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39(完)

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自從那天沒有正面回應熊海斳的求婚後,陽曜德一直覺得虧欠他,竭力想彌補他內心的失落,但熊海斳的表現一如既往——整天帶著他到處玩或是做愛,完全看不出哪裡不對勁。

「曜德,你要試試看這個款式嗎?」熊海斳拉著他在超市購物,兩人逛著逛著就走到成人用品區,貨架上琳瑯滿目的保險套引起了熊海斳注意,陽曜德盯著保險套,很認真的回想了一下:好像從第一次跟熊海斳做愛以來,他們都沒戴套啊!陽曜德雖然也很好奇戴著保險套做起來是什麼感覺,不過既然熊海斳喜歡內射,那就……他紅著臉搶走熊海斳手上的保險套,放回貨架上:「你不喜歡就不要用了。」

「這有顆粒……」熊海斳再度拿起保險套,壓低聲音在陽曜德耳邊情色的說道:「幹起來應該很爽喔?」

「……」陽曜德噎了下,為了避免熊海斳又說出什麼令人面紅耳赤的話語,他惱羞成怒的將那盒保險套甩進購物車裡,急匆匆的去結帳,然後拎著袋子就往前走。

「寶貝!曜德……等我一下!」熊海斳笑著追上去,發現超市外有人在發傳單,而陽曜德正在和那人詢問著什麼。

「怎麼了?」熊海斳好奇的湊上前看,發現那是海灘附近酒吧舉辦的營火晚會傳單,陽曜德似乎非常有興趣,他雀躍的問道:「熊哥,一起去吧?」來夏威夷這麼多天,幾乎每天都被熊海斳壓在家裡做愛,難得可以體驗一下夏威夷當地的風俗民情,陽曜德十分的躍躍欲試。

不過熊海斳看到傳單上一句話:免費雞尾酒喝到飽,馬上否決了陽曜德的提議,他客氣的和發傳單的人說會考慮,牽著陽曜德就往停車場走去。

「欸?」陽曜德以為熊海斳會很喜歡派對的?怎麼看起來心情不太好?「熊哥,不去嗎?」熊海斳躲避陽曜德閃亮亮的眼神,打開後車門,將買來的東西都放了進去,「有免費雞尾酒耶!」陽曜德還在說服他,但這句話戳到熊海斳敏感的神經,他對陽曜德露出怒極反笑的陰森笑容:「是誰那天喝一杯雞尾酒就倒了?」

「我……」陽曜德語塞,那天似乎給熊海斳惹了不少麻煩啊?陽曜德十分心虛:「……對不起。」

「呵。」熊海斳蓋上後車門,還想說些什麼,一個嬌媚的聲音介入兩人的對話:「嗨!帥哥,你們也有拿到傳單呀!要一起去玩嗎?」是兩個大胸脯美女,陽曜德嘴角抽搐,看了看美女,再看了看熊海斳,深怕他大發脾氣,不過熊海斳這時拿出他十分罕見的紳士風度,回道:「不了,我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那……我知道一些安靜的景點唷!」美女一號對著熊海斳拋媚眼,瞎子都能看出他在邀熊海斳玩多P!美女二號為了不冷落陽曜德,也朝著他笑,陽曜德只覺得寒毛直豎,因為他可以感覺到熊海斳的怒氣噌噌噌的往上飆升,他拉拉熊海斳的衣角,用中文弱弱地說道:「熊哥,我們回家。」

「好。」熊海斳似乎很滿意他拉衣角的舉動,轉頭對兩位美女說道:「抱歉,我們急著回去試用新買的保險套,有機會再約。」

「……」有人這樣回絕的嗎!又莫名其妙被出櫃了,陽曜德簡直欲哭無淚。他不敢看那兩位美女的表情,像是逃命一般鑽進車裡,乖乖的繫上安全帶,等待熊海斳發動引擎。




熊海斳坐到駕駛座上,緊握著方向盤來抑制自己的怒氣,過了好一會兒才轉頭看著陽曜德,面色不善的說道:「你以為我會給你機會嗎?」

「啊?」陽曜德不懂他為什麼還是那麼憤怒?不是答應他不去營火晚會了嗎?

「你這輩子別想碰女人了。」熊海斳霸氣的宣示完主權,發動引擎,流利的倒車,離開超市停車場。

「……」一路上,陽曜德像是待宰的羔羊般乖巧又驚恐的看著熊海斳,不過熊海斳沒有給他眼神上回應,讓陽曜德一顆心七上八下,不曉得這個人生氣起來會做出什麼事?他只好盡量裝作小媳婦受欺負的委屈模樣,揪著安全帶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下車。」熊海斳提著購物袋,挑眉看著仍然坐在副駕駛座的陽曜德,陽曜德彆扭的解開安全帶,隨著熊海斳的步伐踏入屋內。這傢伙……到底在吃什麼醋啊!是那女人對我笑,又不是我對他笑!陽曜德覺得自己很無辜,但他又不可能以此跟熊海斳頂嘴!他逃避熊海斳看他的熾熱眼神,忙著處理超市買回來的食材;不過食材再多,總有處理完的時候,熊海斳抱著胸,站在廚房門口看著陽曜德在廚房裡瞎忙。十分鐘過去,陽曜德還在用抹布摳著大理石流理台上根本摳不下來的花紋,熊海斳終於忍不住奪過他的抹布,狠狠地吻了上去。

「嗚!」溼軟溫熱的舌頭竄進嘴裡,蠻橫霸道的氣勢讓陽曜德有些害怕,不過熟悉熊海斳觸碰的身體很快地就被挑逗起來,兩人難分難捨的舌吻讓體溫直線上升,陽曜德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他勉強推開熊海斳喘氣,熊海斳曖昧的舔去兩人唇瓣之間的銀絲,輕柔的又咬了上去。




「熊、熊哥!」陽曜德覺得自己必須辯白一下有關營火晚會的事,只是他忘了只要熊海斳想做愛,用什麼理由都能進行的這點。

「怎麼?你不想試用保險套嗎?」這個人!總是有辦法一秒把話題歪掉!陽曜德毫無說服力的推攘著熊海斳,還沒說話,就被熊海斳堵上了嘴,「啾嗚……」算了,陽曜德放棄替自己澄清,他攬著熊海斳的頸子,投入在和他的熱吻當中。




「呼、呼、呼……」兩人的呼吸凌亂,熊海斳一邊撩起陽曜德的衣服,一邊低啞的問道:「你剛剛把保險套收到哪裡去了?冰箱嗎?」

「誰把保險套放冰箱!」陽曜德氣惱的從廚房櫥櫃中拿出保險套,熊海斳挑眉看著他,臉上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幫我戴上。」

「……」這好像是他第一次使用保險套?陽曜德不想讓熊海斳知道這點。他逃避似的蹲下身去,替熊海斳口交;等他完全硬起之後,才撕開包裝,拿出滑溜溜的保險套,試圖套上;然而尺寸不合,陽曜德試了幾次都沒能成功,熊海斳自豪的奪過保險套,命令道:「趴好,熊哥用手指戴保險套幹你。」

擴張就擴張,講成這樣!陽曜德哼了聲,趴在流理台上,主動擺出適合交媾的姿勢。這不是他第一次在廚房和熊海斳做愛,但冰涼的流理台總是激起陽曜德的羞恥心,不斷的提醒他這裡是廚房!廚房對陽曜德來說,是和母親有著溫馨回憶的地方,熊海斳在這種地方幹他,讓他有種被母親看著的羞恥感,但不可否認的是——在廚房做愛讓他異常興奮。




陽曜德遮著臉,逃避思考,他像是任人宰割的魚一樣靜靜的趴著,熊海斳的手指很快的就夾帶著陌生的質感,碰上了後庭。

「嗯……」保險套上細微的顆粒摩挲著精緻的皺摺,熊海斳只是揉,並不深入,後庭很快的就被保險套上的潤滑劑弄得溼滑不堪,陽曜德也扭著腰,暗示熊海斳替他擴張,熊海斳笑了聲,探入一根手指;顆粒摩擦內壁的質感像是迸裂的鈕扣一般,接二連三的炸開,陽曜德的呻吟裡帶著顫抖,熊海斳知道他很有感覺,故意在裡頭攪了攪,手指的大小和保險套不合,好幾次抽出,卻將保險套留在陽曜德體內,從熊海斳的角度來看,一張一縮的小嘴像是咀嚼那般飢渴的咬著保險套。




「嘖!」這個騷屁股,怎麼可能不射在裡面!熊海斳抽出保險套,扶著自己巨大的傢伙,有一下沒一下的頂著陽曜德:「可以嗎?」陽曜德還沒完全放鬆,但已經慣於做愛的穴口在這樣的撩撥之下逐漸軟化,陽曜德將臉貼在流理台上降溫,一邊伸手扳開自己的臀肉,用動作來回答;熊海斳不知道從哪裡摸出潤滑劑,又給兩人塗了點,強勢的進入陽曜德的體內。




「嗚……」肌肉緊繃的感覺有些疼痛,不過陽曜德已經學會如何讓自己最快進入狀況,他配合著熊海斳傳遞給他的心跳呼吸著,熊海斳一邊揉著他的前端,一邊咬著他的耳朵呢喃:「曜德……」

該死!陽曜德最受不了熊海斳這樣喊他,低沉的嗓音每次都讓他渾身發軟,耳根子簡直像是要化了那般脆弱,似乎還會下意識的答應熊海斳許多奇奇怪怪的要求?兩人連接的部位有如螞蟻爬過那般搔癢,陽曜德主動扭了兩下,熊海斳罵了句髒話,狠狠拍了下陽曜德的屁股,接著抓著他的腰猛的動了起來。

「嗯啊、慢……熊哥……」強烈的快感讓陽曜德語無倫次的呻吟著,熊海斳藉由這樣的方式來表達他對陽曜德的獨占欲——這個人只能是他的!剛才停車場那女人竟然和陽曜德拋媚眼!熊海斳越想越生氣,掐著陽曜德的力道不禁大了起來,陽曜德哀號道:「痛!」

「……!」熊海斳滿懷歉意的從背後抱著陽曜德,用臉蹭著陽曜德的耳朵,悶悶的說道:「我不想看見女人對著你笑。」

「……」陽曜德何其無辜!他只是附帶、附帶的好嗎!那女人從頭到尾的目標都是熊海斳啊!陽曜德無奈的嘆了口氣:「熊哥,他是對著你笑,不是對著我笑。」

「不管。」熊海斳加強了擁抱陽曜德的力道,陽曜德讀取到了他內心的不安,又對自己沒答應求婚這件事感到愧疚,他拍了拍熊海斳的手,示意他換姿勢,熊海斳放開手,陽曜德轉身面對他,捧著他的臉,深情的給了他一吻,然後摟著他的頸子:「我們去房間。」

「好。」熊海斳知道陽曜德在安撫他,心中覺得暖暖的。他帶著陽曜德回到房間,兩人性急的脫掉全身衣物,狂熱的親吻著彼此,帶著些微疼痛和酥麻的印記不斷地落在陽曜德身上,陽曜德看著自己又變成斑斑點點的肌膚,惱怒的低吼了聲:「換我了!」不要說熊海斳了,陽曜德看著自己的愛人被其他女人邀約也會不高興好嗎!

「啊?」熊海斳愣愣的看著突然反撲在他身上的陽曜德,以為他想在上面,不過陽曜德只是很努力的啃著他的頸子,最後挫敗的問道:「為什麼我吸不出吻痕?」

「噗!」熊海斳不可遏制的笑了起來,陽曜德氣憤的拿枕頭丟他:「都是你拈花惹草!」要是陽曜德自己一個人出門,會主動過來找他的大概都是搶匪吧?他這種瘦弱的身材在外國人眼裡是不具魅力的,但熊海斳就不同了,高大又英俊,體格還不錯……如果有這種獎項的話,陽曜德會頒發一個「海灘之星」給他。

「那你快幫我作記號。」熊海斳指著自己的頸子:「留個齒痕吧。」

「哼!」陽曜德一口咬在熊海斳脖子上,熊海斳誇張的叫了聲,陽曜德連忙鬆口:「弄痛你了?」

「沒有。」熊海斳俏皮的笑著,一邊尋找鏡子,「熊哥來看看你的成果。」

「……」陽曜德羞赧的阻止他,因為那裡只有濕漉漉的口水而已,熊海斳的肌肉太硬了很難咬!熊海斳拍了拍陽曜德的屁股:「熊哥今天教你怎麼吸出吻痕。」說著,又在陽曜德的頸邊種了幾個草莓,然後要陽曜德依樣畫葫蘆的親吻自己,陽曜德吻得氣喘吁吁,就是沒辦法在熊海斳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他氣憤的咬著熊海斳的耳垂,熊海斳討饒的說道:「別咬掉啦!」

「哼!」陽曜德開始到處亂咬,他終於發現——熊海斳只有頸部以上會留下齒痕,其他部位因為肌肉太過於結實的關係,除非咬到流血,否則很難留下痕跡。他在熊海斳鼻樑上啄了一口,非常滿意的看見自己的傑作,不過接下來熊海斳不懷好意的笑容讓他覺得大事不妙,他連忙從熊海斳身上爬下來,還沒離開床舖,就被一把抓了回去,熊海斳凶狠的肉刃就這麼順勢插了進來。




「嗚……」陽曜德渾身發軟,一邊抓著床單一邊哼哼:「你、你這個人……怎麼、嗯啊……這樣……」

「哪樣?」熊海斳也在陽曜德鼻樑上咬了一口。這麼快就報復回來!陽曜德想瞪他,但後頭摩擦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他很努力的想控制臉部表情,然而說話中帶著呻吟,聽起來更像是欲求不滿的抱怨:「說好、哼……讓我、留……嗯哈……齒痕的……」

「我明天要和朋友吃飯呢,這樣讓我怎麼見人?」

你又沒說!這人蠻橫不講理的程度真是讓陽曜德開了眼界!陽曜德被插得只能斷斷續續的呻吟,無法反駁,他藉由夾緊臀部來表達他的不滿。

「唔!」熊海斳一時沒忍住,射了出來,既熱且多的精液衝擊著陽曜德的敏感處,他內壁強烈抽搐著,也跟著達到高潮。


「呼、呼、呼……」兩人維持插入著姿勢相擁著,對彼此都有著強烈的佔有慾,做愛只是其中一項表達方式,惶恐的內心其實可以透過更正式的方法來安撫,不過兩人都默契的避開了這個話題,用體溫互相溫暖對方的心。



兩人終於渡完假,回到熊海斳位於美國的家,堆積如山的工作接踵而來,齊家擬好的診所網頁製作合約一傳真過來,陽曜德就被那上面的金額嚇傻了眼:「做個網頁不用一千萬美金啊!」


「終生維護費用。」熊海斳很肯定的點頭,陽曜德讀出他另一份意思,紅著臉,在合約上簽了字,然後和倪浩凡視訊了幾次,確認他的想法後,如火如荼的趕製著網頁;熊海斳在這段期間也沒有閒著,由阿遠掛名的偵探事務所慢慢的籌備中,等國內風聲過去後就可以將四散的弟兄們集結起來,將嶄新集團的版圖更擴大一步。


幾個月過去,倪浩凡的健檢診所終於成立了,熊海斳必須回國替他剪綵,他問陽曜德要不要一起去?陽曜德本來想答應,不過他隨即想到自己的情況:海棠幫應該還在追殺他吧?這樣回去肯定又會帶給熊海斳麻煩,還是不回去的好。


「你要好好吃飯。」熊海斳出發前一天替陽曜德做了塞滿冰箱的菜,陽曜德糾結的送熊海斳到機場,這是兩人重逢後熊海斳第一次遠行,陽曜德知道不能讓熊海斳擔心,於是擠出笑容說:「我會打電話給你。」他裝出堅強的模樣,熊海斳愛憐的揉了揉他的頭髮:「我要忙一陣子才回來,你有問題打給我的助理。」「嗯。」還沒離開,陽曜德內心就已經寂寞的發慌,他依依不捨的目送熊海斳進了海關,終於轉身回家。


一個人在家,很孤單。陽曜德把臉貼在熊海斳新換的大魚缸前面,想和小P聊聊,然而熊海斳這個愛吃醋的傢伙在魚缸裡面種滿了各式各樣的水草,他找不到小P。獨處的時候就特別容易亂想——熊海斳給了他那麼多,但自己卻沒有什麼能夠回報他的,這讓陽曜德感到十分的焦躁,他明白熊海斳要的是什麼,但那小小又冰涼的圓圈套住的不只是手指,還有往後的人生,這是需要深思熟慮的問題。他需要找個人聊聊……陽曜德翻到之前葬儀社人員給他的心理醫生名片,有些猶豫,不過轉念一想:旁觀者清,說不定醫生能夠給他很好的建議呢?而且醫生也不認識他,就算丟臉也不怕讓人知道。

心理醫生的診所佈置的很溫馨,桌上還擺放了茶點來招待他,就像是到老朋友家拜訪那樣輕鬆自在。對方是個和藹的老醫生,陽曜德不確定他會不會歧視同性戀,於是在敘述的過程中,都「我的戀人」代稱,老醫生並不催促陽曜德說話,只是陪著他喝茶,在陽曜德提出疑問的時候給予提示,甚至還拿了許多婚姻相關的書籍給他,讓陽曜德自行思考。

陽曜德每天和熊海斳通完電話後都很認真的看著那些書籍,婚姻是個法律上的承諾,他跟熊海斳不可能有小孩,所以結婚並不是為了小孩的身份問題,只是讓人證明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有必要嗎?兩個人在一起就算沒經過證明,他們還是在一起啊!陽曜德迷惘的搜尋著同性婚姻的資訊,無意間看到了《不一樣又怎樣》的MV,裡頭因為法律上的障礙,導致沒辦法替自己心愛的人簽署醫療同意書的劇情讓他哭得淚流滿面,他想到了他過世的母親,以及當初他在手術室外焦急又無助的心情……一切都有了解答。

陽曜德強烈渴望聽見熊海斳溫柔的聲音,於是他不管時差,在看完MV的當下立刻打了電話給熊海斳:「熊哥……」他還在哭泣,聲音帶著濃重的鼻音,熊海斳慌了:「寶貝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嗎?」


「我……」說出來真是讓人有點難為情,不過陽曜德想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熊海斳知道:「我想你了……」「……!」熊海斳沒想到陽曜德會這麼黏他,他糾結又擔憂的安慰道:「乖,我後天就回去了,很快。」「嗯。」好像打擾到熊海斳工作了?陽曜德感到不太好意思,他想了想,又補了句:「我很好,沒事。」「你啊……」哭著說沒事,誰會相信啊!熊海斳雷厲風行的處理完手邊事務,急匆匆的趕回美國,在機場等候他的是靦腆笑著的陽曜德,熊海斳給了他一個大擁抱:「下次你跟我一起出差。」「嗯。」陽曜德緊緊捏著口袋裡他好不容易破解熊海斳的保險箱才拿到的對戒,「我們走吧。」


「呵。」熊海斳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這小馬,害羞的模樣真可愛!確認陽曜德沒事後,熊海斳緊繃的神經鬆懈了下來,時差問題讓他昏昏欲睡,沒注意到陽曜德開車的方向並不是家裡。


「熊哥,到了。」陽曜德將他搖醒,熊海斳睜開眼睛,發現陽曜德帶著他來到法院,他狐疑的看著陽曜德,只見他低著頭玩著安全帶,整個臉紅到脖子去,瞬間理解了,心中隱隱透出一絲期待。熊海斳並不催他,他要親耳聽到陽曜德的承諾,兩人沉默著,凝固的空氣彷彿形成了一層薄膜,就等待一句話來戳破;所幸熊海斳並沒有等得太久,陽曜德深吸了口氣,咬著嘴唇,羞澀但堅定的舉起他戴了戒指的左手:「戒指,我收下了。」熊海斳笑得非常燦爛。



(完)



--


這故事就到這邊結束~謝謝你看到這邊<3

番外的部份留給電子書了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以下連結購買:

讀墨:https://reurl.cc/ER06YR

PUBU:https://reurl.cc/GE6pgx

GOOGLE圖書:https://reurl.cc/bErYeX

樂天:https://reurl.cc/KQWl2y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