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34

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熊、熊哥……湯……」陽曜德想找個藉口離開,好讓自己紅得比玫瑰還鮮艷的臉可以稍微降溫,不過熊海斳曖昧的吸吮著他的耳垂不放,陽曜德急得簡直快要哭了:實在太丟臉!自己跟個變態似的在廚房門口勃起,自以為沒被發現,但熊海斳到底注意他多久了?

「還要煮四十分鐘。這期間可以吃『點心』。」寬大的手掌探入陽曜德的衣服當中,摩挲著他的後腰,陽曜德身軀微微發抖,知道再矜持下去就是矯情了,他索性墊著腳尖,向熊海斳索吻;熊海斳愉悅的笑著,先是用嘴唇輕輕碰了碰陽曜德的嘴唇,接著逐步深入,舌頭上的絨毛摩挲著陽曜德的上顎,舌尖糾纏著舌尖,黏膩的水聲迴盪在耳膜中,引起陽曜德一陣嗚咽,他腿軟站不住,熊海斳乾脆抱著他躺在地上,並將兩人的褲子脫下,解放那憋得發脹的部位。




「呼、呼、呼……」自己真沒用!不過一個吻就能四肢發軟!陽曜德既害羞又興奮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把主動權交給熊海斳。熊海斳給了他一個溫柔得溺死人的微笑,慢慢的解開他的釦子。那貪婪審視的目光讓陽曜德有種會被吃掉的錯覺——但自己的本意不就是想被吃掉嗎?完了,跟熊海斳在一起腦袋都不正常了!陽曜德遮著臉不敢面對熊海斳,只是如此一來,他更能深刻感受到熊海斳如刀般的目光一點一點的掃過他的肌膚,挑起他的情慾,老早就抬頭的部位更是因此汨汨滴出蜜液,誘人擷取。




光用看的就能溼成這樣,這副身體還真夠淫蕩的啊!熊海斳強硬的拉開陽曜德的手,見他還是緊閉著眼睛,乾脆整個人趴在他身上;兩人熾熱的部位緊貼的觸感讓陽曜德訝異的睜大了眼,映入眼簾的是熊海斳寵溺的笑容,陽曜德耳根子一紅,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熊海斳趁機動作。強而有力的腰肢帶動炙熱的男根摩擦著柔嫩的肌膚,底下飽脹的雙球互相滾動著,訴說著對對方強烈的渴望,一旁瓦斯爐上的湯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有如他們沸騰的情慾;熊海斳規律沉穩的力道讓陽曜德感到心安,這不同手淫的快感使陽曜德舒服得瞇起眼來,他不再壓抑他的喘息,盡可能的在熊海斳面前吐露他愉悅的感受,因為他知道這樣能夠讓熊海斳興奮。




這小馬……學得越來越快啦?熊海斳看著身下淫蕩程度不輸成人片演員的愛人,獨佔他所有表情的欲望越發強烈,他深深地吻上陽曜德,將自己蠻橫佔有的意思傳達給他,陽曜德因為這略嫌粗魯的吻顫了一下,不過隨即放軟自己的態度,配合著熊海斳;熊海斳明白自己被接受了,巴不得現在就立刻射在陽曜德的身體裡,但,還不行。




這彆扭的小傢伙看來會誤解自己直白的表達,倪浩凡也說不要黏得太緊……熊海斳心中有了計較。他加快摩擦的速度,讓兩人釋放出來後,無視陽曜德因情動而開始收縮的穴口,溫柔的替他擦拭乾淨,並在他額頭上一吻,「去客廳等,湯快好了。」

「……」陽曜德因高潮而腦袋昏沉的無法瞬間理解熊海斳的意思,熊海斳乾脆將他抱了起來,把遙控器塞進他手裡:「先看電視,晚餐等一下就好。」




這不對吧!不是應該做完嗎?陽曜德終於理解所謂「點心」——還真的是點心,嚐到一點甜頭但又吃不飽……等等,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飢渴了?陽曜德羞愧的遮著自己的臉,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依舊興奮著的身體說明著他想要熊海斳!




過了一會兒,令人垂涎三尺的法式香料烤雞出爐,陽曜德的肚子非常配合的「咕嚕」了一聲,熊海斳笑了,他拿出盤子,切分著烤雞,那架勢好比五星級餐廳的主廚……就算不當黑道,熊海斳也能開餐廳養活自己吧?看著熊海斳用心切割烤雞的神情,陽曜德羞恥的發現自己又硬了!他不自在的扭了扭,替熊海斳倒香檳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分食完畢,熊海斳入座,一臉期待的看著陽曜德,陽曜德知道是要他評價烤雞和湯的意思,連忙吃了一口。濃郁的香味和鮮嫩多汁的雞肉……該死,褲襠又緊了一下,陽曜德滿嘴食物,只能不斷點頭來表達稱讚的意思,熊海斳露出放心的笑容,拿起香檳杯:「乾杯!」

「咳、咳!」陽曜德吃得太急,被嗆了一下,熊海斳揉了揉他的頭髮:「慢慢吃,還很多。」

「乾、乾杯。」陽曜德和熊海斳碰杯,低著頭不敢看向他溫柔的眼睛,怕自己忍不住又撲上去……




兩人無話但溫馨的吃完晚餐後,陽曜德自動自發的躲到廚房洗碗。他故意磨磨蹭蹭的洗碗,因為他在期待背後突然多出一個擁抱他的溫度。

「嘩啦……」一個盤子他反覆沖了五分鐘,就是不見熊海斳進來廚房!他焦躁的走到客廳查看,發現熊海斳跑去洗澡了。

……真是自作多情啊。陽曜德心中暗暗鄙視自己的飢渴,但飽暖思淫慾,興奮著的身體一點都沒有要消下去的跡象,陽曜德氣惱的打開電腦,想靠工作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只是程式碼修改不到兩行,熊海斳就出來遮著他的眼睛:「我放好水了,換你。」

「……好。」剛剛怎麼不闖進去和他一起洗澡呢!陽曜德鬱悶的抓起浴袍,進入浴室。




之前一直被熊海斳說在誘惑他,現在真的想誘惑他了卻不知道該怎麼做……陽曜德看著自己越泡越硬的小老弟,果斷離開浴缸,溼淋淋的披上浴袍,咬著唇,前往尋找熊海斳。

熊海斳洗完澡之後坐在床上,拿著平板電腦不知道在看什麼,陽曜德一看到熊海斳那皺眉盯著平板電腦的神情,想誘惑他的氣勢瞬間就消了下去:他在忙公事!這樣打擾他好像不太好?可是、可是……陽曜德糾結的擦著頭髮,內心掙扎著要不要爬上床去干擾熊海斳工作?他決定試探一下。




「熊哥……在忙嗎?」熊海斳雖然是電腦白痴,但平板電腦用的頗為順手,或許直覺的觸控操作比較符合他的使用習慣吧?

熊海斳忍著心中的笑意,關掉戒指介紹的網頁,稍微把平板電腦移開,用眼角餘光看著陽曜德,故作鎮定的問道:「隨便看看,沒事。怎麼了?」

「呃、沒…沒有。」該死,想做愛要怎麼說出口!陽曜德裝作沒事的擦著頭髮,一邊從浴巾的縫隙中偷看熊海斳的反應:熊海斳若無其事的繼續用平板,彷彿旁邊沒他這個人一樣,陽曜德覺得自己被忽略了……他十分不高興。




他看看熊海斳的臉,再看看他從浴袍中露出來的大腿,以及……那個動作再大一點就會曝光的地方,其實熊海斳是故意的吧!陽曜德咬牙,對於自己的後知後覺感到生氣,他不管了!陽曜德笨拙又粗魯的把熊海斳的浴袍腰帶解開,低頭下去就含住了他的男根。

「……」熊海斳嚇了一跳,他沒想到這匹小馬主動起來這麼豪放,他溫柔的揉著陽曜德的頭髮,低啞的說道:「想要的話屁股過來,熊哥幫你舔。」

「哼、哼。」陽曜德怨懟的看了他一眼,舌頭慢悠悠的在熊海斳的龜頭附近滑動著,確定他完全硬起來之後才挪動位置。




眼前是陽曜德白皙且富有彈性的臀部,熊海斳看著鴕鳥一般埋首於自己胯間,但臀部高高翹起的陽曜德,恨不得好好將他蹂躪一番,只是偶爾由陽曜德主動也是一種樂趣。熊海斳故意隔著浴袍緩慢地愛撫著陽曜德的臀部,就是不碰到重點部位,陽曜德不斷的發抖,最後竟然惱羞成怒的轉頭嗔道:「你、你到底做不做?」




紅著眼睛要求自己幹他,真是太可愛了!熊海斳知道再玩下去陽曜德又要生氣了,於是討好的替陽曜德脫掉浴袍,吻上那個仍然有點腫脹的部位。

「啾、嘖……」柔軟的舌頭在臀縫間舔舐著,陽曜德瞬間就腿軟了,雖然後頭還沒完全恢復,但因此更為敏感,熊海斳花俏的舔弄著他的蜜穴、囊袋,最後舌尖模擬著性交的頻率戳刺著穴口,陽曜德發出難耐的嗚咽,熊海斳趁機放入一根手指。




該死……好舒服……後頭被褻玩的快感大於內心的羞恥感,陽曜德很快就淪陷在無邊無際的慾海中。手指逐漸增加,被填滿的快樂讓陽曜德不自覺的扭著腰,熊海斳見差不多了,便拍拍他的屁股,陽曜德接到提示,準備往前坐,然而熊海斳卻阻止了他。

「……?」陽曜德傻呼呼的回頭,看見熊海斳遞給他肛交專用的潤滑劑,並沒有要替他塗的意思。這是……讓他來?陽曜德臉上瞬間紅了,本來想直接上,不過他非常清楚潤滑劑在性愛中的重要地位,他咬著唇,回頭瞪了熊海斳一眼,接過潤滑劑,先是替熊海斳的男根塗滿後,用手指沾取著,送進自己的甬道中。




這在愛人面前自瀆的動作讓陽曜德羞紅了臉,不過熊海斳粗重的呼吸聲說明著他也忍得很辛苦……再玩嘛!陽曜德不服輸的回頭瞪著熊海斳,那一眼對熊海斳來說簡直風情萬種,他猛地坐了起來,抱著陽曜德,就往自己的男根上放。

「啊、啊!」潤滑劑的效果十分的優良,熊海斳毫無阻礙的滑入了陽曜德的體內,內壁猛地被撐開的刺激讓陽曜德沒有心理準備,忍不住出聲,熊海斳以為他會痛,連忙愛撫著他的胸部、腹部,轉移他的注意力:「還好嗎?」

「太、太深了……」陽曜德被熊海斳的溫度燙得頭暈腦脹,不知道是難受還是飢渴的扭動著,熊海斳放鬆的嘆了口氣,從背後鉤著陽曜德的膝窩,一邊親暱的咬著他的耳朵說道:「不深一點怎麼餵飽你,嗯?」

「呼、呼……」陽曜德的注意力全在兩人結合的部位上,後仰靠著熊海斳的肩膀,將自己完全交給他,熊海斳一邊律動著,一邊情色的問道:「寶貝,這樣幹舒服嗎?」

「嗯哈!舒、舒服……那裡、好棒……」陽曜德覺得自己被熊海斳控制了,只能下意識的回答著熊海斳的問題,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回答足夠讓他羞恥的無法見人。




熊海斳穩健有力的抽插激起陽曜德一陣陣的顫慄,後穴不由自主的隨著抽插的頻率而蠕動著,潤滑劑很快的就被兩人興奮的體液給沖淡,陽曜德意亂情迷的抓著熊海斳的手臂,大腿反射性的想合攏,熊海斳調笑道:「夾這麼緊,我都快射了……」

「嗯、嗚……哈啊……」雖然身後有熊海斳的體溫,但陽曜德不知為何就是有種空虛感,他焦躁的扭動著身體,熊海斳感覺到了,停下動作問道:「寶貝,怎麼了?」

「……」陽曜德眼神濕漉漉的看著熊海斳,轉身就撲了上去。當他環抱住熊海斳時,他懂了:是了,缺的就是擁抱時互相傳遞的心跳。熊海斳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然而隨即領悟陽曜德在向他討抱抱,不禁愛憐的笑出來:「你這樣讓我怎麼捨得放手?」

「不准……」不准放手這句話說出來太令人害羞,陽曜德有些惱羞成怒的咬住熊海斳左肩上的刺青,熊海斳惡意的拍了陽曜德的屁股一下:「這麼野?看來該好好調教一下。」

「啊!」隨著熊海斳的話音結束,男根兇猛的闖入溼潤的甬道,陽曜德沒料到他會來的這麼猛,緊抓著熊海斳的肩以維持平衡,熊海斳露出邪氣的笑容,一邊律動一邊咬著陽曜德的耳垂,情色的呢喃道:「你今天晚上大腿別想合攏了。」

「嗚……」這種既羞恥又興奮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陽曜德不及細想,熊海斳就將他壓倒在床舖上猛烈的進攻,陽曜德高亢的呻吟著,受不了這樣快速猛烈的衝撞,一個震顫,率先射了出來。




「呼、呼、呼……」高潮過後的疲倦感讓陽曜德不想移動,熊海斳用手指抹去他腹部上的精液,送到嘴裡品嚐,瞇了瞇眼,似乎在暗算什麼。熊海斳並沒有因為陽曜德高潮時的強烈收縮而跟著射精,相反的,因為這樣舒爽的吸吮,他的男根更加的堅挺了;他緩慢的律動著,不想帶給陽曜德太大的負擔,陽曜德哼哼著享受著他的溫柔,熊海斳輕啄著他的頸子,他的肩膀,他的鎖骨,留下班班點點的紅痕,陽曜德雖然感到害羞,但又因為熊海斳表現出來的佔有慾而暗自竊喜,他盡可能的配合著熊海斳想要的體位,兩人不知疲倦的做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東方魚肚發白。

看著陽曜德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睡著的模樣,熊海斳整個心都溫暖起來了,他悄悄地從一旁拿出了一條棉線,量了量陽曜德左手無名指的週長,仔細將兩人打理乾淨後,抱著他入眠。

「熊、熊哥……湯……」陽曜德想找個藉口離開,好讓自己紅得比玫瑰還鮮艷的臉可以稍微降溫,不過熊海斳曖昧的吸吮著他的耳垂不放,陽曜德急得簡直快要哭了:實在太丟臉!自己跟個變態似的在廚房門口勃起,自以為沒被發現,但熊海斳到底注意他多久了?

「還要煮四十分鐘。這期間可以吃『點心』。」寬大的手掌探入陽曜德的衣服當中,摩挲著他的後腰,陽曜德身軀微微發抖,知道再矜持下去就是矯情了,他索性墊著腳尖,向熊海斳索吻;熊海斳愉悅的笑著,先是用嘴唇輕輕碰了碰陽曜德的嘴唇,接著逐步深入,舌頭上的絨毛摩挲著陽曜德的上顎,舌尖糾纏著舌尖,黏膩的水聲迴盪在耳膜中,引起陽曜德一陣嗚咽,他腿軟站不住,熊海斳乾脆抱著他躺在地上,並將兩人的褲子脫下,解放那憋得發脹的部位。




「呼、呼、呼……」自己真沒用!不過一個吻就能四肢發軟!陽曜德既害羞又興奮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把主動權交給熊海斳。熊海斳給了他一個溫柔得溺死人的微笑,慢慢的解開他的釦子。那貪婪審視的目光讓陽曜德有種會被吃掉的錯覺——但自己的本意不就是想被吃掉嗎?完了,跟熊海斳在一起腦袋都不正常了!陽曜德遮著臉不敢面對熊海斳,只是如此一來,他更能深刻感受到熊海斳如刀般的目光一點一點的掃過他的肌膚,挑起他的情慾,老早就抬頭的部位更是因此汨汨滴出蜜液,誘人擷取。




光用看的就能溼成這樣,這副身體還真夠淫蕩的啊!熊海斳強硬的拉開陽曜德的手,見他還是緊閉著眼睛,乾脆整個人趴在他身上;兩人熾熱的部位緊貼的觸感讓陽曜德訝異的睜大了眼,映入眼簾的是熊海斳寵溺的笑容,陽曜德耳根子一紅,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熊海斳趁機動作。強而有力的腰肢帶動炙熱的男根摩擦著柔嫩的肌膚,底下飽脹的雙球互相滾動著,訴說著對對方強烈的渴望,一旁瓦斯爐上的湯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有如他們沸騰的情慾;熊海斳規律沉穩的力道讓陽曜德感到心安,這不同手淫的快感使陽曜德舒服得瞇起眼來,他不再壓抑他的喘息,盡可能的在熊海斳面前吐露他愉悅的感受,因為他知道這樣能夠讓熊海斳興奮。




這小馬……學得越來越快啦?熊海斳看著身下淫蕩程度不輸成人片演員的愛人,獨佔他所有表情的欲望越發強烈,他深深地吻上陽曜德,將自己蠻橫佔有的意思傳達給他,陽曜德因為這略嫌粗魯的吻顫了一下,不過隨即放軟自己的態度,配合著熊海斳;熊海斳明白自己被接受了,巴不得現在就立刻射在陽曜德的身體裡,但,還不行。




這彆扭的小傢伙看來會誤解自己直白的表達,倪浩凡也說不要黏得太緊……熊海斳心中有了計較。他加快摩擦的速度,讓兩人釋放出來後,無視陽曜德因情動而開始收縮的穴口,溫柔的替他擦拭乾淨,並在他額頭上一吻,「去客廳等,湯快好了。」

「……」陽曜德因高潮而腦袋昏沉的無法瞬間理解熊海斳的意思,熊海斳乾脆將他抱了起來,把遙控器塞進他手裡:「先看電視,晚餐等一下就好。」




這不對吧!不是應該做完嗎?陽曜德終於理解所謂「點心」——還真的是點心,嚐到一點甜頭但又吃不飽……等等,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飢渴了?陽曜德羞愧的遮著自己的臉,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依舊興奮著的身體說明著他想要熊海斳!




過了一會兒,令人垂涎三尺的法式香料烤雞出爐,陽曜德的肚子非常配合的「咕嚕」了一聲,熊海斳笑了,他拿出盤子,切分著烤雞,那架勢好比五星級餐廳的主廚……就算不當黑道,熊海斳也能開餐廳養活自己吧?看著熊海斳用心切割烤雞的神情,陽曜德羞恥的發現自己又硬了!他不自在的扭了扭,替熊海斳倒香檳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分食完畢,熊海斳入座,一臉期待的看著陽曜德,陽曜德知道是要他評價烤雞和湯的意思,連忙吃了一口。濃郁的香味和鮮嫩多汁的雞肉……該死,褲襠又緊了一下,陽曜德滿嘴食物,只能不斷點頭來表達稱讚的意思,熊海斳露出放心的笑容,拿起香檳杯:「乾杯!」

「咳、咳!」陽曜德吃得太急,被嗆了一下,熊海斳揉了揉他的頭髮:「慢慢吃,還很多。」

「乾、乾杯。」陽曜德和熊海斳碰杯,低著頭不敢看向他溫柔的眼睛,怕自己忍不住又撲上去……




兩人無話但溫馨的吃完晚餐後,陽曜德自動自發的躲到廚房洗碗。他故意磨磨蹭蹭的洗碗,因為他在期待背後突然多出一個擁抱他的溫度。

「嘩啦……」一個盤子他反覆沖了五分鐘,就是不見熊海斳進來廚房!他焦躁的走到客廳查看,發現熊海斳跑去洗澡了。

……真是自作多情啊。陽曜德心中暗暗鄙視自己的飢渴,但飽暖思淫慾,興奮著的身體一點都沒有要消下去的跡象,陽曜德氣惱的打開電腦,想靠工作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只是程式碼修改不到兩行,熊海斳就出來遮著他的眼睛:「我放好水了,換你。」

「……好。」剛剛怎麼不闖進去和他一起洗澡呢!陽曜德鬱悶的抓起浴袍,進入浴室。




之前一直被熊海斳說在誘惑他,現在真的想誘惑他了卻不知道該怎麼做……陽曜德看著自己越泡越硬的小老弟,果斷離開浴缸,溼淋淋的披上浴袍,咬著唇,前往尋找熊海斳。

熊海斳洗完澡之後坐在床上,拿著平板電腦不知道在看什麼,陽曜德一看到熊海斳那皺眉盯著平板電腦的神情,想誘惑他的氣勢瞬間就消了下去:他在忙公事!這樣打擾他好像不太好?可是、可是……陽曜德糾結的擦著頭髮,內心掙扎著要不要爬上床去干擾熊海斳工作?他決定試探一下。




「熊哥……在忙嗎?」熊海斳雖然是電腦白痴,但平板電腦用的頗為順手,或許直覺的觸控操作比較符合他的使用習慣吧?

熊海斳忍著心中的笑意,關掉戒指介紹的網頁,稍微把平板電腦移開,用眼角餘光看著陽曜德,故作鎮定的問道:「隨便看看,沒事。怎麼了?」

「呃、沒…沒有。」該死,想做愛要怎麼說出口!陽曜德裝作沒事的擦著頭髮,一邊從浴巾的縫隙中偷看熊海斳的反應:熊海斳若無其事的繼續用平板,彷彿旁邊沒他這個人一樣,陽曜德覺得自己被忽略了……他十分不高興。




他看看熊海斳的臉,再看看他從浴袍中露出來的大腿,以及……那個動作再大一點就會曝光的地方,其實熊海斳是故意的吧!陽曜德咬牙,對於自己的後知後覺感到生氣,他不管了!陽曜德笨拙又粗魯的把熊海斳的浴袍腰帶解開,低頭下去就含住了他的男根。

「……」熊海斳嚇了一跳,他沒想到這匹小馬主動起來這麼豪放,他溫柔的揉著陽曜德的頭髮,低啞的說道:「想要的話屁股過來,熊哥幫你舔。」

「哼、哼。」陽曜德怨懟的看了他一眼,舌頭慢悠悠的在熊海斳的龜頭附近滑動著,確定他完全硬起來之後才挪動位置。




眼前是陽曜德白皙且富有彈性的臀部,熊海斳看著鴕鳥一般埋首於自己胯間,但臀部高高翹起的陽曜德,恨不得好好將他蹂躪一番,只是偶爾由陽曜德主動也是一種樂趣。熊海斳故意隔著浴袍緩慢地愛撫著陽曜德的臀部,就是不碰到重點部位,陽曜德不斷的發抖,最後竟然惱羞成怒的轉頭嗔道:「你、你到底做不做?」




紅著眼睛要求自己幹他,真是太可愛了!熊海斳知道再玩下去陽曜德又要生氣了,於是討好的替陽曜德脫掉浴袍,吻上那個仍然有點腫脹的部位。

「啾、嘖……」柔軟的舌頭在臀縫間舔舐著,陽曜德瞬間就腿軟了,雖然後頭還沒完全恢復,但因此更為敏感,熊海斳花俏的舔弄著他的蜜穴、囊袋,最後舌尖模擬著性交的頻率戳刺著穴口,陽曜德發出難耐的嗚咽,熊海斳趁機放入一根手指。




該死……好舒服……後頭被褻玩的快感大於內心的羞恥感,陽曜德很快就淪陷在無邊無際的慾海中。手指逐漸增加,被填滿的快樂讓陽曜德不自覺的扭著腰,熊海斳見差不多了,便拍拍他的屁股,陽曜德接到提示,準備往前坐,然而熊海斳卻阻止了他。

「……?」陽曜德傻呼呼的回頭,看見熊海斳遞給他肛交專用的潤滑劑,並沒有要替他塗的意思。這是……讓他來?陽曜德臉上瞬間紅了,本來想直接上,不過他非常清楚潤滑劑在性愛中的重要地位,他咬著唇,回頭瞪了熊海斳一眼,接過潤滑劑,先是替熊海斳的男根塗滿後,用手指沾取著,送進自己的甬道中。




這在愛人面前自瀆的動作讓陽曜德羞紅了臉,不過熊海斳粗重的呼吸聲說明著他也忍得很辛苦……再玩嘛!陽曜德不服輸的回頭瞪著熊海斳,那一眼對熊海斳來說簡直風情萬種,他猛地坐了起來,抱著陽曜德,就往自己的男根上放。

「啊、啊!」潤滑劑的效果十分的優良,熊海斳毫無阻礙的滑入了陽曜德的體內,內壁猛地被撐開的刺激讓陽曜德沒有心理準備,忍不住出聲,熊海斳以為他會痛,連忙愛撫著他的胸部、腹部,轉移他的注意力:「還好嗎?」

「太、太深了……」陽曜德被熊海斳的溫度燙得頭暈腦脹,不知道是難受還是飢渴的扭動著,熊海斳放鬆的嘆了口氣,從背後鉤著陽曜德的膝窩,一邊親暱的咬著他的耳朵說道:「不深一點怎麼餵飽你,嗯?」

「呼、呼……」陽曜德的注意力全在兩人結合的部位上,後仰靠著熊海斳的肩膀,將自己完全交給他,熊海斳一邊律動著,一邊情色的問道:「寶貝,這樣幹舒服嗎?」

「嗯哈!舒、舒服……那裡、好棒……」陽曜德覺得自己被熊海斳控制了,只能下意識的回答著熊海斳的問題,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回答足夠讓他羞恥的無法見人。




熊海斳穩健有力的抽插激起陽曜德一陣陣的顫慄,後穴不由自主的隨著抽插的頻率而蠕動著,潤滑劑很快的就被兩人興奮的體液給沖淡,陽曜德意亂情迷的抓著熊海斳的手臂,大腿反射性的想合攏,熊海斳調笑道:「夾這麼緊,我都快射了……」

「嗯、嗚……哈啊……」雖然身後有熊海斳的體溫,但陽曜德不知為何就是有種空虛感,他焦躁的扭動著身體,熊海斳感覺到了,停下動作問道:「寶貝,怎麼了?」

「……」陽曜德眼神濕漉漉的看著熊海斳,轉身就撲了上去。當他環抱住熊海斳時,他懂了:是了,缺的就是擁抱時互相傳遞的心跳。熊海斳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然而隨即領悟陽曜德在向他討抱抱,不禁愛憐的笑出來:「你這樣讓我怎麼捨得放手?」

「不准……」不准放手這句話說出來太令人害羞,陽曜德有些惱羞成怒的咬住熊海斳左肩上的刺青,熊海斳惡意的拍了陽曜德的屁股一下:「這麼野?看來該好好調教一下。」

「啊!」隨著熊海斳的話音結束,男根兇猛的闖入溼潤的甬道,陽曜德沒料到他會來的這麼猛,緊抓著熊海斳的肩以維持平衡,熊海斳露出邪氣的笑容,一邊律動一邊咬著陽曜德的耳垂,情色的呢喃道:「你今天晚上大腿別想合攏了。」

「嗚……」這種既羞恥又興奮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陽曜德不及細想,熊海斳就將他壓倒在床舖上猛烈的進攻,陽曜德高亢的呻吟著,受不了這樣快速猛烈的衝撞,一個震顫,率先射了出來。




「呼、呼、呼……」高潮過後的疲倦感讓陽曜德不想移動,熊海斳用手指抹去他腹部上的精液,送到嘴裡品嚐,瞇了瞇眼,似乎在暗算什麼。熊海斳並沒有因為陽曜德高潮時的強烈收縮而跟著射精,相反的,因為這樣舒爽的吸吮,他的男根更加的堅挺了;他緩慢的律動著,不想帶給陽曜德太大的負擔,陽曜德哼哼著享受著他的溫柔,熊海斳輕啄著他的頸子,他的肩膀,他的鎖骨,留下班班點點的紅痕,陽曜德雖然感到害羞,但又因為熊海斳表現出來的佔有慾而暗自竊喜,他盡可能的配合著熊海斳想要的體位,兩人不知疲倦的做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東方魚肚發白。

看著陽曜德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睡著的模樣,熊海斳整個心都溫暖起來了,他悄悄地從一旁拿出了一條棉線,量了量陽曜德左手無名指的週長,仔細將兩人打理乾淨後,抱著他入眠。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