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週日讀書評:《說妖》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哈囉大家好,我是顧天晴,你也可以叫我阿栗。
  我是一名小說家,同時也是一名評文人。之前在巴哈姆特替網友們撰寫評文,現在也開始進行出版書籍評論囉。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關於我的事情,請點顧天晴的巴哈姆特小屋
  如果是想快速知道書評結論的朋友,在文章的最下方有懶人包,還請自行使用!

前言

  第一次接觸到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是因為《唯妖論》這本書,而實際知道《說妖》,則是因為參加了《說妖》桌遊募資計劃。
  從參加募資到發售前試玩,一直到最後實際拿到成品及附贈小說,到現在實際寫出書評,仔細回想起來,竟然已經是以年為單位的往事了呢。(汗
ㄅ要亂好ㄇ!
一字排開,產品質感相當不錯
  說回正題。本期要評論的,是由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撰寫的《說妖》系列小說第一集──《說妖卷一:無明長夜》。
  以下內容盡量防雷,但多少還是會觸及書本內文,害怕被暴雷的讀者們,還請自行斟酌點閱哦!
  而在書評的末段,我「會」寫下對該書的懶人評價,但「不會」對作品進行評分!

劇情概述

  《說妖》的劇情大致是這樣的:
  懷著各自的往事,職業各異的八人,因為某個不知名的因素,被召喚到了神祕的「說妖」中。為了成為最後的勝者,這萍水相逢的八人,展開了一場以召喚妖怪為目標的詭異儀式……

角色

  由於曾玩過《說妖》桌遊,看過遊戲中的角色卡面,所以,當我在故事中讀到角色出場時,心裡馬上就會浮現該角色的外貌……
  很可惜,並沒有。
  我必須說,我認為《說妖》的角色塑造是偏糟的。在八個主要角色之中,能讓我有產生形象感的只有鐵木、沈未青、林孟棋、江儀這四個角色而已。
  其餘的四個角色,都沒有讓我產生特別鮮明的想像,也沒辦法從角色身上感覺到獨特的魅力,類似於轉頭就會忘的那種路人臉。
  那麼,問題來了。這是一部「由八個角色撐完全場」的故事,如果讀完整篇故事,有一半是路人臉,那這些路人的戲份,是不是太重了一些?
  此外,這四名「路人臉」並不是真的路人,實際上,他們的戲份並不少,只是,不管我再怎麼讀,都沒辦法覺得這些角色「很有特色」。
  說回我認知的四名「主要角色」。我認為,在這四人中,主角鐵木的塑造是最差的。
  故事主角,鐵木自然擁有最多的戲份,但是,在這名主角身上,我看見的特性只有:猶豫、聖母、維基百科。
  猶豫和聖母是我不太喜歡的主角特性,不過,我覺得這也沒什麼不好。
  實際上,能將猶豫和聖母特性發揮到淋漓盡致,讓讀者一面罵,一面又忍不住乖乖讀下去的作品也不是沒有。
  譬如《鬼滅之刃》動畫版的竈門炭治郎,雖然時常是猶豫到一個不行,人家還是很爭氣地爬上2019年霸權了,因此,針對猶豫和聖母,我不打算特別細述。
  我想說的,是我最受不了的一點,那就是「維基百科」。
  鐵木的角色設定是政大宗教所的學生,又是原住民身分,讓他對於民俗傳說非常了解。這個設定能幫助劇情很好地推展,當然是沒問題的。
  但、是!
  每當遇到新的妖怪,或是需要具備某種特殊能力的妖怪時,鐵木就會跳出來,開始強行一波解說。
  偶一為之,讀者可能還不會太有感,但在《說妖》中,鐵木總要很詳盡地幫大家科普:
  這是OOO,是XX族的妖怪,他的故事是這樣那樣的,能夠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作為讀者,在享受劇情的同時,突然被灌輸了一大波妖怪設定,我並不會覺得好充實,只會覺得像在咀嚼無味的百科全書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用「過度強調台灣價值」來形容《說妖》這部小說的第一個原因。
  我認為,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太想直接告訴讀者,這些台灣妖怪的故事了!
  與《說妖》相比,《Fate/Stay Night》就是很好的正向範例。在《Fate/Stay Night》的故事中,並沒有很強行地告訴你「亞瑟王就是哪年哪年統治哪個地區的王,最有名的故事是怎樣怎樣,擁有的寶具是這個那個……」
  讀者並不依靠作品來獲得知識,而是單純地享受《Fate/Stay Night》的故事,而後,才自發性地想知道更多關於英靈的故事,進而願意去詳讀這些文本。
  總而言之,我是來看劇情,不是來看妖怪圖鑑的呀!

作品評論

  延續前面的話,對我來說,「臺灣價值」並不會讓作品變得更好;相反的,假如這份臺灣價值讓故事因此枯燥、乏味,那更是本末倒置,反而讓這份價值變成累贅罷了。
  為什麼我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這點?因為我覺得,《說妖》為了某個特定主題鋪路的意味太明顯了。
  在故事中,很多次都有提及,這是一場「為了召喚臺灣妖怪」而存在的儀式。也就是說,故事很明白地就告訴你:
  我就是要臺灣的,其他的不行哦!
  這一點讓我覺得非常多餘。
  我認為妖怪就是妖怪。假如故事世界觀是一個「妖怪存在的世界」,那妖怪就是存在,哪怕不是臺灣的妖怪也會存在。
  那麼,假如作者就是只想寫「臺灣的妖怪」怎麼辦?
  我的看法是:沒有怎麼辦,直接寫就行了。
  喜歡看日本動漫的讀者,一定對日本各種妖怪不陌生。例如《妖怪少爺》就是一部描寫了超大量日本妖怪的漫畫,另一部《恐怖之夜》也是一樣,以日本妖怪為題材的作品。
  在這兩部作品之中,出現的都是日本的妖怪,但故事也是很自然地在進行,並不會有人針對「為什麼只有日本妖怪出場」而抗議。
  換句話說,在故事中特別強調「臺灣」妖怪,反而是一種很彆腳的行為,大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在。
  我不知道在第二集中會不會針對這一點做出解釋,但以我這個第一集的讀者來看,這個為了臺灣而臺灣的設定,確實是拖累了這部作品。
  不好的說完了,接下來我要說的,是我認為《說妖》在劇情推導上表現得非常好的地方。
  雖然故事的前段偏向沉悶乏力,不過,在故事的過程中,作者不斷地用角色們的感受來提示讀者,劇情可能有更深一層的關鍵。
  而當劇情走到末段,作者也不負之前的辛苦,適時且精準地拉扯著這個線索,將伏筆一次引爆,同時,又拋出更強的懸念,將故事推向第二集。
  像這種有跡可循的結構,把線索打散在劇情段落之中,讓每個角色看起來都是「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才能讓讀者在讀完以後,不禁暢快大嘆:「原來如此!早該猜到的!」
  光是結尾的這個劇情反轉,就足夠打平我前面說的種種不足了。

結論

  重述一次前面所言,我不會進行評分,只會做懶人短評。
  我認為說妖講設定的狀況太嚴重,讓故事前中段讀起來乏味,但讀完整本故事再回頭審視,則能發現一些作者別具巧思的伏筆。
  如果是喜歡高潮迭起又熱血澎湃的讀者,《說妖》很可能滿足不了你的需求。
  如果是喜歡意料不到的,在結尾突然神來一筆的讀者,那我會推薦這本《說妖》供你一讀。
  我是顧天晴,你也可以叫我阿栗。我會在每週日為你帶來一篇書評。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按5下Like來表達對我的支持,謝謝!
  下週再見,掰掰!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顧天晴
顧天晴
顧天晴,也可以叫我阿栗。 一名小說家兼評文人,之前在巴哈姆特替網友評論文章,現在也開始撰寫書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