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42)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蘇笑笑特意收斂他的氣息,再加上在商隊的關係,讓他看起來更像普通的腳伕,在大街小巷轉來轉去到也沒引起太多注意。多日的訪查,他們鎖定離玥王爺府三百米外的一處民宅,這個區域雖然不是京城中最高價區,但也非一般商戶的人得以負擔的。民宅前沒有太多車馬停駐,卻時不時有人出入;沒有女主人樣子,沒有一般生活採買的活動;門口的守衛總是驅離靠近的人,日間夜晚輪班。一日他挑著毓芳齋數罈美酒,在門口不遠處不慎摔倒,其中一罈酒摔破了,他大喇喇地罵到:

「這是啥天氣?熱的老子我頭昏,這下子得賠錢了。」

這酒香似乎隨著熱氣,飄進門口兩個守衛的鼻孔裏,鑽進他們的心裏,他們擋不住酒蟲的驅動,走到他的面前,嚇一聲

「這酒多少錢?剩下的,全買了。」

「不,這些是要送往朱雀大街那裏的老爺的。」

「雙倍價格。」

「不,朱雀大街......」

「三倍」

蘇笑笑思考一下,換了一副笑臉,說:
「好的好的!這破掉的別浪費,喝喝看!」

護衛平時是警戒心十足的,但今天他們似乎忘了,就著那破掉的瓦罐喝了一些。蘇笑笑看著同業,心裡不禁感嘆楊太醫,喔,已經是李逍的藥可以把人深層的慾念勾勒出來。

「喂!這酒還有嗎?」

酒香夾著楊太醫開發出來的幻藥,觸發人底層被壓抑的意念。兩衛護衛喝了一口,不禁讚嘆:

「這酒,好。」

「當然,可是陳年佳釀,喝上一瓶就少了一瓶。」

「還有嗎?也想給裡面的弟兄來一點。」

「需要多少罈?這得問一問東家。」

蘇笑笑就著他們所說的數量,稍微估算一下,這宅子裡的人,約莫有二十來個,保險估計大約有三十人。

「大爺還在工作中吧!喝一點就好。」蘇笑笑嘗試地問。

「工作?派我兩兄弟來站門口,他在裡面涼快去,只會巴結貴人。」看來對領頭的人頗有意見。

「再喝上一口,消消氣!回頭我幫大爺多尋幾罈。」

「大爺!需要我把酒挑去陰涼的地方放嗎?」蘇笑笑又呵呵地問,他想進去看一下。

「挑到門後面放著就好。別亂看,小心你的腦袋。」

這幾日他發覺這附近的高樹都被砍去,這應該是怕被居高臨下監視所做的舉動,藉著挑酒進去的時機,他迅速地看上幾眼。就這幾眼,就收集到一些訊息。

院子裡光禿禿,底下泥土被踩踏地相當踏實,這代表長時間有人在上面踩踏;

現在是白日,卻沒有人在院中走動或人聲,或許都在房內休息,代表著晚上活動白日休息;

院子最角落一處雜草雜物許多,似乎還有一口井。依照這個民宅的格局,要鑿上一口井是相當勉強的,更遑論廢棄捨用。

「今日還好遇見兩位爺。」蘇笑笑陪著笑臉退了出來,他鎖定那一處便是調查的重點。

「改明兒路過時,再請兩位爺另一款好酒。」

在他摔倒打破酒罈時,他趁機將李逍的藥拿了出來,藥香混著酒香中,讓人不知不覺地吸入。畢竟是揮發性的藥,藥效快過了,蘇笑笑計算一下時間,也該是時後離去,避免打草驚蛇。其他未開封的酒確實是好酒,即便清醒之後或院中其他護衛發現亦無所謂,畢竟那些確實是好酒,權當兩人一時酒蟲上身,花大錢當冤大頭。

當天晚上,鄰近的一處民宅發生火災,裡面的人不免受了影響,隨時警戒著,深怕火舌延燒到他們這。蘇笑笑趁著他們注意力都在那火災那方向時,悄悄地翻牆入內,到了白日懷疑之處。他丟了一小石頭入井中,沒聽到水波聲,他瞧見水井上有鞋踏泥土痕跡。

沒有汲水桶,卻有鞋踏泥土痕。

這不是投井自盡命案現場,就是老鼠通道,碩大老鼠那一種。






13會員
121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