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把疏狂圖一劍《錯簡 異地同生》 二九暝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raw-image

腦子一抽忽然想到寫除夕長年菜,屬於番外,而且惡搞為主。

沒看過本卷的可能會抓不到為何如此書寫的目的,拋開不看,就是歸於一句--新年快樂!

--------------------------------------

  兔年將盡,今日已是二九暝,也是百姓口中的除夕。

  過了今晚,歲更獸替,便是新的一年,亦是龍年。

  值此佳節,藏麟山莊莊主李連山廣邀天下江湖人士,不論正邪善惡,不問身分貴賤,皆可以個人或門派身分報名參賽「第一屆除夕長年菜爭霸大賽」。

  消息一出,玄天門、瀟湘谷等名門正派已是摩拳擦掌,而如夢賦、凌絕樓等殺人不眨眼的組織也是躍躍欲試──不論比賽為何,只要有勝負,就有高低,他們誰也不願意低人一等!

  閒話休說,只見藏麟山莊大院架起數座造台,備好各類蔬果材料,而參賽門派選手也已經就位。

  作為主持的唐三應立刻走進參賽區,要好好見識各門各派究竟會端出怎樣色香味俱佳的長年菜料理。

  唐三應最先靠近的,自然是最受矚目的自然是連袂合作的玄天門與瀟湘谷,前者上陣弟子有路有骨、柳行之,後者由鍾青凜為首,墨妃娟、顏小小為輔。

  唐三應點了點頭,不愧是名門正派,一口氣派出五人,只是場上氣氛似乎有些不對?

  顏小小抱著一籃子菠菜,氣鼓鼓地瞪著玄天門的師兄師長,「長年菜明明就是菠菜!」

  柳行之鐵青著臉,面上疤痕更顯猙獰,他抓起一把芥菜舉在身前,用不容質疑的口吻說道:「北方人只認芥菜,菠菜是什麼邪魔外道,休想丟入鍋中!」

  好似要幫柳行之撐腰,路有骨放下肩上獸皮包裹的風饕劍,擋在灶上唯一一口鐵鍋上。

  鍾青凜面露不悅,墨妃娟察覺師姊情緒不對,怕雙方起衝突,連忙解釋道:「菠菜出自頗棱國,又有『飛龍菜』之美稱,龍年將至,長年菜自是選菠菜來得好。」

  路有骨未抽回擋鍋的劍,突也說道:「我可出劍,用〈狂嵐勢〉將小小師妹手上菠菜榨成汁,長年菜主軸,還是芥菜來得好。」

  聞言,顏小小立刻將菜籃子收到身後護著。

  鍾青凜直接抽出樂兵,手指在銅笛孔洞上游走,「我不介意引光將那束芥菜曬成乾草!」

  一時間,南北兩派勢如水火,誓要守護心目中唯一的長年菜!

  唐三應聽完雙方爭執,默默地轉身離開,這種地域之爭,身為洛陽首富的他,還是不要隨意介入,免得被造謠得破產。

  「鏗、鏗、鏗──」

  嘹亮的金屬聲不斷響起,唐三應好奇前往一看。

  他直接傻了。

  葬劍居選手蝴蝶把一支又一支生鏽的兵刃拍在廚案上,那氣勢彷彿不是來參加料理比賽,而是來砸場子。

  「起火!」蝴蝶昂著仍帶著稚嫩的聲音吩咐。

  「……」

  楚天闊看著案上兵刃,又看了眼手中握著的鼓風機握把,終於忍不住問道:「為什麼小生是被劃在蝴蝶小姐這一組?」

  「因為你欠爹爹人情啊!」蝴蝶快速說完,又要求了一次,「快點生火!我們這食材比較難熟啊!」

  楚天闊無言以對。

  這是難熟不難熟的問題嗎?那是鐵器啊!能吃嗎?吃了不會直接從口入,從下體出嗎?

  蝴蝶瞪了他一眼,要他快點動作。

  楚天闊認命地拉動鼓風機,頓時窯爐內火焰熾盛,其他組的灶台頓顯得微如螢火。

  蝴蝶豎起手掌貼近窯爐,感測溫度,說道:「還不夠。」

  楚天闊加快了拉動頻率,又忍不住問道:「蝴蝶小姐,妳應該知道今天要做的是長年菜吧?」

  蝴蝶一臉看傻子的表情望著他,搖了搖頭,回答道:「所以我不是在煮魚嗎?」

  楚天闊愣住,手上動作一停。

  不要隨便拿葬劍居的魚出來料理啊!

  唐三應黑著一張臉趕緊離開,他記得身為主持也要參與試吃,這一組他絕對不吃!

  一股豬肉香氣吸引了唐三應的腳步。

  唐三應沒想到,看到目前最正常的料理居然是出自如夢賦之手?

  「這難道是產自如夢賦的雲豚肉?」唐三應看著用俐落掌法搓揉絞肉的夢嫦君,好奇開口。

  夢嫦君未停下手上動作,笑著回應,「唐三爺好眼光,確實是雲豚肉。」

  唐三應看著那粉嫩的雲豚肉,此刻混合著青綠碎蔥,又帶了點花椒香氣,忍不住嚥了嚥口水,要知道雲豚只有如夢賦知道如何飼養,從來不曾賣至市場,一度被認為是如夢賦虛構出的肉類,沒想到今日能夠一見,望之食指大動啊!

  唐三應秉持著主持職責,請教道:「不知道如夢賦能不能分享雲豚養殖方法?」

  夢嫦君還沒開口,正在一旁刮起一杓雲豚蔥肉餡包水餃的白倚軒搶先開口,說道:「你們養不出來。」

  「此話怎……」唐三應口中那個說字還沒吐出口,就被白倚軒包水餃手法驚住。

  他活了幾十年,吃過大江南北的各類餃子,就從來沒看過有人拿針串上腸線,把包上肉餡的餃子皮一一縫合的!

  這等醫術手法,若是伊人愁或許幽明使用就算了,但小姐,您是如夢賦四大殺法的繼承人啊,不要拿殺法來逢餃子啊!

  不顧唐三應心中腹誹,夢嫦君把話尾搶了回來。

  她停下手中搓揉的肉餡,解釋道:「雲豚飼養過程,需要有人定期對雲豚施展〈紅顏改〉中的怡悅色,使雲豚始終保持身心愉快,如此才能養出沒有腥味、肉質甜美的雲豚來。」

  唐三應視線在兩位美人臉上來回,隨後大喊了一句「不要玩食物!」,便氣呼呼地離開了。

  今日來參賽的就沒有一組正常人嘛!

  回應他的是來回穿梭的劍光。

  削好皮的菜頭落在竹簍中,調好滷汁的月兒揀起菜頭切成合適入口的大小,把菜頭放進滷汁中滷煮入味。

  唐三應看著收劍的慕無徵,只問了一句:「劍有消毒嗎?」

  慕無徵點了點頭,便去拿柴火幫灶台維持火勢。

  唐三應心忖:還算正常,就沒有更正常的嗎?

  隨後他就看到一道身影來回遊走,仔細一看,身影手中拿著一個竹簍,簍中有紅白二色的糰子隨著身影步伐滾動……

  「不要連滾元宵都炫技!小心我扣你分數!」唐三應喊了一聲。

  藺飄渺停下腳步,先是看了唐三應,又看向正在倒葡萄酒的尼雅。

  「我滾的不對?」這句話是問尼雅的。

  尼雅端著一杯葡萄酒到藺飄渺嘴邊,餵他喝下。

  她說:「藺大哥,書上說元宵滾得越快越圓越好吃,一定是藺大哥滾得不夠快,藉著酒勁再來?」

  藺飄渺點了點頭,拿起躲郎逸之攻擊的身法全力施展,勢要讓滾出成功的元宵來。

  唐三應黑著一張臉找上李連山。

  「參賽者就沒有一組是正常的嗎?」

  李連山不回答,而是看了一眼天上。

  他在看寫這篇的作者。

  「除了在場組別,沒有組參加了?」唐三應問道。

  「一字血眉在割韭菜。」李連山答道。

  唐三應皺眉,「我希望你口中的韭菜跟我認知的韭菜是同一種。」

  李連山笑了一聲,聲音中滿是戲謔。

  他又說道:「凌絕樓本是派四傷來做丸子。」

  「人呢?」唐三應問。

  李連山瞇著眼,說道:「捲簾公子被美色耽誤,屠蘇聞著酒味走錯路,越子鉤不屑參與,而賈市骨……」

  「別賣關子了。」唐三應催促道。

  「他把丸子拿去跟乞丐對賭,輸個精光。」

  「……」

  唐三應看了眼大院中不是在互鬥就是還在奮戰的組別,忽然覺得胃痛無比。

  他就是腦子抽了才會答應主持這場賽事!


21會員
326內容數
《擬把疏狂圖一劍》:武俠小說《前篇 江湖易夢》、《錯簡 異地同生》、《卷一 潛鋒勿用》、《卷二 鋒戰于野》 《七詩六詞》:詩詞創作《屏南茶餘》、《西風漸》、《亂詩詞》 《聚羽成像》:觀影心得 《欲羽君同》:同人小說創作,天地劫《天地皆易》、葬送的芙莉蓮《河床上的白色花簇》;遊戲心得【天地劫:幽城再臨】、【霸劍霄雲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