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三季完食快評
莫絳珠
莫絳珠

【華燈】三季完食快評

2022-03-22|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外行簡評

《華燈初上》真的是一部多年來,難得一見的璀璨台劇。除了眾主演或客串演員的表演水準幾乎齊平,完全投入角色,精彩地讓劇中人物有了呼吸,有了靈魂,所以才能讓看戲的觀眾進入華燈營造的氛圍、情境和故事,也才能更讓觀眾容易代入每一個角色,以那個角色來看待劇中的世界和無常。幾個主角,尤其是蘇慶儀,在三季播完之後,網路上對她的批評、唏噓和憐惜不斷,代表著此角色捏塑的成功,楊謹華精湛地詮釋,以及所有圍繞著蘇慶儀的角色們恰如其分地展現與襯托。若要將《華燈初上》比作一件雙寶戒指,蘇慶儀是中央其中那顆璀璨的白鑽,旁邊緊緊挨著一顆毫不遜色地閃耀紅寶,正如羅雨儂與蘇慶儀緊密地糾纏牽扯著,才能演出這一齣齣悲喜摻半的人生;其餘陪襯著這兩顆主寶石的小寶石和碎鑽則是江瀚和光的一干小姐們。
無庸置疑,第一季和第二季的緊湊精采讓人目不暇給,意猶未盡,全民猜兇手猜了滿天飛,遍地跑。由於前二季的鋪陳精彩絕倫,又以懸疑當故事推進器,劇情的安排處處放了誘餌,指東打西,讓人一路猜錯兇手的身份。正因為實在太精彩又燒腦,到了第二季結尾時,錄音機裡很像花子的聲音,太過明示,導致有些觀眾(包括我)不相信會這麼簡單這麼明顯,兇手會是花子和阿達。因為前兩季的精彩,我對第三季的期待很高(應該不少劇迷也是),希望劇情鋪陳和兇手的安排會有驚喜的翻轉;再加上宣傳裡一直強調,兇手會是「意想不到的人」,真的讓我滿心期待,兇手是不是合情合理的神來一筆。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但是當第三季播出時,我還是小小地失望了一下。由於之前對於兇手安排期待太高,當看見平實地鋪陳出花子和阿達果然是殺害和掩藏蘇的,我真的一時小小語塞了一下。不是說不能安排那兩人作為兇手,而是破梗的方式太失驚喜。撇開兇手身份不談,第三季的步調明顯和前兩季很不同,慢下來很多,而且不少在17-22集配樂讓人有鬆弛的感覺,失去了前兩季(尤其第一季)帶來的緊湊感。看得出來第三季在收尾,要給每一個出場人物有個結局交代。誠然最後一季是該給每個出場的角色一個結局,但是在觀看的時候,感覺交代得有點草率,有點匆忙,有時有點牽強。好似拿出一張清單,按著單子上的項目一項項勾圈了事。直到第23集開始,之前兩季營造的步調和氛圍才回來,才感覺開始延續第16集。此外,有些台詞聽起來是寫作式語言,而不像前兩季那種口語般的流暢自然。其中幾句好像是什麼「追求幸福的權利」。就連蘇媽媽和蘿絲媽媽對峙大吵時,也沒講出文謅謅的台詞。總之,第三季或是前六集的味道,和前兩季不同,或許是想呈現別種風情吧!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華劇融入了非常多的元素,讓整劇非常吸睛,但是有時我也有點懷疑是不是有必要加入那些元素才能夠撐出這一齣戲。比如第三季出現的男男CP,是讓人嚇一跳,讓我的驚嚇程度遠超知道兇手的程度;第三性公關的Sugar,好龐大的一個分支,就只是為了說愛子的故事,卻收得太匆忙,在寶寶過來與蘿絲媽媽喝完酒以後就嘎然而止。感覺好像給人上了生蠔做開胃菜,牛排做主菜,甜點就只賞你一顆M&M巧克力糖。
不過,憑心而論,《華燈初上》本來說得就是女人們的故事,以蘇慶儀和羅雨儂為首,與光的一群小姐群像,交織出屬於女人們的悲歡離合,愛恨情仇。只不過包裹了一層懸疑元素,以緝兇作為故事推進器,果然添加很多娛樂性和抓住觀眾們的注意力。只是有點可惜在懸疑的鋪陳上,欠缺了一些推理懸疑專有的緊密邏輯性和最重要的驚喜破梗手法。但是如果撇開懸疑這個元素不談,單單聚焦在每個一人物的故事上,諸如蘇慶儀,羅雨儂,花子等等,他們的嗔笑,他們的眼淚,他們的每一個人生決定,還是很扣人心弦,牽人肚腸的。
總之,恭喜華燈落幕!感謝編劇、導演、所有幕後還有演員們團結用心地呈現讓台灣人驕傲的優質戲劇,也衷心希望華燈將在金鐘獎贏得大獎。

稍欠說服力的幾處

我不是戲劇專業的,自然無地置喙,所以純粹是從一個普通看戲人的角度,提出我的感覺和看法而已。第三季有幾處的安排讓我感覺有點怪怪的,先點出我刷完一遍所記得的。
  • 子維知道身世後的反應。14歲突然聽到自己的媽媽不是媽媽,爸爸不是爸爸,乾媽才是親媽,一位才見過一次面的伯伯竟是自己的生父;而且自己是這位白髮蒼蒼的伯伯和優雅疼自己的乾媽『相愛』才意外生下來的。假如你是子維,你會怎麼想?這怎麼能夠在一個晚上就消化完畢?怎麼夠一個晚上離家出走哭一哭就好了?心裡就這麼接受了?一個成年人都不見得能這麼瀟灑地接受了,若說子維因為太成熟,好像有點牽強。還有,當羅雨儂決定把子維交給朱文雄監護,子維也只是鬧了一下下情緒,也就平和地接受了。如果這是要表現子維令人心疼的成熟懂事,好像有點太不真實了。
  • 感覺蘇美玉好像沒有從朱文雄那裡撈到一點好處耶?在她拿著出生證明告訴朱文雄還有個親生兒子以後,怎麼還是在洗碗做粗工啊?這麼說來,朱伯伯感覺有點刻薄小氣,當初蘇美玉為什麼還要當他的情婦,失算啊,賠了女兒又折孫。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 朱文雄為什麼執著於要擁有一個親生骨肉?繼承財產?而且,子維是當初他強暴蘇慶儀才有的孩子,面對子維,他一點尷尬都沒有?如果沒有,那還真是個狠人。還有,他以生父的理由說一定會贏定官司,感覺不太合理,因爲吳少強和羅雨儂從子維出生就是他的監護人,都有紀錄的,十四年的無微不至的監護,難道在法庭上就站不住腳嗎?
  • 吳少強口口聲聲說這份父子感情早就超過血緣,可是怎麼那麼容易就放棄子維了?能明白是因為錢的誘惑和朱文雄的權勢相逼,但也太快了。
  • 檜木和蘇媽媽之前的故事呢?
  • 亨利在車裡接受服務的地點好像沒太隱蔽噎?
  • 百合跟蹤亨利去跟毒梟開會,穿的衣服好像太顯眼了。旁邊吃飯的客人們都穿得薄,只有她貂皮大衣戴大墨鏡,實在太引人注目了。
  • 成哥辦案能力,唉。。。。後面再談。
  • 何予恩的巨大轉變,轉變得似乎沒有過渡階段。從第一二季幼稚的無理取鬧,短短一個月間突然變成懂理識體的人,甚至還會反過來開導或是有點像高僧那樣引導愛子,實在感覺很怪。
  • 花子殺蘇是衝動殺人,因為蘇說她是一條狗,而「狗」引發了她過去被暴力前男友傷害的心理創傷,所以失手殺了蘇。這個理由能夠理解,但是突然安插一個這樣的梗,似乎有點草率,如果能在一二季裡暗藏這個梗就好了。
  • 在命案當晚,花子本來已經到家了,卻因為看到蘇原本寫給子維的生日卡片,而替羅雨儂心生不平,又冒著颱風夜雨回到光去和蘇理論。此舉雖然呈現花子十分關心羅雨儂,但是這件事情是羅自己的事,她如此找蘇理論羅蘇的事,算跨過界了,而且也很牽強。風雨這麼大,她可以等到羅回家後拿卡片給她看,用不著冒著大風大雨回去光找蘇媽媽理論。
摘自《華燈初上》

Bug

在第二季中,當劇情把兇手風向導向江瀚時,曾有一幕在警局,有位民眾前來指認江瀚。民眾提及,先是聽到玻璃破碎聲,才打開窗子,所以看見江瀚與蘇在爭執,把蘇按到牆壁上。
可是當第三季還原命案過程時,阿達拿起煙灰缸砸破休息室的玻璃,但是當時江瀚早就離開光了。這個玻璃破碎和江瀚出現在後巷的順序,第二季和第三季產生矛盾。

人物簡評

要用一個字來總結幾位華燈中的人物的話,
蘇慶儀一生緊擁一個『』字,羅雨儂則是濃濃的『』字;
江瀚是以拋棄來追尋一個『』字,成哥則被逼著在泥沼中尋求一個妥協的『』字;
花子遍體鱗傷地找一個『』字,阿季則全身怨氣地想要一個『』字;
百合掙脫不了一個『』字,愛子則是茫然跌撞地摸索一個『』字;
阿達用錯的方式扒著一個『』字;亨利則隱藏哀傷鬱悶呈現一個『』字;
寶寶忍著苦又叫又笑出一個『』字;何予恩繞繞走走仍歸是一個『』字;
整齣華燈初上扣著一個字。愛自己,愛別人,愛好的地方,也該愛所謂不夠好的地方,光才會在眼前,點亮。
摘自《華燈初上》

渣男榜

  • 華燈渣男組第一名非朱文雄莫屬。衣冠禽獸,強暴了才二十歲的蘇慶儀,而且情婦一個換一個,蘇美玉就是他眾情婦的一個。十幾年過後,在得知子維是自己的親身骨肉,竟然還有臉去要孩子,而且要孩子的手段根本是威脅利誘,什麼「感情以後培養就有了。」都說得出口。因為他,蘇慶儀整個人被毀了,好好的子維和羅雨儂母子二人竟也被硬生生拆散。
  • 第二名是亨利。擅長花言巧語,掌握著女人的心,讓女人們心甘情願地替他販毒。明知百合對他真心,卻還能叫要她冒險替他賣毒。
  • 第三名是江瀚。其實江瀚為人正直,除了感情觀不是人人受得起之外,其他條件都挺不錯的。儘管他對待女人的方式和他的童年有關,但還是不可取,傷了女人的心。他狠狠地傷了蘇慶儀和羅雨儂,使得閨蜜反目成仇,還差點讓蘇慶儀自殺死了,結果自己也間接送了一條命。這個男人是禍水,如果沒有他的出現,蘇和蘿絲兩人的情誼還不會破裂。

暖男榜

  • 子維是華燈暖男榜的榜首,唯一能讓羅雨儂和蘇慶儀依賴信任的男人。他,是絕對不會背叛這兩位媽媽的,甚至還反過來照顧他們,傾聽他們說話。
  • 中村算是第二名,唯一成熟有肩膀的男人。當何予恩跑來鬧局,冷靜的中村穩穩地回了一句「你的憤怒,是因為你只在意蘇對你的回饋。你沒有真相想要了解他,包容他,或許,這就是他沒辦法愛上你的原因。我知道他不愛我。只要他選擇了我,我會把他照顧好。也許有一天,他會看見我的真心。」,就值得熱烈的掌聲了

狠女比一比

  • 我覺得該當第一名的應該是蘇美玉。她狠而無心,女兒被同居人強暴,不僅視而不見,甚至在覺得自己的地位不穩時,指責女兒搶男人,把強暴懷孕的女兒硬趕出家門。當自己被拋棄,無計求生,又厚著臉皮回來找女兒支援,還以女兒名聲要脅。女兒死後,更加利用,把女兒因為被姦生下的孩子當作一個籌碼,想法替自己向舊情人謀回一些利益。
  • 蘇,我認為是第二名,僅次於她的母親。她懷著恨,而對自己很,對別人狠,更對閨蜜狠。把白粉栽贓給雨儂的舉動,足以讓她擔當狠女第二名。
  • 第三名應算百合。撞見男友與基友的翻雲覆雨,從靈魂深處的震撼和悲傷,轉化成復仇。毫不手軟,冷靜盤算,錄音、跟拍和警察合作,親手把男朋友送進牢房,讓男朋友在牢裡只屬於她一個。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成哥辦案不力

緝毒本來就不容易,更何況警局有內賊。但是在蘇的命案查辦,實在令人替成哥的辦案能力捏一把冷汗啊!江瀚丟命和成哥辦案效率與能力實在息息相關。
  • 作為兇器的煙灰缸。如果無誤,DNA在台灣被應用在刑事鑑定的年代好像是1990以後。蘇命案發生時是1988,無法藉由DNA立刻確定休息室內缺了一角的煙灰缸是否為兇器。但是,既然成哥曾經懷疑那個煙灰缸可能是兇器,就應該當作證物留起來,和蘇的頭部傷口比對,結果,他拿去當作自己搬新家的禮物。。。
  • 成哥的案發現場調查能力堪慮。既然要去光實地勘察,可是光卻幾天關門,成哥應該可以申請搜索令,儘早做調查,可是他卻沒有這麼做,而是超有人性的等到光開門以後,才向光裡的每一個人做調查。既然懷疑光可能是兇殺第一現場,卻沒有仔細觀察現場,是否有未清理掉的血跡。畢竟花子是使了蠻力用煙灰缸往蘇慶儀頭上砸,應該有飛濺型血跡飛在牆上門上。就算花子和阿達清洗了地板,牆上門上在當下一定是被忽略了。身為警局最強警察,成哥什麼都沒有看到,大概只看到蘿絲媽媽。。。
  • 就算成哥全劇辦案只靠和人聊天,那也真是隨便聊聊。當他問寶寶話時,寶寶很明白地告訴他,先是有一個穿風衣抽菸的男子進去光,然後有個女人也進去了。成哥進一步問那個女的模樣,寶寶隨口一句「長得比我醜」就帶過去,而成哥也就接受了(?)成哥是全劇裡最敏銳的警察,怎麼不會去聯想,酒店通常是男客進,如果有女人進去,很大的機率是小姐。如此一來,應該要把光的小姐們照片拿出來給寶寶指認,這樣就能結案了!
  • 雖然,成哥從何予恩那裡得知錄音帶的內容。問題是,錄音帶被洗了,單靠何予恩的口述,怎麼就能完全信了?不是因為人看起來不會騙人,就信他的話吧?怎麼想,都不是實打實的證據。雖然最後成哥靠心戰讓花子和阿達認罪,看起來很厲害很帥,但是並不是靠如山鐵證將他們治罪。成哥運氣好,阿達和花子都良心未泯,所以才能用心戰。如果今天他們兩人是狡猾的人,那麼,成哥會永遠抓不到蘇的兇手,等著被檜木教訓吧!

精彩一幕

整整三季,前鋪後陳,為得是那一幕在休息室裡,蘇慶儀和羅雨儂劍拔弩張、錐心刺骨的對質。那一幕,兩人的情緒和台詞,濃縮了各自走過的人生,嚐過的酸苦,晶化出最尖銳的互相傷害。蘇從扭曲的透鏡感受到雨儂對她的施捨,自己認為自己的自尊被踐踏;羨慕雨儂的擁有,生出嫉妒和苦澀,轉成自卑進而內閉式癲狂。雨儂從那張照片裡感受到萬箭穿心,充斥在胸口的,除了友情的背叛,更還有被最信任的人切割的痛苦。
這幕的精彩除了因為編劇寫的台詞,更是因為楊謹華和林心如兩位卓越演員的精確、精湛、與角色神同步的演出,才能深深打動觀眾的心。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1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莫絳珠
莫絳珠
筆名莫絳珠,取意於《紅樓夢》裡林黛玉的前身,絳珠草。另有筆名莫小魚。是位常常在水深火熱中的化學研究員,喜歡電影戲劇,古典音樂(鋼琴尤甚),閱讀,烘培。目前正努力嘗試創作小說和詩詞。 崇拜福爾摩斯,最愛貓咪。
本文發佈於
且把正在追的劇或看過並且感觸良深的電影得到的分析和心得供大家一覽一笑。 目前正在看:華燈初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