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Final Fantasy VII重製版》: 想變強的人,內心需求到底是什麼?

2021/03/1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想變強的人,內心需求到底是什麼?-

《太空戰士7重製版》涉及到任何層面的階級問題,一路從最低的窮苦平民雪崩組織、到握有絕對財富與權力的神羅、到如上帝存在般的賽菲羅斯,不難看出就是一種以大欺小過程、賽菲羅斯欺負神羅、神羅再去欺負雪崩;也就像神欺負人、而人在去欺負更弱小的人,依舊脫離不了日本漫畫王道概念「肉弱強食」。
主角深怕自己弱、所以學湘北高中想稱霸全國、學鳴人想成為火影、學魯夫想成為海賊王,學炭治郎想當鬼殺隊、學艾蓮想殺光全宇宙的巨人。而在太空戰士7,就是克勞德想成為1st的神羅戰士,到底為什麼變強成為日本流行文化中這麼重要的原則呢? 自己強不強? 完不完美? 也老是是主角們的執著。

-看看克勞德的矛盾,在看看人到底為何而強?-

強就好了嗎? 強就能解決一切的煩惱嗎?
在克勞德身上能看到,能力強大明明就是現在進行式,為何還會自卑到沒辦法社交,能藉此看出那種一天到晚想變強的青少年們,實際上根本也就不知道變強這件事,但底能不能解決他們心裡那塊需求。而克勞德經歷了扎克斯對神羅的感嘆、在經歷他所崇拜的賽菲羅斯是為何墮落? 明白強者名相根本是一個虛名,扎克斯死了、賽菲羅斯燒毀他家鄉,自己所執著的強者名相也漸漸矛盾。
到底變強有什麼用? 但自己也就是因為有那強大力量,才能去保護被神羅摧殘的米德加平民,又好像在肉弱強食世界裡是必備,所以在這次重製版,克勞德那種極其矛盾個性完全顯露,一下子嫌棄人弱、一下子又對人產生同情與溫柔,到底他想怎樣? 如他個人主題曲《Hollow》,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空什麼。

-賽菲羅斯的牽引,克勞德是真的不要還是假的?-

做為太空戰士7的大魔頭賽菲羅斯,他老是牽引克勞德為夥,因為他知道,他跟他一樣有傑諾瓦細胞,可以成為獨一無二的強者,但克勞德卻拒絕與他為夥,這部重製版沒有演完,克勞德也只是暫時拒絕他,賽菲羅斯也沒放棄牽引他的機會。
而這克勞眼裡可以看出,賽菲羅斯這種人,一心一意只有自己與星球,他成為形而上的全能後,只有孤單一人,穿梭宇宙能力即使得到,這些眼前景色,也就只是又滅又生、又生又滅,根本就是一片空白,但賽菲羅斯卻完全符合最強之定義,可以永遠不會嚐到被人欺負壓榨的滋味。而回首他後面這些雪崩與艾莉絲,大家快快樂樂一起生活,不在乎強弱,但能快樂平凡,但代價就是要面對被人欺負,趕盡殺絕,古代種被逼到只剩艾莉絲這個唯一,而雪崩被追殺多次命懸一線。強者名號雖為虛名,到又甘願做被欺負的弱者嗎? 這一切不是心靈問題? 而是現實上也是問題?
人道並不等於強大,強大不等於人道,這個早已被切開的世道,真正的人道是不會讓人感到強大強壓的,而強大使人恐懼,絕對稱不上人道。如今沒演完的故事,只丟了個問題,沒有結論,但卻讓人反思,到底為什麼,強大變成了生存準則?

-強大的概念,套在現實中-

對於一個青少年來說,並不曉得要怎麼柔弱的活在世界上,想要變強大,但強弱是殘酷,是沒有人道的,有這種東西,社會階級就會出現。在動漫中是以主角戰鬥力來顯現強大,在現實中,這種強大就像人生在追求的,學歷、經驗、財富、能力、人脈,一天到晚出去工作或上課,學習與精進,已經變成一種只想變成個人強大等目的性學習,但你又不得不沒有這些目的性,不然好像會有生存問題。
最好變成像賽菲羅斯一樣,成為最強,永遠不用再去憂慮我缺少了什麼? 食物鏈最頂端,像古代法老王一樣,無敵到要上帝轉身為摩西來治你,但那是聖經。
現實生活中呢? 為了那種變強,拋棄人道,讓多少弱勢被踩在底下? 問問自己,又會自我安慰說,沒辦法競爭就是這樣,世道就是這樣,不踩人、人踩你。找到一個好工作,換另一個人沒工作做;你考第一名,害有人可以最後一名。往上爬踩人屍體上去,往下鑽又只能做勞工底層,就像埃及奴隸一樣被逼做事。太過於自我、眼裡剩自我,不管社會主義還是民主,都逃不過這種上下層關係,每個世道都一樣,生存與道德無法並行,講錢就傷人情,老是要像克勞德一樣,進退兩難,各個都矛盾於世道中,變強很空虛,卻一直得變強。
活著不為難到別人,難~~無心卻一堆過。沒有人知道為何而活,只剩存在主義。在聽一次Hollow吧~~~~
太空戰士7重製版是ps plus三月份的每費遊戲,有ps4或ps5的人趕快去玩,免費喔! 體驗體驗克勞德的空虛人生。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東看西看,一堆見解的人
犧牲自己的人生時間,跑去別人的人生裡面看,你以為你的人生延長三倍了,但其實沒有,因為每次兩小時的都在犧牲自己的時間。看電影而日損,不日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