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家成英姝說她是女亞斯,那麼妳或妳女兒可能是嗎?

陳豐偉
陳豐偉
本文發佈於 陳豐偉編譯社
17
2020-10-03
|閱讀時間 ‧ 約 9 分鐘
在文學圈成名多年的女作家成英姝,前些日子在《鏡週刊》的專訪裡說她有「亞斯伯格症」。專訪裡提到的「不善融入群體、不太跟同學往來、一般婚喪喜慶一概不參加」、「對家人感情淡漠,但頗有責任感」,很有亞斯特質的既視感。
知名作家面對大型媒體,現在可以侃侃而談自己的亞斯特質,這標誌著時代的進步,至少有一部分人對人類大腦的「神經多樣性」不再大驚小怪。但,比起歐美國家對亞斯特質的深邃討論與平常心對待,台灣還有很遙遠的路要走。
比如說,我在搜尋資料時發現,歷史悠久的雜誌「柯夢波丹」,在二〇一八年時曾刊出一篇文章,由正式診斷亞斯伯格症的作者,描述由於「感覺過度敏感」,導致她對男伴的撫觸無法忍受,更別說是性器官的插入。即使她願意替男伴口交讓他們快樂,但這樣的男女朋友關係很快就維繫不下去。到最後她發現自己可以不被傳統異性戀的框架侷限,跟女性伴侶同住。
在另一個網站上我看到一位女亞斯描述她的性愛成癮。有一些亞斯人的性愛成癮也是因為「感覺過度敏感」,還有一些,是以性愛代替人際間的語言溝通。或可說,性愛比笨拙的語言更能傳遞愛的感覺。
不過,以上所說的,都是少見的例子。多數的亞斯女孩並沒有性愛的感覺遲鈍或過度敏感,她們可以享受常規的性生活,無論是跟男性或女性。有一部分的亞斯女容易對喜歡的男性或女性的產生強烈的著迷(obsessions),在腦海裡甚至夢裡不斷迴旋意中人的聲音、影像、笑臉、髮梢、秀麗的指尖,這感覺太強烈了,導致她們難以遏止地出現跟蹤(stalking)、或不斷想跟對方聯絡的強迫意念。有些亞斯女孩因此成為被同學嘲笑與霸凌的對象。
最常見、最需要亞斯女孩(與她們的父母、好友)注意的,還是由於蠻常擁有單純、天真、不擅欺騙、缺乏社交網絡的個性,女亞斯有時會被外向、舌粲蓮花、有點反社會特質(這裡指的是psychopath)的男人盯上,成為「狩獵」的目標,最後因為盲目的「愛」為其犧牲,承受經濟、勞力與性的剝削。
「每一位亞斯都不一樣」,同樣源自強烈的亞斯特質,亞斯人呈現出來的性愛與感情模式會有很大差異。我們可以試圖理解,是什麼樣的亞斯特質,造成這樣的行為模式,但不能因為看了一個故事,就覺得所有亞斯人都是這樣。有些人有亞斯特質,就如同有些人容易焦慮、有些人容易恐慌、有些人莫名地產後憂鬱,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大腦特質。比起個性外向然後擅長欺騙、屢屢外遇、劈腿又面不改色的人,誰又能說怎麼樣的人才是病態呢?
曾有學者猜測,人類語言能力的快速演化,來自於擅長察言觀色、花言巧語的男人,較能夠擄獲女人心,或四處打游擊留下後裔。但帶有強烈亞斯特質的人依舊存在,畢竟亞斯人的固著、堅持,常是累積知識與發明、創造的根基。一個人類族群裡如果沒有夠多的亞斯人,恐怕會走向滅亡。
◎被忽略的亞斯女孩與她們所受的苦
為什麼我們要強調「亞斯女孩」?「亞斯伯格症」、「亞斯特質」的相關研究已經進行八十年,累積大量科學文獻,在歐美國家有大量科普書、勵志書、自我倡議的書籍可購買,有活躍的實體與網路社群,是最被透徹研究的人類大腦特質。也有學者提出,「內向」與「亞斯特質」可能有共享的基因,處在同一道廣大的「光譜」(spectrum)上,同樣擁有社交會累、社交困窘的特性。
最近流行的「高敏感」特質,跟「內向」以及「亞斯特質」有相當高的重疊性。不過,當我們書寫帶著政策遊說理念的文章時,通常會選擇「亞斯」的說法,而不是「內向」或「高敏感」,畢竟亞斯伯格症有較多的共識,與較清楚的定義,所以歐美國家的民意代表會為「亞斯女孩」發聲,「內向」與「高敏感」的說法則是由媒體來傳播。
「被忽略的亞斯女孩」是一些歐美國家近年來強調的議題,會進入公共衛生政策面的討論。「亞斯伯格症」的診斷方式最初主要是以觀察一大群小男孩建立起來,再加上亞斯女孩比男孩更擅長「偽裝」(camouflage),儘可能符合他人期待、避免被團體排斥,使得這些長期因為社交困窘被排斥、或努力讓自己像個花蝴蝶導致身心俱疲的亞斯女孩,她們遭遇的問題一直沒有被看見。有些亞斯女孩說話直爽,女性朋友少但有許多要好的男同學,那還多了些保護。但有些亞斯女孩話少、不靈敏、在班上朋友少,就很容易成為霸凌者選中的目標,成為班上的「黑羊」。
比如說,像這八歲墨西哥女孩培瑞茲(Perez)的故事。培瑞茲三歲時診斷亞斯伯格症,在幼稚園與小學裡,培瑞茲常被當面嘲弄,被罵「怪胎」,曾被鎖在小屋裡然後同學在外面笑罵她、敲打小屋。這些霸凌行為讓小小的培瑞茲感覺憂鬱,讓她抗拒去學校。她媽媽發現培瑞茲在家裡表現很聰明,跟在學校不一樣,判定墨西哥的傳統教育體系並不適合她。培瑞茲接受治療,並檢測智商,發現培瑞茲的智商高達162。
培瑞茲在五歲時完成小學課程,隔年輕鬆地完成中學學業。現在,八歲的培瑞茲透過線上課程學習工業工程數學與系統工程,寫一本書講她的經歷,名列墨西哥富士比「一百位最有影響力的墨西哥女性」榜上。
亞斯人的平均智商並沒有比較高,培瑞茲是特例中的特例。不過,亞斯人的固著性,容易形成「特殊興趣」,也容易重複去做別人覺得乏味的事情,所以適合培育成專業人員,或我們常說的「職人」。亞斯人較願意遵守SOP,較能夠把公司派任的工作當做生活的目標,比較不會在企業裡拉幫結派、以說人是非為樂,適合當企業的骨幹。
問題是,亞斯人必須先活過求學時的排斥、霸凌、邊緣人感覺。進入職場後,前輩、同事的耳語、冷落,又是另一種傷害。資優生、理工醫背景、或像成英姝這樣的特殊優越條件是保護色,但如果成績沒有好到讓老師特別關注,家庭背景沒有強到能為小孩安排個人化的教育,許許多多亞斯女孩常活在霸凌的威脅與缺乏自信的自我懷疑中,最後成為精神科的病人。
或許有人會問說,成英姝有經過精神科醫師診斷嗎?她可以說自己是亞斯伯格症嗎?以「神經多樣性」(neurodiversity)的概念來說,專業人員並不是亞斯特質唯一且專斷的詮釋者。如果成英姝曾經認真地閱讀成人亞斯特質的論述,曾經認真檢視自己的童年與成長歷程,她要如此公開自我揭露,我們也沒什麼好質疑的。當一位女孩因為亞斯特質而跟同學格格不入,出現人際適應問題、或許再嚴重就要出現自傷與自我放棄,我們又何必拘泥嚴格的醫療診斷標準?實務上,歐美國家醫療人員對亞斯伯格症的診斷不斷放寬。富裕國家的社福與教育資源比台灣多許多,「診斷」代表可以使用學校與衛生局的資源,所以美國小學生亞斯伯格症的盛行率節節高升,也就不奇怪了。
亞斯特質的學術用語是BAP (Broad Autism Phenotype),各種BAP研究都顯示,BAP分數最高的前10%,是憂鬱症、焦慮症、自傷自殺行為的高風險群。這也就是我所說的,「有10%的人有值得注意的亞斯特質」的依據。我們的女性朋友、伴侶、親人,都有可能因為「格格不入」而受苦,然後被系統性地忽略。我們能夠做的,就是讓這些在歐美先進國家越來越普及的資訊,在台灣能多多傳閱。培瑞茲就是最鮮明的例子,發現一個受困者、給予她適合的環境與教育,她就有可能成為台灣未來的傑出人才與棟樑。
◎理解成人亞斯課題,以下是入門書
◎以下是一些相關連結
  1. Genius kid:Bullied For Being 'Weird,' This 8-Year-Old Girl Is Smarter Than Einstein And Hawking
  2. “I’m afraid to give my wife oral” – what sex is like when you’re Autistic
  3. Sex addiction story: Gwen's addiction ruled her life, until she was stealthed.
  4. Women 'better than men at disguising autism symptoms’
  5. Diagnosis at 23: How Autism in Girls Looks Different than Boys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陳豐偉
陳豐偉
精神科醫師,作家。長期接觸各式各樣病人,也曾擔任過網路公司總經理並協助公司轉型、獲利,我可以從務實、生活的角度切入,讓你用短暫的閱讀時間就能得到一生重要的領悟。
本文發佈於
陳豐偉編譯社
【陳豐偉編譯社】的內容會幫助你瞭解自己、瞭解你的伴侶、家人、親友、同事,讓你更能分析為什麼某些人就是會有這樣的行為模式。無論是人際關係、職場用人或危機處理,以及給予你的親友好的建議,從這裡得到的知識,或許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17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7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