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幻想的年薪落差 / 結婚前把備胎刪乾淨

2023/12/17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今天跟大學同學吃飯,算是我大學時期至今僅存的好友唯三的其中一位,關係很好但一年通常只會見一次面,彼時才互相更新各自的近況。

聊完真的是被她解了幾個人生疑惑,寫成兩篇短文,一開一鎖,免費仔搬凳嗑瓜,付費仔圖個樂呵。

彼此幻想的年薪落差

「我們去吃那種貴貴的餐廳好不好!我跟其他朋友都不敢約這麼貴的,你有錢,又能陪我喝!」她傳了一個餐酒館的連結給我。

看了下連結的菜單,算算兩個人大約點的菜,再點些酒,一人平均一兩千塊。

「呃...這錢...有很多嗎?」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好,你請,你請就不多!」她。

「好啦!」我。

殊不知因為我這問句,讓兩個人對彼此的收入水平都產生誤會,見了面更新完近況後才發現,就只是對金錢的價值觀不同。

她看我動態覺得我法務工作地位很高,又常常在分享股票的東西,還因為我問了句一兩千有很多嗎?猜我是那種月入十幾二十萬,年入三百萬的土豪中產。

我看她說一兩千很貴,不敢約其他朋友這麼貴的餐廳,猜她是那種三萬仔,年收四十萬的血汗勞工。

結果我們兩個互相一攤。

燈稜!!!

結果我的年薪才多她十幾萬左右而已,我不高她也不低,根本就沒差多少。

「...這餐還是我請好了。」可能看我可憐,在付錢的時候她很快地掏出信用卡給店員刷,我也無奈聳肩,事後還是轉帳一半的錢過去。

一切都如大學時那樣。

當年我們是兩個窮學生,現在是兩個普通上班族,或許明年後年各又會成長,反正兩個都文組,其實再怎麼拚也就那不相上下的微小差距。

要結婚了把備胎刪光光

這次相聚她幫我解了一個我一年多來不解的問題。

大學時期有個班花,很漂亮,那時候我也就是個低價值的十九歲青少年,沒錢沒地位,可以說十九歲的年輕漂亮女生,其性價值可以說是人生巔峰;而十九歲的男性的性價值則是人生最低的時候。

大一時我頂多是偷偷喜歡這位班花,那時彼此等級差太多,不覺得自己可能有機會。而大二時我劍走偏鋒,有了一些跟主流男生不一樣的特質跟技能,以及系上活動不小心帥了一兩回,班花居然對我有興趣。

剛接觸時有些受寵若驚,畢竟那時真的就是低價值魯蛇一枚,但球總還是接得住,便一起找了個由頭開始每周一次兩到三小時不等的單獨約會。

.

.

.

.

.

.

.

.

.

.

今天從大學好友的觀點終於得到解答

.

.

.

.

.

.

.

.

.

塵埃落定確定真正要綁定一輩子的對象後,她當然刪我,免得日後再有糾葛,她怕我更怕。

只是內心突然產生一點「其實後五年還有機會翻盤」的可惜感,雖然再想想,也好像沒什麼好可惜的。

只因為她漂亮嗎?

也不是沒遇過更漂亮,或者綜合評分更好的女朋友,可能是一種小時候的幻想差了臨門一腳可以變成現實,而卻得不到的可惜感吧?

所謂成長就是:小時候得不到的,現在不想要了。

套在大學時期便是:年輕時追不到的,現在不喜歡了。

我本來是不結婚的人,她沒選錯,選我才是現在會痛苦,不過她若知道應該也是早早換掉了吧!

敬我倆曾彼此留下夢幻泡影般美好回憶的青春。

敬我大學好友,是真正的好友,所以我們才會到現在還能約出來談這些青澀回憶。

raw-image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968 字、2 則留言,僅發佈於社會觀察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395會員
287內容數
愛情、職場、社會、親情、理財等事中的黑暗面,不能講的現實,有能者看了懷疑自己,無能者看了罵我社會亂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