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傾城] 劇本殺遊玩紀錄

2022/03/17閱讀時間約 31 分鐘
下面幾行文字,給不小心誤點進來可能會被爆雷的人,一點逃離的空間(?)
本篇文章為劇本殺"白衣傾城"遊玩紀錄:
  • 日期:2022/03/13 (Sun.) 09:00
  • 地點:優雅謀殺
  • 體驗角色:顧傾城
預警事項
  • 全劇透 包含且不限於角色身分 / 劇本內容 / 內心活動
  • 非正經評測 , 內容組成=遊玩紀錄 + 角色有感 + 個人吐槽XD
  • 主要是給自己看的日記 ,片片段段寫的,時而人稱跳換,時而加上心理活動,總之很亂
  • 就是想紀錄過程可愛的部分,這樣日後看就彷彿又玩了一遍,真省錢(?)
  • 包含一點點點點挾劍驚風的梗&有所觸動時的吶喊
全文皆涉及劇透 請未遊玩者速速閃避
姐妹情深筆底吟,心聲意會網中鳴。
純良摯愛觀博海,萍水相逢見知音。
致屬於我們的"白衣傾城"

前言: 選角

每次在玩本前,我對於自己會拿到的角色預感總是很不準。
這次也不例外。
原本以文案上對各角色簡短的描述(當然文案也不是很準),總覺得顧傾城這種正經大小姐(?)應該與我無緣哈哈哈
於是,最後問問題問到絕望的GM,在放棄以問題判斷個性,直接了當改問大家過去古代or情感本當過的角色時
在說出挾劍賀清風的當下,我覺得這次我穩了(意指:這次我的預感是正確的XD)
當時的我,盲猜賀清風的人設是跟上官婉兒比較相似(賀清風才沒有什麼武林盟主的爹/個性也絕不是官家小姐的個性/並且膚淺的以外表來判定的話,感覺紅衣婉兒更像啊~)
誰知,這個”顧傾城”根本就不是什麼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小姐。
這又是一個,身不由己的故事。

開場:讀本

跟隨說書人的聲音與光影,我們進入了白衣傾城的世界。
打開劇本第一頁,看到人物生平簡述最上方一條寫著: 父親武振雲,母親張如玉(因為翻來覆去看太多次,現在連名字都忘不了)
【我是誰?我在哪?我不是叫顧傾城嗎?我父親顧雄去哪兒了?這個武振雲是個什麼東西?】
當下還以為我劇本拿錯了,還又翻到封面看了好幾眼....
此時,不好的預感漸漸發酵,深吸一口氣,我翻開了正式劇情頁──(以下暴走式概括生平)
哇這個顧傾城,喔不,是武妍,怎麼又是個家庭不幸,流落街頭被皇上撿走的傢伙?接著一貫的被人發現習武天資極佳,最終演變成臥底/做壞事的魔頭.....對於這樣的展開,仍對挾劍驚風難以忘懷的我只想仰天吶喊:
“請問皇上都不用做事的嗎?天天晃來晃去救小孩兒!!?”
--
由於這次的讀本方式是不分幕,一口氣把所有劇本內容給看完,雖然一下子被大量資訊衝擊,其中不乏各種陰錯陽差無可奈何,當下感受卻比賀清風一點一滴知道真相時還要好過一些。
【我猜可能是因為....顧傾城(武妍)是個超級戀愛腦吧XD】
讀本時最傷心的部分,大概屬於發現師父被殺時。
【以及發現自己懷孕的時候(誤)】
師父是武妍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可能沒有太多溫情相處,卻是在最危難時,給了她活下去的能力的人。
所以在顧雄和師父命令的抉擇中,武妍選擇了師父,幫著師父將顧雄關入了地牢。
只是人類總是渴望溫暖,對於師父,是感恩尊敬,終究是敬大於愛。
而這些年來被迫跟著師父對顧家人動手,在盡忠報恩與對顧家人的感情間掙扎,種種矛盾越疊越高,幾乎就要讓人喘不過氣來,如今,兇手意外的替這一切畫下了句點。
如果誠實面對內心,其實在悲痛之餘,也未嘗沒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此生雖身不由己,卻也沒讓我真正做出他生他死(師父vs顧家)的決定,除去力保顧家人一事,武妍未曾忤逆、背叛過師父,也算勉強能還上這份再造之恩了吧。”
從此不用再想 :世間安有兩全法?
終於能不負師恩不負卿。

緝凶:客棧/顧府

客棧找線索環節 我原先是想走孤狼路線的。
因為我太多秘密導致誰也不信:P
當然還有個另外的小小原因....
錢感覺之後會有作用,我不想花錢私聊啦啦啦(超摳顧小姐上線)
誰叫堂堂郡主,荷包裡竟然就七八兩銀子,不合理不合理。
於是,在嫵媚找我私聊時,我是毫無準備的,尤其是她坦承的東西都是我的任務支線(XD),而其中最震驚的莫過於她和顧凌塵有一段情,以及偷襲我的銀色面具女子就是嫵媚。
震驚之餘,卻也因此圓上了我讀本時感覺怪異之處──為何顧凌塵這麼輕易的就愛上了武妍?
讀本時覺得顧凌塵另有所圖,總感覺他是懷疑我是皇城派來的人,所以故意與我虛與委蛇。

他的愛來的太輕易,甚至不過問我各種可疑的、殘忍的行徑。
我甚至懷疑銀色面具女子就是他派來試探我的。

可是啊,儘管再怎麼懷疑,人生最開心的,莫過於失而復得。
顧凌塵,臥龍僧,就是武妍的失而復得。

哪怕他真要我的命,即便這些日子的相知相愛都是陰謀詭計,我也無怨,亦無悔。
誰知真相比想像更加殘忍。
在得知嫵媚與顧凌塵的往事當下,內心一片冰涼。
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妹妹,是這世上與我最親的血緣,我們必然有著相似的面容。
替身。
我腦中浮現了大大的兩個字。
有那麼一瞬間,我幾乎就要沒有勇氣與妹妹相認,我覺得很抱歉,又覺得很生氣。
小時候,父親總喜歡賭博,無論娘親和我如何勸都不理,直到最小的妹妹出生。我們也有過一小段和平的日子,父親努力戒賭,家裡雖不富裕但也三餐溫飽,直到太安之亂。

混亂的局勢似乎毀滅了父親最後一點良知,不但酗賭還要求母親賣身賺錢,在我十歲那年,甚至想將我賣入青樓。

於是我跑了,從一個牢籠到了另個牢籠。

那時你太小了,因而所有與你有關的未來想像都來不及說給你聽。
我想過要牽著你到街上玩,偷偷存下零用錢,一起吃那家最好吃的桂花糕,我陪你長大,我們一起長大。
你是曾給過家中安寧歲月的小妹,是我想要保護卻無力保護的妹妹。

而如今,聽著你說看到世子與那名女子牽著手的情景,我彷彿聽到了你心碎的聲音。

若能早一點知道,我不會跟他在一起。
我真的不想傷害你。
內心中除了對妹妹的歉意,也充滿著憤怒。
對自己,對顧凌塵。
既惱自己一片痴心錯付,傷了妹妹的心;又氣顧凌塵多情,招惹別人又不珍惜,找替身還演得如此真心實意。
那時真的腦補了一齣渣男找替身心理活動,身為現代女子,又超級親情共鳴,當下直接在心裡判臥龍死刑。
不知道嫵媚有沒有發現私聊前半段都是他在講,我整個超沉默,那是因為我正經歷了以上的頭腦風暴。
最後猶豫再三,我還是向嫵媚坦承了武妍的身分。
我當時想的是,在這局勢裡實在難以輕易相信誰,而過去種種已無法重來,至少現在要做彼此的依靠。
而當嫵媚跟我說他會選擇明清時,我真的很為他開心。
(雖然後來知道是忍痛選擇的....)
但我當下是真的相信嫵媚被明清感動,已經看開了。
外加那時我真的覺得顧凌塵不ok....以姊姊的立場當然不希望妹妹對象是個會找替身的人,那之後不是很容易出軌嗎!
如果可以選擇,自然希望是一心一意對妹妹好的人。
【此時內心甚至還暗暗祈禱,可以也給我一個宋明清嗎XD】
【同時間也在內心發出對顧凌塵的嘲笑:哈,當和尚就要有和尚的樣子,嫵媚不選你,我也不選你,你就好好修身養性 阿彌陀佛吧。】
是的,當時的我決定要和顧凌塵劃清界線。
即便沒有嫵媚的因素,我還是沒辦法面對顧凌塵,覺得自己是他退而求其次的選擇,甚至也不是選擇,只是剛好自己送上門的傢伙而已。
於是我暗暗下定決心,會將懷孕這件事情隱瞞到底。
嫵媚不需要知道這個徒增感傷,至於顧凌塵嘛....
我武妍的孩子關他臥龍僧什麼事。
目前場上形勢(個人主觀感受)
傾城&嫵媚 vs 還在觀察的人們
--
終於離開了[私聊要錢]客棧,來到我顧府的地盤。
在一波線索分享後,私聊階段又開始了。
【期間試圖以郡主身份向大家收聊天費,未果。:P 】
在說服佟岳與我交心(?)失敗後,我被魏/賀兩人分別找去。
並且因為下定決心隱瞞懷孕這件事,付出了被人懷疑上的代價。
當魏大勇拿著線索卡〔下人顧傾城飲食習慣突然大改變:改吃清淡飲食〕找我要一個解釋時,在無法直言真相的情況下,只能含糊地說有些原因所以換口味了....
因而成為魏大勇判定我不是顧傾城的可疑之處之一,唉,人生也是很難啊。
--小插曲--
回座位後,嫵媚很緊張的遞給我我的物品卡們,說替我保管著,並叮囑我下次千萬別留在位置上。
一心撲在想兇手是誰,收集自己任務卡線索,以及思索如何處理與臥龍的事,我真的...完全忘記這是個做出什麼都不奇怪的陣營本:P
感謝我強而有力的同盟與後盾,再次向嫵媚致敬(比心)
目前場上形勢 (依舊個人主觀觀察)
我的同盟:嫵媚
我的潛在同盟對象:佟岳(共同恩人:曹如) (懷疑他是童貫)(拉攏失敗 未取得信任)
其他團體1:嫵媚 / 明清 / 臥龍
其他團體2:婉兒 / 佟岳
其他團體3:魏大勇 / 賀天揚 (親近又互相提防)
顧府私聊階段一事件表
其他事件:被魏大勇懷疑
其他事件:順著賀天陽的話認同公主是佟岳
其他事件:推出公主是婉兒 而武嬌已死 不覺得二妹的死是公主的錯 也覺得沒立場結盟 遂放棄與他私聊
其他事件:成功逃避臥龍僧發送的私聊邀請OvOy
接著在進入最後推理階段前,又發生了一件大事。
【冷著臉佟岳與顧傾城走進小隔間,彼此表情都很冷靜(甚至可以說嚴肅),並開啟新的一輪試探。】
上一輪的私聊中,是由我建議同時唸出彼此恩人姓名(一人唸姓一人唸名),才有了初步的資訊交換。
這一輪,先退一步的換成了佟岳。
在我回答完關於天義幫與皇城的關係與立場後,他深吸了一口氣,說:我們的立場應該是一致的,我可以告訴你我的身分,但希望你保密。
在我點頭後,他說:我是童貫。
明明就是素未蒙面的師兄,可那一瞬間百感交集,有種心落在實處的感覺。
在他疑惑的目光下,我指了指自己,也向他坦白了我的身份:師兄,我是武妍。
剎那間冰雪消融。
我們倆直接由嚴肅的對坐(中間隔超遠的那種)瞬間移動變成了肩並肩相靠的座位。
我將死者是師父的事情全盤托出,師父被當成顧雄暗殺的秘密終於有所依託,被迫分屍師父的痛苦,也因為有可以共鳴的人終於找到出口。
童貫也很坦白的說他沒什麼其他目的,最重要的是公主和我。
最感人的是,接下來在眾人面前,他也毫不隱藏他對我的重視,直接將搜到的 與我相關之物 盡數還給了我。
【突然有人罩 讓我一開始還有點矇,看完物品卡後還試圖還給師兄,真是傻傻的哈哈哈】
目前場上陣營報告
我的同盟:嫵媚 / 師兄
其他團體1:嫵媚/明清/臥龍
其他團體2:婉兒 / 佟岳
其他團體3:魏大勇 / 賀天揚 (親近又互相提防)
--
沒想到,儘管不斷逃避與臥龍的一切接觸,在推理兇手最終階段(可以隨時告知百曉生答案階段,講完就可以準備武林大會了)
我還是被臥龍給逮到了。
當時的情況是,顧雄與真‧顧傾城都被救出,冒牌貨三個大字簡直就直接掛在我的額頭上,所以我能理解臥龍僧接二連三嚴厲的質問與懷疑,這些問題也都在我預想之中,唯一意料之外的,是我比想像中的難過。
明明就決定要放棄他了,可在被問到:
"你是被派來殺我的吧。"
"你接近我到底有什麼目的?"
當下還是一陣鼻酸,超級想哭。
我只是太喜歡你了,這就是所有一切的真相。
在知道自己是替身的情況下這太難堪了,我根本說不出口,只能翻來覆去的說,"我是站在你那邊的,真的不會傷害你,你信我。"
臥龍看起來也很煎熬,他說:"我很想相信你,可是你是皇帝那邊的人,你是要來殺我的。"
若是旁邊有其他人認真觀察我們,肯定會覺得很荒謬,兩個人翻來覆去的都在說一樣的話。
最後,好不容易用"我要殺你很容易,你根本不可能現在還活著"暫時讓臥龍相信我並無害他之心。
他也解釋說他跟我在一起沒有目的,真的就是喜歡。
在我猶豫到底該不該相信他,將更多的事情告知時,卻發現他還是不願意回答任何我問他"為什麼下山""來這裡目的是什麼"的提問。
理由是他還是不知道能不能完全相信我。
而當時認真執行戀愛腦設定的我,腦迴路是這樣的: 你不願意相信我,你是不是連剛剛說的"喜歡",都是因為要套話而騙我的?
後來玩完後再回頭看,臥龍覺得我很有問題完全合情合理的啊!
因為那時我真的不知道青龍是誰,加上讀本時對顧雄的好感度還滿高的,根本沒想到他會把自己女兒當死士,瘋狂否認我是青龍的可能性.....
並且 在不認為自己是青龍的前提下,加上想幫師父復仇的心,我在這時候一直很認真的把各種鍋都扣到賀天揚身上,瘋狂灌輸 青龍=賀天揚 的概念XDDD
(此時我已推出賀天揚是兇手,誤殺也要給我師父償命啊!)
完全理解知道比較多死士資訊的臥龍此時應該被我弄到很矇哈哈哈,所以才會難以決定要不要相信我。
回到當下。
當時我並不知道自己表現的有多可疑,只覺得自己一番深情都餵了狗,既無奈又委屈,在雙方信任無法建立的情況下,也不想用孩子的事博取同情票。
最後,我和臥龍這段換了好幾個地方的談話,就在雙方都很迷惘的情況下默默結束....
然後,我竟然在這樣恍惚下錯過了跟百曉生回報推論的時刻!!!
明明題目一半以上都詳細寫在我劇本裡,另外剩下線索也都收集的差不多了,還想說自己穩拿這波,誰知道中間殺出一個臥龍僧!直接讓我連答題都錯過!(跪
不過也是因為這樣,我發現,身為武妍,儘管知道他可能不是真心喜歡自己,甚至還不相信自己,導致因此錯過了拿到獎勵物品的機會。
卻還是覺得 能跟他講話 能夠試著為這段關係做些努力 依舊感到很開心。
因為我是這麼這麼的喜歡他。

結黨:武林大會

目前場上陣營報告
白衣魔頭陣營:嫵媚 / 明清 / 師兄
紅顏劍神陣營:賀天揚 / 魏大勇 / 臥龍僧 (是的,我那時覺得臥龍是跟他們的哈哈
中立:上官婉兒
翻開技能卡時,我內心是崩潰的。
知道自己武力值應該算高,但因為不知道其他人的數值所以也沒到多安心。
加上看到三個技能欄位被懷孕擠掉了兩個,內心又把臥龍僧罵了幾遍。
技能1 懷孕武力值降為2200
技能2 如果要恢復因為懷孕下降的武力值,每輪需要花十兩銀子買藥。
即便臥龍說了喜歡,還沒能完全想好要不要跟他在一起,並且互相不信任的情況下,當機立斷選擇跟親近的妹妹借錢。
而我超給力的妹妹二話不說直接拿錢袋問我要多少,大有種全給你也可以的架式,非常感人。
「為什麼不跟臥龍拿?」
「傾城要錢,應該是臥龍你要給的吧?」
有點忘記這些揶揄的話是誰說的了。
隨著武妍的身分被揭穿,大概在大家的眼裡我和臥龍、妹妹和明清都是穩定的CP了。
可我還隱藏著孩子的秘密,也沒有真的想和他在一起,只能笑笑含糊帶過。
不知臥龍是因為其他人的話 抑或是其他原因,總之在我經過他準備要去找師兄時,他攔下了我,問我是不是很需要錢。
我想了想,在拒絕和尋求幫助兩個選項中掙扎了幾秒,含糊地跟他說:對,技能要用。
要多少?他問,然後把錢袋裡的錢給了我。
我愣住了。
【明明就已經決定要放棄你,也沒能完全獲得你的信任,為什麼你還要幫我呢?】
原先想的計畫被這樣矛盾又疑惑的心情攪得一團亂,我深吸一口氣,拉著臥龍到小房間私聊。
我說,我有話要問你,很重要,你要好好回答。
他說好。
我問了他三個問題。
第一題。

"你信我嗎?”
"我當然想相信你,可是....”
"你信我嗎?”

他深吸一口氣,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我信你。”
第二題。

“你真的喜歡武妍這個人嗎?還是因為我長得像嫵媚才喜歡我的?”
“一開始是...但是後來是真的喜歡你。”
第三題。

"武媚和武妍,你選誰?”
"我選你。"他沒有什麼猶豫的說。
有點忘記我是不是對他說了謝謝,又或者跟他說了"我也是,不管怎樣都選你。”
總之在這些問答結束後,我感覺到我們之間的隔閡消失了,最為明顯的是臥龍一反他之前搖擺的態度,直接問我:明天的比武有勝算嗎?需不需要他做什麼?
我說,我要很多錢,十兩銀子為單位。
他看起來有點疑惑,但也沒多問什麼的點點頭,轉身拉開了門準備去籌錢。
那個傻瓜,覺得疑惑卻連我技能卡都不知道要查看一下,之前明明盤問我盤問的這麼兇。
這一切改變不過只因他做了選擇,他愛我,相信我,並選擇站在我這邊。
我是被愛著的,這樣的感覺一瞬間到了頂點。
"我還有件事要跟你說。”我在他把房間門完全推開前叫住了他。
他停下推門的動作回頭看我,大概看出我很糾結的樣子,並沒有催促我開口。
我深吸一口氣,又一口氣。
看著他的眼睛,我用氣音口型將最後隱瞞的真相告知於他。
"我們有孩子了。”
他感覺嚇壞了,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有點無助的指了指自己,"我的?”
"還能有別人嗎?"
如果在不同的情境下,這樣的懷疑孩子不是自己的話語可能會惹人生氣,但此時的我只覺得很好笑,可愛到好笑。
或許是因為知道自己是被愛著的吧,所以開始心態上變得輕鬆,甚至有餘力任性一下。
"要很多錢就是因為這個,要買藥。”我從他旁邊擠出去,一邊為斂財行為補上說明,"這是你的責任喔,負起責任來吧。”
踏著愉快的腳步,我蹦到了師兄旁邊,師兄一如既往的可靠,看我過來馬上問,"需要什麼幫忙嗎?”
"錢~很多的錢。"剛剛還為錢發愁的我,現在心情莫名了輕鬆起來,這...就是愛情的魔力嗎?
而我超可靠的師兄點了點頭,走去跟婉兒公主耳語了幾句。
在我疑惑的目光下,公主將我拉到角落,往我手裡塞了一把東西,"這樣夠嗎?”
感受著快要從手中滿溢出來的銀兩,內心一瞬間百感交集。
  1. 體會了一把富家子弟的感覺,出門去玩媽媽塞給你好幾張卡還擔心你不夠花 的那種富裕。
  2. 臥龍啊,我賺錢比你化緣快多了。
  3. 我覺得我有資格去學 乾坤一擲 了?
千言萬語最後化為簡簡單單的一句感謝,“有種一夜暴富的感覺啊....多謝公主殿下。"
---
在獲得財富自由(?)後,宋明清也來找我私聊了。
我的立場就是臥龍,他的立場是嫵媚,雙戀愛腦(?)私聊起來的氣氛簡直和諧到不可思議。
三兩下結束對話,直接開始探討明日要如何讓我當上武林盟主。
【出戲三秒: 任三招,這次你怎麼爛到看起來連三招都不行了!教主我很心痛啊!】
總之我又多收穫了一個盟友。
但其實,我說了個不算謊話的小謊。
明清問我是不是朝廷那邊的人時,我說是。
雖然這樣說也沒錯,我的確是皇帝那邊派來顧家的臥底。
可是,現在的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現在的武妍是個戀愛腦啊!而且還有孩子了啊!
所以,嚴格來說,兩邊打起來,我是會幫顧家的:P
抱歉啊,宋明清,因為以上緣由,所以我用了各種藉口拒絕透露我的技能讓你複製,畢竟誰知道我們是不是真的完全同盟....
但還好你也是個戀愛腦,而嫵媚是顧家這邊的喔,所以我們還是勉強算同一陣營的...吧?(聲音漸弱)
盡管稍微有點小糾結,但總歸這場私聊輕鬆又愉快。
【再度出戲三秒:挾劍真的害人(?)不淺,但覺得自己很棒,克服了 大哥=自己人 的場外心態,還是很投入角色,認真的試探和周旋XD】
此時的心態與剛開始準備武林大會時簡直是天壤之別,甚至暗暗的替紅顏劍神方擔心了起來....
等等,雖然說是”紅顏劍神方",但除了他本人還有哪個人是那個陣營的嗎?(陷入沉思)
“武林大會報名登記,剩最後五分鐘。"
隨著百曉生的通知,外出化緣的臥龍回來了。
"你需要我上去打嗎?"臥龍一邊將拿到的錢給我,一邊詢問。
"你有把握贏嗎?”對於他的武力值,我心裡真沒底。
"有很厲害的技能。”
他是這麼說的,而心裡想著 情況不對就叫他下台 的我也沒啥糾結,猶豫了一下對他點點頭。
"你參加好了,能清掉一個對手算一個,遇到自己人就投降。”
【因為我要上場打,你是我的人,所以你也要上場。 大概是這樣的戀愛腦思維路徑。】
我以為他會再多問什麼,沒想到就這麼乖乖的去登記了。
【雖然我毫無證據,但我嚴重懷疑臥龍也是個戀愛腦。】

比武:盟主之爭

個人認為是全劇最歡樂的part哈哈
百曉生實況轉播超好笑,但我實在笑到記不起來完整內容了(扼腕
大會開始前 戰況評估
白衣魔頭陣營:傾城 / 嫵媚 / 明清 / 臥龍
紅顏劍神陣營:賀天陽 (賀天陽你好慘
中立(自成一派):魏大勇
場外瓜子區:婉兒 / 師兄
第一戰:嫵媚vs臥龍
橫批:舊情人相見,分外眼紅(?)
白衣陣營內鬥中,臥龍在棄權與開打間反覆橫跳,最後決定輕輕打一拳試水溫。
效果:Hmmm...發酒瘋的人惹不起惹不起,連投降都做不到
接下來的回合戰況轉播:
  • 嫵媚認真打
  • 臥龍努力放棄(?)
  • 明清覺得自己綠綠的
  • 傾城因為不知道幫哪邊 於是放棄加油
結果:嫵媚勝出
本就是場熱身賽 勝負結果並沒有這麼重要
接下來才要真正開打....嗯?第二場紅顏劍神vs白衣魔頭? 直接快進到最終戰了嗎OAO
然後這次公布雙方技能的時刻 實在是太精彩了(?
紅顏劍神因為太窮而要買便當充飢 來恢復武力 引起全場爆笑
作為對手 還是個有錢的對手 我當然是趕忙詢問賣飯的小販:有多少個便當?可以買斷嗎?
【最後我缺德的策略失敗了,小販比我想像中的更敬業,便當帶的實在太多了,唉】
而在公佈我的技能時,同樣也是全場驚嘆連連
bug一般的武力值 以及 重磅消息:懷孕【感覺師兄用眼神就能殺掉臥龍了】
這次的對打 想要獲勝並不難 直接輾壓式勝利
卻意外地為接下來的打鬥埋下了禍患。
如果記憶無差錯,下一場是 直接投降的宋明清。
再然後很不幸的,我又被抽上了場─── 魏大勇 對戰 顧傾城(武妍)
基於魏大勇並不屬於任何一個派系,而只是想要拿到盟主之位 停下紛爭;
而我,因為戀愛腦模式完全啟動,其實這時也沒有一定要當盟主的理由。
所以在發現賀天陽的毒很可惡的會讓我每回合疊加扣血後,也只是想著:
"啊,有可能要輸了...算了,能打多久算多久吧~"
【並持續道德譴責魏大勇打孕婦,試圖讓顧家斷後的行為XDD】
【臥龍:想叫懷孕的人別打了,但她看起來打得很開心....唉,她喜歡打就讓她打完吧?】
最後顧傾城以一回合之差,輸掉了這次的比試。
並開啟最終局:父女之戰
到這裡,我終於可以入坐觀眾席了!
在此要跟台上認真打鬥的人們道歉,因為換座位,換到公主師兄快樂小領域的我,與他們開啟了小圈圈,他們還在震驚於懷孕這件事,並一起抨擊臥龍假出家且先上車還未補票的行為。
總之就是一整個校外教學的feel了。
最後因為嫵媚還是個孝順的孩子,義父是個狠心(?)的父親,拳拳到位,骨肉相殘(?)
總之,最後新任武林盟主出爐:恭喜魏大勇喜提盟主之位。
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中,我們迎來了終局。

終局:生死抉擇

我武妍這輩子,能完全自己作主的選擇很少,更多的時候,皆是有心無力、身不由己。
〔而如今,師父死了,所有隱瞞的事情也都真相大白,你想要為了自己做一次選擇,幾萬大軍襲來,可憑你的武功,你要走誰也攔不住你。〕
【以上為最後選擇的文字大意(也很符合我那時的心情)】
於是擺在我面前的選擇有兩個:留下與愛人共死,或是帶著孩子逃生。
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選擇帶著孩子逃生吧,以我的武功,逃到朝廷無法企及之處不難,加上已有身孕,更應該保全自己保全孩子。
我也知道應該要這樣做。
只是這一生一直以來,實在太多"應該"要做的事了。
而太安十三年時的心情,我真的、沒辦法再經歷一次了(得知死訊又失而復得)。
從在天龍寺重逢起,我便對自己許下承諾,再也不留你一人,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也要保護你。
所以,對不起啊孩子,我是個任性的母親。
在最後的最後,我想要完完全全的替自己活一次。
在這裏,有著和我沒有血緣卻是唯一的父親,被我偷走半生的郡主,世上最後的親人,還有我的愛人。
師兄我倒是不擔心他,他肯定有辦法走的。
就是相認相聚的時間太短,有點遺憾。
武妍已經 不想再一個人了,如果有任何一個人走不了,那我們一家人便整整齊齊的在一起。
未出世的孩子啊,我不求你原諒,請你下輩子記得要來找我討還這份自私的代價。
不過,討債時 別忘了把你那不負責任的父親一併捎上。
顧凌塵,光是唸出這個名字就能令人感到溫暖。
我原本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很不幸的人,拚盡全力逃離不幸的原生家庭,卻也只是從一個火坑跳入另一個火坑。
可在這身不由己的黑暗泥沼裡,卻出現了一個你。
當你的姊姊顧傾城很幸福,但用著別人的臉,別人的身分,讓這一切都像是偷來的。
沒想到,當我換回武妍的臉,用最真實的自己與你相見,你卻依舊對我伸出了手。
那五年的時光,就好像是偷來的一樣,卻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刻。
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你懷孕的事,是因為我知道原來你和嫵媚曾為情人。
當下的第一時間,比起悲傷,更多的是一種"果真如此”的感覺。
這樣好的你,怎麼可能真心喜歡我這樣的人呢?
於是我逃避你,直到你來找我對質,也沒有將全部實情都告知於你,只能翻來覆去的說著:請你相信我,我是站在你這邊的。
謝謝你鍥而不捨的找我談話,讓我終於鼓起勇氣,設下了幾道測驗,給自己也給彼此一個機會。
  1. 你信我嗎
  2. 你真的喜歡武妍嗎
  3. 武媚和武妍,你選誰
如果有以上任何一項你沒有選擇我,我就不會跟你說孩子的事,畢竟只是因為孩子就跟我在一起的話,我也是會很困擾的。
在武林大會上被揭穿的話,我就會說孩子是皇宮裡江湖上隨便編個什麼人,反正我是白衣魔頭嘛,裝的壞一點總是會有人相信的。

總之就是不告訴你。

而在面臨大軍攻城的最後選擇,我會選擇留下來保護你,把你和武媚救出去,要是允許的話也把真正的顧傾城一起捎上。

當然啦,這樣的做法的意思是 我沒想要活,反正我已經夠對不起顧家,再多帶條血脈走也算是還了師父養育教導之恩,而我也會用命去贖罪。

若是以上情境發生後,竟然還有機會活下來,我會躲得遠遠的,自己生下孩子將他養大。
當然孩子會姓武,畢竟你連個名分都沒給我。
幸好,你沒讓我有實行這個方法的機會。
顧凌塵,謝謝你,武妍這輩子能遇見你,能被你選擇,真的很幸福。
在心裡默默下了決定後,抬頭就看到臥龍皺著眉看我,預料之中的被帶去私聊。
我們彼此都說服不了對方,他要留,而我不走。
【臥龍認真勸我走的時候,我真的都快要哭出來了】
武妍就是個戀愛腦,苦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快要有個家,說什麼也不想放。
“我們再想想有什麼辦法吧。”
最後也只能對彼此許下這樣的承諾,但又心裡明白,萬一沒有其他辦法,那這便是我們最後相守的時光。
師兄看我走出房間,便迎了上來。
師兄跟我說,他和公主會一起走,而如果我想保這個城,他便願意去找虎符退兵。
童貫是世界上最好的師兄,武妍何德何德能蒙你青眼,被你相護。
若有幸度過此劫,餘生必以兄長之禮相待;
若不幸身殞,來世則當結草啣環以報。
--
再接下來,我和嫵媚進了小房間。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這句詩詞,用來形容此時的場景是再貼切不過了。
"你會安全嗎?宋明清會帶你走嗎?"
這就是我唯一的囑託,也是在我思考去留時,最放心不下的事情。
心中只有"唯願君安"四個字。
此時忽然與剛剛不斷勸我走的臥龍有了一些共鳴,只是身為親人,可能更能體諒彼此的選擇吧。
我希望你能安全,卻也希望你的選擇無悔。
有某一瞬間覺得 如果臥龍聯合嫵媚要我走的話,說法可以是“你不走嫵媚就留下來陪你死;如果你走,嫵媚就跟明清和你一起走,這樣就算沒有我,你還是有家人陪著你。”
嫵媚加上自己懷有孩子這樣的雙重壓力下,說不定我會跟嫵媚走....
唉,這樣又跟之前的心情矛盾了,這時候的心情真的各種矛盾。
萬萬沒想到,我和嫵媚含著眼淚走出房間時,外面的討論卻一片熱絡,甚至有幾分熱血(?)
從如何讓賀天陽不滅世,到虎符爭奪戰,再到試圖建國,連國號取什麼都想了七七八八。(致 差一點誕生的岳國)
直把一旁看客 百曉生 給弄得聽不下去,向我們提出了另外一種思路。
【解鎖支線: 超能力百曉生(?)】
最後只剩要解決賀天陽與顧家的仇恨。
感謝臥龍與百曉生/顧雄長談,找出了折衷方案,也感謝賀天陽最後接受了顧雄的提案。
臥龍真的很努力要讓我活下去耶,對於這份愛情,因為有過替身這件事我一直有點耿耿於懷,卻在他的行動下一點一點被化解。
謝謝你,為了我們的未來而努力。
然後,我們終於到了抉擇的時刻。
期間臥龍不斷的將視線投向我,看起來試圖想說些什麼,又像知道說什麼都沒用。
而這樣就足夠了。
被人放在心尖上原來是這種感覺,心裡滿滿當當的,彷彿再沒什麼可以打倒我。
我可是白衣魔頭耶,何必糾結於去還是留,不想放棄愛人,不想犧牲孩子,就努力去找第三個解法不就好了嗎?
於是,我跟天外之音這樣說到:
我心中有三個方案,依照優先順序向您訴說。
一是幫助百曉生,相信他能帶我們走出困局。
如果有什麼變故,第二順位方案是打昏臥龍,拚死逃離這裡,把他帶到天龍寺或是任何一個安全的地方。
他要是反抗/反對的話就迷昏他,有必要的話囚禁他也行,等到我們孩子出生,就把孩子交給他養。
而我會去替他盡義盡忠,殺了所有他想殺的人,即使是天皇老子,只要他和孩子平安,我都無所畏懼。
最後,如果以上兩點都行不通,我就留下來陪他。
死生不負。
君若不負我,我必不負君。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記我的"白衣傾城" 顧傾城/武妍

結局後日談。
GM:你們這團很荒謬。
我們:???
GM:你們知道我結局全部自己編嗎!?超級辛苦耶!!
臥龍僧(顧凌塵)繼承顧家,武妍十里紅妝出嫁,自此再無猜疑,兩不相負。
嫵媚 明清 留在了岳陽城,如今好事將近。
童貫 留在了 婉兒 的客棧,雖然驚異於客棧的人肉包子配方,但因對人彘也頗有研究,並且因為不算真男人而讓柳娘勉強接受了他,順利地融入了這樣平淡(?)幸福的生活。
賀天陽復仇完後選擇浪跡天涯,魏大勇這次沒有再讓他一人離去,日後甚至有著神鵰俠侶的美名(?)
小結:八個人四對CP,全員存活安居樂業,由此得知 談戀愛可以拯救世界(咦
回顧下我們是如何導致這個局面的.....
妍:我只在乎妹妹/夫君/孩子,然後師兄和公主好好的,其餘報仇報恩的什麼都隨便啦,死一起死,活一起活!
媚:我只在乎姊姊/未婚夫/報恩,其他什麼都隨便啦!
童:我只在乎公主和師妹,他們的選擇就是我的立場,背叛朝廷得心應手,馬上拿虎符去停戰....等等,魏大勇把虎符還給我啊!
婉:童貫去哪我就去哪,他前面都順著我這麼多次了,結局就換我順著他吧。
臥龍:我要跟顧家共存亡,但老婆懷著孩子說我不走她也不走,怎麼辦?只好努力說服大家和平共處,舌燦蓮花從自己父親做起。
明清:要屠城嗎?但嫵媚選我耶....算了,滅世不如談戀愛。
天揚:(全部人之中最認真在復仇的人)我要殺顧雄>>我要顧雄道歉>>談不攏 憤怒的想屠城中>>好吧,接受顧雄提議,大家一起活。
魏:我,新任武林盟主會努力保下大家的!(這才是真大哥該有的態度啊!!)
結論。
我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們要大家齊活!
GM:你們真的很荒謬......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梨鴨鴨
梨鴨鴨
這裡是劇本殺心得倉庫 不是什麼正經寫手,主要是用來抒發與紀錄 有時會出現超脫劇本的旁觀吐槽視角&沉浸在角色心理的感性發言XD 基本上是各種劇透 還請未玩者不要手滑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