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哈薩克|哈茲拉特蘇丹清真寺(Hazrat Sultan Mosque)

2024/02/2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在阿斯塔納的時候,我們一直以圓頂的顏色來稱呼清真寺:藍色清真寺、白色清真寺、金色清真寺......

「今天要去哪個清真寺?」

「白色那個。」


直到此刻,我也還不太習慣稱它為「哈茲拉特蘇丹清真寺」,不過這個拗口的名稱背後其實紀念著一位伊斯蘭教的重要推手──霍賈.艾哈邁德.亞薩維。

亞薩維是出生於11世紀末的突厥人,相傳他是第四任阿拉伯帝國統治者──哈里發阿里的後人。

眾所周知,伊斯蘭教經典《古蘭經》是真主阿拉透過天使加百列降示給先知穆罕默德,由他轉述給追隨者,再由哈里發整理編纂出的阿拉伯語著作,為了忠實呈現神的啟示,在第三任哈里發奧斯曼編定後,《古蘭經》是不允許翻譯的。

而亞薩維在接受宗教指導後,為了促進伊斯蘭教的傳播,選擇以突厥語傳教,進行文化調適,時至今日,亞薩維及其追隨者長達1400頁的突厥語手稿存放於哈薩克共和國國家圖書館,而位於突厥斯坦市、未完工的亞薩維麻札(陵墓)則成為帖木兒帝國時期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建築,同時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定的世界文化遺產。


這樣的話,前總統努爾蘇丹建議以亞薩維的尊稱「哈茲拉特蘇丹」(即神聖的蘇丹)來命名清真寺也不奇怪了。


哈茲拉特蘇丹清真寺位於伊希姆河東岸,是千禧軸線地標之一,雖然可容納10,000人,但相較於阿斯塔納大清真寺235,000人的容量及鮮明的天藍色穹頂,哈茲拉特蘇丹清真寺給人一種小巧雅緻的感受。

raw-image

raw-image

滿懷期待走到面對正門的一側,想拍下別有風情的哈茲拉特蘇丹清真寺,卻遺憾發現,即使走到廣場邊緣,白色圓頂也完全被巨大的拱門遮擋,僅露出伊斯蘭教的新月標誌。

raw-image

走進清真寺,同樣需要收起相機、披上罩袍,本想到祈禱區席地而坐,慢慢放空自己,卻發現祈禱區前拉起長長的紅龍柱,因此能參觀走動的地方不多。

圓頂之下、細密淡雅的紋飾間有一座種滿綠植的噴水池,教徒和孩子在一旁禱告,突然間我發現在這個清真寺裡,比起神聖性,似乎更能感受到生命力、更貼近教徒的日常。


被隔開的祈禱區,只能用手機避開紅龍柱拍攝。

被隔開的祈禱區,只能用手機避開紅龍柱拍攝。


噴水池邊種滿綠植,生意盎然

噴水池邊種滿綠植,生意盎然


我們似乎是在場唯一的外來者,連同為遊客所設的氈房展示,也成為清真寺中最僻靜​的地方。

相較於氈房,我更像是被彩繪玻璃吸引而來。

相較於氈房,我更像是被彩繪玻璃吸引而來。


參觀就到這裡結束吧,沒有信仰的人不該繼續徘徊、打擾,是時候把清真寺完整地還給這些虔誠的信徒了。

11會員
41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