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小鈴鐺通知
檢舉內容
[小魔女學園]單篇-亞蘇-Warm light

2020/05/30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看這一篇之前
請可以先看完一下在看這篇會更好理解
這一篇算是後日話
希望可以讓大家更喜歡蘇亞蘇派
本篇BGM
-----------------------------------------------------------
亞可這天月事來了。
昨日熱血練習魔法熬夜到三更半夜,今天下了課後躺在床上就不發一語,連洗澡都沒有辦法。
早上才和阿曼達為了不會騎掃帚的事情差點打了一架,下午被校長叫去罰掃倉庫,還得將閣樓的舊物搬下樓給丟棄,
一開宿舍的門,就連永遠沒有極限似的亞可,只能直直撲倒在床邊沉沉睡去。
她覺得自己有些發燒,像是快染上風寒,全身肌肉痠痛還有來自腹部絞痛悶熱的不悅感,
亞可覺得難受,在半夢半醒間無法移動手指分毫。
大口呼吸幾次之後,只能放任疲憊的身體沉睡。
在桌前看完書的洛蒂走向床邊,貼心的替她脫下外套,解開了腰帶放好,
鬆開了幾個扣子,讓亞可翻好身子仰躺躺好,溫柔的替她蓋好薄被,
細看著這陽光過度的臉龐開始皺著眉頭打呼,洛蒂笑了出來,接著安心地爬回上鋪翻著日暮的小說。
靜謐的長廊,溫柔的月光,學園的森林裡能聽見貓頭鷹的呼喚。
房間裡只聽見洛蒂在閱讀日暮的翻書瞬間。
蘇西剛洗完澡回來,美麗的髮上帶著一些水氣, 換好了睡衣 睡帽 慵懶而優雅的走進門,
看往亞可的床,她那半睜的迷人雙眼眨著眨著,
轉往身後又再次出門走去。
當蘇西再次回來的開門聲再次響起,亞可在床上不知道因為難受而翻了幾次身。
蘇西端了一盆熱水回來,裡面放著棉質的米白毛巾,直接坐在亞可的身旁時床板發出了咿呀聲響,
彎身將熱水盆放在床邊後,纖細的手在水中將毛巾順了順,
緩慢地拉起後擰乾好毛巾。
輕拉開亞可的薄被,脫下長襪丟進床旁的洗衣籃,
左手伸入她尚未脫下的連身裙底,右手將熱毛巾仔細的替她擦拭,輕柔的按壓,
從腳踝、小腿、大腿內側,溫熱的舒適感終於讓亞可緊皺的眉頭鬆開了不少,
蘇西再次將毛巾放入熱水盆清洗,重新溫熱了一次,
右手拉起裙襬,左手將毛巾從裙下伸進,輕撫上了亞可的肚子,棉質毛巾大片的溫暖,讓亞可半睜迷濛微紅的右眼看著她,說不出話,
亞可想抬起手說些甚麼,蘇西看起來面無表情,只是不發一語地把溫熱的右手掌撫上亞可的臉龐。
亞可花了點力氣,輕握著那平常總是微涼的掌心,依賴的將頭貼近那手掌,嘆了一口氣。
蘇西將左手的毛巾,往上推進到胸口細細地替她擦暖,輕輕拍了亞可的身側示意她轉身,
當亞可在床上轉往蘇西那一側時,雙手握著頰邊的那人手腕,順勢用整個臉的重量壓上那右掌心,
感受到蘇西將熱燙的毛巾緩慢柔和地擦乾她過於汗濕的背部,亞可好像笑了,心底湧起很安心的自在。
蘇西溫柔輕和的動作,會讓你想起遠方森林中被風吹落的飄葉,無聲安靜地落在泥土裡。
起得來嗎?她小聲問。
累了....起不來。她細小的聲音回。
蘇西嘆口氣,左手將毛巾抽出後,折了毛巾的另一面,替亞可擦了脖子和臉。
蘇西坐直身子,看著那人的臉。
最好換上睡衣。她說。
那豚鼠還壓著右手,沒有回應,裝睡。
亞可......。蘇西話還沒說完。
幫我嘛......豚鼠用虛弱的氣音回她,聽起來像快哭了。
蘇西稍稍用了點力好不容易將右手抽回,看到那人微微嘟著嘴。
站起身,把毛巾放回熱水盆,走向衣櫃拿了她常穿的T恤睡衣和紅短褲後又走回實驗豚鼠的身旁。
像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鬆下肩膀,左手沿著裙底伸進那人的背後解開了內衣扣子。
替她將連身裙和內衣脫下,換上衣褲,讓亞可躺好,看見她嘴角有笑意。
窗外的微光照在木地板旁,蘇西坐在床邊盯著那影線。
蘇西曾經問過,亞可怎麼不和黛安娜在一起。
亞可這時候,都會用傻瓜的神情摸著下巴歪著頭看著天花板思考,她會想很久很久,
但說不出原因,最後只是說,我喜歡黛安娜,但不是那種喜歡。
我最喜歡蘇西。她看著她眼睛,說出這一句話。
亞可的聲音,就像是夏日午後陽光旁的白雲一樣,柔和且治癒。
亞可說不出來的話,也許只有日暮當中的詩人可以替她表白。
亞可也很多心情選擇放在心裡,沒有說出來但是卻很清晰。
也許亞可看起來呆傻,但不表示她沒有想過。
戴安娜也許漂亮,但她不如妳特別。
戴安娜 是那樣的完美,就像是新月之塔上曾經出現的藍月那麼無缺。
或許或許,如果是在遇見蘇西之前,先遇上了戴安娜的話,也許那時候我會先與她墜入愛河。
但是緣分總是這麼讓人捉摸不清,你永遠不可能看懂人生。
有人說,要唱好情歌最重要的部分是,要唱好第一句話,這句話的印象,是不是也能用在遇到的第一個人上呢?
是我先在那座橋上遇見了蘇西的。
接著第一次走入一個人的夢裡,在那個夢裡遇見妳,然後從那時候開始,
沒有一天停止問自己,為什麼會對妳中毒。
一直想一直想,然後有一天,也許是夜深人靜的午夜夢回,忽然發現了答案。
那個夢裡面遇見的每一個蘇西,其實也是亞可自己吧。
心中那些是瘋狂的、是無厘頭的、是天使與惡魔的、是黑白、是困惑的憤怒的、那些幾乎可以毁滅這個世界的癲狂。
可是卻同時存在著,那麼脆弱安靜同時又有最溫柔的微笑,那個最溫柔的你自己。
看起來那麼瘦小,那麼弱不禁風,讓人想起很多遙遠的年月。
也許是當年父母的衝突和躲在桌子底哭泣的那一天晚上,顫抖哭泣著卻還是想要抱母親的溫柔小孩。
也許是想起孩提時的初戀,如此膽小無助卻心跳加速,鼓起全身的勇氣依然要給心上人送上花的溫柔。
也許是像那個心上人離開後,抱著枕頭哭泣了個無數夜晚,卻依然在隔天起床後想要為身邊哭泣的好友擁抱的溫柔。
蘇西阿,夢裡的那個妳,會讓人想起好多事呢。
蘇西,告訴我,我想要陪伴這樣子的妳,
是不是我真正最想擁抱的人,也是曾經受過傷的自己。
那個因為眼淚、悲傷而刻意被自己判死刑的脆弱,是因為亞可的拯救,才發現她其實是溫柔。
在夢中拼了命的砍掉妳手中的枷鎖,拼了命的撞上牆壁,拼了命地為妳打倒惡龍,不經大腦地說出我愛妳,給妳親吻。
不是因為害怕妳會變得如何,而是因為私心的害怕妳改變了,妳不再寵溺我,不再對我惡作劇,不再拿我當實驗品,
那樣的日子,太無聊了對吧蘇西!
毫不猶豫的用嘴拿藥餵妳,或是隔天一早想將妳吻醒,也許我過於傻氣的動作沒辦法讓妳體會,
但其實是因為妳我才願意。
吶......知道嗎?
日暮裡的妖精詩人說。
這樣子的勇敢跟傻勁,其實很多人,要到很多很多年之後,受過很多很多傷,
回首一看感受到這樣的溫暖,才會不小心被燙傷的流下眼淚。
但我們能不能別等老去的時候才懂。
也許為了蘇西那麼那麼的努力,拿起了劍還有盾牌衝向你身邊,
也許內心深處,亞可會希望蘇西也跟著有那麼一點點勇敢之後,也可以一起擁抱自己的溫柔,然後有天也能對亞可說出那三個字。
相信有一天可以的,因為蘇西曾經在亞可生氣說出了氣話之後,還依然寵溺的飛向她身邊。
蘇西整理好了熱水盆,帶回了一個熱水袋,走回亞可的床旁,將熱水袋放在她腹部旁,替她將拉好亂踢的薄被後回到自己的床上。
她整了一整睡帽輕輕躺下,雙手放在胸前,等待睡神的降臨。
噹噹噹~牆上的鐘聲敲出了聲響,蘇西慢慢闔上眼,緩緩入眠。
她做了一些夢,那些平常的時刻,
亞可又被罰去和妖精一起清洗全校的碗盤,
蘇西搓揉玩著手中的泡泡,在清洗洗碗的時候冰冷的水讓手跟著降溫,
她看著身旁的亞可粗魯的刷著碗盤,背影看起來很好擁抱,
接著蘇西把微涼的手靠近亞可,從後方的衣服滑入後腰貼著那暖燙的肌膚,聽見亞可的尖叫。
但她沒有閃躲,於是手再順著亞可的腰線滑向前方,整個人從後方貼上擁抱著。
她聞著亞可身上衣服有著淡淡的橘子洗潔劑的味道,亞可的笑聲震著她的臉頰,很令人愉悅。
夢裡轉回有天下午,她在宿舍閣樓的老舊沙發上看書,
蘇西穿著睡衣半臥在那表皮斑駁的深褐色牛皮沙發上,半敞著衣領。
一頁一頁翻看無聊的魔法歷史書,亞可不知道從哪裡走進來,
直接貼著蘇西的身子坐在右側身旁,她身體的熱度讓蘇西的肌膚變得敏感。
亞可回望她,只是將臉靠近蘇西的頸窩,那是哪一種磨菇香嗎?還是酒精的味道?或許帶有一點像是老舊圖書館的書香氣吧。
她看著蘇西也沒認真在閱讀,於是整個人就倒在蘇西的大腿上,在沙發上躺好了姿勢,毫不介意蘇西臉上嫌棄的表情。
臉頰有些鼓鼓的,她側身躺好後將臉埋入蘇西的肚子裡,左手硬是要鑽進蘇西和沙發的間隙中,抱著她的後腰。
她就這樣躺著,理直氣壯。
那些似曾發生卻又如夢境般的美好片刻,像是魔法咖啡廳裡的拿鐵一樣帶一點想像又帶一點浪漫,很甜很暖。
夢裡的記憶與感受那麼清晰,是否親吻上去也一樣真實呢。
於是蘇西彎腰親吻了亞可。
用她的舌撬開了亞可的唇,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口中帶著一些巧克力香,蘇西想,阿.....是洛蒂桌上的那一款。
她們溫柔的親吻,落下的髮也許遮住了兩人的表情,但是卻擋不住飛快的心音。
蘇西會用尖牙輕咬著她唇瓣,感受到亞可在腿上轉換了姿勢,她雙手捧著自己臉頰,很認真的品嘗舌頭間的碰觸。
也許這個夢會這麼清晰的原因,是因為也才發生不久吧。
為什麼會跟妳在一起。
亞可沒有說,不代表她沒有想。
如果說戴安娜是太完美的月亮照耀著亞可,吸引她前進。
那蘇西就是最靠近亞可的,永遠會在宿舍桌前為她亮起,那盞也許醜醜小小,駝著背但是溫度暖黃暖白的那一盞檯燈。
只要妳回家,打開門靠近,她一直會在那裏替妳點亮。
現在心中釀起的那股情緒,是所有走過痛過傷過的人,期盼著巴望著等待著但也許一生也無緣遇見的真心。
蘇西對亞可也好,亞可對蘇西也好,都一樣。
蘇西啊,亞可不要追月亮,她想陪妳在桌前燈下,一起半臥在床前,親吻妳的額頭後,靠在妳的肩窩,念一念描寫久遠以前魔法世界的童話書。
蘇西會發現,亞可這時候會變得很安靜,因為她只想屬於你。
知道嗎?
念起童話故事書,會笑的是孩子,會哭的是大人。
蘇西,我們能不能夠一起約定,有一天成為會笑的大人。
所以,亞可想收下妳為她送的百合花。
亞可想和蘇西在一起,僅此而已。
已經很習慣寫超過N千字了
所以覺得這一篇寫得有點簡短阿
但我很喜歡這一篇文章的意境
在寫這一篇的時候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想要把蘇西寫成受
這文章就是我的答案
可以喜歡上蘇西真是太好了
我要站堅決的蘇亞蘇派!!!(瞄向戴亞線
我要甜死這兩人!!!!!
嗷嗚 嗷嗚嗷嗚嗷嗚嗷嗚嗷嗚嗷嗚嗷嗚嗷嗚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米可lalaland
    米可lalaland
    173追蹤者
    102內容數
    (目前學習裝修居家中,預計下半年會快樂休刊)醒來的環境生物/夢女百合作家自耕農/寫作拓展內在的意識維度(溫度、寬度、深度、高度、刻度)/很不定期更新文章請善用追蹤/內田有紀是女神
    城門CP、本命天使惡魔小姐年上組、小魔女戴亞、舞HIME靜夏、京吹明日香織、動物朋友藪包、溫暖細膩深層的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