續睡。」閔玧其搔搔頭向眼睛還是一條線的人道早。

鄭號錫聳聳肩,眼皮還是粘在一起的,彷彿剛剛只是夢話而已,又不醒人事了。

好可愛。

閔玧其撥了撥鄭號錫額前的碎髮。

願我能一直陪在你身邊。

你在我身邊,就已足矣。

鄭號錫看著閔玧其在廚房忙活的背影。

雖然我仍無法知曉何謂喜怒哀樂。

就算我感受不到情緒。

即便我沒辦法去愛人。

但這些似乎都不重要。

陪在我身邊的你,就已足夠。

「哥,早餐有你做的麵包嗎?」

被喚的那人,轉過身,帶著笑點點頭。

「來吧,剛好都弄完了。」

雖然湖無法改變,但是小石子會陪伴著、守護著這座湖。

直至終末。

END.

🚫勿抄改🚫

♤♡◇♧☆
by.K
♤♡◇♧☆





6會員
20內容數
關於特海小可愛之現背隨筆 致特海一些或許不算禮物的小禮物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K(光)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2021南俊生賀(94)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南旻南】In The Soop 2 腦洞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花開】無題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ope/花開】《To Die For 》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ope/花開】《To Die For 》2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SOPE《花開正色🔞》實體書發售紀念SOPE - 《花開正色》🔞 - 花開(錫糖/糖錫糖互攻)R18文合集 實體書預覽。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2-03-01
SOPE《花開正盛》實體書發售紀念SOPE - 《花開正盛》 - 花開(錫糖/糖錫)清水合集 實體書預覽。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2-03-01
【SOPE/圖】2022花開春聯 (可ibon列印)新年快樂! 歡迎收藏自用~(禁止擅自商用) 🧡希望能陪伴大家過個好年🧡 🥰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2-01-26
【SOPE/錫糖】新年酒(本文寫於2020) #錫糖 #花開 #糖錫也可 #小甜餅 #現背衍生 #2020新年快樂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2-01-20
【SOPE】不要生病#SOPE #錫糖 #糖錫 #花開市場 #bts對話文 #btsff ⚠️勿上升⚠️ / 希望大家都健康安好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1-12-25
【SOPE】Mandu.#SOPE #花開 (偏錫糖) #日常 #現背 #甜 #閔阿饅 #閔包子 #閔水餃 ……總之是2019年8月明顯變胖了的閔玧其。 閔玧其胖了。原以為只是夏日野遊的頭盔太緊,經常被阿米水餃臉水餃臉地叫著也習慣了,但看看其他成員似乎就沒這個困擾,畫面裡就他的臉獨自臃腫── 可厚比捏捏他的臉稱讚可愛,語…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1-07-30
【SOPE】擁抱柏拉圖#攻受無分 #晉江事件 #脖子以下不能描寫 *這是之前在Lofter連載時期寫的,寫於2019/5/30。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1-07-29
【SOPE】睡吧#RunBTS #現實向腦洞 Run BTS! 2019 - 跑彈EP.70、71 衍生,而且還預言成功花開單獨同房了。 金南俊發誓,他真的不是故意挑這間房。 當他懷著內心的忐忑走進房間,看到雙人床上躺著Rapline那兩個好基友……握著的拳頭擋住臉上的笑,今晚他該不會只能睡地板吧。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1-07-29
【SOPE】花開正盛#花開 #BoyWithLuv #Dionysus *此篇首發於2019/4/21。現背衍生,時間線不完全按照現實。 SOPE with Luv.
Thumbnail
avatar
⅔ 糖花
2021-07-29
【防彈ABO】公司篇 #51-55(BTS同人/SOPE花開,VMIN)「怎麼又多了一個攝影機……今天除了演唱會DVD,還有我們的G.C.F.嗎?」 號錫看到相機,便自然而然對著鏡頭說話。他笑著,全無方才練習時的嚴肅。
Thumbnail
avatar
喬哥
2019-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