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皴染蘇慶儀 (完整版)
莫絳珠
莫絳珠

《華燈》皴染蘇慶儀 (完整版)

2022-05-03|閱讀時間約 34 分鐘
《華燈初上》結束了。不管第三季毀譽摻半,無庸置疑地,《華》劇中的不少人物塑造得非常成功。雖說此劇是雙女主角,蘇與羅雨儂的戲份三季下來不分上下,但是從第一季開始鋪陳的故事架構,一直到第二季結尾,在我的眼裡,蘇慶儀才是整齣故事的第一女主角。要不是因為蘇的命案,才不會開始一連串的調查,藉此一一揭開蘇與蘿絲、每位小姐的人生境遇。
所以,蘇是整劇的命脈。
而蘇慶儀,也是《華燈初上》中,被描繪最璀璨奪目的一位角色。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之前在第三季還未播出前,我就有打算寫一篇關於我對蘇慶儀這個角色的理解分析。只是有句話叫做「蓋棺論定」,雖然蘇已死,但是只要第三季沒出來,關於蘇的故事就還未能論定,隨時有變。如今,華燈第三季已播完,看起來蘇的故事似乎早在第二季已出盡,第三季有點著墨在另一個女主角羅雨儂的身上。
蘇慶儀這個主角人物很不同於以前許多女主角。她有多個稜面,每一個稜面都映出迥異的光彩。蘇這個角色最吸引人在於,她並非全然的好和善,也非全然地惡與邪,而是同時呈現一個人的掙扎,一雙悲傷但必須堅毅的眼睛,只因為她必須生存,不論她用的手段是不是值得人稱許。由於蘇慶儀角色的複雜性,才讓我一再想要好好理解一下,活生生的蘇慶儀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慶儀從第二季的「黑化」,的確招來很多觀眾的罵聲。但是,整劇看完以後,我倒不覺得她真的那麼招人恨,反倒是引起我的同情。但是,同情不代表能合理化她對待羅雨儂和其他人的方式,只是說,蘇的一舉一動,後面有深層潛在的因素。
要理解一個人,不論是角色還是劇中人物,我一直覺得除了了解她的生平之外,還要從她對待自己,對待他人的態度,來進行探討。本文粗略地就蘇慶儀的生平,母親的角色,她可能的對待人生態度,以及對待羅雨儂與其他人的態度來做些微探討。

生平整理

可能的出生和童年

關於這點,網路上應該已經有不少人已經討論過。她跟著媽媽蘇美玉的姓,加上第二季中,蘇美玉為了從女兒那裡拿到錢生活,跑到條通又威脅又乞求。其中,蘇美玉對蘇慶儀說道:「我生你,養你,浪費了我大把的青春。」
『浪費』,是關鍵字。
一位愛孩子的母親,就算氣極了,可能也只是說出「枉費」我的心血云云,而不會說出「浪費我的青春」。更何況,蘇美玉還厚著臉皮跑到女兒那裡想拿錢生活,竟能說出那種話。這兩個線索,暗示 (1) 蘇父不詳,(2) 蘇母可能非自願懷孕,(3) 蘇母可能在確認懷上蘇慶儀以後,被蘇的生父分手或趕出門。
蘇美玉雖然上了年紀,卻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沒有半點工作能力,靠著自己的皮相和手段,應該流浪般地依附了許多男人。這一點,從蘇美玉帶著高中年紀的蘇慶儀這個大油瓶,搬進朱文雄的公寓可以得知。
沒有固定的住所,沒有所謂的家,年幼地蘇慶儀只能跟著母親從一個叔叔家,換住到另一個叔叔家。能夠猜測得到,她一定目睹母親為了能長一點的安穩生活,如何迎合討好男人;也一定親眼見證過,當母親和一個男人結束關係,被男人趕出家門時,那些不堪的爭吵,母親的不甘,以及男人們喜新厭舊的嘴臉。這些種種,蘇慶儀應該沒有感受到愛。
在這樣環境成長的蘇慶儀,對母親的定義,對男人的想法,對於『愛』的理解,又會是如何?有一點能確定,她一定是迫不及待大學的到來,趕緊長大獨立,離開母親以及母親的男人,展開屬於自己的人生。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高中到大學時期

由於母親沒有固定的男人,每當蘇美玉換一個金主,蘇慶儀就得跟著搬家和轉學。所以,當蘇美玉帶著高中生蘇慶儀住進朱文雄家時,蘇慶儀也轉學到羅雨儂所在的學校。蘇慶儀天生是美人胚子,走到哪,都受到男生的注目;可是,當時的她卻沒有相對於美貌的同等自信心。可以從第二季中稍稍看得出,蘇慶儀剛到新學校時,總是比較低著頭,害羞,不太與人打交道。也因此,容易成為被霸凌的對象。
由於頻繁的轉學,沒有固定的好朋友;與蘇美玉壓抑式的教育,沒有愛的成長環境,蘇慶儀在遇到羅雨儂之前,其實缺乏自信與充滿自卑。如果沒有羅雨儂路遇不平,出手相助,估計蘇慶儀會忍氣吞聲,任太妹們霸凌。
命運般地,羅雨儂出手了,把蘇慶儀一把拉出了泥淖。
羅雨儂,就像夏天的驕陽,熱情地闖入蘇慶儀的生命之中,為她注入年少青春該有的活力、叛逆。羅雨儂,像是一朵豔紅芬芳的紅玫瑰,突然綻放在蘇慶儀面前,邀她一同享受太陽的溫暖,雨水的滋潤,涼爽的微風。因為羅雨儂,蘇慶儀才算真正的活了起來。
於是,羅雨儂帶頭翹課,偷跑舞廳跳舞,就算蘇慶儀知道是違規的事情,但還是忍不住一起偷著享受叛逆的快樂。羅宇儂對蘇慶儀越來越重要,蘇慶儀不只跟著羅雨儂嚐到青春該有的甜味,也從羅雨儂身上感受到家人般的親情。蘇慶儀有點像羅雨儂的影子般跟隨著她,即使羅雨儂和吳少強交往,吳少強也跟著羅雨儂張開雙手,接納蘇慶儀和他們一起行動,沒有因為兩人的甜蜜世界就把蘇慶儀給扔在一邊。
那段日子,應該是蘇慶儀人生中最明媚、最快樂的日子了。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

失貞與母棄

我猜,朱文雄早就對蘇慶儀起了歹心。還記得那幕嗎?那幕兩個女孩翹課,在朱文雄家放著唱片,捲起襯衫,放肆地扭腰跳舞玩樂,朱文雄和蘇美玉正好開門進來。多看朱文雄的臉一眼,可以稍稍地感覺出,在那和藹的笑容底下,藏著對青春美體的垂涎。
遲早,蘇慶儀會被朱文雄玷污的。偏偏被強行奪去貞操的時候,蘇美玉明明在隔壁房裡,任蘇慶儀痛哭嘶喊,就是不來出手相救,可憐的蘇慶儀,除了身心被衣冠禽獸撕得四分五裂,卻還要認清母親冷血的事實。懞懂的二十出頭,就如此非自願地懷上孽胎。被凌辱的她,還要面對懷孕的慘痛事實;想向母親再度求助,卻被母親唾罵搶她男人,硬生生地被趕出門,被斷絕親子關係。從失去童貞,暗結珠胎,到斷絕母女關係,哪一樣都不是蘇慶儀自願的。
這無疑是她人生中的一大轉捩點,也是成就日後蘇媽媽的一大主因。
瑟瑟發抖,走投無路的蘇慶儀,此刻還能投靠誰?唯有離家出走,遠在高雄,情如姐妹的羅雨儂了。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投靠羅雨儂

幸而羅雨儂毫不猶豫地,大方地伸出雙手,將蘇慶儀納入她的保護傘之下。雖然羅雨儂和吳少強也生活拮据,住在破落的公寓裡,但是是一處遮風擋雨的地方,是一個家。恨透自己肚子裡的胎兒使她失去自由,失去未來,也因為此胎兒是被強暴遺留下來的傷痛提醒,蘇慶儀死不肯生下胎兒。但是,又能怎麼辦?已然錯過打胎的時機,肚子也很大了,若是強行引產或是墮胎,風險實在太大。
擔心蘇慶儀身體的羅雨儂不贊成蘇慶儀冒險落胎,於是提出願意收養蘇慶儀小孩的想法。如此一來,蘇慶儀不用冒險墮胎,同時在小孩出生時,就隱去蘇是生母的事實,等於是還蘇慶儀一個自由。這自由可以說是人生上的自由,不用和一個禽獸的種做為母子,在外人面前,仍然是單身。
這的確是一個好法子,但人總得誠實面對自己的時候,這留到後來再說。
雖然孩子生下後,認羅吳二人為親生父母,解了蘇慶儀的燃眉之急,但是經濟窮困的現實面緊咬三個年輕人不放。羅雨儂和吳少強兩人必須在外掙錢工作,看樣子,就留蘇慶儀在家照顧子維。也因為羅吳二人原本的小家庭突然多了一個大人還一個嬰兒的嚼用,可能入不敷出,因此,吳少強才鋌而走險,跟地下錢莊借錢做生意,才會再後來還不出錢跑路,而羅雨儂為了他而去坐牢。

自力更生

試想,原本一個家裡有兩個收入來源(羅和吳),頓時都去了(吳少強捲款潛逃,羅雨儂代替吳少強坐牢),剩下了蘇慶儀和子維。由於子維還小,家裡又不能沒人,可能七年以來,蘇慶儀都沒有出去工作,都待在家裡照顧小孩和打理家裡雜事。慶儀大學應該沒有念完,因為懷孕的關係。在那個年代,沒有大學學歷,沒有工作經驗,又是女人,蘇慶儀能夠找到什麼像樣的工作?就算她的文字能力再強,應該也很難找到什麼秘書小姐之類的工作。最快有還不錯收入的方法,就是到酒店當酒店小姐了。
時間上算一算,也差不多是在羅雨儂坐牢三年期間,蘇慶儀進入由瓊芳媽媽經營的『光』做小姐。1980年,蘇美玉跑來想投靠蘇慶儀,同年沒多久(1980 or 1981),吳少強逃走,羅雨儂坐牢(1981);蘇慶儀命案發生在1988,羅雨儂有提到和蘇經營『光』也有四五年,倒算回去,也就是1983或1984,羅雨儂剛出獄。由於我懷疑瓊芳媽媽在1984突然急流勇退,宣布退休,與1984年的一清專案有關(不然蘇怎麼認得出毒品),當時蘇在光是很新的小姐。一路算下來,蘇在雨儂坐牢期間 (1981-1984)進入光工作是合理的時間。

媽媽桑

蘇憑著出色的能力和外交手腕,馬上贏得瓊芳的青睞,願意把店頂讓給年齡和資歷都年輕的蘇。拉著剛出獄的羅雨儂,二八分成,蘇慶儀成了光的蘇媽媽,也算是蘇第一次手中握有經營大權,成了店老闆,也是雨儂的頭家(雖然兩人並稱媽媽桑),也是能夠昂首吐氣,換她伸手幫雨儂一把的時候(前受刑人找工作總是比較不容易一些)。
光在她親手經營之下,有了它獨自的風格,生意也因為蘇的八面玲瓏而財源滾滾。看似意氣風發的蘇,其實心中仍深深藏著從兒時成長帶來的自卑與恨。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母親

母親對於一個人的人格形成和人際關係的基底,影響至關重要。因為從以前到現在大部分的情況來說,毫無生存能力的嬰孩只能倚賴母親的照顧才能生存,與母親相處的時間也是最長。母親對待孩子的態度,很自然地會融入孩子的人格形成中的一環。
從前面的劇情中,不難看出蘇美玉根本沒愛過自己的女兒。當女兒被強暴的時候,裝聾作啞;當女兒因為被同居人強暴而懷孕時,卻指責女兒搶了她的男人,而把女兒掃地出門,斷絕關係;竟能夠當著女兒的面,說出生養她浪費了大把青春,向她討點生活費也不為過;更是在蘇慶儀死後,翻動著女兒遺留下來的首飾和衣物,比弄著穿在自己身上會多好看;就連蘇的親生兒子也不放過,當作一顆棋子,想討好朱文雄,或許想重回朱文雄身邊,重新享受點好處。蘇美玉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對那些交往過的男人們,有放多少感情,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外,沒半點工作能力的蘇美玉,為了抓住有錢男人,也沒有一般道德觀,管他未婚已婚,只要肯包養自己就成。朱文雄就是已婚男人。
甚至,我懷疑蘇美玉有在偷偷利用女兒來抓住朱文雄的心。那幕蘇慶儀和羅雨儂逃學,在朱文雄家捲起襯衫,跟著流行音樂熱舞,被剛進門的朱文雄和蘇美玉撞見。蘇美玉惱火地給了慶儀一巴掌,但是朱文雄那副涎樣,擅長觀察男人神色的蘇美玉不會沒看見。因此,當她在房裡聽見朱文雄強暴蘇慶儀時,明明醒著的她卻沒出去阻止,流著淚和透著笑,莫不是酸楚自己的男人終於嚐到女兒的處子之身,人老珠黃的自己日後可能失寵?笑的是女兒的青春肉體能讓自己在朱文雄身邊再貪飽一段生活無虞?但是當發現女兒懷了孕,這可是犯了大忌。為什麼呢?朱文雄睡了母女倆,女兒不再是自己的女兒,而是和自己競爭朱文雄的女人。自己已老,無法懷孕來抓住男人的心,但是女兒還年輕,生育能力正旺。假如蘇慶儀繼續待在家裡,被男人發現懷了孩子,甚至生了孩子,自己的地位必定岌岌可危。說不準,朱文雄會把自己拋棄,只留下還能再生上無數個孩子的年輕蘇慶儀。基於這個邏輯,為什麼蘇美玉才氣急敗壞地趕蘇慶移走,甚至瞞過朱文雄,女兒懷孕的事實。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如此變態沒有愛的母親,蘇慶儀又怎麼能學習愛?蘇慶儀有怎麼能夠理解愛?她所目睹的,是女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利用別人,而這『別人』,可以是自己的血脈。她所學習到的,是女人為了迎合男人,可以暫時曲己逢迎;當女人被男人拋棄時,可以使出各種招數,乞求威嚇都可以,因為自己的母親就是這樣應對每一個男人的。女人可以和男人發生關係,管他有什麼道德法律,只要對我有利,已婚的男人又如何?
由於母親沒有給蘇帶來愛,只有傷害,所以蘇只記得恨。她很知道怎麼去恨,但是不知道怎麼去化解恨與和解。一旦恨上了,就算心中略有後悔,但是卻不知道怎麼辦了。所以,蘇是一朵帶著隱刺的白玫瑰,誰想要摘斷她,就得付出滿手鮮血。
因為母親得不停的換金主,而不得不頻繁搬家的蘇慶儀,估計對『家』的概念也很薄弱,可以說甚至沒有。母親是固定不變的那個人,可是卻沒有給予愛;至於父親,則沒有面孔,房子裡的叔叔,充其量就是能夠給予溫飽的金援,怎麼可能去愛一個和自己沒血緣的女孩子。
也因此,當鏡頭在蘇慶儀的住所時,只感覺佈置得很優雅,很有品味,可是沒有『家』的感覺,因為她從未體會了解過,家到底是什麼。
沒得到過母愛的蘇慶儀,成長過程中只得到傷痛和恨。面對肚子裡的孩子,除了當下不會去愛因為強暴而懷上的孩子,還有她也不知道怎麼當一個母親。子維成長十四年,蘇作為乾媽的角色也十分疼愛懂事的子維,應該也有不少時機,可以向子維坦承事實,可是卻沒這麼做。或許,蘇恨自己的母親,也連帶厭惡母親這一個該照顧人的角色,所以遲遲地抗拒接受自己是母親的事實,直到自殺未遂,了悟到陪伴在自己身邊的,竟然是自己心裡曾經想推開的兒子。

羅雨儂

不管蘇願意不願意承認,羅雨儂是拯救了她人生的人。若不是羅雨儂,蘇一輩子都會活得沒滋沒味。蘇心裡明白這一點,但就是太明白這一點了,所以才會恨這一點。
太明白羅雨儂在自己人生中的重要,所以原本的自卑就更深一層;因為自卑,為了想擺脫這種自卑,而不知不覺產生的自傲,才能昂首挺胸,視他人為草芥(比如阿季等);因為反生的自傲必須支持著蘇在人生中前行的每一步,羅雨儂任何一個幫忙的舉動,在她眼裡都成為了可憐的她的施捨。反覆循環的負面解讀下,蘇對羅雨儂的感情越來越複雜。
羅雨儂是蘇慶儀的相反比較。相對於蘇慶儀來自單親家庭,又沒有固定的「家」,羅雨儂不但雙親健全,還有兄姐;雖然父親是權威性教育,兄姐也各有缺點。由於功課比不上名列前茅的兄姊,雨儂常常被父親打罵,因此越來越叛逆;她的叛逆來自於追求自己,不甘自己被父母任意塑形。她天生帶來一股烈火,走到哪,燒到哪,肆無忌憚的奔放。因為叛逆,也因為愛自己,明明家人們都在,卻活得像孤獨一個人。
摘自華燈臉書官網
雨儂行事比較依直覺行事,有時看起來比較衝動,但是不代表她不通過大腦。或許說,與蘇慶儀比較「精算」過再行動的特質,羅雨儂比較保有「本心」。比如,不論她在高中時出手拯救被霸凌的蘇慶儀,收留子維當兒子;在獄中替花子搶回玉佩與大姐大衝突,收留照顧被強暴過的花子同住;為了救愛子不惜當街幹架;替老蚌含珠的阿季一口氣還清債務等等,其實不過是最基本的「仗義」。但是,在蘇慶儀的眼裡,扭曲成一種「英雄病」。若要真的有這種專愛照顧弱小的「病」,早在百合每次要預支薪水時,就該給她錢了,可是她卻沒有。
雨儂願意向身旁的人伸出手來,而且不去計算回報。相比之下,蘇慶儀就比較不會這樣,但不能說這就是蘇慶儀的缺點。蘇慶儀偏向理性實際的考量,比如招募花子時,羅雨儂是出自幫忙朋友的義氣,但是蘇慶儀說出來的疑慮其實都是對的。
多虧了羅雨儂的「病」,蘇慶儀才能得到人生中僅有的友情與親情。兩人既是好友,也親如家人,彼此在人生風雨中互相扶持。雖然每當羅雨儂敞開胸懷地對蘇慶儀好,讓蘇的自卑感隱隱作痛,但是蘇還是很需要雨儂的陪伴和照顧。兩人從少年密友,進化到閨密姐妹,又同時成為「光」的事業夥伴,彼此的生活中都不能缺少彼此,兩人的命運線早就緊緊地把他們交纏在一起。
一直到江瀚的出現。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江瀚是蘇慶儀第一次遇到讓她產生類似「愛」的感情的人。她想得到他,卻被羅雨儂搶先了一步。眼睜睜看著雨儂和江瀚愛得濃烈,蘇心中的酸澀也更濃烈,心中對羅雨儂的情感和解讀也就更加扭曲。在蘇的眼中,雨儂什麼都有,而自己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有的雨儂對她的好,在蘇眼中曲解成高高在上的貴族施捨一點恩惠給她;而接受恩惠的她,只能忍住心中對江瀚的癡想,卑微地等到雨儂「不要了」,她「才去撿」。這種因自卑和欽羨產生的扭曲心理,在她得到江瀚的時候覺得自己是個勝利者,卻也在江瀚拋棄她時,自己的價值塌陷地一敗塗地。
更尤其在江瀚甩掉她時告訴她,就算要選,也只會選擇羅雨儂,心中的自卑和憤恨瞬間潰堤,那些撐起來的自傲早就不知哪去了。她以為她得到江瀚,她就終於贏過了看似什麼都有的羅雨儂;可是不論交往時間的長短,還是江瀚口中的選擇,蘇體認到自己是最大的輸家。曾經到手的,最後還是失去,自己落得什麼都沒有,像是向雨儂擁有的動了貪念,得到報應。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為什麼自己這麼狼狽?為什麼自己一直失去?在蘇憤恨自卑的心中,羅雨儂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假如沒有雨儂,自己就不必去品嚐被施捨的感覺;假如沒有雨儂,唯一一位讓自己動心的江瀚,也不會拿她和自己比較,捨己求儂。正因為蘇從童年到成年,過去失去的太多,導致任何人對她的好和愛,都認為是別人高高在上施捨給她的。她「欠」那些人的情欠得越來越多,扭曲的認知讓她喘不過氣來,所以才會在日記本上寫下「江瀚,雨儂,我本來就不欠你們什麼」。而本來她就沒欠他們什麼,是自己掐死了自己。
蘇的太執著於羅雨儂了,執著到自己的心都扭曲變形了。她指責雨儂根本不理解她,如果理解她,就不會高高在上,一副施捨的樣子;以至於用最譏諷的話去刺雨儂,指雨儂根本打從一開頭就認為自己不配擁有幸福,擁有江瀚。這兩句一再顯示深處的自卑,但蘇又何嘗理解雨儂?如果她真的理解雨儂,就不會說出這些話來。多年的友情,毀在蘇的怪形執念。休息室的對質衝突,便是閨密的決裂點,再也不可能真的和解。他們的決裂,不是因為江瀚。她們以為自己很理解對方,卻在最痛苦的時候,發現對方從未理解自己,甚至錯解自己,自己也錯解對方這麼多年。
白玫瑰,紅玫瑰,誰是,誰又非?

江瀚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蘇自認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她對羅雨儂說的就是江瀚。
她遇見江瀚的時間是1984/09/10,羅雨儂出獄的日子則是1984/10/05。1984年,是蘇在光工作了可能三年的時間。
在即將卸下母親一責(因為雨儂即將出獄),遇到令自己怦然心動的人,是對的時間。
在充滿書香氣息的圖書館,而非五光十色的酒店,是對的時間。
在圖書館度過文學的夜晚,早上相攜吃著樸實無華的豆漿燒餅,勝過昂貴的洋酒佳餚,是對的人。
從蘇的童年,一路到她在光當小姐,對當時的她來說,真的是一路失去。她有過想要的人事物嗎?肯定有的,但是曾經失去的太多,即使曾把握住什麼,也不敢太肯定吧?
江瀚,是她第一次想要得到的人。
可以想見,在酒店裡,和蘇曾有過露水恩情的男客,絕大多數貪戀蘇的美貌和溫柔,而非真的真心珍惜檢視蘇的內在。在圖書館碰見的江瀚,不但沒有表現出對她有性的興趣,甚至像大孩子般地捉弄她,很可能無意中喚醒蘇心中的孩子氣,重新短暫地享受一下曾失去的青春美好。不同於貪婪她的身體的男客們,或許對曾被朱文雄強暴過的蘇來說,江瀚不是那些想佔有她身體的「禽獸」父執輩,而是一位能救贖她的精神的王子。因此,她對江瀚的好感與日俱增,她也十分珍惜呵護這份傾慕,等待適當的時機向江瀚告白。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江瀚愛上了羅雨儂,還是因為蘇的介紹。簡單地來說,江瀚會愛上羅雨儂是因為羅雨儂比蘇慶儀知道愛,如何付出愛,如何愛自己。江瀚是個孤兒,雖然育幼院院長帶他十分地好,他對於別人愛不愛自己,有種特屬於孤兒的敏感。
自己暗戀多時的王子突然選擇了自己的閨蜜,這叫蘇慶儀如何面對自己製造出的難堪。一邊是渴求不得的男子,一邊是一路扶持走來的好友。你要蘇去恨江瀚?她辦不到,因為她早已暗暗釀出半瓶思慕佳釀;恨雨儂麼?似乎比較容易一點點,畢竟,她早就嫉妒雨儂擁有一切她不曾擁有的,雨儂卻還要奪取她第一次渴望的男人,面對不斷『恩施』於己的雨儂,她哪還有半步空間和雨儂爭江瀚呢?越是如此『退讓』,蘇的心裡月是不甘;越是旁觀不知情的雨儂『肆意』在面前和江瀚濃情蜜意和爭執和好,蘇心中越是嫉妒。可是這滿腔嫉妒,蘇自知不能發洩出來,只能憋著腐爛,漸漸長出扭曲可怖的心怪。
直到四五年後,終於等到雨儂和江瀚的分手。耳裡傾聽著雨儂的苦訴,嘴裡說著安慰的話,心裡卻在雨中綻放出一絲希望。終於,她的機會來了。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打烊的光裡,仍然暗夜欲流,前來的江瀚脫口說出早就知道蘇暗戀他的事實,讓她心裡一驚,做出來的矜持瞬間瓦解。蘇的唇被江瀚滿是酒氣的唇覆蓋,就在吧檯上,江瀚縱著自己的慾望,挺入蘇的深處。對江瀚四五年來的渴望和慾望,瞬間漲滿在蘇的每寸肌膚。照理來說,蘇應該宿願得償,滿足了對江瀚的想望,又能藉機與江瀚有了感情的開始。可是,在貪婪索吻的紅唇下,蘇是流著眼淚的。
相信蘇並不想就這樣和江瀚開始。蘇可能想要的是重續圖書館的那種單純和交心,而非與酒客無異的激情與性慾。只是都這樣了,江瀚摟著她,要的是心癢癢的激情瘋狂,那就用溫存換取江瀚吧!但是,心裡還是難過幾年前嚮往的純真愛情,早已在暗夜蕩然無存。
儘管如此,江瀚是和蘇在一起,而不是和羅雨儂在一起。對蘇來說,無異是一種勝利,不敢告訴雨儂的勝利,只能在暗自在心中暗暗興奮著。蘇不是省油的燈,當然知道江瀚是什麼的人。所以當她看見女演員和江瀚說話,心理極度,臉上卻顯得一派雲淡風輕,甚至讓江瀚還信了;但是當江瀚出現在羅雨儂的生日派對上,雨儂故意挨著他唱著初遇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蘇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妒火和自卑,當晚,她利用火熱的吻和性,自欺欺人似地向自己宣告,江瀚才是自己的,不是羅雨儂的。
蘇並不懂得愛,她以為的愛,是佔有。厭惡受到約束和被佔有的江瀚,很敏感地察覺到,他原以為安靜無所謂的蘇,其實內在也和別的女人們沒兩樣,甚至還更醋海掀波。發覺江瀚心思轉變,蘇連忙裝沒事的說,「你是我借來的」,也無濟於事。終究,江瀚拋棄了她,還拋下一句,要選也會選羅雨儂。蘇自殺後,從鬼門關回來,臨行日本前夕,也是用了激烈的毀人手段把江瀚逼出來和她見面。蘇的行為,跟她從小目睹母親與眾多男人分和,脫不了關係。因為母親從來沒教過她愛,只是示範了佔有和阻擋「失去」。
摘自華燈初上臉書官網
如果,江瀚說,他要選也是選非羅雨儂的某人,估計蘇還不會那麼崩潰。偏偏,江瀚說的是羅雨儂,那可是蘇的死穴。蘇的腦海中可能翻天覆地的這麼想著:
終究,我贏不過羅雨儂?江瀚和我交往幾個月,羅雨儂可是和他在一起四五年;江瀚和我分手的那一刻,說要選,還選得是羅雨儂,不是我。
和江瀚在一起的三個月,竟像是羅雨儂施捨給我的;是我先喜歡上江瀚的,憑什麼是羅雨儂得到他的心?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該向雨儂低頭,什麼事情都讓著她?就因為從以前到現在,她一路出手幫過我?我就該欠她的?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該欠羅雨儂的?
過去的勝利者姿態,已然蕩然無存。走過一路失去的蘇,在得到江瀚的那段時間,以為得到了全世界,就算面對羅雨儂在休息室的質問,頂回去也頂得理直氣壯;眼前的羅雨儂,曾經在蘇的眼裡像是得向她存有感恩之心,在擁有了江瀚之後,雨儂也不過是失去江瀚的失敗者。但是,在江瀚拋棄她的那一刻,曾經的勝利,曾經的擁有,也不過是可笑可悲的笑話。雨儂縱然失去了江瀚,江瀚嘴裡卻說兩者相較,寧可選她。在蘇的心裡,雨儂終究是贏過了自己,擁有所有她想擁有的東西,其中包括江瀚。
轉不出心中的牛角尖,和因為童年陰影自造出來的悲劇性格,蘇走上了絕路。

子維

割脈自殺後,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的蘇慶儀,發現守在自己身邊的,卻是當初被她拋棄的親生兒子。
自小缺乏母親關愛的蘇慶儀,在經歷因強暴懷孕,反被母親掃地出門,對於腹中的胎兒早就充滿怨恨,更別說去愛他了。被迫懷上的胎兒不只使她失去原本的棲身之地,還失去了充滿自由和可能性的未來與求學。要不是羅雨儂當年攔著,蘇慶儀很可能不顧生命危險,也都會想辦法引產,重得原屬於她的自由。好在雨儂提議由她和吳少強收養,某種程度上,蘇算是重新獲得了自由,與兒子沒有生養關係,純粹當一位乾媽而已。
在羅雨儂入監的這段期間,年幼的子維不得不由蘇慶儀全權照顧。在那幾年的時間,蘇才算像是母親般,真正照顧了子維,不知不覺間,子維佔據了她心中重要的位子,當年對這位小人兒的種種厭惡,在子維純真的笑容中,消失無形。即使如此,直到自殺前的蘇慶儀,並未了解到,子維才是對她義無反顧的人。
直到蘇慶儀在救護車上半醒之時,瞥見焦急的子維,才認知到過去自己多麽地對不起子維。
的確,蘇一路走來都在失去,包括得到的江瀚,最後也是失去;在自己決定拋棄自己性命之際,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擁有這麼珍貴的一個兒子。原以為,懷上子維是她失去一切的開始,諷刺地是,子維的存在,才是擁有的開始。
所以,才會開始奪子計畫,拿回原本屬於自己的「兒子」。如果,蘇再失去兒子的話,那麼她真的會再自我了結的。不過,一切的計畫,都為自己意外被殺,成為泡影。

其他男人們

真正討論起來,蘇慶儀唯一動了心和情的男人,就只有江瀚,其他男人都是過客。
死纏爛打不休的何予恩,只是恰巧撞上蘇慶儀的空虛期。望著甜甜蜜蜜的羅雨儂和江瀚,滿心酸澀的蘇慶儀正巧碰上了這位單純和青春洋溢的大學生。可能何予恩充滿年輕特有的希望和勇氣,讓蘇慶儀不禁想回味或想像一下,自己原本可能擁有的大學生活?滿心精算的蘇,心裡很清楚,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和這位大學生有什麼結果的。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很簡單。光是經濟基礎,何予恩還向家裡拿生活費,自己又還在上大學,哪來什麼養家基礎。再說了,這位感情處子,怎麼能理解歷經滄桑,看遍人生百樣醜態的蘇媽媽。人生經歷,感情歷練,價值觀等等,兩人差太遠。何予恩,充其量不過是蘇慶儀的暫時消遣和小鮮肉,讓蘇媽媽欣賞一下,小白兔是如何蹦蹦跳跳的。
為了打醒滿腦粉紅泡泡的小何,蘇慶儀假裝自己懷孕,要何予恩做決定。這對何予恩來說,是殘酷的現實,看清自己的斤兩,兩人的差距,以及兩人的不可能。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至於中村先生,蘇慶儀再多的溫柔笑語,也不過是為了留住「光」的大金主。面對中村一波強似一波的追求,蘇也只是假裝不懂。她很清楚,擁有高社經地位的中村先生,即使對方很喜歡自己,如果兩人在一起,她要面對的指點和壓力,不見得是自己準備好或是能長期承擔的。再加上自己本來就對中村沒有動心,雖然兩人發生過幾次關係,對她來說只是一種商業交易而已。
不過,中村是真心的。在蘇自殺未遂,從醫院回家療養時,中村特地提了雞湯來看望她,平平淡淡說的幾句話,就像雞湯能夠溫暖人心,尤其是才從人生絕崖回來的蘇。就算蘇還未對中村產生愛,對於中村慰語,也不是不會動容。與中村去日本定居,無疑是當下擺脫她心病源頭的最好選擇,在異鄉重新展開人生。

光的小姐們

蘇與小姐之間,或多或少反映出她的經歷,看待周遭,看待自己,看待人生的態度。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瓊芳

在蘇加入光做小姐大約四年後,恰逢瓊芳媽媽急流勇退。經營酒店的媽媽們都是厲害的人,自有眼光尋找適合的接班人。與其他小姐們相比,比如阿季,蘇在光的資歷最淺,也最年輕(不只是從年齡的計算,她的打扮也是)。可是,瓊芳媽媽(一副江湖歷練許多年的雍容)卻選擇把店交給資歷最淺的蘇。
這意味著,蘇很有能力與潛力,應付客人的手腕不簡單,即使她還年紀輕輕。
瓊芳對蘇說過一句話:
「人不能貪心啊。這個世界不可能什麼都是你的。有得到,就有失去。我剛剛說的,是想要對你說的。你啊,外表溫柔,內心卻比誰還都倔強。但,太堅持完美,到最後受傷的會是自己。我走過的岔路,希望你不要再重複了。」
蘇有點勉強地微笑了一下。
瓊芳的這句話透露出前面好幾段討論觸及的一點,蘇極力想要爭取、得到所有一切她能觸及的,正是因為她一路走來,總是失去。她力求完美,成為眾人眼中的那朵完美無瑕的白玫瑰,正因為她心中以為過去的自己滿佈瑕疵。只有成為最優雅,最完美的形象,才能是最贏的那個人。
但是,最後受傷的,卻是自己。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阿季

阿季是光的「老」小姐了。她在光的資歷比蘇要年長,但是眼光短淺,能力和手腕也不及蘇。當瓊芳媽媽宣布蘇是光的接班人時,阿季的心裡十分的不是滋味。明明比蘇有年資的小姐們多的是,怎麼瓊芳媽媽把店交給一位比自己資淺的新人?
自此之後,阿季不斷地語出諷刺,酸言酸語,就是不看好蘇能夠長遠經營光。如果光在蘇的手上很快地倒閉,雖然阿季也會因此失業,但會趁了阿季的心,證明她是對的,蘇資歷比她遣,所以沒本事經營酒店。這種心態,就顯示出阿季有限的眼光和能力。
若阿季真的有能力和運氣,早該離開光到其他地方找工作去了,何必繼續讓自己不爽,在蘇的手下當小姐?她就是沒有足夠的能力和謀算,再加上人老色衰,也只能在光繼續讓蘇看在瓊芳的面子上,繼續做下去了。
而阿季也真的沒有玲瓏的手段和心。中村先生踏入光,接觸的第一位小姐就是阿季,而且還有點眼緣,因為阿季長得像中村的亡妻。有這麼好的先天優勢,阿季如果多用點心,去了解中村先生的心和喜好,那麼,中村先生帶回日本去的將會是她。
偏偏阿季沒有,還以為自己對中村獻的殷勤都正中中村下懷。
中村雖然低調,但是富有,這一點蘇當然一眼就看得出來。阿季的斤兩,蘇當然也知道,只是看在她是自己的前輩的份上,一直忍著她的酸言酸語沒跟她多計較。牽扯到光的生意,那就不同了。
蘇才接手光沒多久,必須要尋找穩定的客源。像中村先生這種有錢的新客,當然要想方設法抓住。她清楚阿季不夠用心,就算一開頭擁有優勢,最後還是會失去開頭的一手好牌。為了光的生意,蘇開始攻勢,把中村先生搶了過來。蘇自有自己的手段,除了做個溫柔的聆聽者,飛快地抓住中村心中的柔軟處,把中村籠絡到自己的石榴裙底下,穩定了光的大金主。
至此,作為阿季後輩的蘇,在阿季這位不斷嘲笑諷刺她的辛苦打拚的前輩面前,無異是一位勝利者。蘇需要這樣的勝利,也只有這種的勝利。當時的她,在得到江瀚的羅雨儂面前,自視為輸家;唯有在這片刻,她能夠把阿季狠狠地踩在腳底下,告訴自己,自己才是贏家。
「這個世界就是結果論,贏的人就永遠是對的。輸了,你怪誰?」蘇在阿季面前擺出勝利者之姿。
這句話,其實也暗暗流露出蘇急於站在勝利者的寶座,高呼自己是對的,是贏家;也透出蘇對她周遭的世界懷抱敵意,也反映出她一路走來,她從周遭感受到的敵意遠大於善意。
蘇大可以開除「沒能力照顧好客人」的阿季,但是她沒有。在搶走中村,刺激完阿季後,還繼續留著阿季在光工作。隱約能猜得到蘇的心態,那就是她必須有一個比她差,比她輸的人在腳邊,證明自己是贏家,好暫時撫慰一下嫉妒羅雨儂擁有一切的心。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花子

打從第一次見到花子,蘇就瞧不起花子。一身土裡土氣,一問三不知,只有歌喉似乎不錯,還做過公娼和做過牢,身為經營光的老闆,蘇拒絕花子是很有客觀理由的。但是看在羅雨儂的份上,她讓花子在光工作。
羅雨儂對花子的同情和支持,看在蘇慶儀的眼裡肯定百味雜陳,像是看見過去接收羅雨儂同情和幫助的自己。那是一段對蘇慶儀來說不堪回首的過去,一段最慘不忍睹的低谷,一段想要抹去的經歷。
可是雨儂待花子的好,在在刺著蘇慶儀,提醒她並不是個完美的勝利者;後來被強暴的花子,也提醒了蘇以前也曾被強暴。蘇慶儀意圖開除被強暴過的花子,也有幾重原因。
第一,如同她對花子說的,「光」提供客人一種戀愛的氛圍,「誰會想要一個被強暴過的小姐?」所以,是考慮到光的生意。第二,也如同她對花子說的,到一處新地方重新開始,也是從她自己過來人的經驗,有過這種經歷的女人,容易遭受異樣眼光,往後生活會很難受,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在蘇看來的確是一種比較好的選擇。
第三,讓花子離開,自己也比較不必因為花子,回想起自己的曾經;如果花子不在,她也不必看見雨儂對花子的同情,去回想以前接受雨儂同情的自己。越是想到過去的自己接受雨儂的同情,越感到自卑;越感到雨儂的高高在上,越感受到自己是輸家。
雖然花子後來回到光了,蘇心裡很是厭惡花子。所以,才會在颱風夜雨那晚,對花子說出了那句:
「難道你以為,只有你可以當羅雨儂的好朋友?別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從第一天認識你我就知道了,她之所以幫你、救你,也是因為你的存在,剛剛好滿足了羅雨儂的病,那種自以為可以幫助別人,同情別人的病。會不會很可悲啊?
整天躲在羅雨儂的腳邊,沒有自己的主見,只知道保護主人,討好主人,說穿了,根本就是一條狗。」
蘇慶儀必須把花子貶低成狗,踩在自己的腳底下,她才能把自己和花子區別出來:區別出自己不是那個受到羅雨儂施捨的弱者。

結語

蘇慶儀不長不短的三十多年人生,一路走來,前半段盡是失去;失去童貞,失去家,失去大好青春原有的可能。因為太多失去,所以她後來非常努力地『得』。
爭得能溫飽的工作,爭得酒客們的喜愛,爭得媽媽桑之位;但也因為太在意得,結果反而失去更多。比如她太在意要贏,反而失去羅雨儂這位閨蜜;又比如她在意抓住江瀚,反而失去了他。
卻又在放棄自己生命的時候,才體會到原本擁有的骨肉,意會到一路走來想抓住的愛和家人,其實是當年抗拒的親生兒子。
童年的顛沛流離,芳華初綻卻被強暴懷孕,在蘇的心中打下創傷的樁。面對一路對她伸出援手的羅雨儂,自卑早就如菟絲寄植在蘇的心中,扭曲了看待人事物的角度。正因為重重的自卑,她才越要表現高高在上的尊嚴優雅,不容任何人踩踏。越是人前顯貴,越是人後自卑。兩極化的拉扯結果,受傷的,又是誰?
蘇想要愛,卻不懂得愛,也不知道愛。她喜歡上江瀚,卻不知道怎麼為愛付出,只知道心頭的雀躍。她只知道用溫存的性,演出來的大度,去迎合討好江瀚,卻在幾個月後被慘痛的拋棄。她甚至用上毀滅他人的手法,逼得江瀚來見她。手段越是激烈引人恨,只代表她越在乎。
她對羅雨儂的感情摻揉著愛恨卑尊,雖然到後來她恨雨儂,她卻看不清自己的心,其實很在乎很喜歡雨儂。她理解雨儂對她的重要,卻同時解不開心中的自卑,而把這份強烈的情感轉變成自毀毀人的對質和栽贓行動。
羅雨儂是盛開的紅玫瑰,毫無修飾,一叢叢野開著,正如她餐桌上擺得那一大捧幾十朵的紅玫瑰;蘇慶儀就像是精心修剪過的插枝白玫瑰,正如她家裡花架上,特意修枝插放的優雅白玫瑰。
女人如花,花開花落,自己應作是自己的惜花人。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6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莫絳珠
莫絳珠
筆名莫絳珠,取意於《紅樓夢》裡林黛玉的前身,絳珠草。另有筆名莫小魚。是位常常在水深火熱中的化學研究員,喜歡電影戲劇,古典音樂(鋼琴尤甚),閱讀,烘培。目前正努力嘗試創作小說和詩詞。 崇拜福爾摩斯,最愛貓咪。
本文發佈於
且把正在追的劇或看過並且感觸良深的電影得到的分析和心得供大家一覽一笑。 目前正在看:華燈初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