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一章 第1節
伽爾
伽爾

【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一章 第1節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記錄機體編號:ESP-TRP-3644
——記錄時間:4926.12.05.13.XX.XX.XX
——資料讀取中
『這台機器是妳做的?』
『……對,不過充其量也只是照著藍圖上的步驟做出來而已……。』
『對於一個只有十二歲的智人來說,可以完成這樣的任務也可說是天資聰穎了。不過,這也得歸功於第三次自造者運動……』
『自造者……什麼?』
『第三次自造者運動。當時所有應用了複雜理論的科學儀器都被簡化,並被開源提供給你們自行製造……總之這些淺顯易懂的藍圖,就是那時候的產物。』
『嗯……原來如此。』
『好像離題了。所以,妳理解這台機器背後的原理嗎?』
『不是完全懂……。』
『看來是完全不懂呢。要從哪裡開始解釋呢……。啊,你知道在二十五世紀左右,被廣泛運用的人體冷凍技術吧?』
『我懂一點原理啦。人體冷凍的話,算是有印象吧。』
『當時,你們智人為了應付長時間的太空旅行,研發出了人體冷凍技術。進行一趟太空旅行所需的時間動輒就是一百年,因此太空人必須在旅行期間把自己冷凍,身體才不會在旅途中老化死亡。』
『把自己凍結一百年後再解凍……』
『是的,對於解凍之後的太空人來說,自己就像是從百年之前旅行到了百年之後。雖然這和真正的時間旅行還差了一大截,不過,最簡單粗糙的時間機器——也就是妳按照藍圖組裝的那台——就是使用了相同的道理。』
『讓機器內的時間凍結起來嗎……。』
『是的。不過要真正讓時間凍結起來,就必須依靠時間膨脹理論:時間的流動會在較大的重力之下變慢,如果重力夠強,時間甚至會完全停滯。』
『完全停滯……聽起來……還真不妙。要是有人被困在那種時空裡,會發生什麼事情?』
『先聽我說……回到機器上,想想看,如果把這台機器內部的重力增強、讓機器內的時間比外面慢365倍,那麼當妳進去機器裡待上1天,接著出來,是不是就能抵達1年後的世界?因為相較於機器內而言,機器外的時間等同是被快轉了1年。』
『嗯……好像是這樣吧……』
『不過,既然重力被增強了,就意味著人可能會被擠壓成一團肉球。所以這台時間機器還配有能調和重力的反重力裝置,原理是製造具有負質量的奇異物質——』
『停停停,太多了太多了。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啦,要是有人被困在凍結的時空裡,那個人會怎麼樣?』
『……不會怎麼樣吧。就跟睡一覺醒來一樣,凍結前後的主觀時間經歷會被直接連結在一起。』
『……但,如果受困的人仍保有意識,就像是作夢那樣,那是不是又得另當別論了……』
『……不太合理呢。任何形式的意識都是由腦神經傳遞化學物質產生的,在凍結的時空裡,這些化學分子也同樣處於停滯狀態……』
『……外面的世界不斷加速……自己卻被禁錮在凍結的時空裡……』
『——喂,妳有在聽嗎。』
『……算了,別提這些了。嗯,找到了,史瓦西壓縮器的藍圖。檔案裡面真的有銘謝第三次自造者運動的字樣,之前都沒注意到……來吧,是時候開工了。』
『……』
——資料讀取完畢
/
奪目的白光刺入雙眼。
眼前的一片迷茫,彷彿白洞的奇異點。
圖書館遺跡的圓形大廳,瞬間變得燈火通明;放在書架上成千上萬的館藏,被照得一覽無疑——
原本即將陷入昏睡的莉娜,也因此徹底清醒了過來。
然而,就在數分鐘之前——
圖書館的室內,還是被一片深邃的黑暗所籠罩。
「是我……害死了姐姐……」
*
銀色的月光穿過坍塌的牆面。
早已淪為廢墟的此處,被渲染上唯一一抹的生氣。
沒有窗戶,也沒有其他燈光——
這座圖書館遺跡的大廳雖然寬廣,卻幽閉得像是一座令人難以喘息的牢籠。
圓形的空間,被高聳的牆面所包圍。牆的上方,蓋著一面布滿裂痕的灰色穹頂。
數個和牆一樣高大的書架,佔據了整個封閉的室內。它們環繞著大廳,被一條條走道從中隔開,排成好幾層如麥田圈般的同心圓。
同心圓又被另外數十條走道貫穿。那些放射狀的走道由外往內集中,在大廳的中央匯集成一個足有十公尺寬、彷彿是為了進行儀式而使用的圓形空地。
此時,在空地的中心——也就是大廳正中央——有一台怪異的機器正擺在那裡。
機器的底部酷似一座展示台,它的上半部則是一把以金屬條組成的高背椅。
——時間機器。
那是它真正的名字。
機器正在運轉,並且被一顆透明的球狀物包裹著。數道光束在球體上不斷繞行,留下互相交疊的淡藍色軌跡。
那顆球體,是時間機器以重力產生的障壁。在引力的約束下,受限的光子只能在障壁的表面上到處竄行。
然而,除了光子之外,被引力障壁所困住的還另有其物。
——一位嬌小的女孩,也被困在其中。
她披著一件黑色的防寒大衣,身上穿著高領毛衣和防風褲。那些衣物在永遠下著雪的此處,幾乎等同女孩的性命。
穿著雖然厚重,身形卻依然嬌小。女孩的外表,看上去只有十多歲出頭。
她躺在金屬座艙中,任憑一頭黑色的長髮凌亂散布在防寒大衣上,身體因為無力而蜷縮成胎兒的形狀。
屍白色的肌膚,透出一絲僅存的緋紅;理應與笑容相配的細緻臉蛋,掛著與周遭的黑暗如出一轍的空洞。
而在她灰藍色的眼眸之中——只剩下無力挽回任何事物的絕望。
女孩疲憊的轉動雙眼,看了看將她與外界隔絕的發光障壁,以及儀錶板上亮起的故障警示燈。
要關閉這道障壁並逃出去,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擺在自己的眼前,是這樣簡單明瞭的事實。
她——名為莉娜的女孩——在九個小時前才剛恢復意識。
因為時間流速差的關係,機器內只過了數小時的時間,對外頭來說卻是漫長的兩個半月。
好渴。
莉娜感到自己的喉嚨正在灼燒。
昏迷的時間,加上醒來的時間,也快滿三天了,而這三天內,莉娜連一滴水都沒有喝。雖然還沒出現其他脫水的症狀,但那肯定都是遲早的事。
除了喉嚨,手上也傳來陣陣的疼痛。
她看了看自己布滿瘀青的手部關節。那些傷痕,是她在十分鐘之前,失控捶打障壁所留下的。
之所以會捶打障壁,也不是為了要逃出時間機器,而是年幼的女孩再也無法承受回憶帶給她的折磨。
哭號的風聲、飄落的雪塵、平靜的微笑,以及血紅色的班塊——
這些是她唯一記得,失去意識前最後的記憶。
在這九小時中,她不斷努力的回想著,試圖找出其他的回憶,證明這一切都是假的。
但,最後得到的結果,只有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重溫記憶後,變得更加斬釘截鐵的殘酷事實。
姐姐死了。
在太陽風的侵蝕之下,被瓦解成原子了。
為了讓莉娜存活,犧牲性命了。
——為什麼……
為什麼是姐姐?
肯定有什麼原因造成了一切,年幼的少女這麼思索著。
是因為那晚睡得太沉,導致自己無法及時阻止姐姐啟動電源嗎?或者是因為幾週之前,自己沒有多組裝一台時間機器——
數種可能性在腦中一一閃過。然而,隨著思緒與時間的流逝,莉娜才看清了事情的真相。
就跟曾經為她們犧牲的父母一樣……追根究柢而言——
那份「想要保護莉娜的心」,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當然,想保護莉娜並不是姐姐的錯。倘若真要找出害死姐姐的元兇——
那麼,只有可能是身為姐姐的保護對象,什麼也都做不到的自己了。
「我……讓姐姐死了。」
心中燃起了一把不知名的火。
那是,一把對自己感到憤恨的怒火——
而這,就是莉娜在失控之前,最後想到的事情。
回過神之後,自己的手上就多了許多暗紅色的瘀血。
沮喪和絕望的實感,都已感覺不到。
黑髮的女孩,這時漫不經心的透過光束之間的縫隙向外瀏覽。
圓形的大廳、高聳的書架——熟悉的景像映入了眼簾。
雖說熟悉,卻也與以往有著不同。
大廳與邊緣的走廊,以及書架上的館藏,無不被一層先前不存在的厚重灰塵所覆蓋。那些塵埃的前身,是圖書館一部份的牆面,以及她與姐姐的物品。
如今,牆面和其他雜物都被一一瓦解、重新組合。它們被化作無數的原子塵埃,寂靜的沉積在此處。
——當然,這當中也包括了姐姐的身體。
眼角和臉頰似乎有什麼液體滑過,但莉娜並沒有打算去注意那是什麼。
……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好。
若是想從這裡出去,只能等待機器耗盡電源。
然而,時間機器的電源還需要多久才會耗盡,莉娜也不清楚。
唯一能肯定的是,在那之前,她會先因為缺乏水分導致脫水。
並且,緊跟在那之後的,就是休克與死亡。
想到這裡,莉娜意外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一絲想掙扎的慾望。
對於自己如此順從命運,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卻也同時清楚明白為何自己毫無畏懼。
——因為我已經害死了一個人。
「簡直就是殺人犯……」
——殺人犯的話,也沒有資格從這裡活著出去了。
她對著自己冷冷一笑,隨著心中湧現的疲憊將雙眼闔上。
黑髮的女孩,任憑自己的意識墜入無盡的朦朧之中——
「是我……害死了姐姐……」
突然,奪目的白光刺入雙眼。
眼前的一片迷茫,彷彿白洞的奇異點。
圖書館遺跡的圓形大廳,瞬間變得燈火通明;放在書架上成千上萬的館藏,被照得一覽無疑——
而原本即將陷入昏睡的莉娜,也因此徹底清醒了過來。
「……!」
被迫睜開眼睛的瞬間,莉娜還以為圖書館的某處傳來了爆炸聲——但以時間機器可以隔絕一切聲波和力的特性來說,那爆炸聲顯然只是她的錯覺。
她嚇得從座艙中彈起。在那之後,她察覺到了其他的異狀。
有人。
直覺驅使莉娜向後轉身。
就這樣,她看見了詭異的景色。
大廳背面的牆壁,被切出一個碩大的圓洞;圓洞外有強光照射進來,形成一個幾乎完美的白色圓形。
之所以說是幾乎,是因為白色圓形的中央,有一個矮小的人影就站在那裡。
乍看之下,人影的體型與莉娜相似,然而頭上卻多了兩個明顯的突起物。
是「角」。
那是屬於「新人類」,獨一無二的器官。
「……」
雖然從沒親眼見過新人類,莉娜卻立刻就想起過去看過的文獻。
一群科學家改造了自己的基因——
二十三世紀被正式歸類為新的物種——
政府開放一般民眾參與「進化」——
九成的人口成為新人類,剩餘的人則被稱為舊人類——
以前看過的資料,在腦中一一浮現。
此外,莉娜記得,舊人類曾出於忌妒,給予新人類「鬼」的蔑稱,藉此揶揄他們頭上像「角」一般的器官。然而,擁有極高道德意識的新人類,卻總是對舊人類抱持著友善的態度。
——所以,這個新人類也不至於對我有害嗎……
緊繃著全身的肌肉,莉娜試圖忽略這九個小時所經歷的折磨,努力維持理智觀察情況。
然而,除了默默祈禱那謎樣的人影不會襲擊自己,她也想不到還能做些什麼了。
……如果沒有敵意的話,那麼他會對我視而不見嗎?
還是……他會做出他認為對我無害的事情?但,對他來說,「無害」的意思又是什麼……
……還是說——
突然,與現實相比太過樂觀的想法在腦中閃過——
——他是來救我脫困的呢……?
就在此時,原本靜止的人影突然有了動靜。
瞬間,他以驚人的速度移動到圖書館的一個角落。那是如同直接消失在原地,並出現於另一處的速度。
雖然明白時間機器內外側的時間流速相差了兩百倍,但人影突如其來的舉動,仍使莉娜嚇得倒抽了一口氣。
片刻後,莉娜才習慣了一切都被快轉的畫面。她看著人影重新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經過短暫的停頓,又再次高速移動到另一處,似乎正在搜查這棟圖書館。
雖然動作被加速了,那纖細的人影卻仍有著優雅的姿態。或許人影的真身,也是一名與莉娜差不多年紀的少女也說不定。
看著人影彷彿在水面上四處游移,莉娜雖然感到不知所措,卻也漸漸看得出神。
然而,就在莉娜打算卸下心防的瞬間——
白色的人影,突然迅速移動到了時間機器的正前方。
那是只差一步的距離——正確來說,是連一步都不到。
「……!」
再次發出驚呼的同時,莉娜瞥見了新人類的面貌。
他,或者說是她,確實是一名少女——一名美得令人岔氣的少女。
她頂著一頭微微捲起的銀白色頭髮,在強光的照射下映出珍珠般的色澤;身上披著一件宛若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輕巧白衣,其袖口和下擺,像流體一般輕盈的舞動著。
她的身體雖然和莉娜一樣嬌小,身形卻有如短跑選手一般玲瓏精瘦。臉蛋是陶瓷似的粉白色;小巧的鼻頭、細膩的雙脣、水藍色的瞳孔——宛如出自工藝師之手的五官,無不散發出高雅的氣息。
「……」
但,即使少女的容貌再怎麼讓莉娜驚艷,她頭上那對「角」卻仍難以被忽視。
那是他們比舊人類優秀數十倍的證明。這對意識收發器官,使新人類的溝通變得毫無阻礙,每個人都共享了整個物種的知識,並僅在數年內就打造了超越舊人類好幾個世代的科技與文明——
所以,是該提防?還是該信任?面對眼前這個從未接觸過、聰明得可怕、比自己還要高等的異樣物種,忐忑不安的莉娜,只能繼續注視著對方那冰藍色的雙眼。
然而,就這麼與她四目相對時,莉娜看見白色少女的眼中,一點也不存在絲毫的敵意。
甚至,也不清楚自己有沒有看錯,少女的眼神雖然冰冷,臉上卻掛著一絲說不上的喜悅——
那是如同見到舊識一般,打從心裡發出、無法掩飾的愉悅。
「……」
突然,少女開口了。
似乎知道時間流速差的存在,她刻意放慢了速度,用比平常還要明顯的動作開闔嘴唇。
『可、以、出、來。』
少女的唇語,這樣說道。
她的意思,是要將莉娜救出。
「……!」
莉娜從沒想過,之前過於樂觀的猜測竟然成真了。
不過,少女雖然說可以出去,莉娜卻怎麼樣也想不到出去的方法。內外的儀表板都已故障,機器基本上已徹底失控。
然而,就像是要解開莉娜的疑惑一般,在莉娜靜靜思索的同時,外頭的白髮少女,就立刻有了動靜。
只不過,她接著做出的,是更令莉娜不趕置信的動作。
白色少女抬起右手,輕輕把手放在引力障壁上。
她對著莉娜露出微笑,邀請莉娜做出相同的動作——
簡直,和姐姐死前做出的動作一模一樣。
「什……」
看見那個動作的瞬間,一股暈眩襲上腦門。
口鼻彷彿被摀住一般,莉娜頓時感到難以吐息。
嚴格來說,新人類的手並沒有放在障壁上。她的手和障壁之間還留有一、兩公分的距離。但無論這細微的差異是否存在,這樣的景象依然喚起了莉娜記憶中最深沉的惡夢。
她想起姐姐最後露出的微笑,以及漸漸出現在臉上的紅斑。
自己害死姐姐的事實,再一次烙印在自己的心上——
「為什麼……」
方才還微微燃起的求生意志,被重新湧現的罪惡感澆熄。
臉頰又有濕潤的液體滑過。這次她無法忽視,自己確實在流淚。
視線變得模糊,她不解的看著新人類。
隱約之中,她看見姐姐與白髮少女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接著,毫無預警的,莉娜就看見了更加毛骨悚然的畫面。
白髮少女開始被太陽粒子的侵蝕。白皙的皮膚被瓦解、露出赤紅色的骨與肉;臉上的微笑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猙獰的面容。
少女悽慘的嘶叫著,彷彿在身體被侵蝕殆盡以前,她就會因痛苦致死——
——如果接受她的幫助……
……她將會成為下一位受害者——
心的深處,傳來了令人不寒而慄的預言。
那聲音太過真實,真實到就如同有人在耳邊低聲呢喃。
喉嚨一陣乾嘔,莉娜抱著頭大聲尖叫,試圖抹去眼前的一切。
好噁心,好可怕,快要吐了……
她溺水似的拼命呼吸,身體無法克制的顫抖著。
——不能、不能讓這個無辜的人,也因為我的緣故死去……。
發狂似的默禱著,年幼的女孩,用僅剩的力氣抬起頭,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睜眼確認外側的景象——
煉獄般的畫面與低語消失了。
與數分鐘前相同的平靜景色,映入了自己的眼簾。
站在外側的白色少女完好如初,正維持著相同的姿勢。
莉娜喘著氣,與少女對上雙眼。
就在此時,毫無預期的,新人類第二次張開了口。
「……」
她開闔著嘴唇,以唇語再次吐出由四個字組成的句子——
而那竟是,同樣不可思議的四個字。
「——替、我、活、著。」
白髮少女如是說。
那短促的語句,是姐姐所交代的遺言;簡潔明瞭的四個字,是莉娜最後被賦予的期望——
先是令人作嘔的預感,接著是被重現在眼前的遺言——突然之間,莉娜對所有的意外感到麻木。
她已經放棄去思考新人類能夠說出這句話的原因,只是聽著機器不斷發出的低沉嗡鳴,並呆滯的看著障壁外頭的少女——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
無法確認是過了多久,莉娜最終緩緩舉起她的臂膀。
她不清楚自己是出於決心才這麼做,抑或只是盲目的聽從白色少女的指示。但不論如何,她最終做出了選擇——
她將手靠上發光的障壁,回應了少女的邀請。
同一時間,新人類也抓準時機碰觸了障壁。
「——。」
細小的電流聲,從兩個手掌之間傳出。
有那麼片刻,莉娜感覺到了少女手上的溫度。
但她怎麼樣也沒有想到,緊接而來的,是無法控制的劇烈衝擊。
——砰——
突然,強烈的重力崩潰從她們的手心交會處爆發開來,引力障壁瞬間融化、瓦解成無形。
莉娜被潰堤的重力推倒在金屬艙裡,發出沉重的悶響。疼痛在背上擴散開來,但她卻知道自己並沒有受太嚴重的傷——至少從疼痛的程度上判斷是如此。
然而白髮少女就沒那麼幸運了。
少女嬌小的身軀,像是被一隻巨大的無形手臂掃過半個圓型大廳。她狠狠撞上其中一個書架,書架應聲坍塌,少女也跟著摔落在地上。
被引力炸開的水泥塊,無情的朝少女身上撞擊。她身上原先潔白的衣服,滲出了一抹抹鮮紅色的血漬。
暴風吹飛了時間機器周圍的碎石與灰燼,整個大廳被揚起的沙塵所壟罩。
強忍著疼痛,莉娜從座艙中狼狽的爬起。
「不可能……這不可能……」
流著淚水,她朝失去意識的少女飛奔而去。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伽爾
伽爾
半個考究狂人兼ACGN創作者
本文發佈於
一部以量子力學為基礎的科幻懸疑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