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 外訪後感(二):不懈》

2019/05/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美國行程完結,外媒稱之為「高規格接待」—會見了美國手握最大權力的女士,參議院的議長Nancy Polosi,以及美國國務卿Mike Pompeo,其後國務院亦迅速出了聲明表示對「引渡條例」修例的關注,認為會影響香港的法治。另外,我們亦與多個公民組織會面,出席了數個公開演講,包於由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舉辦的聽證會,講述香港民主人權狀況以及「引渡條例」修例後的影響。我們可以預期委員會的議員將會發佈聯合聲明,跨黨派地表達對修例的關注。
(圖為訪美團會見美國國務卿Mike Pompeo)
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dation)長年將香港列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香港政府亦經常吹奏此排名用以吸引外資,但在與他們會面後,基金的代表亦表示修例後可能會將香港評分下調,「最自由經濟體」的「美譽」勢將不保。
種種跡象顯示,修例所賦予中共及特區政府合法化跨境綁架一事,已嚴重影響到香港的國際聲譽,以及令人擔心香港會否再是適合投資的「安全港」。為了鞏固權力以及打壓異己,香港政府不惜出賣香港的「繁榮穩定」,填補北京政府的「權力真空」— 有時我在想,到底為何這些在港土生土長、服務香港的人,會選擇這樣出賣自己的城市呢?
//
引渡條例修訂的幕後推手逐漸明確,由原先以為是特區政府懶醒一意孤行,到現時北京立場明確,將全力支持立法,田北辰、自由黨等人迅速歸隊。
這樣會令這場仗更難打。在外訪期間,經常都會被問到修例是否天庭旨意,藉此盤算介入並促使局勢改變的可能。條例的腐壞不會因此而改變,但在政治對壘的概念下,扳倒由特區政府主理的政策,比起北京政府操盤的更為困難,畢竟後者的權力比前者龐大甚多。利益受損的商界在此前題下,跳船的機率便更細。
但即使如此,香港的反抗運動會有退路嗎?
在美國行程完結返港的航班上,我不禁在想「送中」條例通過後,政府會如何以此打壓爭取民主的朋友。在共產黨的眼中,香港的官司費時失事,大陸隨便告一條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都判上幾年刑期;要殺一儆百,還是用中國的「依法治國」比香港的「法治」好。通過後,共產黨或會先按兵不動幾年,保存「面子」,證明市民的憂慮是子虛烏有,但日後的發展,卻是難料。他們是「有權必用」的人:從委任大學校董會等本身屬於禮儀的權力,或是釋法等需要特殊情況、自制使用的權力,他們都會毫無保留和猶豫,在政治需要下大刀闊斧地使用。
濫權,是共產黨的標記,也是毫無疑問的行事準則。完全沒有立法會、市民監察的引渡權力,簡直是將市民曝露在槍桿子前。
//
形勢雖兇險,卻無路可退。2015銅鑼灣書店事件未來不會再發生,因為這些人將會被「合法」移交,不用大費周張到泰國和香港綁架,一切由特區政府代勞。這種事情將會不斷發生,我們又怎能眼白白看著惡法通過?
每個人都會有感到無力和難以扭轉局面的時候。這是容易令人氣餒的時刻,但只要我們能夠繼續講述香港的故事,感染身邊的人,我們便沒有理由放棄。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羅冠聰,24歲,香港眾志創黨主席,學聯前秘書長、常委,香港立法會前議員,歷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當選人。幾年在學運和民主運動的累積,成為了一個有獨特故事和感悟的人。 政治是走鋼索的技藝,步步為營,風愈猛烈、肩膀的負擔愈重,每一步就更要分外小心。沉穩、堅忍、專注,是我們在這個不安世代向前的不二法門。
從學運領袖、到政黨主席、再到立法會議員,後被剝奪資格,再成階下囚,過去數年我過著曲折卻精彩的生活。牢獄讓我重新回看過去幾年的體悟,決定在此寫下這些年來屬於羅冠聰及香港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