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一章 第2節
伽爾
伽爾

【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一章 第2節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韌體檢查中。請稍後。」
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莉娜馬上就找到了內部電路還未損壞的金屬探測器,緊接著又用探測器迅速發現被埋在寢室塵埃底下的小型搬運機器人。
將機器人從塵埃中挖出來的當下,莉娜一時之間還認不出那就是她和姐姐長久以來的夥伴。
頭顱大小的機器人,雖然仍保有倒四面體的外型,機身上的軍綠色塗料卻早已被侵蝕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彷彿可以聞到金屬味的霧銀色外殼。
「檢查完成。晚安,莉娜。我們有1年7個月又16天沒有見面了,涅希斯很高興再次見到妳。」
二話不說的將它啟動後,莉娜看見矮小的機器人伸出三隻腳,從地上站了起來——
而它確實就是莉娜所熟悉的,名叫涅希斯的機器人。
「涅希斯……有人受傷了,這裡還有能使用的急救用具嗎。」
「涅希斯已偵測受傷單位。此外,記錄顯示地下室尚有存放維生物資,依照存放的位置判斷,物資未損壞的機率約為七成,提議交由涅希斯前往確認並取得。」
「好,拜託你了……得快點。」
「瞭解。」
精簡的答覆後,涅希斯收回剛剛伸出的三隻腳,從地面浮起,切換成浮游模式,迅速飛出門外。
涅希斯離去之後,莉娜也跟著從寢室奔回走廊上,回到仍被白光照耀的大廳。
十分鐘前發生的爆炸,又使大廳有了明顯的改變。
原先覆蓋在大廳中心、時間機器周圍的原子塵埃,被剛才的重力崩潰吹飛殆盡;爆炸半徑內的大理石地面,也因此重新顯露了出來。
空地邊緣的書架都因衝擊倒塌。那名前來拯救莉娜的新人類,此時就正靠在其中一個倒塌的書架側邊。
莉娜從大廳的一側,小心翼翼的走向倒在血泊中的白色少女,回到了她的身旁。
她上下打量著新人類的身體。對方身上到處都淌著鮮血,白色的衣物也沾上斑斑血跡。這麼多血,是莉娜從來都沒看見過的。
少女左側額頭上的角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斷裂的紅色圓形截面。她原先雪白的瀏海,凌亂的黏在額頭的傷口上,染上與截面相同的鮮紅色。
除了額頭上的傷,她的右腿也有一個不淺的開放性傷口。傷口的深度,令人難以想像要花多少時間才能癒合。
壓抑著胸口的沉痛與胃部傳來的不適,莉娜蹲下身體,將耳朵湊近少女的鼻子。
還有呼吸。
確認之後,莉娜鬆了一口氣。她獨自在對面的碎石旁坐了下來,默默注視這名無辜的白髮少女。
稍微讓自己靜下來後,莉娜才發現,雖然對方全身染著鮮血的樣子仍怵目驚心,然而跟十分鐘之前相比,少女的氣色卻似乎恢復了不少。
呼吸不再急促,表情也不再如剛才一般痛苦。莉娜仔細一看,發現她身上幾處沾著未乾血跡的部位,並不存在著剛才還綻開的傷口。
「別一副看見死人的模樣嘛。」
突然,白髮少女開口了。她睜開冰霜色的眼睛,對上了莉娜的視線。莉娜嚇得差點從地上跳起。
「這種傷躺一躺就會自己癒合了,別介意。」
她的聲音是宛如鈴音一般的稚嫩音色,語調卻像是程式碼一樣冷淡平靜。
話中僅存的一絲抑揚頓挫,讓莉娜確信她是一名人類,而非由電腦驅動的機器人——然而所謂的人類,指的是在人類物種之中,極度理智的一種:新人類。
「不過話說回來,我也好久沒看到身上的傷口那麼快就癒合的樣子了,這種代謝適應力還真神奇不是嗎,嗚……」
似乎一點也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傷勢,新人類事不關己的說著,逕自撐了起身體——然而隨著一聲疼痛的驚呼,她就立刻倒回書架的立面上。
「……先不要動吧!……我已經派一台搬運機把急救物資和食物拿過來了……」
莉娜勸道。她再次看了看白色少女滿目瘡痍的身體,以及淌在她身邊的鮮血。
胸口頓時傳來一陣說不出的痛處,一股莫名的罪咎感油然而生。
「話說回來,我剛才在外面等了大概快一個小時。維持那種姿勢那麼久,我手上的乳酸堆積早就過量了……我的意思是,妳讓我舉手舉得很酸。」
顯然對莉娜的思緒不知情的白色少女,此時有些不耐煩的發起牢騷。
莉娜低下頭,心裡再次變得沉重。只不過,她同時也對少女的抱怨感到不解。
——新人類身上的傷,明明更可以怪罪於莉娜身上才是。
畢竟此時的這片狼藉,都是自己的決定碰觸障壁才造成的。
「難道是我的指示不夠清楚嗎……『把手放上去』,或許有更簡潔的描述方式——」
嗡嗡。
不遠處傳來機械浮游的聲響,打斷了新人類的咕噥。
是涅希斯帶著物資,回到了她們所在的圖書館大廳。
「——任務完成。」
電子語音響起的同時,機器人把用浮游力將漂浮在身後的醫療箱、乾糧、箱裝飲用水等物資降落到地上。
「涅希斯偵測到莉娜的生理數值出現異常,提議由本機體先針對受傷單位進行急救處理,莉娜可同時儘速補充水分。」
聽見涅希斯這麼一說,莉娜察覺自己的喉嚨已經乾得快裂開了。莉娜對涅希斯點了點頭。
「好的,就照你說的……謝謝你,涅希斯。」
「能夠提供有效的協助是涅希斯的榮幸。」
語畢,涅希斯就以浮游力拿起醫療噴槍,開始對少女右腳上的傷口進行急救。莉娜也打開裝著飲用水的金屬箱,拉出導管,喝下令喉嚨刺痛的清水。
「深度學習電子念動力……這不是兩個世紀前就停產的機種嗎。」
終於補充完水分之後,莉娜的頭腦也清晰許多。新人類此時正看著浮在空中、替她處理傷口的涅希斯,喃喃念出莉娜聽不懂的詞彙。
這名少女的話似乎比想像中的還要多。莉娜這麼想著,同時拿起另一把醫療噴槍,伸手撥開少女被染紅的頭髮,讓左額上的圓形傷口裸露出來。
「話說回來……妳應該知道『我們』是誰吧?」
當莉娜扣下噴槍的開關,小心翼翼的在圓形傷口敷上藥料時,新人類這麼問道。
莉娜瞥了一眼少女右側額頭上還完好如初的角。
「……當然了。」
暗暗的回答完之後,她就把視線移回位在左側、正被一層層雪白噴霧覆蓋住的圓形傷口上。
「嗯,雖然其他的傷口都能痊癒,但這東西可就不會重新長回來了。」
察覺到莉娜的視線,白色少女露出了苦苦的微笑。
「順帶一提,我們對這個器官的稱呼,跟你們的一樣都是『角』。只是,聽說你們把這名詞當成是一種蔑稱呢。但仔細想想,除了角之外我們還能怎麼稱呼它呢,難道是掛勾嗎,哈哈哈。」
少女突然發出機械式的笑聲。剛才的她,似乎說出了一個與平淡語調不符的詭異笑話。
莉娜愣在原地,看著把自己逗樂的少女。
「哈……怎麼了嗎,為什麼盯著我看。」
「……呃,沒什麼,原來你們新人類會……開玩笑自嘲。」
——還真是新發現。
莉娜如此心想。
——即使看起來很不自然。
「看來妳對所謂的『新人類』有很大的誤解呢……先說了,雖然完成的時間比較晚,但幽默學確實是一個已經被我們研究透徹的領域。」
少女自信滿滿的解釋。莉娜卻聽得一頭霧水,特別是少女提到新人類完成幽默學研究的部分。
「還有,用我們的學名——『凡人』叫我們就可以了。新、舊人類,這種在道德上有爭議的稱法,在凡人離開地球後就沒人在用了。」
白髮少女繼續說。
確實,莉娜記得新人類——凡人,總是喜歡用這個自謙詞一般的學名稱呼自己。而當少女提到凡人離開地球的事情時,莉娜才又想起另一些關於凡人的事實。
凡人之所以不在地球上,是因為舊人類驅逐了他們。
當時,凡人的科技已遠超舊人類。而在舊人類——智人的眼裡,這些科技就像是稍有不慎便足以毀滅地球的外星科技。
因此,即使凡人向智人擔保他們能安全掌握這些科技,智人卻依然激進的反對凡人繼續居住在地球上,甚至對凡人發起軍事威脅。
最後,向來訴求和平,也早已有所準備的凡人,果然同意了智人的要求。他們最終帶著他們所有的科技與文明產物,移居到地球以外的地方。
從此,除了偶爾藉由蟲洞和自律型機器人對智人提供少量的科技支援,凡人就再也沒有於智人面前現身過——
曾經看過的資料,是如此描述的。
然而,這似乎無法解釋莉娜眼下的遭遇。
「話說回來……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眼前的白色少女,照理來說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才對。
一定有其他的原因,造就了這場意料之外的邂逅。
「為什麼嗎……」
像是回憶起往事一樣,此時的白色少女輕輕開口。
「因為我想要來救妳啊,莉娜。」
突然,她溫柔的揚起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
霎時,莉娜停止了思緒。
少女所道出的答案,以及掛在她臉上的笑容,是她完全料想不到的。
——為了救我,來到這裡……
銀鈴一般的聲音,在莉娜心中幽幽盤旋。
然而那一字一句,都是莉娜無法明白事情。
她不明白,為什麼少女要前來將自己救出。
不僅是將自己救出,還是冒生命的危險將莉娜救出。
莉娜更不明白,為何少女要以一片好心,換得如此狼狽的下場,隨後還能對自己露出微笑;為什麼,少女還能那麼輕鬆的談起她身上的傷口——
一陣噁心感從腹部湧上——莉娜知道,那是對自己感到的反胃。
她想起在時間機器裡所預見的畫面,以及那清晰無比的預言。
如此真實的未來,早已展示了接受幫助的代價;但自己卻還是擅自碰觸了障壁,讓這名凡人少女身處危機之中。
簡直就像,不願面對自己本該終結的命運,又波及了無辜的性命一樣……
「……」
莉娜有些難以喘息。她又看見遍體麟傷的少女依然笑著,因此不自覺的再次低下了頭——
但,就在低頭的瞬間,莉娜瞥見少女收起了笑容。
她看見對方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
就像是,發現自己犯了某種錯誤一樣。
正當莉娜感到狐疑,她就立刻想起少女剛才的回答,似乎有些奇怪。
除此之外,她也回想起早在自己獲救之前,就對少女知道的事情充滿困惑。
「妳……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伽爾
伽爾
半個考究狂人兼ACGN創作者
本文發佈於
一部以量子力學為基礎的科幻懸疑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