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SEOK】《小俊的哥哥》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小俊拿到了好多斧頭,他拿著斧頭去找珍哥哥。

「阿珍哥哥!你看我有好多斧頭!」

珍哥哥拿起斧頭往旁邊牆壁一丟,刀刃插進牆面;小俊嚇到挫了下,珍哥哥蹲下與小俊平視,摸摸男孩的頭柔聲道:「來,小俊,跟哥哥說,是誰給你斧頭的?」

從西裝夾層拿出一根棒棒糖遞給小俊,小俊見糖而喜開口說出給他斧頭的人。

 

珍哥向小俊道謝,開車帶小俊回家。看著小俊熟睡的臉,臉色已不在是面對孩子時的溫柔,他安靜關上房門不吵到小孩,冷冷的表情,他從西裝內層掏出手槍。

喀喀聲響起,保險已開,他微笑,口氣比絕對零度更低地道:「那個沒長眼的混帳要動我家小孩?」

 

「我的哥哥很帥氣!他每天穿著西裝,每天都做好吃的飯給小俊吃!」

「金南俊你爸來接你了!」學生們嘻笑著,金南俊很生氣想衝向前,不過還未動作就先被「爸爸」拉住了。

搖搖頭制止小孩的行為,金碩珍開口道:「小俊,別理他們,說說你覺得我到底像不像爸爸吧。」

金南俊思考,數秒後點頭道:「依推算來看,珍哥的確能做我爸了。」

果不其然收穫一記重擊。

「呀金南俊!我也才三十好不好!」他有時還真不太喜歡金南俊那過於聰敏的腦袋。

真的啊,我也不過才幼稚園。金南俊扶著被巴的後腦勺內心忖道,不過當然沒開口。

「珍,最近如何?」電話中的男音悠悠傳道。

「有人覬覦我家小孩。」

對面悶笑兩聲,無奈地開口:「誰呀?抓到了吧。」

看著手裡掙扎的男人,他回道:「嗯。」單手一按,掛斷。

「當然。」
喀,男人不再掙扎。

砰。
重物落地聲。
珍冷冷藐視著地上殘有餘溫的屍體。

「你招惹錯人了。」雙手互擦了擦,轉身離開。

「啊,該去接小俊了呢。」

「南俊,哥哥來接你囉。」

男孩望向大門,鎖定那西裝筆挺之人。

「金先生您好。」

「哎呀,就說叫我碩珍就行了,號錫老師。」金碩珍向笑如花的男老師說道。

鄭號錫點點頭,忽地臉色一變:「碩珍先生,您受傷了嗎?」

黑西裝腹部處有深色水漬。

「啊?沒事,回家用碘酒消毒消毒就好。」

只見鄭號錫擺出人字嘴,金碩珍心中暗想不妙,他不想看到小鄭老師擺出那會令他感到心臟不舒服的臉。

「還是請號錫老師幫我擦一下……?」他試探。

「好,走,我帶你去處理一下!」鄭號錫臉色立刻轉晴,拉著金碩珍往他的辦公室走去。

 

「怎麼用的?好嚴重啊。」憂心忡忡看著傷處的鄭號錫不免感到疼痛。

在金碩珍剷除雜物時,那人居然往他腹部砍一刀。幸好有順利解決。

男人說聲是不小心割到的,且試圖轉移話題,幼兒園老師也隨著他沒說什麼,繼續為他包紮。

火辣辣的疼。
這次的傷口似乎比起以往感觸更加顯著。

嘶……。
金碩珍皺眉轉身。

「碩珍哥,又痛了嗎?」金南俊憂心看著他的腹部。

搖搖頭,朝金南俊微笑。

「謝謝你啊。要不要找個改天來見面?」

「哈哈,謝了,珍。我的確挺喜歡你,不過我白天挺忙的。」對方爽朗地笑了兩聲,其所處環境發出幾聲不明的重物碰撞聲。

是啊,他們僅是合夥關係罷了。
只是剛好對方和他聊得來就想更進一步認識他。

對面又發出幾聲物體碰撞聲,接著那人說要去忙了,金碩珍才悻悻然放下對方已掛斷的電話。

「切,好髒。」全身黑的男子煩躁道,隨意將螢幕上頭的血漬抹掉,男子又開口:「真不知道那傢伙知道我都叫他珍會有什麼反應呢~」

「而且知道我老早就認識他,他會有什麼反應?」手指一按,身後傳出巨大爆炸聲,火光倒映在男人臉上,「肯定會非常有趣的呢。」

「OOO。」一字一張口,三字漸漸排開。

幼兒園老師鄭號錫在幫小朋友們準備點心。

「來,一個一個慢慢來。」看著小孩一個個爭先恐後地搶著蛋糕,嘴裡喊著這是我的、松鼠老師他搶我的蛋糕,鄭號錫一一笑著處理他們的問題。

「老師,這個給你。」男孩抓著松鼠老師的褲子抬頭道。

蹲下接過男孩給的東西,那是一枝筆桿是暗綠色的鋼筆。

「小俊做的,送給老師,覺得老師應該會用到。」男孩說,笑出兩個酒窩。

「謝謝你啊小俊,我會好好珍惜的。」摸了摸男孩的頭,鄭號錫感受手中比一般鋼筆重的物體。

 

市內發生連環綁架案,鄭號錫為此擔心起來。綁架案特別的是不分目標對象,男女老幼都有。

不過他應該不用擔心吧,人家可是辦事功力一流的專家。

對上他的話……應該會變得有趣。

甩甩頭嘗試將腦內想法丟除,可惜沒作用。

看向那黑色套裝,J-HOPE與鄭號錫的身分他不是一兩天混雜了;殺手與教師身分立場總是交雜著,殺手是他內心渴望,渴望有趣的事物;教師則是掩蓋他的身分標籤。

最近事變得比較有趣,那人與他相同,都是同類型的人。

很有趣,也挺有緣分的;不管職業還是標籤都會遇到那人。

真好奇他作為哥哥的身分會有什麼反應。

每個人都有很多個身分,而那些身分有時會產生認知錯誤、角色認同。

上吧。看向黑色套裝,男人終究敵不過內心慾望。

近來任務頻繁,金碩珍連續幾天忙得連與金南俊相處的時間都少得可憐。

唉,好想念小俊啊。手槍碰碰兩聲又兩人倒地。

殲滅敵方,片甲不留。上面下達的指令。

金碩珍在組織資歷有二十年之久,殺人等各種人們認為的髒事對他來說有如喝水呼吸般自然之事,是反射,也是本能。

左腳向後掃,一聲悶哼;右手一劈,當場嗚呼。

嘴裡吹出泡泡,波一聲,口香糖黏在唇邊,金碩珍將其舔進嘴裡。

「下次買另一牌的好了。」太甜膩了,這牌。

敵方首領在他眼前,現在工廠只剩他們倆是還有呼吸的。

輕啐一聲,兩隻手一手一槍,子彈上膛聲,金碩珍瞄準眼前人,答答答掃射,就不信那人能躲過,好歹能中一發吧。

瞬地人消失,以幾乎非人的速度繞到金碩珍背後,脖上一陣冰涼痛處。

「珍,初次見面啊。」刻意壓低的聲線,不過金碩珍確信他不會認錯。

「叫我珍啊……很親切嘛。」沒有被挾持的驚慌而是冷靜,其中甚至帶著興奮。

「而且並不是第一次見面不是嗎?」放下雙手,一支手將槍口靠向刀將其輕推開。

「鄭號錫。」轉過頭,吻住那人笑成心型的唇。

盡是甜蜜的氣味。

 

「你們的愛,會不會太刺激了點?」金南俊看著兩人身上傷痕,一個脖子上有不淺的刀傷,另一人大腿有剛取出子彈的槍傷。

「這樣才有趣啊。是不是,珍?」

「嘶……小力一點。」頸上刺痛令金碩珍小叫一聲,手上力道也加強幾分。

「唉,別報仇啊。」腿傷受到刺激,鄭號錫縮了下。

看著兩人鬥嘴互擦對方傷口,金南俊什麼也沒說,滑下椅子掏出金碩珍買給他的手機,點開通訊錄按下那人的號碼。

 

 

 

 

 

金碩珍帶著金南俊到友人新開設的遊樂園捧場一下。

「哇喔閔玧其,看不出來,你竟然會開遊樂園呢。」打量周遭似乎發生暴風雪的人,他又說:「和你挺不搭的。」

「欸欸欸等等,別激動。」眼前人作勢要從懷裡掏出某樣機械,金碩珍連忙制止。

閔玧其不懂自己為何要邀請這損友,一見面開口就不是什麼正經話,按了按緊著的眉頭,做手勢請友人入園好得以安寧。

小朋友盯著自己,雙眼流露著什麼。
閔玧其對上小孩的眼,他果然開口:「大哥哥,你是不是也覺得珍哥很欠揍?」

收穫一包洋芋片,身旁一陣聲:「呀金南俊你竟敢賣我!?」

還沒拉小孩走,閔玧其蹲下,開口道:「是啊,他很欠揍;不過人還算不錯,而且他對你滿好的。」微笑,摸了摸金南俊的頭。

點點頭,金南俊也明瞭,在父母過世後金碩珍獨自一人扶養他到現在,各方面照顧得周到;沒有金碩珍的話他大概也不會在這吧。

看著在遊樂設施上愉快的小孩,金碩珍露出欣慰的笑容。

「珍哥!」金南俊興奮地奔向金碩珍,腳被石頭絆了一跤,他驚叫一聲,眼看痛處即在眼前,他緊閉上眼,落入一個柔軟的物體。

「小朋友,你沒事吧?」溫柔的男聲傳入耳裡,金南俊望向聲音來源,熟悉的雙眼。

金南俊眼睛睜得大大的,消失一個月的男人就這麼出現在他面前。

「南俊你好啊,好久不見了。」接著男人抬頭:「珍。」

雖說幾乎每天都會見到,不過真正兩人相處的時間是零--工作恰好碰上對方時另當別論。

看著男人微笑顯出的梨渦,金碩珍覺得世間彷彿沒了壞事盡是美好。

激情,他們共同認知。

我金碩珍很浪漫而且在愛情中是追求刺激的。
幾天前金南俊聽到他這麼說,當然沒點破是在槍林彈雨下享受與愛人追殺的事實。他想,金碩珍是不是對激情的定義弄錯了什麼。

走上前兩人交換個吻,金碩珍看男孩有沒有傷到哪,看向身後的閔玧其,那人便走上前牽起男孩的手。

「哎呀,小孩要嫁人的感覺原來是這樣。」望著小孩離去的背影金碩珍感嘆。

「嗯?」嫁人?南俊不也才快國小而已嗎?

搖搖頭,牽起鄭號錫的手,金碩珍笑著開口:「走吧,我們來個『正常人』的約會。」

棉花糖、拍立得、遊戲、旋轉木馬……,雖說兩人職業都是殺人不眨眼、槍林彈雨類型,組織成員皆不解為何他們不敢玩雲霄飛車、自由落體等較刺激遊樂設施。

外人看在眼裡他們就是一對普通的甜膩男男情侶,誰也不知道夜晚腥風血雨且每夜都有可能會被對方殺掉的刺激。

「珍,你不怕哪天被我殺掉嗎?」鄭號錫手伸向樹木,一隻松鼠絲毫不畏人地溜到他手心。

享受鄭號錫撫摸的松鼠懶懶地縮在其手心,金碩珍手蓋上人柔順的髮,向鄭號錫揉著松鼠那樣柔柔的搓揉幾把。

似乎是享受愛人的觸碰,鄭號錫身體往那人靠近了些,閉上眼抿出笑。

好像松鼠啊,那人動作及手上觸感都令金碩珍聯想到鄭號錫手上那隻松鼠。

「誰殺誰還不知道呢。」

「互相追逐吧,我們。」

夕陽鋪出通往血色的道路,夜幕降臨的瞬間,鮮紅玫瑰綻放。

閔玧其第一眼見到見到男孩時就知道這孩子來歷肯定不一般。

「玧其哥,你收集了好多有趣的東西。」眼神充滿無法掩飾的興奮,拿起離身邊最近的一支手槍,喀喀幾聲,槍枝零件一一落地,金屬清脆的落地聲敲著閔玧其的思緒。

雙肩被大他幾顆頭的人抓住,閔玧其誠懇地對男孩說:「金南俊是吧?」

「做我的人。」他正需要這種聰敏的人才。

「不過我可能要先問問珍哥。」沒有拒絕,雖然閔玧其表達方式有點奇怪,不過金南俊蠻喜歡這裡的。很多他知道、不知道名的物品,他得制住自己才不將視線所及範圍可見織物全都碰過一次。

 

「小俊要嫁人了?!」聽完金南俊的話,黏在鄭號錫身上的人露出一臉被拋棄的表情。

被圈緊在懷裡的人摸摸金碩珍的頭與他對視柔聲道:「南俊只是說玧其哥找他當夥伴而已。」

溫柔的男人與他黑夜反差金南俊總是無法適應和將兩面孔劃上等號。

望著金南俊期待的臉,還是他開心最重要,金碩珍忍痛點點頭開口:「要是閔玧其那傢伙虧待你來跟哥講,哥讓他知道被帥哥宰的感覺是什麼!」

「不不不別啊,珍,要宰的話先宰我好不好~。」

「不知道是哪個小可愛說自己要先來宰我的。剛剛那句我有聽清楚,你說的喔,追厚~。」果凍唇一張一合,鄭號錫想去咬那動人的果凍一口。

唇覆在抱著自己的人耳邊,鄭號錫以氣音回應:「可是,你確定你抓得到我嗎?珍?」離開,鄭號錫看見那人染上粉紅的耳根,一抹帶著梨渦且無懈可擊的笑容在金碩珍眼前展現。

「那麼碩珍哥,我先走囉。」視若無睹兩人互動,金南俊走向大門。

「小俊等等,我帶你去!」跳起身,金碩珍拿了車鑰匙,轉頭向鄭號錫道別。

晚上見了。

JIN

在這裡兩人相處的時間是夜晚除外最多的地方。看著周遭幼童身型的家具,鄭號錫歪頭思考著。

手機震動,他掏出查看。

『同居嗎?』

沒想到對方似乎也在想同一件事,鄭號錫嘴角上揚,迅速回覆。

『那哥晚上要小心喔~』

兩人激情故事正譜寫著。

 

END.

 

🚫勿抄改🚫

♤♡◇♧☆
by.K
♤♡◇♧☆

6會員
20內容數
關於特海小可愛之現背隨筆 致特海一些或許不算禮物的小禮物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2 #Reading 《慢飆股-台積電的啟示錄》闕又上的書毫無疑問的都很好入口,這是他2020回來台灣努力寫出來的一本書,雖然書中台積電的價格已經沒辦法回去了,但許多對台積電的看法都相當精闢,算是點出很多台灣與台積電的愛恨情愁。
Thumbnail
avatar
鍾明學
2021-08-13
#2 书籍读后感 |《你在我眼中的闪亮》书名:📖 你在我眼中的闪亮 -“何必逃避你的特别?就让生命勇敢发光!”
Thumbnail
avatar
Dr Min的学习笔记
2020-03-04
2 不信的美好社會──《海闊天空:不信宗教的美好人生》大要 2019C2大體上,今天最世俗的社會,最和諧、最有禮、最自由、最平等、最和平、最繁榮;而宗教最盛的國家,最貧困、最嚴酷、最不平等、罪案最多、貪污最猖獗。世俗主義對社會有害、沒有宗教則社會不能好這兩個說法,顯然大錯特錯。
Thumbnail
avatar
局外人
2019-06-25
2. 宇宙萬物的無中生有──《無神世界的人生意義》大要 2019A2科學對宇宙萬物的起源,不但已經有辦法研究,而且有持之有據、言之成理的解釋了。而從科學的發現可見,宇宙沒有內在的目的、沒有內在的意義。生物才有目的,高等的生物才有有意識的目的。大腦是複雜適應系統,意識是湧現現象。
Thumbnail
avatar
局外人
2019-06-24
2. 《史上最強哲學入門:解答你人生的疑惑》讀後感老實說看這本書時並沒有像上一本書給我這麼多感悟,這也許是本來就對西方哲學比較不了解,所以衝擊沒這麼大的原因吧?雖然看著西方哲學一步步推演的過程滿有趣的,討論的
Thumbnail
avatar
大類
2015-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