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變臉

2021/07/2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最尾的一程,由上尉及一等兵在摩堤花了十五分鐘的速成班教導下,接管接近二百噸重的飛機當上正副駕駛員的重任。主要留意的是飛機的水平狀態儀,飛行高度儀及處於中央台上的八個發動機的動力把手。目前在一萬五千米,動力只需三分一就可以推動的了。若果遇上氣流或急墮的狀態,就要往前推到一半以上的動力,把機身跟氣流對抗才得到較平穩的加速狀態,同時要緊握方向盤矯正因側面吹襲的氣流而傾斜的改變方向問題。
兩條漢子集中精神金睛火眼地留意著眼前密麻麻的儀錶,聽到後面兩女的談話及淺笑聲。畢竟她倆廿個小時的不眠不休也應該稍作休息。
魯克:「瓦塞,現時的航速是每小時六百公里的速度!萬一出啥事……」
洛克:「拜託閉上嘴,不想聽到什麼萬一等等的不吉利話語呢!吉利的說說你倆有打算在南極結婚嗎?這種好事要多說說才走運的。」
魯克沒法克制地又爆出一句:「你好老土啊!老大……對不起,一時衝動就爆了!」
洛克無奈的笑道:「唉!都無所謂啦,性格這事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改過來的。從這一刻開始,咱倆就別在級別上分得那麼清楚了!」
魯克:「不行!到了營地後還要循規蹈矩的叫你組長的!要不就成何體統的了!」
洛克笑說道:「組長個屁呢!正式的說,我碩士畢業後當中尉是文職的菜鳥,後來因為擦屁股和表現良好就彈上上尉一職,管理一個連的百五名兄弟!男組是火星女A.I.稱呼我們全男班的俗稱,像我們叫她們魔女一樣。」
魯克:「哦?那火星一戰是老大您的首次先遣到火星的實戰啊?」
洛克:「嗯……有經驗的老將都戰死了……也該輪到我這等菜鳥上場表演一下,結果不到一個月,上陣九成的兄弟都掛掉,包括副連長和三個排長及上百個廿歲不到的年青小伙子。師長對我說,犧牲百餘號人馬培訓出一個實戰中的高手是好事,不用內疚,愧疚是完事後回老家在你餘下生命裡才做的事,Replacements 的兩個排菜鳥又分配到我手上。只有他媽的一小時的時間跟幾十名雙手還在抖的十來歲小伙子說一些廢話,幸好那兩名排長有幾個月的實戰經驗,他倆補充說:恐懼是部隊裡最快傳染的心理病。當衝鋒號響起時,都躲在坑洞內不敢抬起頭像縮頭烏龜的,被我倆見到的話,實時槍斃!」
魯克:「我也差點被槍斃,幸好有個師兄一手把我拉起來,跟著他的屁股發狠勁地衝啊!看到他被凌空飛撲而下的天使劈開兩半,我拾起他的槍沒有開火還擊……首次看到死亡天使的真面目!我接著發足狂奔,她看見一個逃兵沒有還擊之力,就轉身就撲向咱們的陣地。我一路狂飆到雙腿發軟仆倒在一泥沼內……那次是我的第一次揹著通訊器跟著一個營的五百餘號人馬衝鋒陷陣……沒空中支緩沒炮火在後面增緩之下,一個營的所謂精英在十分鐘不到就差不多沒了。呵呵呵!保住性命僥倖地爬回營部,聽說是十二比一的傷亡數量慘敗得一塌糊塗。第二次是遇上摩兒的那一役了。」
兩人靜下來,心裡都想起跟死亡天使們的搏鬥情景,心裡留有餘悸。死十二個人才幹掉一個女A.I. 全世界的男女死光了都大有可能的。幸好墮落地表上只有一個第二代的摩堤。
兩人的心裡話全數被躺在魚網折疊式床上的美女聽得一清二楚。
摩兒腦電傳給摩堤:「緣份這東西真的沒法解構,原來魯克就是我放他一馬的逃兵,第N回大規模的反撲是咱們殺他們一個連隊的措手不及……克哥是唯一生存下來的人。我牽著他的手使勁地拉著他,為他打氣,緊隨著他逃命去!」
眨著一雙大眼睛的摩堤凝視著同袍摩兒那雙閃爍著茫然的瞳孔。有回憶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這就是曾經存在的鐵證。
摩堤:「別跟魯克說起逃兵這事,免挑起他的愧疚感!」
摩兒:「這個我知道!到死都不會提起這事的了!」
兩只殺人不眨眼的小手牽在一起,互聯互通地把兩女之間的系統作進一步的更新。唯一的是防量子激光的附加裝備怎也沒法在摩兒系統內得到更新。兩雙美瞳在茫然目空一切的幻想裡,期待著跟她倆心目中的男人走到她倆的「人生」盡頭。
傳來洛克的聲音:「見到南極洲了。」
兩女走進駕駛艙,摩堤:「把高度下調到八千米,動力在九千米時逐步推上三分二位置。有些東西要靠駕駛員當時的整體感覺!魯克你在推桿上幫一把。」
洛克魯克:「收到!」
醒目的洛克逐步把方向盤稍為往左轉同時把方向盤向前推,魯克也緩慢也提升動力,看到高度儀逐漸下調。飛機也開始有點傾斜地拐向大陸內朝向東的位置。
摩堤戴上跟營地通話的耳機:「PRC南極0009,這是安550 PRC空降師的陸軍上尉格洛克Over!」
回應的女聲:「電達看到你們了。是安550編號AN550的格洛克上尉嗎?」
洛克接過摩堤手裡的耳機,開啟廣播器好等一眾人都能聽到:「是的,陸軍編號P 2347881157核實後請控制中心批准降落!」
不到一會兒就有回應:「AN550 P 2347881157格上尉 請在一號跑道降落!」
八千米到六千米,動力全開。
洛克:「人命關天,摩堤,我信不過的人是我自己,咱三條命都在你手裡了。」
摩堤點頭接過控制桿。魯克也醒目地讓摩兒接替副機師的位置。十分鐘後,隱約在漆黑一片的前方看到亮起微弱的燈光伸延到無限遠的黑暗裡成為一點。
摩堤:「好了!兩位坐到後面繫好安全帶。摩兒,你也是!謝謝三位在這廿個小時裡的陪伴和增長知識的聊天!祝各位旅途愉快。」
按下廿五條一組的輪胎,合共五十條輪胎在最大負重量的機腹下面,和最後才著陸的機頭那對超強的巨輪。全手控的機身在到達千米高空時的風切變,把機身吹得有點左搖右晃和震盪。把那雙特長機翼的升降葉片完全豎起來增強阻風指數,機頭開始些微的翹起來,機腹首先著陸,接著機頭輪觸到陸地上,重量把厚厚的雪濺到半空。
剎車系統被按下,飛機在跑道上滑行了差不多幾千米才停下來。關掉八個渦輪時,剩下只有風聲和金屬實時被零下攝氏度冷卻的熱漲冷縮之聲音。三輛消防車和一輛救護車跟隨著一輛裝甲吉普急速駛向巨無霸。
機尾艙門降下,兩輛吉普和一輛大卡車從機艙退出來。調頭後駛向面對面開過來的裝甲吉普和消防車。車頭對著車頭,雙方都停下來。裝甲吉普跳下四名武裝軍人和一名女軍官。這邊的吉普跳下穿軍裝的格洛克上尉,尾隨的吉普跳下一等兵魯克。再後面的大卡車躍下兩名穿軍裝的女兵。
只憑車頭的燈光隱約照亮一眾人的臉。站大卡車兩旁的兩名女兵在風雪中則沒法看清楚臉孔了。
女軍官上前,洛克也同時上前,女軍官:「格上尉!我暫時是這裡的指揮官,不屬於PRC任何部隊的自由戰士。我本身是南極生物科技研究所的主管,我叫李嵐。這裡的所有戰士都是各國駐這裡營地的自願組織成員。因為死亡天使在北極那裡登陸……」
洛克:「後面大卡車的兩位女兵,就是死亡天使的戰士!」
李嵐笑了:「濕吻帶來的意外驚喜?營裡面也有多個這樣被我們吸納的女A.I. 呢!現在已成為一個不知該怎麼辦的混種兵團了,哈哈哈,不如咱們進去聊吧!」
一排列的車隊開回營地的一幢兩層高平房門前停下,消防車及救護車則開往鄰近的車庫內。
一眾跟隨著李嵐這名高瘦像個男性的短髮姑娘走進長長的一條通道內。兩旁的牆壁是透明玻璃,裡面的運作能被走在長廊裡的人看得一清二楚。跟著洛克和魯克的摩堤及摩兒被兩旁玻璃內的運作情況所吸引。
她倆看到無數被懸掛在半空的第一代死亡天使的軀殼在運轉,A.I. 操控的機械臂正拆除肢體內的部件和被脫了皮後的大腦。
李嵐:「後面兩位美女不用擔心。拆除後運送到你們右手邊那組裝部們,重組成為一個具備了更像地球女性的全新A.I. 。這裡面其中三個就是跟著你四位後面的三名武裝男士眼中的未來伴侶,她們在戰鬥中被重創後,運回來修復的,都是你倆的同袍。我希望能修復完畢後,能繼續像我們一樣活到老,為目前地球所餘無幾的生命延續下去。
李嵐把手中的一份資料遞給身後的洛克,李嵐:「這份是自去年年初,來自火星二千個Mort Squadrons合共二十二萬的Ange de la Mort中文是死亡天使,在北極圈的正北著陸後,直到今年2342的新春為止,人類及天使的死亡總為二百一十五億九千三百萬左右,人類佔比為九點九九九九……。死亡天使也差不多全軍覆沒。這營地在地表上找回來能修復的天使差不多全都在裡面的了。至於人類,目前九成活著的都來到南極這個地表上最大的中國營地裡駐紮。最無辜的十五歲以下的男女少年是在無知的死亡天使手刀下成為她們的祭期……。數子顯示,地表上找不到一個十五歲以下的男女孩。我們的量子激光引發的連鎖反應也是超乎我們想像的,核電廠及所有有關的電子核子中子分子等等的物質都會相繼在分裂中締造出的爆炸……你們沿路也應該看到滿目瘡痍只剩下一片焦土的了吧!」
洛克:「後面兩位天使是她們唯一的生還者?」
李嵐:「不知道!希望是吧!若果還有刧後餘生的話,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被她們接著砍殺下去的了。」
摩堤及摩兒像人一樣,半垂著頭看著前面兩雙男人在往前走的軍靴所發出的聲音和走路的姿態。頭頂上無縫接軌式的螢光燈像一條通往無盡頭發出白光的蛇。
魯克:「這裡本來是幹嘛的呢?」
李嵐:「問得好。這營地是專門研發及生產不死的戰鬥A.I.。最近幾年我把生物科技加了一些人的東西進去思維系統內。後面兩位美女,說白了,我就是你倆的父母。送上火星當採集稀有金屬和各方面墈探開採等的操作的A.I. ,就像你們看到左手邊和右手邊兩旁的自動化操作系統,全部由五個A.I. 來操縱整個拆除及重組的選件和合成跟測試的工序。她們當然沒有漂亮的長相和可供切割專用的手和腳,但她五個系統裡根本就是一個真女人的心思和邏輯思維,她們還擁有像她父母一樣的生育能力,為人類的生命成為繁殖的A.I. 。別誤會,我注入了這生育的意識進去她們的系統而已。但是經她們再次複製出來的A.I. 就真的能生育下一代的混種嬰兒。」
洛克和魯克好像越聽就有點越不對勁。跟隨李嵐進入另一道門,門後是巨大無比的空間。摩堤傳給摩兒的一通腦電波
摩堤:「叫李嵐的不是人……是半人半A.I. 的物種!」
在摩兒來不及反應,李嵐轉身:「對!在半年前那五名A.I. 出台後,在一次接收一批你們的同袍殘骸,被一名只殘留下肢的天使的腳踹爆了整個五臟六腑。我正想介紹一位把我重新整合回來的一名博士級人馬。」
一行四人同時看到李嵐的那張臉在變……一個會變臉的半人半智能的活物。她沒有焦點散漫地看著四個男女,好像在笑也好像露出一副猙獰的笑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會員
441內容數
腦震盪的多媒體CD,男女男女男男女。錯綜並不怎複雜的辦公室男女。 職場 日記 週記 散文 小說 任君挑 Merci beaucoup ^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