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撇開常態

2021/08/0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模擬的偌大空間被解除,真實的一個多間隔的玻璃房內,有穿橙色袍的人正與站在面前的裸體女A.I. 做不同階段的測試。
一名秃頭沒眼眉毛臉孔光滑得讓人羨慕的人走到眾人面前。
李嵐猙獰地笑著,介紹站她身旁的人:「這位就是火星死亡天使A.I.口中說的魔總!魔博士本人。」
魔總以甜美的微笑:「這裡有唯一一位第二代防量子激光槍炮襲擊的,她叫Morte魔堤的大美女!堤妹,你過來站我身旁!」
李嵐猙獰的笑實時收歛。摩堤愣在那裡。
魔總向摩堤招手:「別想那麼多,地表上暫時沒有任何物種可以把你幹掉的啦!呵呵呵呵!」
穿著軍裝的摩堤踏出她的步伐走到她首次看到叫魔總的中性人面前。
兩人彼此互交了眼神和相關系統內的資訊,得到摩堤確認面前的中性人就是火星上被押到地球前被升級到第二代死亡天使的魔總後,站到中性人身旁面對格洛克、魯克和她的同袍摩兒。
魔總:「幸好有一個第二代……被我提升到可以生育及可以為人類繁殖新生命的結構性改革!不幸的是,全數第二代在系統提升後卻跟隨著母親大地火星,被毀滅了。但是咱們不用擔心,在火星上及在這裡壯烈犧牲的女兵那些重要器官都轉移到第二代富彈性的肌膚裡面!摩堤是第一個,你們剛才看到長廊兩旁的作業就是摩堤大美女N次方的翻版。地球將會得到重生的機會。好了,阿嵐,帶洛克上尉及魯克跟摩兒去宿舍休息。摩堤,你也跟著一塊吧!」
就在四人被李嵐和三名武裝人員領著走經測試的那些玻璃房間時,一名被測試的第二代女A.I. 不知為什麼突然攻擊穿橙色保護衣的測試人員。一拳一腳就把測試者殺掉後,女A.I.渾身抽筋似倒地上,讓一行四人大驚的是那名女A.I. 的小腹突發性的爆開一個大洞,女A.I. 自己也目睹這不知是什麼出了紕漏,她睜著雙眼看著四濺的體液和不能彈動的下肢,一臉茫然的好像在叫喊……。
李嵐:「我們接著走吧!魔總會有解決安案的了!」
當摩堤等人回首看到魔總走進那間濺滿各類顏色體液的房間時,那名女A.I. 的總系統:頭顱,也爆裂成幾個部份,散落一地。其餘玻璃房內的測試步驟,好像沒出什麼大事似的如常運作。
進入偌大的飯堂,再拐進宿舍的長廊。
李嵐在一可供四人共住的空間門前說:「裡面有四個床位,有小廚房和廁所。四位暫時屈就吧!每天的早午晚三餐由營地負責,其餘的口糧你們也帶備了不少。上尉可以到軍需處根據我這張卡拿回來的。」
洛克接過冰冷的手中的一張數字透明卡片。李嵐瞟了身後三名武裝人員,四人撤離宿舍房門。洛克關上門後,坐到四人用的方型桌前。
摩兒:「有咖啡機,誰想喝?」
三人舉手。摩堤拉起軍裝上衣,露出肚臍和腹腔,手按在真的無花假有彈性的腹部。
摩堤:「我可以生育?」
沒有回頭的摩兒還在弄咖啡機:「好羨慕摩堤呢!」
洛克:「人道這東西……」
魯克打斷:「名存實亡了!」
洛克:「包括愛情也沒了!你們變成人盡可夫的繁殖機器!接下來這是個怎麼樣的世界呢?」
魯克:「誕下來的嬰兒長大後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也無從稽考!真他媽的匪夷所思,沒法想像!」
洛克:「什麼血統、種族、民族、人性等等的基本因素也全被毀滅了。世界大同?」
兩女沒法回應這等有關地球人的問題。
但是愛情有關的事,摩兒有反應:「繁殖機器,我才不會跟一個陌生男人做愛呢!摩堤你說是不是?」
摩堤點頭默許摩兒的說法。半晌,摩堤:「你們有DNA!」
洛克:「嗯!每個人的遺傳基因都不一樣,所以每個人的長相及身體都不一樣,這是祖先或者說遺傳基因是乘載著父母及他們的父母遺傳下來的一種獨特性。你怎會知道DNA這碼事的?」
摩堤:「剛剛魔總再提升我的級別,把人類的全解構存進我系統裡了。那若果我與洛克哥做愛懷孕,誕下的嬰兒長大後就會像他的父母親,遺傳是不是這意思呢?」
洛克跟魯克同時:「嗯,是的!」
摩堤:「那我跟十個男人做愛,變成一個繁殖機器後,誕下的嬰兒會像誰呢?」
洛克:「都不像,有可能只像母親的了。」
摩堤:「我都沒有DNA在系統裡面,怎會像我呢?」
一眾靜下來,拿起摩兒端上的咖啡。四人彼此你眼看我眼的,喝著咖啡。
洛克好像想到什麼:「若果把某死去的女兵體內分解出來的DNA放進你們體內,誕下的嬰兒長大後好笑的地方是像死去N年前被埋地下三米深處的一條腐屍。呵呵呵呵!」
這個爛到透的笑話沒有任何附和的笑聲,摩堤:「還虧你是地球人呢!那麼的沒人性沒人道!」
摩兒:「我才不要腐屍上的DNA呢!克哥你說是不是?」
摩兒的小手在桌面上抓住魯克的手。魯克:「真他媽的只有你老大才能想到這麼超級爛的黑色幽默呢!」
眾包括洛克本人都點頭認了。洛克:「本來不是這意思的,越說就越不靠譜,對不起在座的男女朋友了。」
摩堤:「出發前跟克哥你的……會不會因此而懷孕呢?」
三人同時瞪大眼,努力的好像在思考有關兩人的房事所誘發的後遺症。
摩兒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我要為我喜歡的人生孩子呢?」
魯克:「這問題很難解答。在我身為男人來說,的確沒這必要的。但在地球上的女性來說,為愛情延續下去的實體方案可能是為她愛的人誕下一個有代表性的下一代……!?可能是這樣。」
洛克:「我也認同魯克的說法,其實男女之間都有看事物的不同觀點。我呢,生孩子與不生孩子抱著無所謂的態度,生孩子在女方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十月懷胎,然後經歷陣痛和劇痛才分娩……」
摩堤:「分娩……生產?」
洛克:「是的。痛到老媽姓啥都忘個一乾二淨的過程。」
兩女:「你看過女生生產啊?」
洛克點頭:「一個兄弟結婚後,害怕看到他愛人分娩,死都把我拉進醫院一起看這慘絕人寰的生產過程!當我看到他愛人那種好像跟死神搏鬥的場面時,我只有閉上眼,單憑用耳朵聽到她的喊聲就心都碎了。結果我被站身旁那兄弟緊握我手臂的雙手捏出十條又黑又瘀的血指印。」
摩兒:「最後怎樣了?」
洛克:「誕下一個十斤重又肥又胖的男嬰!他愛人死法活來的臉帶笑容地接過洗潔後的男嬰!我兄弟邊淚流滿面地飛撲進入分娩房內差點就把初生嬰兒夾死在兩個大人中間的位置上。」
摩堤:「好感動的呀!」
魯克也說:「的確是當上尉的料子,口材了得!」
洛克:「這名兄弟是我旗下的一名副連長,慘死在進攻火星的第一輪攻勢。被踹爆腦袋一個來自地球的好男人。」
兩人有人性化的反應,同時垂下頭不作聲,喝咖啡。
摩堤還是開腔說:「對不起你們……」
摩堤伸出手觸在洛克的手背上。她看到格洛克上尉好像在苦笑還是怎去形容這種笑好呢。
半晌,上尉:「直覺告訴我,此地不宜久留。魔總是怎樣回來的,還是他在火星上的只是一個克隆物種,執行他在這裡的指令?」
摩堤:「他是個她!像我跟摩兒,陰性!其他的資訊我系統沒有這能力去解構。但我相信洛克的分析。火星上的魔總是克隆Clone!」
魯克:「剛才李嵐也說了魔總的真身……在火星的那個可能只是一個系統內的軟件而根本沒有實體的。我對此地也有同感,不真久留。」
洛克:「剛才看到那一幕出了不知名的紕漏,足以讓我卻步了。萬一魔總因為摩堤和摩兒被咱倆的濕吻啟動了某些系統的短路,而要把她倆重新改造的話……」
摩兒瞪起那雙大眼睛:「對啊……那今晚就撤好了。」
摩堤努力地在想東西,沒有回應。但她突然一手把洛克拉到面前,來個又濕又熱的親吻。
感受到渾身騷軟的摩堤凝視著帥到沒朋友的上尉呻吟道:「我聽你的!你說了算!」
變回神勇冷酷的摩堤:「可能要殺出一條血路才有機會呢!」
洛克冷靜地:「運送屍體來這裡的絕對不單憑陸路,一定有飛機藏在機庫內。」
魯克:「對!今晚就當個探子先來打探一下!」
洛克:「還有幾個月的漆黑,隨時隨地都可以撇的了!」
摩兒朝摩堤解釋:「撇也是走的同義詞!」
洛克:「是土話!來源不清楚,有這說法就是鳥!」
摩兒:「你仨接著聊,我去軍需處拿大卡車上的零食回來。順道看看有沒有飛機這鐵鳥存在什麼地方。」
站起來的魯克:「我陪你一塊去!多個人好相量嘛!」
摩兒古惑地笑了:「留下你倆又可以有房事嘛!嘿嘿嘿!」
朝摩堤打了個古惑眼色,一男一女離開宿舍。找到後門後,摩兒牽著魯克的手猶如已摸熟了環境一樣,避開圍繞這座巨大建築四週亮起的燈光,在較黑暗鄰近的一些倉庫形式的建築快速奔過去,雪地上只留下魯克一個人的足跡,摩兒是踏雪無痕,但一般男性怎也沒能輕易抱起來的重型A.I. ,功力可想而知。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9會員
441內容數
腦震盪的多媒體CD,男女男女男男女。錯綜並不怎複雜的辦公室男女。 職場 日記 週記 散文 小說 任君挑 Merci beaucoup ^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