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小祕密|初戀:永遠最美,卻不會最合適

2021/07/2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對一個女孩子來說,無論如何,初戀永遠是無法忘記的。

  我們同校同系,他是我的學弟。
  身高一百八,濃眉大眼,雖然身材不怎麼樣,但也不算胖。而我們興趣一樣、喜好相同,甚至連價值觀都相近,很多事都不需要說出口,因為我們有如同心電感應般的默契。曾經我以為,我們會就這麼一直走下去。
  青澀的談著校園戀愛,每一天每一件事情,都紀錄在我的日記本上。
  那時的我曾經說過,如果哪天我們結婚了,我一定要把我們的故事,寫成小說,做成小卡當作喜帖。

  完成學業的時候,我離開了校園,我們談著一北一南相隔兩百公里的戀愛,一年,見面只有四次。
  每天只靠著視訊與掛睡,維持感情--像網戀一樣。

  直到交往後期,我才發現,我們的金錢觀大不相同。

  特別是在飲食上。
  我喜歡吃精緻、擺盤美麗,而且必須好吃的餐點。
  學弟則是,覺得食物就是要能吃飽、份量夠,才最重要,好不好吃倒是其次。
  (這一點,讓我真切的懷疑,他真的是美食之都長大的嗎?)

  好吧誰讓我是學姐呢!
  當時的我是這麼想的,更何況我們是AA制。我沒覺得AA制有什麼不平衡,畢竟在當時我的食量並不比他小。

  我二十八歲的那年,他北上陪了我四天。(學弟是在自己家裡工作的,跟家裡講好就行。)
  他回南部的前一個晚上,在我面前把皮夾打開,然後把所有的發票疊整齊:「學姐妳看,為了來找妳,我身上的現金全部都變成發票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幫你出回去的火車錢嗎?』
  「因為是來找妳,妳應該要出回程的部分。不過我都搭區間車慢慢晃回去,不會很多。」
  只能說我當時大概鬼遮眼吧!
  我拿了一張一千,然後跟他說:『要不,你搭高鐵吧!』
  接著,他說了:「我覺得我們還是分手吧!」
  這已經是交往期間,他提的第三次分手。
  『這次是為什麼?給我一個讓我能夠接受的理由。』
  「因為,學姐妳沒有在我的未來藍圖裡。」
  『……好,我接受這個理由。』
  後來他有沒有把剩下的錢還我,我不記得了,但我確定的是,他最後還是沒搭高鐵。
  我哭著答應了,他提議的分手。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為了分手而哭,還是心疼那一千塊而哭。
  不過,回去南部的兩天後,他又打來復合。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所以就同意了。
  到了九月,我再一次去到南部,這也是我們徹底斷聯之前,最後一次的見面。
  卻發現,我們之間似乎有什麼地方變了。
  我不想讓他牽手,不再想跟他聊心事。(我本來就討厭各種肢體接觸。)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他不曾碰過我,因為他認為那是婚後才能做的,神聖的事。

  他的母親,規劃著我們的婚禮。如果不在這年結婚,接著就必須等兩年了。(習俗上,逢九不能結。)
  我突然開始感到恐懼。
  這個人,是我必須共度一生的人嗎?
  我們,真的適合嗎?
  離開南部後,我決定好好靜靜、好好的想想,並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

  在我們分手之後,認識老公之前,遇見了大我兩歲的深圳小哥哥,談了一場不算戀愛的網戀,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我是祐希。
用自己的文字,寫只屬於自己的故事。
楊祐希
楊祐希
一九八九年生,一個熱愛幻想的摩羯座。 腦子裡總是有很多很多故事, 十八歲以前寫故事是因為喜歡, 十八歲以後寫故事是因為, 只有文字不會背叛。 我是祐希, 用自己的文字,寫只屬於自己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