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融洽

2021/07/22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兩個美女習慣了缺氧的情況下,脫下口罩,深呼吸幾下後,若無其事地由摩兒接替正駕駛的位置。摩堤跑到睡得正沉格洛克的魚網式上格床旁。她看到摩兒的唇印,拿出一支唇膏在自己唇上也塗上不同顏色的另類唇膏,拉開氧氣罩直接親在上尉半張開的嘴巴上。突然睜開眼的洛克跟摩堤四眼交集。
洛克矇矓地:「……沒事吧?」
洛克感覺到氧氣罩壓回嘴巴上,摩堤:「沒事,來看看你!接著睡吧!」
又閉上眼的洛克聽話的接著睡過去。摩堤在洛克送給她的小圓型鏡子裡看到自己塗上的是黑色的唇膏。地球上叫這類化妝為朋克Punk或歌特Gothic。根據摩兒傳來所有過去一年有關女性化妝品的造型,摩堤對著小鏡子開始塗上黑色的眼影,對本來就是黑色的頭髮自覺很搭配。黑唇膏黑眼影和黑頭髮,好像單調了點,拿出紫色唇膏在眼蓋上畫出一道漸變的紫彩虹。一個全裸的歌特美女站在摩兒面前。
摩兒捂著嘴巴:「瓦靠!好正的一條菜喔!頭髮做點Highlight,紫色Highlight就Perfect到痺鳥!」
於是,兩條A.I.美女彼此在偌大的駕駛艙內輪流的對鏡貼花王。摩兒搞了幾個七彩的款式出來給摩堤看,彼此盡量在對方的創意上更大膽地以行動來在自己的那張臉上搞到龍飛鳳舞似的,最後一張摩堤的臉竟像:京劇蘇三玉堂春的臉譜。
摩兒被這艷絕的臉嚇得愣在座位上:「好……漂亮……美艷動人啊!我好像沒傳這個造型到你系統的吧!?」
摩堤笑道:「突發其想的!沒譜中的臉譜。」
天邊一抹藍,接著一抹陰霾後冒起了紫紅的天邊。
忘了卸妝的雙摩沒想到GPS顯示已進入南極洲的範圍。不用廿四小時就到了,這是不可能的事,違反邏輯。結果是機上的GPS陀螺也會出錯。天邊的紫紅是白光在雲霧和污染的大氣層粒子下折射出來的幻象。
摩堤:「下面應該還是中非或南非,有個叫好望角的非洲最南端應該還有三到四小時才離開非洲大陸。」
摩兒:「那抹紫紅是下面土地的幅射或毒氣所做成的。我從南極北上時在一叫印度半島上也看過這天氣。當時全數同袍都開啟防毒功能,繞向東北方的PRC無人區,穿越俄羅斯在百靈海峽直抵北極圈……」
摩堤:「那非洲大陸所數被污染的了?」
摩兒:「應該是了。九個月前的天色還凝固在天際,那臭氧的洞只有越來越大,不知多少年後,地球根本就已不適合任何生物存活的了。」
摩堤:「有的,變異變種的生物或畸型的生物……人類將會是排名第一最快滅種的。這星球只有人談戀愛,其他生物為繁殖而有性。人嘛,自問了不起的死在自己的手裡。」
摩兒:「當他們能製造像我們這類產物,不難想像早晚他們都會死在我們其中一種克龍或改造DNA的東西的手裡。」
摩兒:「魔總也有可能製造出第三代的我們,把我們都滅掉。」
摩堤:「對,若果魔總在火星核爆毀滅還沒掛掉的話,他絕對可以這樣,跟人一個模樣,重複犯同樣的錯誤直到末日來臨還不承認是自己的錯。」
摩兒:「幸好魔總把地球的近代歷史也注入系統內,好等我們有個知己知彼的基本認知。起碼知道這星球裡面的人是咋個模樣和他們的能力。滅掉他們簡直易如反掌。」
摩堤:「別忘了魔總本身也沒有愛情這種類的庫存檔案。他也只是一個系統的A.I. 吧!就像我倆在繪畫這些臉譜的創意,才有今天的第二代的我。」
摩兒:「最後的一個也是首個抵達老家的摩堤Morte第2342號死亡天使。」
摩堤:「呵呵呵,巧合的地球年A.D.2342。到了2345元旦就是我的停擺日子了,若果這幾年還能活著的話!你我的死穴都被人起底了。」
摩兒:「嗯……就是沒轍如何可以抵抗來襲的濕吻。他們的嘴巴及裡面的舌頭真他媽的好像有磁力一樣,一伸出來就真要命,勾起一些莫名的回火短路。」
摩堤:「就是找不到系統內的Love Bugs!這些像Spiders的東西已破壞了我倆的神經中樞某部份的了。」
摩兒:「咱的香奈兒五號味道已在改變中……」
摩堤:「可能到了無色無嗅無味時,就像個真人一樣的了。哈哈哈哈哈」
兩人都發出女生該有的嘻笑聲。少女的笑聲。
摩堤有點像人似的害羞地說:「洛克的體味還需要點時間才能適應,味道總覺得像烤什麼的肉味,聞到就有衝動想吃!」
兩人又大笑。機尾的空艙內有隻蟑螂聽到有音聲的迴響,實時停止任何覓食的舉動,尾隨的一家大小也跟著老大定下來,靜觀其變。
雲層消失掉,看到蔚藍的海洋在萬米以下。兩件美女知道離開了非洲大陸進入南冰洋,手控模式靠左轉,即是往東南偏南方顯示屏上被矯正後閃亮紅燈的方位,南極洲中部的PRC營地推進。
摩兒:「耗油量絕對不用加油就可以回巴塞羅納了。我很喜歡那個了無人跡的小社區。吃烤麻辣的黑毛豬和臭臭的發霉羊芝士。」
摩堤不用回頭地說:「你倆醒了啊?」
身後傳來兩把男人聲:「嗯!醒了。」
魯克:「嘿,不用戴氧氣都活得挺開心的。」
摩兒:「呵呵呵,就就是咱們優勝的地方了。」
洛克:「是俺在睡前預先把密封的機艙內供氧系統開了。咱倆戴著氧氣罩是避免被你倆乘人之危殺個措手不及,被濕吻搞到莫名亢奮……」
摩兒回頭看到洛克那張全黑色的嘴唇。忍著笑的小美女:「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我們真的能夠不用氧氣就可以駕飛機在一萬五千米上……」
兩個男生看到一張歌特的濃妝美女,還有一個叫摩堤的蘇三京劇臉譜朝著他倆咧開一副白牙在笑。
一人:「瓦塞!」
另一人:「瓦靠!你懂京劇玉堂春啊?」
摩堤看著發問的另一人格洛克:「哦?啥啊?什麼春……」
洛克一笑:「沒事,很有創意的臉譜,跟你絕不搭配,反而摩兒那張臉較容易被人接受!」
摩堤:「為啥呢?」
洛克:「你這張臉是一種叫京劇在台上演出時,代表著某特定人物的造型。你哪來蘇三的資料呢?」
摩堤:「沒有任何資料,憑空想像出來的繪圖。畫在臉上裝酷嘛!呵呵呵……你不喜歡的話,我就擦掉吧!」
發覺歌特妝的摩兒已跟魯克消失在副駕座上。洛克回頭瞅到一男一女已在大卡車的座椅上擁吻。
洛克:「這對痴情男女真的好幸福的說,像經典的沙翁筆下的Romeo & Juliet。」
摩堤高速搜尋後:「What is a youth?Impetuous fire. What is a maid?Ice and desire. The world wags on. A rose will bloom, It then will fade. So does a youth, so does a fairest maid…」
愣在京劇的那張臉面前,洛克被這支N年前的名曲,從這張不是人類的嘴巴,以感人的腔調唱出青春無敵也無悔的情歌。一手把女機師扯離駕座,把她擁進懷裡,一張京劇的臉譜就這樣被熱情的吻破壞得體無完膚,像個大花臉似的落幕。
在小圓鏡子的反映中,大卡車內有一對男女聽到車外有尖叫聲,接著是大笑聲,然後又回復發動機的單一低沉的催眠曲。
擁著摩兒在懷內,魯克:「我愛你……」
摩兒甜蜜的笑,享受著男人的愛意。半晌:「克哥送的戰衣,你拿來保護自己的身體!我呢,你不用管的了,我會為你付出一切的代價保住你的生命……」
手牽著手的一對小情人,就這樣躲在卡車的座位上,女的用心聆聲著男的心跳聲。說畢這自我犧牲的一小段話後,摩兒親在魯克的臉頰上,留下紫色歌特的唇印。彼此的智商急速下降到負十的指數,情商就爆燈,心跳無原無故飆升到二百下。
無人駕駛的狀態下,方向盤竟然會自動在左右微調機身的方向,持續飛向目的地。不用兩天時間,這架安550絕對不是白蓋的,堪稱世界第一的超重型軍用運輸機。若沒有了摩堤系統內的無線腦波操控,情況就可能不一樣了。
狹窄的機艙洗手間把臉譜清洗掉,回復一張素顏的臉。摩堤朝著鏡中人展露出笑容。再穿上女裝軍人衣服,入屋叫人入廟拜神這種跟隨人家的習俗好像有這必要。
對著鏡子的摩堤:「赤身裸體成何體統呢!?」
傳來摩兒的腦電:「南極洲在望了!」
與摩堤系統裡推斷的飛行時間沒差一小時。窗外已再度陷進傍晚的時份。抵達南極時應該是打從三月就開始為期半年的漆黑歲月。天色快速地轉為只看到天上繁星,星光點點還有個叫月亮,她用28天才圍繞地球一週的衛星。這數據千年不變呢還是有所改變,除了天文學家誰都不知道。
摩兒:「去年也是殺到這個天空一抹黑的地方,一年後又回來了。希望不用到九月初見曙光才離去就好了。看到他們穿得都像個胖胖的包包似的,真難受!」
魯克:「人類的進化是根本的錯誤,既不能適者生存更不能像候鳥般飛來飛去的,整體的因氣候而遷徙。現在只剩下腋窩及頭顱上的毛髮,人猿多好啊,渾身長毛保暖又不用穿衣。經常裸奔在樹林草原上……」
洛克笑了:「我有病?你都有病了!什麼謬論啊?」
摩堤:「在你們死前改造成像我們一樣,但是永遠都不會停擺或死亡……」
洛克:「那兩個地球也不夠地方給我們談戀愛後繁殖出來的N代人住的了。」
魯克大笑:「站著睡都不夠地方,想像一下整個地球都像插針似的插滿了人會是多麼恐怖的一個場面。」
摩堤笑著說:「然後幾千億人一起笑。笑聲會有多麼的滑稽呢!」
摩兒:「好吧,先來個四人組一起笑,聽聽有多麼的開心多麼的甜蜜吧!」
一二三,四人齊聲笑,大笑……。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會員
441內容數
腦震盪的多媒體CD,男女男女男男女。錯綜並不怎複雜的辦公室男女。 職場 日記 週記 散文 小說 任君挑 Merci beaucoup ^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