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皴染蘇慶儀 (2)
莫絳珠
莫絳珠

《華燈》皴染蘇慶儀 (2)

2022-04-25|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羅雨儂

不管蘇願意不願意承認,羅雨儂是拯救了她人生的人。若不是羅雨儂,蘇一輩子都會活得沒滋沒味。蘇心裡明白這一點,但就是太明白這一點了,所以才會恨這一點。
太明白羅雨儂在自己人生中的重要,所以原本的自卑就更深一層;因為自卑,為了想擺脫這種自卑,而不知不覺產生的自傲,才能昂首挺胸,視他人為草芥(比如阿季等);因為反生的自傲必須支持著蘇在人生中前行的每一步,羅雨儂任何一個幫忙的舉動,在她眼裡都成為了可憐的她的施捨。反覆循環的負面解讀下,蘇對羅雨儂的感情越來越複雜。
羅雨儂是蘇慶儀的相反比較。相對於蘇慶儀來自單親家庭,又沒有固定的「家」,羅雨儂不但雙親健全,還有兄姐;雖然父親是權威性教育,兄姐也各有缺點。由於功課比不上名列前茅的兄姊,雨儂常常被父親打罵,因此越來越叛逆;她的叛逆來自於追求自己,不甘自己被父母任意塑形。她天生帶來一股烈火,走到哪,燒到哪,肆無忌憚的奔放。因為叛逆,也因為愛自己,明明家人們都在,卻活得像孤獨一個人。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雨儂行事比較依直覺行事,有時看起來比較衝動,但是不代表她不通過大腦。或許說,與蘇慶儀比較「精算」過再行動的特質,羅雨儂比較保有「本心」。比如,不論她在高中時出手拯救被霸凌的蘇慶儀,收留子維當兒子;在獄中替花子搶回玉佩與大姐大衝突,收留照顧被強暴過的花子同住;為了救愛子不惜當街幹架;替老蚌含珠的阿季一口氣還清債務等等,其實不過是最基本的「仗義」。但是,在蘇慶儀的眼裡,扭曲成一種「英雄病」。若要真的有這種專愛照顧弱小的「病」,早在百合每次要預支薪水時,就該給她錢了,可是她卻沒有。
雨儂願意向身旁的人伸出手來,而且不去計算回報。相比之下,蘇慶儀就比較不會這樣,但不能說這就是蘇慶儀的缺點。蘇慶儀偏向理性實際的考量,比如招募花子時,羅雨儂是出自幫忙朋友的義氣,但是蘇慶儀說出來的疑慮其實都是對的。
多虧了羅雨儂的「病」,蘇慶儀才能得到人生中僅有的友情與親情。兩人既是好友,也親如家人,彼此在人生風雨中互相扶持。雖然每當羅雨儂敞開胸懷地對蘇慶儀好,讓蘇的自卑感隱隱作痛,但是蘇還是很需要雨儂的陪伴和照顧。兩人從少年密友,進化到閨密姐妹,又同時成為「光」的事業夥伴,彼此的生活中都不能缺少彼此,兩人的命運線早就緊緊地把他們交纏在一起。
一直到江瀚的出現。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江瀚是蘇慶儀第一次遇到讓她產生類似「愛」的感情的人。她想得到他,卻被羅雨儂搶先了一步。眼睜睜看著雨儂和江瀚愛得濃烈,蘇心中的酸澀也更濃烈,心中對羅雨儂的情感和解讀也就更加扭曲。在蘇的眼中,雨儂什麼都有,而自己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有的雨儂對她的好,在蘇眼中曲解成高高在上的貴族施捨一點恩惠給她;而接受恩惠的她,只能忍住心中對江瀚的癡想,卑微地等到雨儂「不要了」,她「才去撿」。這種因自卑和欽羨產生的扭曲心理,在她得到江瀚的時候覺得自己是個勝利者,卻也在江瀚拋棄她時,自己的價值塌陷地一敗塗地。
更尤其在江瀚甩掉她時告訴她,就算要選,也只會選擇羅雨儂,心中的自卑和憤恨瞬間潰堤,那些撐起來的自傲早就不知哪去了。她以為她得到江瀚,她就終於贏過了看似什麼都有的羅雨儂;可是不論交往時間的長短,還是江瀚口中的選擇,蘇體認到自己是最大的輸家。曾經到手的,最後還是失去,自己落得什麼都沒有,像是向雨儂擁有的動了貪念,得到報應。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為什麼自己這麼狼狽?為什麼自己一直失去?在蘇憤恨自卑的心中,羅雨儂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假如沒有雨儂,自己就不必去品嚐被施捨的感覺;假如沒有雨儂,唯一一位讓自己動心的江瀚,也不會拿她和自己比較,捨己求儂。正因為蘇從童年到成年,過去失去的太多,導致任何人對她的好和愛,都認為是別人高高在上施捨給她的。她「欠」那些人的情欠得越來越多,扭曲的認知讓她喘不過氣來,所以才會在日記本上寫下「江瀚,雨儂,我本來就不欠你們什麼」。而本來她就沒欠他們什麼,是自己掐死了自己。
蘇的太執著於羅雨儂了,執著到自己的心都扭曲變形了。她指責雨儂根本不理解她,如果理解她,就不會高高在上,一副施捨的樣子;以至於用最譏諷的話去刺雨儂,指雨儂根本打從一開頭就認為自己不配擁有幸福,擁有江瀚。這兩句一再顯示深處的自卑,但蘇又何嘗理解雨儂?如果她真的理解雨儂,就不會說出這些話來。多年的友情,毀在蘇的怪形執念。休息室的對質衝突,便是閨密的決裂點,再也不可能真的和解。他們的決裂,不是因為江瀚。她們以為自己很理解對方,卻在最痛苦的時候,發現對方從未理解自己,甚至錯解自己,自己也錯解對方這麼多年。
白玫瑰,紅玫瑰,誰是,誰又非?

江瀚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蘇自認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她對羅雨儂說的就是江瀚。
她遇見江瀚的時間是1984/09/10,羅雨儂出獄的日子則是1984/10/05。1984年,是蘇在光工作了可能三年的時間。
在即將卸下母親一責(因為雨儂即將出獄),遇到令自己怦然心動的人,是對的時間。
在充滿書香氣息的圖書館,而非五光十色的酒店,是對的時間。
在圖書館度過文學的夜晚,早上相攜吃著樸實無華的豆漿燒餅,勝過昂貴的洋酒佳餚,是對的人。
從蘇的童年,一路到她在光當小姐,對當時的她來說,真的是一路失去。她有過想要的人事物嗎?肯定有的,但是曾經失去的太多,即使曾把握住什麼,也不敢太肯定吧?
江瀚,是她第一次想要得到的人。
可以想見,在酒店裡,和蘇曾有過露水恩情的男客,絕大多數貪戀蘇的美貌和溫柔,而非真的真心珍惜檢視蘇的內在。在圖書館碰見的江瀚,不但沒有表現出對她有性的興趣,甚至像大孩子般地捉弄她,很可能無意中喚醒蘇心中的孩子氣,重新短暫地享受一下曾失去的青春美好。不同於貪婪她的身體的男客們,或許對曾被朱文雄強暴過的蘇來說,江瀚不是那些想佔有她身體的「禽獸」父執輩,而是一位能救贖她的精神的王子。因此,她對江瀚的好感與日俱增,她也十分珍惜呵護這份傾慕,等待適當的時機向江瀚告白。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江瀚愛上了羅雨儂,還是因為蘇的介紹。簡單地來說,江瀚會愛上羅雨儂是因為羅雨儂比蘇慶儀知道愛,如何付出愛,如何愛自己。江瀚是個孤兒,雖然育幼院院長帶他十分地好,他對於別人愛不愛自己,有種特屬於孤兒的敏感。
自己暗戀多時的王子突然選擇了自己的閨蜜,這叫蘇慶儀如何面對自己製造出的難堪。一邊是渴求不得的男子,一邊是一路扶持走來的好友。你要蘇去恨江瀚?她辦不到,因為她早已暗暗釀出半瓶思慕佳釀;恨雨儂麼?似乎比較容易一點點,畢竟,她早就嫉妒雨儂擁有一切她不曾擁有的,雨儂卻還要奪取她第一次渴望的男人,面對不斷『恩施』於己的雨儂,她哪還有半步空間和雨儂爭江瀚呢?越是如此『退讓』,蘇的心裡月是不甘;越是旁觀不知情的雨儂『肆意』在面前和江瀚濃情蜜意和爭執和好,蘇心中越是嫉妒。可是這滿腔嫉妒,蘇自知不能發洩出來,只能憋著腐爛,漸漸長出扭曲可怖的心怪。
直到四五年後,終於等到雨儂和江瀚的分手。耳裡傾聽著雨儂的苦訴,嘴裡說著安慰的話,心裡卻在雨中綻放出一絲希望。終於,她的機會來了。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打烊的光裡,仍然暗夜欲流,前來的江瀚脫口說出早就知道蘇暗戀他的事實,讓她心裡一驚,做出來的矜持瞬間瓦解。蘇的唇被江瀚滿是酒氣的唇覆蓋,就在吧檯上,江瀚縱著自己的慾望,挺入蘇的深處。對江瀚四五年來的渴望和慾望,瞬間漲滿在蘇的每寸肌膚。照理來說,蘇應該宿願得償,滿足了對江瀚的想望,又能藉機與江瀚有了感情的開始。可是,在貪婪索吻的紅唇下,蘇是流著眼淚的。
相信蘇並不想就這樣和江瀚開始。蘇可能想要的是重續圖書館的那種單純和交心,而非與酒客無異的激情與性慾。只是都這樣了,江瀚摟著她,要的是心癢癢的激情瘋狂,那就用溫存換取江瀚吧!但是,心裡還是難過幾年前嚮往的純真愛情,早已在暗夜蕩然無存。
儘管如此,江瀚是和蘇在一起,而不是和羅雨儂在一起。對蘇來說,無異是一種勝利,不敢告訴雨儂的勝利,只能在暗自在心中暗暗興奮著。蘇不是省油的燈,當然知道江瀚是什麼的人。所以當她看見女演員和江瀚說話,心理極度,臉上卻顯得一派雲淡風輕,甚至讓江瀚還信了;但是當江瀚出現在羅雨儂的生日派對上,雨儂故意挨著他唱著初遇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蘇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妒火和自卑,當晚,她利用火熱的吻和性,自欺欺人似地向自己宣告,江瀚才是自己的,不是羅雨儂的。
蘇並不懂得愛,她以為的愛,是佔有。厭惡受到約束和被佔有的江瀚,很敏感地察覺到,他原以為安靜無所謂的蘇,其實內在也和別的女人們沒兩樣,甚至還更醋海掀波。發覺江瀚心思轉變,蘇連忙裝沒事的說,「你是我借來的」,也無濟於事。終究,江瀚拋棄了她,還拋下一句,要選也會選羅雨儂。蘇自殺後,從鬼門關回來,臨行日本前夕,也是用了激烈的毀人手段把江瀚逼出來和她見面。蘇的行為,跟她從小目睹母親與眾多男人分和,脫不了關係。因為母親從來沒教過她愛,只是示範了佔有和阻擋「失去」。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如果,江瀚說,他要選也是選非羅雨儂的某人,估計蘇還不會那麼崩潰。偏偏,江瀚說的是羅雨儂,那可是蘇的死穴。蘇的腦海中可能翻天覆地的這麼想著:
終究,我贏不過羅雨儂?江瀚和我交往幾個月,羅雨儂可是和他在一起四五年;江瀚和我分手的那一刻,說要選,還選得是羅雨儂,不是我。
和江瀚在一起的三個月,竟像是羅雨儂施捨給我的;是我先喜歡上江瀚的,憑什麼是羅雨儂得到他的心?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該向雨儂低頭,什麼事情都讓著她?就因為從以前到現在,她一路出手幫過我?我就該欠她的?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該欠羅雨儂的?
過去的勝利者姿態,已然蕩然無存。走過一路失去的蘇,在得到江瀚的那段時間,以為得到了全世界,就算面對羅雨儂在休息室的質問,頂回去也頂得理直氣壯;眼前的羅雨儂,曾經在蘇的眼裡像是得向她存有感恩之心,在擁有了江瀚之後,雨儂也不過是失去江瀚的失敗者。但是,在江瀚拋棄她的那一刻,曾經的勝利,曾經的擁有,也不過是可笑可悲的笑話。雨儂縱然失去了江瀚,江瀚嘴裡卻說兩者相較,寧可選她。在蘇的心裡,雨儂終究是贏過了自己,擁有所有她想擁有的東西,其中包括江瀚。
轉不出心中的牛角尖,和因為童年陰影自造出來的悲劇性格,蘇走上了絕路。

子維

割脈自殺後,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的蘇慶儀,發現守在自己身邊的,卻是當初被她拋棄的親生兒子。
自小缺乏母親關愛的蘇慶儀,在經歷因強暴懷孕,反被母親掃地出門,對於腹中的胎兒早就充滿怨恨,更別說去愛他了。被迫懷上的胎兒不只使她失去原本的棲身之地,還失去了充滿自由和可能性的未來與求學。要不是羅雨儂當年攔著,蘇慶儀很可能不顧生命危險,也都會想辦法引產,重得原屬於她的自由。好在雨儂提議由她和吳少強收養,某種程度上,蘇算是重新獲得了自由,與兒子沒有生養關係,純粹當一位乾媽而已。
在羅雨儂入監的這段期間,年幼的子維不得不由蘇慶儀全權照顧。在那幾年的時間,蘇才算像是母親般,真正照顧了子維,不知不覺間,子維佔據了她心中重要的位子,當年對這位小人兒的種種厭惡,在子維純真的笑容中,消失無形。即使如此,直到自殺前的蘇慶儀,並未了解到,子維才是對她義無反顧的人。
直到蘇慶儀在救護車上半醒之時,瞥見焦急的子維,才認知到過去自己多麽地對不起子維。
的確,蘇一路走來都在失去,包括得到的江瀚,最後也是失去;在自己決定拋棄自己性命之際,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擁有這麼珍貴的一個兒子。原以為,懷上子維是她失去一切的開始,諷刺地是,子維的存在,才是擁有的開始。
所以,才會開始奪子計畫,拿回原本屬於自己的「兒子」。如果,蘇再失去兒子的話,那麼她真的會再自我了結的。不過,一切的計畫,都為自己意外被殺,成為泡影。
(待續)
7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莫絳珠
莫絳珠
筆名莫絳珠,取意於《紅樓夢》裡林黛玉的前身,絳珠草。另有筆名莫小魚。是位常常在水深火熱中的化學研究員,喜歡電影戲劇,古典音樂(鋼琴尤甚),閱讀,烘培。目前正努力嘗試創作小說和詩詞。 崇拜福爾摩斯,最愛貓咪。
本文發佈於
且把正在追的劇或看過並且感觸良深的電影得到的分析和心得供大家一覽一笑。 目前正在看:華燈初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