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37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酸痛。

這是陽曜德醒來第一個感覺。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陽曜德努力的揉著額角回想:陽光,沙灘,美女……酒吧!那茶有問題!陽曜德幾乎一秒彈跳起身,不過一隻健壯的手臂將他按回床上,摩挲著他的背,熟悉但夢囈般的聲音說道:「乖,不哭……熊哥疼……」

……還好身旁的男人是熊海斳。陽曜德從來沒有那麼慶幸是熊海斳躺在他身邊,他放鬆的嘆了口氣,窩在熊海斳的懷裡,知道什麼都不用擔心了——既然是熊海斳撿到他,那後續就算有什麼麻煩事,熊海斳也會解決掉。

好像、太過依賴他了啊?陽曜德嘆氣。捨不得,也不想脫離這種舒適的狀況,他閉上眼睛,打算睡個回籠覺,一個刺耳的鈴聲卻在這時候響起。

「喂?我是熊海斳。」熊海斳反手抓起電話,聽對方說了什麼,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道:「辛苦你們了。」

「……公司上的事?」陽曜德小心翼翼的問道,熊海斳沒好氣的戳了戳他的鼻子:「酒量差就不要自己一個人去酒吧!」

「……?」陽曜德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熊海斳頭痛的揉了揉眉心,覺得慌亂的自己簡直像是個笨蛋一樣……還差點叫人去把店砸了。「你的血液裡面驗出酒精成份,你在酒吧點了什麼『茶』?」

「我……」陽曜德噎住,他什麼時候被驗血的?不過按照熊海斳的能力,就算他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在外太空可能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他知道又麻煩到熊海斳了,摸了摸鼻子,用蚊蚋般的音量回道:「什麼冰茶的……」

「長島冰茶?」熊海斳無奈的看著陽曜德,陽曜德怯怯的點頭,熊海斳責備的彈了他的額頭一下:「那是調酒!」

「……啊?」陽曜德錯愕了,「喝起來沒有酒味啊?」熊海斳懲罰性的打了他的屁股一下:「調酒會用果汁或可樂之類的飲料混淆味覺,以後你不准去酒吧!」

「……好。」陽曜德心虛的揉著額頭,熊海斳嘆氣,加深了要把這匹小馬好好拴著的想法,陽曜德不曉得接下來自己的生活已經被熊海斳佔據,他討好的爬到熊海斳身上:「熊哥你餓了嗎?」

「餓了。」熊海斳露出白森森的牙齒笑道,陽曜德驚覺不妙,起身想逃卻已經太遲了,臀肉上一緊,後穴一疼,熊海斳的傢伙就這麼蠻橫的闖了進來。




「嗚……」穴口有些腫脹,但內部並不乾澀,熊海斳進來的十分順利,陽曜德咬牙切齒的嗔道:「你、你又沒清!」身體裡老是保留著熊海斳的精液,讓陽曜德十分的害臊,但自己清掉的結果就是——熊海斳會加倍射在裡面!只能由熊海斳決定什麼時候要幫他洗澡。

「你昨天哭著不讓我清,我也沒辦法。」熊海斳咬著陽曜德的耳朵說著葷話,陽曜德瞬間羞紅了臉:昨天自己到底鬧成怎樣啊?怎麼只有兩人泡在浴缸裡的印象,之後都是在做愛的場景?自己真的哭了嗎?熊海斳看出陽曜德的疑惑,按了按他腫脹的眼睛:「你看,眼睛腫成這樣,我都捨不得了。」

「嗚……」自己喝醉之後竟然這麼羞恥嗎?陽曜德咬著熊海斳的肩,想憋住呻吟,但熊海斳將舌頭伸進他的耳道內,模仿性交頻率那樣進出著,害陽曜德有種耳朵被姦淫的錯覺,忍不住出聲:「嗚啊……不、嗯……不要這樣……」

「哪樣?」熊海斳停止舔舐,並將下體抽出,痞痞的笑著;後頭空虛的感覺讓陽曜德忍不住縮了縮,他憤恨的坐起身,一邊用手背擦著耳朵,一邊怒道:「你是故意的!」

熊海斳笑了笑,並不否認,「那你來。」陽曜德淫蕩的在他身上扭腰的神情性感得要命,再讓他鍛鍊點腹肌好了,扭起來更好看。陽曜德完全不曉得熊海斳腦裡在想什麼色情的主意,只知道空虛的甬道需要有東西來填滿它;他舔著嘴唇,扶著熊海斳巨大的傢伙,對準了自己的後穴,緩緩坐了下去。

「啊……」幸福的充實感使陽曜德舒服得瞇起了眼睛,熊海斳伸手摩挲著兩人連接的地方喘著粗氣道:「寶貝……快點……」

「哼!」身體雖然疲累,但高漲的情慾促使陽曜德動作;他用自己喜歡的頻率扭著腰,不理會熊海斳的催促。




「曜德……」熊海斳的聲音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可憐了,性感低沉的尾音彷彿有形的手那樣扶過陽曜德全身肌膚,聲音的震動直達心房,整顆心臟因為這樣深情呼喊而顫動著,陽曜德一時沒忍住,達到高潮。

「……」原來叫名字比「寶貝」還有用嗎?熊海斳後知後覺的發現這點。他抱住因為高潮而癱軟下去的陽曜德,又試著喊了一次:「曜德……」

「嗚……」光是聲音就讓自己渾身酥麻怎麼回事!陽曜德從來不曉得熊海斳的聲音對他有這麼大的魅力,他承受不住的遮住耳朵,假裝不理熊海斳,但既然被熊海斳發現了這點,又豈能輕易放過他?熊海斳不斷呼喊著陽曜德的名字,下半身還有一下沒一下的頂著他,惹得陽曜德氣喘連連,惱羞成怒的拿開遮住耳朵的手,撐起上半身,瞪視著熊海斳:「吵、吵死了!」




「曜……唔!」熊海斳本來還想再說些什麼,但陽曜德用吻堵住了他的嘴,不讓他說話。這惱怒的反應實在太可愛了!熊海斳從鼻腔發出沉悶的笑聲,陽曜德憤恨的咬了他一口,熊海斳討饒的說道:「好好好,不叫了……」

「嗚!」陽曜德發出不滿的低吼,為自己既期待熊海斳喊他的名字,又因此害羞到不知所措的反應感到焦躁,他不曉得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只能不斷的趴在熊海斳身上胡亂蹭著,熊海斳依然堅挺的男根在這樣的摩擦之下又脹大了一圈,他呼吸粗重,捏了捏陽曜德的屁股,低啞的說道:「乖,躺好,讓我射在你屁股裡。」

「……」想被熊海斳貫穿,想和熊海斳接吻,想讓熊海斳佔有的念頭盤據在心中,陽曜德既羞恥又興奮的仰躺在床上,眼神溼漉漉的看著熊海斳健壯的身軀覆蓋在他身上;滾燙又充實的肉刃緩緩插入飢渴的小穴中,內壁本能的蠕動著,引導熊海斳進入得更深,熊海斳舒服的瞇起眼,稱讚道:「曜德,你好會吸……」

「不要說……」陽曜德害羞的遮著臉,熊海斳笑了,他緩慢但精準的撞在陽曜德的敏感處,不一會兒,陽曜德就迷亂的抓著床單呻吟,熊海斳愛憐的覆上他的唇,溫柔的舔弄著他的舌,一邊問道:「曜德,從今以後都讓我射在裡面好不好?」

「嗚……哈啊、你!這樣……嗯哼……」這其實是變相的求婚,但陽曜德沒聽出來,熊海斳見他沒立刻答應,乾脆不讓他說話,下半身猛地加快速度,撞得陽曜德除了呻吟之外再無其他語句。淫靡的肉體拍擊聲和兩人凌亂的氣息讓人聽得臉紅心跳,熊海斳大抽大送了幾下,埋在最深處:「曜德,要射了!」雄偉的男根抖了抖,爆發出份量十分可觀的精液,陽曜德下意識的縮緊了甬道,將熊海斳的餘精都給擠了出來。




「呼……」這妖精!昨天才做了兩次,睡醒過後還是這麼飢渴!熊海斳放鬆的趴在陽曜德身上,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他無力的推了推熊海斳:「熊哥……」

「嗯?」熊海斳不懷好意的笑著:「想洗屁股?」

「……」讓熊海斳幫他洗澡的結果絕對是用精液洗屁股!陽曜德奮力的起身,堅持自己洗澡,他趔趔趄趄的自行前往浴室,本來還擔心熊海斳偷襲,但他意外的沒有跟進來,陽曜德甩甩頭,把身旁少了一人份體溫的空虛用熱水給沖掉。

等他洗完澡,熊海斳剛好掛上電話,神情似乎有點緊張?陽曜德心想應該是一些金龍幫的機密,不想讓他知道吧?他故作不知的說道:「熊哥,換你洗。我叫外賣來吃?」

「好。」熊海斳心裡盤算著要怎麼在陽曜德不知情的狀態下帶他去試戒指,再把他灌醉嗎?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