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靜心時刻創作,在文字中安頓自己:專訪彭樹君

方格子 vocus
方格子 vocus
本文發佈於方格人物
8
2018-06-04
|閱讀時間 ‧ 約 12 分鐘
採訪那天,樹君穿著白色上衣、粉色長裙向我走來,步履輕盈;當她微笑說起自己的故事時,整個世界霎時柔和了起來,空氣中似乎也飄起了朵朵小花。她的自介是這樣寫的:
喜歡貓,喜歡花,喜歡天空,喜歡雨後的青草香,喜歡與世無爭的寧靜生活。 覺得善良很重要,溫柔優雅很重要,樂觀和勇氣也很重要。 住在山邊,總是從大自然中得到創作靈感,走在森林中就有回家的熟悉與安心。 天天都要閱讀、散步、靜坐和瑜伽。 時時刻刻都覺得人生如夢。
一畢業即踏入自由副刊,工作幾年後轉往《美麗佳人》《皇冠雜誌》,接著被自由找回,再次回到副刊開創「花編」的版面,同時創作心情小品《朵朵小語》,在副刊發表外也出版成冊。從1999年寫下第一篇《朵朵小語》至今,她以筆名「朵朵」陪伴台灣讀者走過了近20年的歲月,但卻在近幾年才有人知道,「彭樹君」就是《朵朵小語》的作者。

將根扎進土裡,帶著花香上路

而為什麼這次以本名「彭樹君」而不是筆名「朵朵」在方格子寫作?樹君說,她以本名創作散文及小說,而「朵朵」則像是另一個屬於《朵朵小語》的人格。她希望能保持「朵朵」這個名字的純淨性,因此將「彭樹君」與「朵朵」這兩個擁有(對她來說)不同身分的名字分開;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一些認識許久的朋友也未必知道她就是朵朵。是一直到2016年秋天,她出版第二十集朵朵小語《世界不完美就唱歌吧》,才在作者簡介部份寫上自己的真名。
長久以來都在傳統媒體工作的樹君,第一次跨足到新媒體平台上集資寫作,對她來說是個不小的突破。
樹君坦承,專案上線後最難跨越的障礙,是「向讀者收費」這件事。現在的資訊已經多到目不暇給、公開內容到處都能看見,「真的會有讀者願意掏錢出來訂閱我的專案嗎?」與其說是緊張,她其實更加好奇,也對於集資寫作這件事感到十分新鮮。
但對於有多少人訂閱,她倒沒這麼在意。「因為『創作』這件事,終究還是回歸到你到底想說什麼、你想與別人分享什麼。一個寫作者能得到的最大回饋,就是在創作當下的快樂。」
而專案名稱取為「開花的樹」,有什麼樣的意義?樹君這樣解釋:「我生活周遭一定要有綠樹、植物,要住在靠近山區的地方,因為新鮮的氧氣是我在工作、生活及寫作上的泉源。這次的計畫,我也把我的名字中樹君的『樹』放進去,將根扎進土裡,以文字灌溉讓它慢慢長大,往天空的方向生長。寫作對我來說也是像樹一樣的姿勢,若能開出花來,就再好不過了。這棵開花的樹,也有我對自己的期許。我希望讀者在這裡讀到喜歡的文章,就好像花朵掉落下來,有人撿起花朵,在樹下休息一會兒後,然後再帶著花香上路。」
「開花的樹」分成幾個單元,包括「我的私語」、「你的心情」、「她的故事」、「朵朵小語」和「朵朵小聚」。
「我的私語」是樹君回顧生命過往的私密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創作嘗試,過去無論是寫小說還是寫小語,都沒有「我」的出現,雖然文字氣味充滿個人特質,但作者卻隱身文字之後。至於散文,例如《花開的好日子》,文字之間雖然偶有作者的生活,卻也是輕描淡寫幾筆。然而,「我的私語」以樹君自身的生命經驗為主題,是走到內心很深的地方去面對最真實的自己。「那樣的面對,真的是要鼓起很大的勇氣呢。」她微笑著說。
「你的心情」也是全新的創作型態,過去朵朵小語是樹君自己的心情筆記,現在則由讀者先寫信來訴說種種生命故事或心情片段,然後樹君以一貫的溫柔回覆,給予充滿同理心的文字療癒。這樣的雙向交流,往往帶給她某些感悟,因為從別人身上,她總是同時看到自己內在的心境。「那種感覺像是一種陪伴。在安慰別人的時候,自己也被擁抱了。」
「她的心情」則以現代女性為藍本,用樹君向來擅長的散文式小說描摹種種女性的生活與心情、角色與位置,她們的酸甜苦辣與喜怒哀樂,所面臨的情感困境,以及走過幽谷之後的領悟。
而以上無論是哪種形態的創作,都和《朵朵小語》一樣,主題皆在「療癒」。就像「開花的樹」的頁面裡,樹君所寫的這段話:
「無論是小說,是散文,還是小語,『療癒』都是我創作的主題。人生的哀愁與喜悅,愛情的執迷與領悟,心靈的困頓與最終的平靜,我總是希望能以文字去梳理,然後分享給你。」
「朵朵小聚」則是一個限制在二十人之內的小團體,以傾談的方式聚會。這是樹君在文字之外的新嘗試,但依然是以療癒為主題。

享受靜心時刻,靈感自然湧現

從第一本《朵朵小語》至今已出版二十餘冊,而聽她描述創作《朵朵小語》的過程,更有如隱士修行一般。
有很長一段時間,她早上會到山裡一處她稱為「秘密基地」的地方。秘密基地緊靠著懸崖,懸崖旁有櫻花樹、相思樹、松樹,下面有一條溪流流過,她就坐在懸崖上的一顆大石頭閱讀、靜坐與創作。更多的時候,她什麼事也不做,只是靜靜地看雲,就這樣看去一個早晨。
那裡的「生物」不只她一人,松樹上有隻活潑亂跳的松鼠、石頭下藏著一隻春天才醒過來的蛇,這樣看似奇異的組合,卻能在同一個地方相處融洽。問不怕被蛇咬嗎?她倒是鎮定:「不會耶。我就靜靜地在石頭上靜坐,也不打擾牠們,因此從沒有被咬傷或攻擊的事發生。」頓了一下,她笑著說:「對蛇或松鼠來說,我也是定期在那裡出沒的另一個生物。我們彼此陪伴,但互不打擾。」
對樹君來說,靈感是在靜心狀態下自然湧現,而非刻意組織架構出來的。在山裡靜坐一段時間後,自然而然地福至心靈,寫下了《朵朵小語》系列。如果真的沒有產出她也不擔心,在那個當下,她選擇享受靜心的時刻,不讓沒靈感這件事成為壓力。「一切的創作都是水到渠成的,並非為了寫而寫。」
樹君:「一切的創作都是水到渠成的,並非為了寫而寫。」照片來源:樹君
「寫《朵朵小語》是一種自我療癒,也是一個與心靈對話的過程。」如上述所說,「朵朵」像是她獨立出來的另一個人格,而這個人格卻能以通透的心境寫下對人生的領悟。這些領悟與其說是樹君心裡的想法,不如說是她將眾人共同的體悟在自己的筆下整理出來,而這樣對人生的感受抒發的確碰觸到了許多人的內心,因而產生共鳴。
為什麼《朵朵小語》系列一推出就造成暢銷?或許是因為《朵朵小語》文字看似淺顯易懂卻能直指人心,因此廣受大眾喜愛。曾有研究生以《朵朵小語》作為論文主題,發現小語簡短的心情語句中隱藏著音律感,閱讀時能感受到文字趣味,是介於詩與散文間的文體,而且親切近人;另外,《朵朵小語》的書寫以第二人稱為主題,那一聲聲「親愛的」,也讓人覺得被理解與撫慰了。
這樣的作品容易引起許多讀者共鳴,讀者也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年齡遍及男女老少:從小學生到退休教授、上班族到家庭主婦,甚至全家總動員一起讀《朵朵小語》。溫暖療癒的筆觸除了平撫許多惶惶不安的心之外,也為許多人加油打氣。
2018年最新出版的《朵朵解憂小語:從今以後要讓自己好好的》。圖片來源:朵朵小語粉專。
曾有一對即將步入禮堂的新人請樹君為他們寫一段朵朵愛情小語,讓他們能在婚禮上朗讀;有男孩請她寫封卡片鼓勵身為考生的女友,也有兒子請她寫封信為生病的母親打氣……這些種種的要求,樹君非但沒有拒絕,甚至做得更多。
「我所書寫的是我內心世界的風景,而讀者們也在自己內心世界裡感受到這樣的風景,只是我把它寫出來了。若是讀到我的文字,感覺到被安慰、被理解了,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鼓舞。」

慧眼發掘素人,撿拾貝殼裡的珍珠

以「朵朵」為筆名創作《朵朵小語》時,樹君同時也是自由副刊的「花編」。她覺得自己首先是個創作者,再兼職做編輯 ,所以對她來說,創作才是生活主題。有些創作者認為,編輯傷害了他們的創作,但她反而覺得,編輯的自律性才能時時提醒自己隨心所至的創作性格。
說起編輯工作,她形容看稿就像是「在沙灘上撿貝殼」的過程。「我走在一條長長的沙灘上,撿起一顆貝殼,打開一看,發現裡頭有珍珠——我常在素人作者的文章中發現這種驚喜,這是身為編輯的幸福時刻。」
許多作者、圖文作家在樹君的邀請下,在花編副刊發表創作、甚至開始人生的第一個專欄,這個版面也是他們嶄露頭角的重要舞台。當時初放光芒或默默無聞的創作者,如圖文創作的可樂王、紅膠囊、萬歲少女、林怡芬、張琹……文字創作的米果、胡晴舫、李明璁、侯季然、黃麗群、韓良露……等等,在經過多年後都走出了自己的創作之路,其中不乏成為大作家或社會評論家,在不同專業領域佔有一席之地。

「無論如何,創作都是一件快樂的事」

在漫長的編輯生涯裡,樹君時常工作到半夜才下班,隔天照樣早起到山中創作,她卻一點不覺得自己忙碌。對於每篇稿子,她心存敬意:「我看稿一定是從第一個字看到最後一個字,很多人都是看前兩行不好就退稿了;但我會想,自己可能是這篇文章唯一的一位讀者,我要對得起這篇文章。」
因此,即使100篇文章裡只能刊出一篇(或只有一篇能用),她仍堅持把100篇文章看完。「我對所有的稿件一視同仁,這是對作者最基本的敬意,也是我身為編輯的職業道德。也許沒有人會在意,但我身為編輯,自己要遵守這個道德。」
而每次退稿時,她心裡會默念這四句:「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接著看著作者的名字,才將退稿信送出。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樹君相信「信念」的力量。沒有人收到退稿信是高興的,她相信透過這樣的舉動、誠心地祝福,對方也會接收到這股信念。
每封信件都是創作者滿懷熱忱地投稿,因此除了默念四句話之外,樹君也會在信末寫上:
「無論如何,創作都是一件快樂的事。希望你永遠都能保持這樣快樂的心情。」
開花的樹,是樹君在方格子的專案名稱,也是她對生活與創作的期待。(攝影:彭樹君)
她不希望作者因為收到一篇退稿,因而斷送了對寫作的興趣,那將是非常可惜的事。
「稿子是否能刊登其實不這麼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熱情是否還在。做任何事情都是因為喜歡、快樂去做,這就是最大的獲得。」她認為,每個寫作者都應該問自己:即使我沒有讀者,沒有一家出版社願意出版我的書,那我還要不要寫?若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沒有問題了。

在文字中找到安身之處

以往被稱為「出版毒藥」的新詩,近幾年搖身一變成為出版亮點。樹君觀察,新詩再次復興,也與網路時代零碎、片段的閱讀習慣有關。在忙碌的現代生活中,時間有限的狀況下,許多人藉由閱讀短短的詩句,感受裡頭深刻的意涵,與《朵朵小語》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對於現在文學書籍普遍沒落的現象,樹君覺得十分可惜。「需要情感去感受的部分,越來越不被覺得是需要的。忙碌的現代人無法放慢腳步,專注地閱讀一本書。但如果你能靜下心來讀一本書,就能靜下心來思考人生中的一些問題,也能培養自己獨處的能力。」
朵朵手寫字:一天中的一段時光。圖片來源:樹君。
「有些人無法一個人獨處,一個人的時候會感到心慌,一定要找一個人來做些什麼事情。有些人想找個伴並非是喜歡對方,而是害怕自己一個人。如果一個人能靜下心來讀書,他會知道獨處的美好,因而喜歡與自己在一起,也開始喜歡自己。獨處其實是人生很重要的課題。」
樹君從小喜歡閱讀,也從文字間找到安置自身之處;對文字有強烈的飢渴,讓文字成為她的心靈依靠;藉由寫作抒發自己的喜怒哀樂,以紙筆整理當下的人生狀態。
人生路上充滿悲喜交集,開花的樹以文字為根基,生活及閱讀為養分;樹君期望為每位讀者建立療癒休憩之處,帶上足夠的勇氣後再次出發上路。

採訪、撰文:熊編
編輯:宅編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方格子 vocus 官方帳號,我們將分享方格子重要動態與發展,以及如何實踐品牌信念、讓閱讀及創作的美好在此發生。第一手掌握最新動態和消息,現在就追蹤我,或者我的出版專題吧~
本文發佈於
方格人物
透過「方格人物」專題,您將知悉作者們,為什麼選擇方格子作為書寫的出口,方格子之於他們又存有什麼樣的寫作意義,並逐步認識作者們的創作的理念、精神與經驗,如何在資訊和內容爆炸的時代,用文字面對讀者、以文會友,還有他們想透過專訪再跟讀者聊些什麼呢?


8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