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哈薩克|食記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Day 2 午餐

餐廳位在薩蒂村(Saty),距離科爾賽湖15分鐘車程的地方。這裡有10餘間哈薩克族經營的民宿,村落以深度旅遊、遊牧民族風格的裝飾和餐點著稱。


車子緩緩停在門口,有4隻可愛的小牛趴在草地上,等待的過程中,看見前院有一架彩繪鞦韆(是需要兩個人一起站在木板上,雙手抓繩擺盪的類型)。沒多久,老闆邀請我們脫鞋進入室內,臨後院的房間佈置成宴會的樣子,長桌上擺滿各種水果和當地的點心。

入座後,一碗奶白的點心引起大家的好奇,形狀看起來像放大版的旺旺小饅頭,不知道滋味如何?陳老師身先士卒吃了一塊,咬下去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似乎很硬。然後他表情一變,開始急切地尋找水杯。

這時,導遊告訴我們,這種名為「奶疙瘩(kurt)」的零食,很鹹。在以肉為主的飲食習慣中,奶製品可以協助消化,與此同時,哈薩克的氣候乾燥,人們不容易口渴,鹹味可以提醒大家喝水(看著不斷灌水的陳老師,導遊的解說特別有說服力)。


接下來大家紛紛嘗試看起來比較「安全」的餐點,發現除了奶疙瘩以外,都很好吃。

包爾薩克(bawyrsaq)用酥油、牛奶、白糖和麵粉製作,油炸至金黃,可搭配蜂蜜和桃子果醬,嘗過甜膩的零食後,可以來點清爽的大番茄沙拉和果盤,這裡的葡萄、棗子和桃子不像臺灣「不甜不要錢」,帶著一些自然的酸味。

雞腿蔬菜湯很豪邁地放了整隻雞腿,湯頭微辣,讓人食欲大開,魚肉飯雖然多刺,但也相當美味。


Day 2 晚餐

哈薩克的吃飯時間和臺灣很不一樣,7點吃早餐、10點用早茶、13點吃午餐、晚餐多半在20點以後,所以我們21點才來到位於阿拉木圖市區的NAVAT用餐。

NAVAT是連鎖餐廳,所以有難得的英文菜單,但因為不熟悉傳統菜餚的名稱,所以還是一一詢問導遊和服務生,光是點餐就花了不少時間。

前菜是沙拉和烤肉餡餅(samsa),酥脆金黃的餅皮,包裹著混合洋蔥碎的雞肉起司和牛肉內餡,讓人食指大動。不過,對於飢腸轆轆的我們來說,份量似乎不太夠。

沙拉和烤肉餡餅(samsa)。

沙拉和烤肉餡餅(samsa)。


直到份量浮誇的國菜(beshbarmak)和烤肉拼盤(kebab fantasy)上桌,我們才確信今晚一定會很飽的。

beshbarmak 的意思是「五指」,象徵遊牧民族用手抓食的習慣,是哈薩克和吉爾吉斯的民族菜餚,也是名聞遐邇的中亞美食之一。beshbarmak 是傳統宴席的主菜,由主家宰殺動物、烹調,再根據客人的性別、年齡、社會地位提供不同部位的肉。

而我們所享用的 beshbarmak ,底部是被擀得薄薄的寬麵條、上方鋪滿牛肉塊、馬肉腸(qazy)和馬鈴薯裝飾,最後撒上香蔥,盛出一小碗,琥珀色的肉湯帶有洋蔥、黑胡椒的香氣,馬肉腸的味道濃厚。哈薩克視馬肉為「最有力量、最純淨」的珍貴食材,但能否接受馬肉的風味則見仁見智。

導遊偷偷告訴我們,他的母親非常喜歡製作這道菜,因為份量很大,一家三口吃不完,煮一次可以吃好幾天。

烤肉拼盤的份量足足有2公斤,包含唐杜里烤肉(tandoor kebab)、小牛肉、羊肉和雞肉烤串,還有比較西式的雞翅、香腸和薯條,配以解膩的蔬菜、起司和醬料。

大快朵頤後,我們摸著圓滾滾的肚子,散步回到哈薩克飯店。

國菜(beshbarmak)和烤肉拼盤(kebab fantasy)。

國菜(beshbarmak)和烤肉拼盤(kebab fantasy)。


Day 4 午餐

在阿斯塔納自助旅行的第一天,我們選擇位於總統府圖書館附近,評價最高的烏茲別克風味餐廳 Z1 用餐。

一進餐廳,我們就被一千零一夜的裝潢風格吸引,服務生被我們嚇了一跳,帶位到包廂後,他立刻慌張地退出去。面對一群不通俄語和哈薩克語的客人,著實是為難。總之,等了許久,他終於鼓足勇氣進來,我們開始使用離線翻譯點餐,但過程卻不怎麼順利:

「有推薦的菜色嗎?」我們問。

「可以去看官網。」服務生答。

「有你推薦的嗎?」我們再問。

「推薦參考官網。」服務生再答。

後來,我們放棄讓服務生選菜。經過離線翻譯、菜單相片和陳老師的不懈努力,40分鐘後午餐總算有了著落,今日菜單是:喀山烤肉佐馬鈴薯、附馬肉腸的烏茲別克手抓飯、混合碎牛肉和羊肉餡的包子、配餅皮的羊排、火雞、雞肉和盧拉烤肉,以及風味茶飲。

看著豐盛的菜餚,我們準備大飽口福,這才發現桌上沒有餐具。服務生看著一動不動的我們,做出「請用」的手勢,我們比出「碗、湯匙、扒飯」的動作提醒,但服務生似乎以為我們想問:「可以吃了嗎?」於是猛點頭。區區小事應該不需要科技出馬吧,靠著幾輪的肢體語言攻防,他看懂了,急忙添上整套餐具,那一刻,大家一起笑了,紛紛為他和努力溝通的自己送上掌聲。

說實話,這一餐的味道我幾乎記不清了,但點餐時的小插曲卻歷歷在目。

喀山烤肉(КАЗАН-КЕБАБ)和附馬肉腸的手抓飯(ПЛОВ СВАДЕБНЫЙ С КАЗЫ)。

喀山烤肉(КАЗАН-КЕБАБ)和附馬肉腸的手抓飯(ПЛОВ СВАДЕБНЫЙ С КАЗЫ)。


肉包(Манты с мясом)。

肉包(Манты с мясом)。


羊排(Корейка баранья)、火雞(Индейка)、雞肉(Курица)和盧拉烤肉(Люля-кебаб с овощами)。

羊排(Корейка баранья)、火雞(Индейка)、雞肉(Курица)和盧拉烤肉(Люля-кебаб с овощами)。


Day 5 午餐

拉格曼湯(Шурпа Лагман)。

拉格曼湯(Шурпа Лагман)。

來到布拉拜國家公園裡的Kafe Dostar,餐廳在木質裝潢的基礎上用花草點綴,暗紅的紗簾隨風擺動,用餐環境相當舒適。

點餐交給導遊代勞,到了第5天,風味餐的新鮮感消失殆盡,隨著拉格曼湯、麵包、希臘沙拉、烤餅、雞肉串、雞翅、手抓飯、飲品陸續上桌,只覺得「看了就好飽」,也沒有一一拍照記錄的慾望。

尤其是一人一碗的拉格曼湯,雖然湯頭不錯,但那兩片和手機一樣大的肉塊,在開胃階段就讓人嚼到面部肌肉發酸。

還有滿桌的菜餚呢,唉,打包吧。


希臘沙拉(Греческий)。

希臘沙拉(Греческий)。


配上烤餅的雞肉串(Шашлык из Курицы)。

配上烤餅的雞肉串(Шашлык из Курицы)。


Day 5 晚餐

導遊和司機離開以後,我們散步到 Wall Street 用餐。也許是因為今天搭了7、8個小時的車,也許是下午爬松樹林的疲憊,雖然身體跟著大家一起去享用21點的晚餐,但靈魂早已賴在飯店裡不肯出門。

總之,冗長的點餐過程、千篇一律的沙拉和烤肉就不多加贅述,比較有印象的是牛排、骨髓和烤得焦黑的蒜頭。雖然味道稱不上特別,但看見新菜色的振奮,還是讓我多吃了幾口。

牛排(alternative steak cuts)。

牛排(alternative steak cuts)。

晚餐一直到22:40才結束,我們只點了七分飽的份量,希望腸胃在夜裡能稍稍休息。


Day 6 晚餐

願望沒有實現,到了第6天,腸胃再也無法接受肉類的主食,宣告罷工,大家接二連三地失去食欲。於是,哈薩克、中亞、遊牧民族菜系被完全排除。中午我們在阿斯塔納中央公園吃披薩,晚上則跑到 Mega Silk Way 購物中心裡的海鮮餐廳 Ocean Basket

搭配奶油抹醬的小餐包、沒有肉塊的番茄濃湯、清爽的小黃瓜細捲和熟悉的筷子,大大降低了用餐的心理負擔,雖然海鮮炸物拼盤的份量出乎意料地多,但有了檸檬和胡椒鹽調味,以及不同於火烤的酥脆口感,大家聊著天、夾著菜,不知不覺就完食了。

小黃瓜細捲和兩人份的海鮮炸物拼盤。

小黃瓜細捲和兩人份的海鮮炸物拼盤。


Day 7 午餐

raw-image

逛完希爾頓飯店附近的景點,我們打算回到 Mega Silk Way 購物中心裡的 Galmart 超市,看看還有什麼要買的伴手禮,順道解決午餐。

在韓式料理和俄羅斯餃子中,我們選擇了後者(因為韓式料理在臺灣相對常見),俏皮的店名「捏和煮(Лепим и варим)」,很直觀地表達餃子現點、現包、現煮的特色。

更有趣的是,下鍋後為了不弄混餃子餡,餃子皮是五顏六色的:白色是豬牛絞肉、薑黃滾圓邊的是羊肉、薑黃滾波浪邊的是綜合起司、菠菜綠是鮭鱸雙餡、墨魚藍是虎蝦雞肉,搭配上番茄紅的羅宋湯和油亮的清雞湯,色香味俱全。


Day 7 點心

raw-image

哈薩克的大街小巷都有這一抹明亮的洋紅,於是我們在離開前也心血來潮地來一支手工冰淇淋。

Bambino 是哈薩克國內的知名品牌之一,50多種義式冰淇淋陳列在餐車內任君挑選,雖然有點選擇障礙,但排隊人潮不會給你太多時間猶豫。

不多時,我們就帶著起司、覆盆子、開心果和奇異果口味的冰淇淋心滿意足地離開。

附帶一提,單球600堅戈,折合臺幣大約42元。


Day 3 - 7 早餐

食記的最後一段,想跟大家分享希爾頓飯店Buffet的角落,有個擺滿傳統零食的圓桌。

當時陷在奶疙瘩的陰影裡,不敢嘗試,現在回想起來,有一點後悔,沒有機會品嘗到的哈薩克糖果zhent、發芽麥粒油炸後磨粉的talkan、微甜的無糖乾酪irimshik,只能透過查找食譜、從文字描述來想像味道了。

raw-image
11會員
42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