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兩個澳洲窮小子的虐殺電影路──Leigh與溫子仁與【奪魂鋸】

2022/01/16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宥事典
兩個澳洲窮小子的虐殺電影路──Leigh與溫子仁與【奪魂鋸】

臭味相投:Leigh Whannell與溫子仁的相識

【奪魂鋸】的主創、編劇兼主演,Leigh Whannell(下簡稱LW):
「我們(與溫子仁)確實有著相同的品味……。那時我們要去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RMIT)電影學校:那是當你無法考上墨爾本藝術學院(VCA)時才去的學校。我甚至沒有報考VCA溫子仁也沒有。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不相信自己可以考上,或者我們只是選擇安全牌。
 但RMIT是一間十分『藝術取向』的電影學院。那並不是一個試圖要培養出下一個史匹柏蓋瑞奇的學校。……。讓我這樣說吧:在審查日當天,班上每個人都必須展現自己的作品,而我們看到的都是那種黑白片或super-8拍成的片子,內容是一塊塑膠片上投影著某人的陰道,就這樣放了十分鐘。然後你只能坐在那兒,看著這些所謂的藝術短片(笑)。
「然後呢,溫子仁進來了,放了他的影片──我可能記錯了,但我很確信那部片叫【殭屍啟示錄】之類的。結果我超愛的。我簡直不敢相信班上竟然有某人跟我一樣,都熱愛恐怖電影與所謂的『B片』(此處用詞是schlock)。我在學校走廊上抓住溫子仁說『你想和我一起拍那樣的電影嗎!?』於是我們就成了好朋友。」

天窄地狹:發想與創作

LW:
「……我想是在工作幾年後,我們開始十分熱衷於【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1999)那樣的拍片方式,我們可以用一台攝影機,把兩人積攢下來的五千美元湊在一起,直接開始拍攝。
 我們當時是決定,不要想著去寫一部百萬鉅製的電影,而是嘗試做一個頂多五千到一萬美元的作品,這幫助我們更專注在故事上……。就是那樣資源有限,才使我們專注於讓電影的內容更有創意。
溫子仁:
「而Leigh(在拒絕了溫子仁先前的兩個提案後)鎖定的第三個點子,是一個極為簡單的概念:兩個男人被困在一個空間裡,中間有一具屍體躺在地上。而他們就只有一把槍與一個錄音機。然後我對Leigh說道:『我不知道故事接下來會怎樣,我只知道故事的結局……』我想到了一個很病態的結局,但中間的情節,我完全沒頭緒。……」
LW: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我記得(在聽完溫子仁的故事概念後)我掛上了電話並開始思考,卻只是千頭萬緒、腦袋一片混亂。我打開了當時的日記,並寫下了『SAW 鋸子』一詞……
 我用類似80年代的重金屬字體寫下那個詞,而且是紅色、鮮血淋漓一般的字體。
 就是那一瞬間,我意識到,有某個東西即將要被我做出來,只等著我們去發現它。
 我馬上回撥給溫子仁說:『如果我們可以將這個計畫取名叫SAW,那就可行。』

生也有涯:靈感來源

LW:
「……。就如溫子仁所說,他有電影的開頭與結尾。所以我在編劇時的工作,就是去想辦法發展情節,讓頭一場戲可以橋接到最後一場戲,而這件事還真的需要花些時間。基本上難題就是『好喔,兩個人被困在一個房間內,他們是被某人關進去的。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時我大概24歲,做著我不是很喜歡的工作,而且每天都還被偏頭痛所困擾。身為一個憂鬱症患者,我決定接受檢查。我照了核磁共振,而那是十分奇怪的經歷,我必須做在神經內科的等候區,緊張地等待照核磁共振。
 這成為了(拼圖殺人魔)這角色的靈感來源。因為我開始想著『如果你突然被通知,你得了癌症,而且就快死了,那會怎樣?你會有什麼反應?』所以我開始想像這個人物,他的生命將盡,只有一、兩年的時間可活,其病症會慢性地殺死他。然後我又突然想到一個點子,就是某人會將此經驗具體地加諸在別人身上。不是由醫生來說『你只有幾年了,好好珍惜吧』,這個人會讓受害者陷入『你只有10分鐘,請問你要怎麼度過這10分鐘呢?你要逃走嗎?』這樣的情境。
 我想那會是個好方向,去思考為何一個人要把兩個受害者關起來,並要他們限時內逃出去。」

不願妥協:資金籌備

溫:
「……,我們從劇本開始(執行這項企畫)。因為當時Leigh和我都還很傻很天真,我們以為自己可以全權掌握這項企畫,並覺得這是天經地義的。」
LW:
「……,我們跑去經紀人的辦公室裡面,說:『我們要用自己的錢(那五千塊)來拍這部片。』
 在那之前,這都還是我們倆之間的大祕密。她(經紀人)卻說『嗯,我想我們應該要來為這部片籌些資金。』但我們不想這麼做。這不在我們的計畫當中。當她終於說服我們去找資金並好好製作這部片時,我們才決定要先來拍短片。」
溫:
「所以我們決定自己來拍這宣傳用的短片,好向世人證明:第一,我真的有能力執導電影;第二,Leigh有能力在片中演戲。
 我選擇了『反向捕獸夾機關』的那場戲。我們把朋友都號召來拍片,並把成品燒成DVD。」
溫:
「我們花了好幾年,試圖在澳洲販售這部電影。我們找到了一些製片非常喜歡這個題材,卻都無法投資這部電影。」
LW:
「在2001、2002年的澳洲,要找到資金來拍恐怖片,是極其困難的。……所以我們的經濟人說『嗯,如果我們沒辦法在這邊找到資金,那就去洛杉磯吧,那邊都在做這樣的電影。』」
溫:
「對我們來說,這好像很瘋狂。我們覺得美國的市場太大,產品太多了,如果我們都無法在澳洲拍好這部電影,那怎麼可能在美國拍呢?對好萊塢而言,我們頂多只是另一個寫了劇本的傢伙而已。
 那部短片的DVD後來在我們抵達美國的前一天,先到了好萊塢的經紀人手上。而他完全地著迷了。
 我想那片DVD真的改變了我們的命運。劇本只是一堆讓人心煩的白紙,但一片DVD卻能真的抓住他們的注意力。」
LW:
「……,當時我們會與一些大人物開會,諸如一些大的製片商,甚至是一家片場。而他們往往會對於這個企劃有些懷疑。他們對於溫子仁當導演這件事不是那麼地放心,甚至可能是對於我當主演有意見。……」
溫:
「事實上,我們從好萊塢的其他公司得到了(比『扭曲製片』所提供的)更好的條件。我想夢工廠金環影業那時都給了更高的報價。所有人都想要這部電影,對吧?但我猜大家都不願意給Leigh和我一次機會。」
LW:
「最終這部電影得以實現的原因是我們遇到的一間公司,也就是後來的『扭曲製片 Twisted Pictures』,製片人與我們對坐相談,並說:『你想要執導這部片而你想要當主演?好啊就這麼辦吧。我們可是好萊塢唯一可以按照你們的意願來做這部片的人呢。我們給這部電影的預算雖然超級低,但好處是你們可以真的去做你們想做的。』溫子仁和我則是:『好啊,就這麼定了。我們不喜歡好萊塢這種賣劇本賺錢的勾當。我們想要的是執導、演出,並親自完成一部電影。』」

弄拙成巧:視覺風格

溫:
「如果我們是在更大的製片公司之資助下拍這部片,我想這部電影會完全是另一種感覺與風格。以導演的立場來說,拍這部片非常困難,因為某種程度上,我們當時仍以為會有3到500萬元的預算,而這資金已經不是很充裕了。
「……我們一直被矇在谷底。他們就是『好啊,我們最多就幫到這樣了。你們可以的,加油!』,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奪魂鋸】事實上只花了70多萬美元來製作。而我們用18天就拍完了。那時我想的是『啊,我終於有機會來做一部好萊塢大片啦。我們一定有很龐大的資金,所以不會太艱苦』但結果是,這根本就和過去Leigh與我在做學生作品的情況一樣。
「……我每天都在努力爭取我沒拍到的鏡頭。我有很高的理想,但現實能做的就是只有那樣。我想要搞那種很希區考克的拍法,但那樣的拍攝需要很長的時間去布置些有的沒的。
 由於沒錢也沒時間,最後出來的成品是很粗糙、近乎是粗製濫造的。結果呢,這竟成了這部電影特有的美學風格。
「因為我沒有拍足夠的鏡頭去處理,我沒有足夠的素材。……我們到基本上是想辦法在後製的階段,把現有的素材拼湊成一部完整的電影。……我們想辦法填補的方式是,把畫面弄得很粗糙、骯髒,使其看起來很像監控攝影機。
……不管是那種拼貼式的剪輯,還是監控攝影機畫面,或是直接剪進電影中的靜態照片,現在的人會說『哇,這樣的實驗性拍法真酷!』但當時那是我們為了填補一些無法拍攝的鏡頭,而採用的必要處理。」

初出茅廬:問世時的反應

LW:
「回想起當時,溫子仁自己在拍完【奪魂鋸】後其實有些退縮,因為他一直說這部電影已經在他腦裡跑了好多次,而成品與他自己的想像完全不匹配。但我對於這部電影更有信心些,我說:『只要我們把故事講對、講好了,那就不會有問題。即使我們沒有超屌的升降鏡頭也沒差。這部片就是這樣了。』」
溫:
「……,一月的日舞影展是【奪魂鋸】的第一次首映。我只記得自己緊張得要死(笑)。因為這是第一次真的在觀眾面前播放這部片,真正的『大眾』。……,Leigh和我都嚇壞了。我們非常緊張,畢竟這是很盛大的電影節,是我們一直想參加的。我們真的不知道要期待怎樣的觀眾反應。不過由於是日舞影展的關係,在那邊的放映獲得了很大的迴響。」
LW:
「我和溫子仁在放映期間幾乎都待在影廳外的大廳,來回踱步。……。每當有人會走出影廳時,我們就會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們,搞得好像他們真的要離場似的。你會忍不住想要抓住他們問:『你為什麼要離場?』而我們還真的遇到了有觀眾受不了走出來的。我清楚記得。兩個年輕的女孩走了出來,我便上前跟她們搭話:『怎麼了?為什麼不看了?』她們就說她們再也無法忍受這部電影了(笑)。
「我認為這部電影唯一需要我們注意的是結局的部分,因為那是我最喜歡的一段。……【奪魂鋸】在世界各地放映時,我們也會因緊張而無法看完全片,但我們總會在結局時進場。
 不管是什麼國家的觀眾,他們都很愛這個結局。它收到的反應都很好。」

本該落幕:成為了系列電影

LW:
「……,那時溫子仁和我想的都是,將第一部【奪魂鋸】作為我們下一部片的Demo,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想法。更從來沒想過這要有什麼續集,……。有趣的是,好多人對於這部電影的結局,都說:『你真的在第一部電影就為了後面的續集而開好一扇門了。』」
溫:
「我們還真是名副其實地,讓壞人打開了門再關起來。」
LW:
「這對我們來說很好笑……我們都認為,以一部電影來說,那是一個偉大的結局。……。即便我後來在續集當中對『拼圖殺人魔』這角色有了很好的探索,但我始終覺得【奪魂鋸】的結局就是最後的最後了:大門關上,一切陷入黑暗之中。」
「……。每當又有新的【奪魂鋸】電影要上映時,我坐在車上並看著那些【奪魂鋸】電影的廣告看板,都會有種有趣的感覺,心想『好喔,這是我所創作、跟我有關的東西。』但卻又覺得它們都跟我背道而馳,因為我沒有參與這些更後來的續集。我猜那就像養了一個小孩,盡心盡力地扶養他長大,看著他去上大學,並對我說『我不需要你。我不想再看到你了。我不要我的家長讓我看起來很遜』(笑)…….」
-【奪魂鋸】(SAW)2004年10月29日上映於美國
短片:【奪魂鋸0.5】(Saw 0.5,200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vWAGzlq110
【水行俠 - 服人者,必無敵於海天下】
https://www.facebook.com/yosmoviesworld/photos/2210911012276066/

—報復社會的詛咒:日本三大經典恐怖片—
https://www.facebook.com/yosmoviesworld/photos/4517806738253137/
業餘電影評論、文學愛好者、直播節目【半瓶醋夜未眠】固定來賓。 好與文字搏鬥,但經常打輸。 還沒學會自我介紹,但深信著總會有人懂我。
介紹電影幕前、幕後製作祕辛,或電影相關冷知識的專題介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